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余額寶究竟擋了誰的道

2014年02月26日 02:57:55 來源: 證券日報
分享到:

惹眼余額寶8個月吸金4000億元

鈕文新與互聯網理財刀筆相向鈕文新認為,取締余額寶是基于國家宏觀經濟利益,而支付寶回應,産品只是令普通人能夠零門檻、低成本地享受到適合自己的金融服務

鈕文新與互聯網理財刀筆相向

鈕文新認為,取締余額寶是基于國家宏觀經濟利益,而支付寶回應,産品只是令普通人能夠零門檻、低成本地享受到適合自己的金融服務

■本報記者 夏 芳

從橫空出世到規模猛增至4000億元(2月14日),余額寶僅用了短短8個月。

但如今,伴隨著自身的不斷壯大,惹眼的余額寶也遭到質疑。2月21日,央視證券資訊頻道執行總編、首席新聞評論員鈕文新發表《取締余額寶》一文,稱“余額寶是金融寄生蟲”。此番言論一出,便立即引發了一場余額寶是否是趴在銀行身上的“吸血鬼”的大討論。而鈕文新與余額寶之間的PK也正式拉開了序幕。

鈕文新:

余額寶是金融寄生蟲

在《取締余額寶》一文中,鈕文新表示,余額寶不僅衝擊銀行,更衝擊全社會的融資成本和中國的經濟安全。“當余額寶和其前端的貨幣基金將2%的收益放入自己兜裏,而將4%到6%的收益分給成千上萬的余額寶客戶時,整個中國實體經濟,也就是最終的貸款客戶將成為這一成本的最終買單人”。

基于此,鈕文新將余額寶比喻為趴在銀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蟲”。“它們並未創造價值,而是通過拉高全社會的經濟成本並從中漁利。它們通過向公眾輸送一點點蠅頭小利,為自己贏得了巨額利潤,同時讓全社會為之買單。” 鈕文新認為,“余額寶這樣的所謂‘互聯網金融’,僅僅停留在貨幣市場當中,它們通過構建很高的收益預期和方便的互聯網通道,把老百姓存款從銀行吸出來,制造銀行係統的流動性緊張(供不應求),拉高存款利率,然後再以協議定存方式把錢存給銀行,並從中漁利。而銀行存款利率上漲,必然引發貸款利率上漲,貸款利率上漲推高企業生産成本,最終必然反映到所有商品價格上。”鈕文新如此表示。

為了證明上述觀點,鈕文新給出了數據加以説明。“我們假定余額寶4000億元規模平均收益6%,利潤240億元,余額寶和貨幣基金大約要吞掉80億元(4000億元的2%),其它余額寶客戶分享160億元”。

鈕文新表示,余額寶睡著覺就可以從240億元的收益中分走80億元,而且風險比打劫還小,“我們都指責商業銀行暴利,余額寶更像是‘暴利’,我的主張就是取締余額寶,還中國以正常的金融秩序”。

該觀點拋出後,隨即一石激起千層浪,面對各界質疑,2月24日下午,鈕文新再次發文,稱余額寶這種投機式的行為影響到了核心價值觀,“現在‘余額寶們’的危害還小,但這種‘錢炒錢,利率越炒越高’的惡性循環趨勢卻是我們不得不高度關注的事情。其實,這其中誰最受益?還是有錢人,他們完全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變成食利者階層,這是不是在進一步摧毀一個民族的實業精神?”

在鈕文新看來,余額寶正打著改革的旗幟綁架公眾利益。他之所以呼吁“取締余額寶”,是基于國家宏觀經濟利益的立場。

支付寶:

創新與變化才是永恒

2014年2月14日,在規模上升至4000億元的同時,余額寶也超越了盤踞基金排名首位7年之久的華夏基金,成為新的行業大佬。此外,余額寶還于當日公開發售了“余額寶用戶專享權益2期”。該産品只針對余額寶用戶,購買産品的資金只能來自余額寶。相關資料顯示,其預期年化收益率為7%,並將保本保底。

余額寶相關項目負責人曾就此表示,不同的用戶有著不同的財富增值需求。“專享權益2期”針對的客戶理財需求是把一段時間內不打算花的錢存起來,換取相對較高的收益,這也是未來研發産品的思路。

