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李克強訪歐四大關鍵詞:人民幣 高鐵 核電 港口

2014年06月23日 09:42:09 來源: 北京商報
分享到:

  昨日上午,李克強總理結束歐洲兩國之行回到北京。在過去六天時間裏,李克強參加了中英總理年度會晤,並正式訪問英國和希臘。全程參加30多場活動,與兩國領導人見證數十份合作協議的簽署,有力推動了中國與兩國關係發展。這與習近平主席今年3月訪歐相呼應,彰顯了中國對歐洲的高度重視。與以往出訪類似,李克強成為中國高鐵和核電的“總理推銷員”,此次又在人民幣國際化和港口合作上取得突破。圍繞李克強訪歐的這四大關鍵詞可以看出,中歐關係正在快速進入“遠交蜜月”,並且經濟合作的范疇更趨高附加值。

  人民幣

  有望擴大歐洲人民幣資金池

  在李克強訪英期間,中英在加強金融貨幣方面又邁進了一大步,尤其是中國央行隨後宣布了在銀行間外匯市場開展人民幣對英鎊的直接交易。此舉意味著英鎊成為了繼美元、日元、澳元和紐幣之後第五個可以和人民幣實現直接兌換的貨幣。

  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世界經濟研究室副研究員張茉楠認為,以倫敦為中心搭建一個人民幣的清算網絡,借助倫敦的時區優勢,人民幣就能在歐洲區乃至全球范圍內更加便捷地去運行。

  大華銀行經濟財政研究部在發給北京商報記者的研報中表達了同樣的觀點,允許人民幣在西部時區內進行收支,這會讓它成為進出口商首選的幣種之一。

  這些觀點並不是沒有根據,倫敦是世界上最大的外匯交易中心。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調查報告,2013年全球平均每日外匯交易量為5.3萬億美元,而倫敦一個城市就佔據了其中的41%。而且據英國財政大臣奧斯本透露,中國內地和香港以外大約2/3的人民幣支付發生在倫敦,央行此次把倫敦作為一個開放人民幣交易的重要據點,自然有它的用意。

  就在李克強訪英期間,中國同英國簽訂了價值超過140億英鎊的貿易協議,這也引發了人民幣在倫敦市場的強勢啟動。大華銀行就認為,這將極大地穩固人民幣在倫敦銀行的地位。

  中國人民銀行還授權中國建設銀行(倫敦)有限公司擔任在倫敦人民幣業務的清算行。這在星展銀行經濟師周洪禮看來十分必要,畢竟此前歐洲一直依賴于香港的金融網絡來執行人民幣清算業務。香港金融管理局的數據顯示,香港與內地之間的跨境貿易結算佔離岸人民幣結算總量的10%,而90%為“純離岸”業務。

  在周洪禮看來,未來應該會成立更多的清算中心,而海外市場對人民幣的強勁需求也會拉動全球人民幣業務的增長。但大華銀行經濟財政研究部也指出,隨著人民幣國際化步伐的加快,跨境人民幣業務肯定會越做越大,但這也意味著現有的人民幣結算中心將面臨越來越激烈的競爭,所以它們需要在網絡、效率以及創新等方面思考如何去保持領先。

  高鐵

  總理打開企業合作之門

  素有“中國高鐵超級推銷員”之稱的李克強,此次訪英期間,中英著重討論了雙方加強高鐵等領域的合作。從泰國到中東歐,再到非洲、英國,統計資料顯示,李克強就任後五次出訪四次提及高鐵,“高鐵”儼然已成為中國外交新名片。據悉,早在2009年,在我國確定的周邊三條高鐵規劃戰略歐亞高鐵、中亞高鐵和泛亞高鐵中,兩條都輻射到歐洲。

  不過,中英高層之間在高鐵方面的互通往來尤為值得一提。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英國首相卡梅倫去年訪華在會晤李克強和上海演講時兩次表示“歡迎中國企業在英國的高鐵項目投資”,並期待乘坐中國高鐵,而且面對卡梅倫贈送中國領導人禮物,李克強回贈的禮物中就包括“高鐵模型”。今年初,英國政府政策內閣部長奧利弗·萊特溫專程來京與中國國家發改委官員共同發布了《中國企業在英國投資指南(2014版)》,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獨家專訪時直言,“高鐵、核電很可能成為雙方投資最有潛力的合作領域”。中國英國商會主席博楊日前也進一步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2013年中英雙邊貿易額突破700億美元,增幅達14.7%,預計今年增幅將達到15%-20%,而高鐵等領域則為雙邊貿易額創新高的潛力領域。

