> 正文

“抄底”光伏的神秘人鄭建明

2013年11月25日 09:08:18 來源: 新京報
分享到:

    30億接盤無錫尚德,投資順風光電浮盈約25億港元;一年內多次出手,掌握光伏全産業鏈

  中國前首富施正榮手下最主要的資産——無錫尚德,最終被賣出了30億元的價錢。這筆買賣,讓一個此前鮮少曝光的神秘商人鄭建明走到公眾面前。

  資料顯示,鄭建明唯一一次接受媒體採訪,是以國美股東身份出現在2010年國美“黃陳之爭”一事中。

  去年底至今,他入手順風光電、抄底江西賽維、聯合海潤光伏,被業內稱為新一代“光伏帝”。

  此次收購無錫尚德,由于其出價遠遠高出光伏業的同行,鄭建明的投資邏輯也成為業內討論的焦點。這位神秘“抄底者”,會是中國下一個“光伏霸主”,還是來去匆匆的資本過客呢?

  “蛇吞象”,誰是“蛇”?

  巨星隕落。11月12日,無錫尚德的債權人大會,中國前首富、無錫尚德的創始人施正榮很晚才來到現場,整場會議前後,他一言未發。

  無錫市政府給新京報發來的通稿顯示,當天的會議在無錫市中院的主持下進行,504家債權代表,以及無錫尚德的股東對無錫尚德的破産重整計劃草案進行了表決,最終確定,江蘇順風光電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江蘇順風”)成為無錫尚德的接盤者。

  江蘇順風位于常州,母公司順風光電國際有限公司(下稱“順風光電”)注冊地在開曼群島,2011年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根據重整計劃,江蘇順風要支付30億元現金,收購無錫尚德的股權並清償債務,2年內還要再投入不少于30億元,用于技術改造和增資擴産等。

  光伏業內將這樣的局面稱為“蛇吞象”。2013年上半年,順風光電太陽能産品出貨量不到200MW,其規模甚至排不進國內光伏制造企業的前二十。

  對比這兩家公司的經營數據也不難發現兩家企業的實力懸殊——2011年,尚德營收31億美元,同年順風光電的營收為19億元人民幣;2012年,尚德營收下降了近5成,為16.25億美元,順風光電也降至10.6億元人民幣。

  不僅規模不算大,順風光電經營狀況也並不樂觀。2012年,順風光電出現了2.7億元的虧損,2013年上半年更是出現凈虧損6.72億元。

  由于業績不理想,甚至有人懷疑,順風光電是否能拿出30億元清償債務的資金。根據順風光電2013年的中報,公司總資産為25億元,凈資産僅為5.08億元,賬面現金只有4.6億元。

  直到11月17日,順風光電的一則公告揭示了收購的實質。公告稱,作為公司實際控制人的鄭建明將向無錫尚德的管理人轉讓收購資金。

  正如國內光伏大佬、海潤光伏CEO楊懷進所言,“大家都在説這是蛇吞象,但是誰是蛇,誰是象卻沒搞清楚。説是順風要收購尚德,倒不如説是鄭建明要收購尚德。”

  鄭建明的商業版圖:地産+古玩

  鄭建明是誰?

  眾多媒體用“神秘”一詞形容這位商人。這位神秘商人唯一一次接受國內媒體採訪,還是在2010年國美的“陳黃之爭”當中。他短期內增持國美的股票至2%,在接受騰訊財經訪談時,他暗示自己支持黃光裕。

  在這則報道的頁面上,配有一幅鄭建明的照片,照片上的他穿著一件藍色休閒外套,短發、圓臉,架著一副眼鏡。

  公開資料顯示,鄭建明曾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國際技術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海南特區時報副社長等職,後在海南及上海投資房地産起家,在上海有明申集團、錢江實業集團等公司。2002年,鄭建明前往香港炒賣寫字樓,凈賺5億港元。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國際技術經濟研究所辦公室工作人員向新京報記者證實,鄭建明的確曾在該所任職,他表示:“我們很多年前就聽説他身家有好幾個億,並且不止在做房地産,還在做古玩什麼的,現在有二三十億應該不成問題。”

  新京報記者獲取的一份對于明申集團的信貸風險評估報告顯示,明申集團和錢江實業為兩家關聯公司,都是由鄭建明和鄭燕(鄭建明的妹妹)分別持股。2009年底,明申集團銀行借款余額為9.25億元,其中固定資産融資貸款4.55億元,項目開發貸款4.7億元。這兩家公司陸續開發了“寶成花苑”、“明申中心大廈”、“明申花園”、“錢江商務廣場”等項目。