最為惹眼的是,數據顯示,今年1月份,我國商業銀行存款減少了9400億元,而這9400億元的銀行存款流失到哪裏?業界猜測絕大多數的資金流向了類似于余額寶的各類理財寶中。

或許,正是這些觀點與議論,最終促成了鈕文新那篇“取締余額寶”的博文。

博文發布後,支付寶方面曾略帶調侃意味地回應稱,“趁老板還沒找我之前,我就説一句:余額寶的核心價值觀是用實幹的態度,創新的思路,市場化的方法,讓普通人能夠零門檻、低成本地享受到適合自己的金融服務。老師你造(知道不知道)嗎?創新與變化才是永恒的主題啊!前幾天看個漫畫挺好,一會發給老師您看”。

同時,支付寶還針對其文中提及的“余額寶一年利潤為2%”內容,進行了反駁。支付寶方面稱,余額寶加增利寶,一年的管理費是0.3%、托管費是0.08%、銷售服務費是0.25%,除此之外再無費用。費用合計僅為0.63%。

業界聲音

蔡鍔生:

別讓銀行業

和互聯網金融對立

原銀監會副主席蔡鍔生日前表示,很多人把互聯網金融作為一種很對立的東西來去認識,是有問題的。互聯網金融現在已表現為社會發展過程中的客觀事物了,任何事情都有正反面。

現在首先要考慮怎麼解決整體的金融建設問題,現在的傳統金融體制並不完善,應該用發展的眼光去看互聯網金融和傳統金融體係的改革,要腳踏實地地去推進。

劉士余:

互聯網金融

和傳統金融相互促進

央行副行長劉士余在2月20日出版的《清華金融評論》撰文稱,與傳統金融相比,互聯網金融市場份額還很小,生長點主要在“小微”層面,具有“海量交易筆數,小微單筆金額”的特徵,這種小額、快捷、便利的特徵,具有普惠金融的特點和促進包容性增長的功能,在小微金融領域具有突出的優勢,一定程度上填補了傳統金融覆蓋面的空白。

因此,互聯網金融和傳統金融並非相互排斥、非此即彼,而是相互促進、共同發展,既有競爭、又有合作,兩者都是我國多層次金融體係的有機組成部分。

劉勝軍:

銀行應放下身段

擁抱互聯網

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執行副院長劉勝軍23日在財新網撰文稱,互聯網金融是中國經濟體係中多年來罕見的正能量。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利率市場化、不分所有制平等使用生産要素等金融改革目標,已經被互聯網金融“不等、不靠”地部分實現了。那些習慣于“高大上”的銀行,與其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放下身段、擁抱互聯網革命,或許能避免諾基亞、柯達的命運。

許善達:

余額寶的模式

類似于“團購”

在原國家稅務總局副局長許善達看來,余額寶的模式類似于“團購”——我有幾萬塊錢,去銀行要6%的回報,可能性很小,現在余額寶把這個錢都集中在一起,幾十億、上千億的規模,再和銀行談協議存款時,其議價能力增加。

黃震:

余額寶規模

尚不必大呼小叫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認為,如果説余額寶是吸血的寄生蟲,那要看吸了誰的血,現在主要吸取的是銀行這一暴利行業的血,還沒有到該大呼小叫的時候,畢竟銀行的儲蓄存款有40萬億元之巨。

趙錫軍:

金融産品

要符合經濟規律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表示,我們看一項新的金融産品也好,或者説一項新的金融服務也好,是不是符合市場的要求,符合投資者的要求,更主要的是看它的産品服務是不是跟經濟和投資的規律相適應,是不是給投資者降低了成本,給經濟增加了活力,或者給融資提供了方便。在這中間,投資的規律和經濟的規律是起主導作用的,如果這個産品或者服務不符合投資規律也不符合經濟的規律,可能就不會長久。

丁道師:

很多事情本沒有對錯

速途研究院院長丁道師表示,近日,央視評論員鈕文新因“取締余額寶”的觀點引發了業界熱議,大部分人對鈕文新的觀點予以反擊和駁斥,也有一小部分人聲援鈕文新的觀點。通過網絡上的論戰來看,反駁鈕文新的一派佔據了絕對的上風,普遍的觀點認為余額寶應該得以繼續存在。不過我想説的是鈕文新的觀點未必錯誤,支持鈕文新的人也未必正確。希望大家能夠改變思考問題的方式,要有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不要被網絡上流傳的一些觀點局限了自我思想的延伸。

董希淼:

余額寶

實質就是貨幣基金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董希淼認為,余額寶作為貨幣基金,是一個成功的産品。“余額寶”在半年之內客戶數超過4300萬人,讓所有基金公司目瞪口呆。它的成功,主要是産品從投資收益到流程設計都十分契合大眾客戶,特別是支付寶存量客戶的投資理財需求和日常行為習慣。其次,余額寶是一個幸運的産品,它自去年6月份推出以來,恰逢國內貨幣政策中性偏緊,市場短期流動性較為緊張,對資金需求大、要價高,這也使得余額寶的收益能夠維持在一個較高的水平。第三,余額寶是一個沒有技術含量的産品。貨幣基金主要投資于銀行存款、債券、央行票據等安全性高的短期金融品種,存款佔比一般在40-70%。而余額寶的資金90%投向協議存款,投資標的十分簡單。

所以,嚴厲指責甚至譴責確實是余額寶“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它在一個正確的時間來到了一個正確的地點,它所獲得收益,無非是市場資金價格的真實反映,是“曲線救國”式的利率市場化。至于阿裏巴巴因此獲得多少手續費,2%或0.63%,只要合規便無可厚非。

很多人批評余額寶,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它經常遊走于金融政策的邊緣,監管套利,甚至野蠻生長。有人説,如果要求余額寶遵守銀行必須遵守的規范,如上繳存款準備金、提取損失備付金、滿足資本充足率等等,余額寶立馬完蛋,這並非危言聳聽。總而言之,余額寶沒那麼卑鄙,也沒那麼偉大。余額寶就是余額寶,它骨子裏是一只貨幣基金,僅此而已。

馬紅漫:

鈕文新論據正確

結論錯誤

經濟學博士、著名財經主持人馬紅漫近日表示,鈕先生的基本立論可能有他的基本道理。余額寶這種互聯網金融産品的發展是金融創新的必然趨勢,這個立論當中所提到的一點我是持讚同意見的,也是唯一同意的一點。就是由于余額寶這種新的互聯網金融的産生,實際上提高了銀行以及一些金融機構的融資成本。以前銀行拿老百姓的錢只要支付一個活期存款的利息就行,這個活期存款利息是很低的,即便是定期存款利息也比余額寶所支付的貨幣市場基金的理財利率要低很多。所以銀行以前拿老百姓的錢融資成本是偏低的。通過余額寶,把老百姓零散的錢湊到一塊兒,將這些錢放到銀行間的市場當中去,然後銀行是拿所謂協議存款的高利率來拿到這些錢。換句話説,銀行要拿到同樣的老百姓的一百塊錢,現在付出的成本越來越高了。這是鈕先生這個立論當中我個人比較同意的一點。確實是銀行的融資成本提高了。

但這樣一個論據的正確,並不意味著結論的正確。因為鈕先生的核心觀點認為銀行融資成本提高了,就必然會把這個成本轉嫁到老百姓身上、轉嫁到企業身上,這中間存在論據鏈條的斷裂。這個邏輯並不成立。

魯政委:

取締各種“寶”

難擋資本追逐高利率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認為,把各種寶們都取締了也阻止不了存款向更高利率的地方流去。銀行成本的增加並非是余額寶們出現的結果,而是中國利率市場化的結果。

趙榮春:

互聯網金融

威脅銀行活期存款

錢景財富董事長趙榮春表示,互聯網金融産品的收益均是來自與其對應的貨幣市場基金,由于銀行的活期存款利率與貨幣市場存在約4個點的利差,在沒有互聯網基金前,很多人享受不到利差收益,現在通過互聯網基金這一渠道已變得觸手可及。金融跟電商、社交平臺結合在一起,已積攢了相當多的互聯網用戶,加之收益高、變現靈活、與消費挂鉤等優勢,導致銀行的活期存款受到極大威脅。

(夏芳 整理)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