  中國外交部日前發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聯合聲明》(以下簡稱“聲明”)指出,雙方同意促進在彼此市場關于軌道交通(包括高鐵)設計咨詢、工程建設、裝備供應和設施維護等領域的實質性合作。據當地媒體英國廣播公司報道稱,中國國家開發銀行有望直接出資建設英國高鐵HS2與核電站項目。

  “英國的高鐵數量目前還比較少,需要大力推動基礎設施建設,中國在高鐵建設的材料和技術方面優勢突出。”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外貿戰略研究部副主任張莉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雙方合作需求具有互補性,潛力較大。

  據悉,英國目前僅有一條2003年開通的國內首條跨國線路高鐵(HS1),直至近十年後,2012年卡梅倫政府才宣布啟動英國的第二條高鐵(HS2)項目,HS2線路從英國南部的倫敦到中部的伯明翰,再從伯明翰一分為二至北部城市利茲和曼徹斯特,總長525公裏,預計2026年動工,2033年完成。不過北京商報記者從當地媒體了解到,HS2將主要以英國納稅人的資金建設,中方提供的資金也只能投資沿線的外圍項目,這顯然與中資進入當地高鐵參與主體工程建設的目標相去甚遠。

  “由于英方並非由政府主導建設高鐵而是由民間運營機構主導,這就導致在引進外部資金和技術時面臨股權項目佔比所帶來的利益分成和投資回報問題。”張莉向北京商報記者坦言道,其實英國在高鐵建設方面有很大的市場,但由于雙方企業了解有限,英國當地包括一些其他發達國家並不十分認同、承認中國的高鐵,對中國的部分企業的印象仍舊停留在過去的無序、惡性競爭的層面上。僅通過總理的一次出訪當然無法對中國高鐵走出去産生實質性的促推作用,但重要的是總理出訪起到打開雙方企業合作之門的作用。“中國企業可以在走出去的過程中先從外圍合作提供資金、技術開始,隨著了解的深入以及信任度的增強,逐步深入到股權層面,這是一個循序漸進而非一蹴而就的過程。”

  的確,除了本月中國北車長客股份公司研制生産的EMU電動車組世界杯期間正式在巴西投入運營之外,其實中國高鐵在走出去的過程中面臨運營模式、國際標準等諸多水土不服問題待解。

  當前,我國國內高鐵建設主要依靠財政撥款、高負債及低人力成本的建造和運營模式,然而走出國門後,技術標準、建造位置、勞工政策乃至關稅等一切都處于商業運營環境中,這意味著項目虧損風險的增加。

  張莉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由于我國目前沒有針對大型項目融資的專項資金融資政策出臺,尤其是面臨非洲這樣相對政治風險大、資金回報率相對緩慢的項目的相關融資政策,導致很多企業在走出去的過程中既面臨國內融資難也面臨國外政府保護資金準入所導致的融資門檻高的雙重融資問題。“中國高鐵走出去應該有耐心,需要緩步慎重,應避免重蹈‘光伏’覆轍。”

  核電

  民用核電最具走出去潛力

  本次李克強訪問英國期間,核電站更是成為諸多經貿大單中不可忽視的亮點。雙方共同發表的民用核能合作聯合聲明指出,雙方歡迎對方企業參與本國的民用核電建設。英方歡迎中方積極投資參與建設英國新核電項目,對中國公司在符合英國獨立監管機構嚴格標準的條件下有望在英國主導開發核電站及使用中國反應堆技術持開放態度。雙方認為通過建立夥伴關係的方式在英投資能最大限度地利用英國核能市場發展機遇,並歡迎簽署關于加強核工業燃料循環産業鏈合作的諒解備忘錄,願就核廢物處理、核電站退役等加強合作。

  也就在當日,中廣核集團有限公司英國辦事處在倫敦揭牌成立,與此同時,中廣核在英國還與羅爾斯·羅伊斯公司簽署了合作備忘錄,雙方將在核電工程支持、設備組件和係統供應、供應鏈管理及儀表與控制係統技術等領域探索可能的合作機會,旨在在中國、英國及其他海外市場民用核能領域開展更加密切的合作。