  在三亞,鄭建明是以“抄底者”的姿態出現。上述報告稱,鄭建明是在政府清理爛尾樓的時機重返海南,在收購一些爛尾樓的同時,又在海南三亞、海口等地拿地3000余畝,現以集團外部關聯方——海南新佳旅業開發有限公司開發的“三亞新佳鹿回頭”項目為主。鹿回頭項目佔地面積2178畝,土地出讓金為6537萬元,折算成單價僅為3萬元/畝。

  這位地産商還是古玩市場的大買家,並成立了國際拍賣行進軍香港市場。

  2011年,天成國際拍賣行在香港成立,董事長為鄭建明的妹妹鄭燕,公司位于港島黃金地段——香港中環花園道一號中銀大廈30樓,這裏既是總部所在地,又是拍品展示區和拍賣區。

  一位古玩拍賣界的資深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天成國際這幾年在香港發展得很快,“他背後的老板背景是很強的”。

  投資順風光電浮盈約25億港元

  在相繼抄底香港、海南樓市之後,2012年,鄭建明開始進軍光伏領域。

  時至今日,光伏行業依舊寒冬未過,但鄭建明已通過數次收購,掌握了大量光伏資産,甚至打通了多晶硅、硅片、電池組件、光伏電站這一整條産業鏈。

  新京報記者綜合各方資料,分析出鄭建明進軍光伏的一張路線圖。

  第一步是在2012年11月,鄭建明入股在香港上市的光伏企業順風光電。根據港交所的公告,2012年11月,鄭建明全資擁有的公司Faithsmart Limited(設立在英屬維京群島)向順風光電大股東湯國強購買了其間接持有的順風光電4.63億股,佔順風光電的29.65%,涉及資金約2.01億港元。在這之後,鄭建明成為順風光電這家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第二步,抄底賽維。鄭建明先是打算用旗下的錢江實業,耗資2500萬元,收購安徽賽維,後因種種原因未能成功;接著,鄭建明以其全資所有的英屬維京群島公司Fulai Investments購買江西賽維1700萬股新發行的普通股,購股金額總計3111萬美元,成為江西賽維的第三大股東。

  第三步,收購新疆尚德。今年5月下旬,鄭建明以順風光電、賽維LDK主要股東的雙重身份從無錫尚德手中收購其在新疆的光伏資産,交易合計涉資9305.74萬元。

  第四步,聯合海潤光伏。7月4日,順風光電以9045萬元履約保證金收購海潤光伏旗下的6個光伏電站項目公司,並簽訂了總額為41.9億元的499MW光伏電站建設合同,項目時間預計18個月。

  綜合來看,以上這些收購項目,耗資最多上億元,而此次收購無錫尚德,鄭建明一次就要投入30億元的收購資金,未來兩年內還將繼續投入30億元,投資金額遠遠超過了他此前收購的光伏項目總和。

  有業內人士認為,30億元買無錫尚德,這個價位並不劃算。無錫尚德的組件廠總設計産能為2.4GW,電池片的廠房一個産能為1.6GW,另一個因為設施陳舊已經停産。相比之下,通威集團收購合肥賽維2GW的電池産能,耗資僅為8.7億元。

  順風光電的收購價格也已經遠超同行的估值。此前媒體報道稱,退出無錫尚德收購競爭的英利,其董事長苗連生的心理價位是16億元,無錫國聯的心理價位則是20億元。

  實業投資的另一面,是鄭建明在資本市場的收益。

  入股順風光電時,該股股價僅為每股0.3港元。在出手賽維,聯合海潤等一係列動作之後,今年10月,順風光電的股價上漲至每股3港元左右;而自從宣布收購無錫尚德以來,順風光電的股價幾乎又翻了一番。

  截至上周五,順風光電的股價已是5.77港元,鄭建明在順風光電上的投資已有約25億港元的浮盈。

  今後鄭建明會如何對待他手下如此之多的光伏資産?是整合再出售,還是從經營中獲利,目前尚不可知。

  廣東光伏行業一位企業家告訴新京報記者,鄭建明如此大手筆的收購,下一步想要迅速脫手並不容易,在他看來,鄭建明的做法並不是資本炒作這麼簡單。“隨著光伏行業政策不斷加碼,光伏行業正在逐漸回暖,他應該還是看好整個行業的前景。”這位企業家説。

  新京報記者 鄭道森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3301257555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