  如果説中英高鐵走出去尚待邁出堅實的步伐,那麼核電則已相對小有成績。英國財政大臣奧斯本去年訪華期間,中廣核與法國電力公司(EDF)就在英國投資修建欣克利角C核電站簽署了投資合作興趣函。而就在今年3月,在習近平主席和法國總統奧朗德的共同見證下,中廣核與法國電力進一步簽署了英國新建核電工業合作原則協議(ICP)。

  “中法合作在英建設核電站就是一個中國核電企業走出去的典型案例。”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副院長、研究員馮仲平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法國是核電使用率最高的國家,技術也非常先進,加上中國的資金,正好符合英國核電站老舊有待更新升級的現狀,當然也利于解決當地的就業問題。卡梅倫對欣克利角C核電站的修建表示支持和歡迎,稱該項目將為英國提供2.5萬個就業崗位,也標志著英國進入新一代核電技術時代,該核電站將為確保英國未來長期穩定的能源使用提供保障。

  據悉,目前英國共有14個商業運行核電站,總裝機容量為12.48GW,核電佔全國總電力的25%。統計稱英國核電能減少全國7%-14%二氧化碳的排放。“其實就像高鐵建設最初借鑒德國、日本技術,中國核電站最初也是從法國、俄羅斯、加拿大等國進口,但現在在這兩個領域都有了自己獨立的技術,就需要讓外部了解,這也是一個逐步深入的過程。”中國前駐英國大使馬振崗稱。

  多年從事能源研究的廈門大學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更是向北京商報記者進一步透露,我國核電在走出國門的過程中仍然主要分布在發展中國家,尤其在百萬千瓦級核電的出口領域還是空白。

  據悉,作為我國自行設計、建造的第一座出口商用核電站,以及我國最大的高科技成套出口項目,1991年中核集團與巴基斯坦簽訂合同在巴承建30萬千瓦的恰希瑪核電站(一期),成為我國核電走向世界的經典案例,近年來中廣核也與羅馬尼亞達成合作開發切爾納沃德核電站3、4號機組意向,中核也參與了阿根廷核電項目投標。

  “中國公司有望在英國主導開發核電站可以説是一個突破性的轉變,意味著中國企業一旦在接下來的英國核電競標中成功,將主導其核電站投資建設。”林伯強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我國在核電站設備施工方面具有成本競爭優勢,如果能夠在接下來競標中成功奪標並主導建設,意味著我國將有更多走入其他發達國家核電站建設甚至主導的機會,成為與其他國家合作的范本。

  港口

  中希擬合力打造港口經濟

  6月20日,李克強在希臘總理薩馬拉斯陪同下來到位于雅典東南的比雷埃夫斯港碼頭,共同按下按鈕,一輛滿載華為和中興貨物的聯合專列火車啟程開往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

  比雷埃夫斯港是希臘第一大港口,被稱為“歐洲的南大門”。從中國的沿海通過蘇伊士運河經地中海到達希臘比雷埃夫斯港,是中國到歐洲最短的航運距離。2008年,中國遠洋運輸(集團)總公司(以下簡稱“中遠”或“中遠集團”)獲得了比雷埃夫斯港2、3號碼頭35年的特許經營權。這是中國企業首次獲得歐洲大型港口長期特許經營權。

  李克強6月20日在中希海洋合作論壇上表示,“中遠比雷埃夫斯港項目已成為中希乃至中歐務實合作的典范。我們將繼續鼓勵雙方企業加大投入,共同將其打造成地中海一流港口,使之成為中國通往歐洲的重要門戶”。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表示,比港是東地中海重要港口,其輻射范圍包括歐洲和非洲,中國積極加大對比港的投入,對于加深中國與希臘乃至整個歐洲地區的經貿合作有重要意義。此外,將經營權和資源掌握在自己手中,有助于減少對北歐、西歐地區其他港口和航線的依賴性,降低了中國企業的海運風險。

  目前,比雷埃夫斯港1號碼頭仍歸希臘國有的比雷埃夫斯港務局經營,但已列入希臘政府的國資私有化名單,此前中遠已對接手1號碼頭表達了興趣,且在第一輪篩選審查中順利通過。在業內專家看來,李克強此次強調“繼續鼓勵雙方企業加大投入”,也是為了幫助中遠參與1號碼頭的競爭。值得一提的是,李克強還提出,規劃圍繞比港發展修船業、船舶制造業,並從比港開始逐步改造從希臘通向歐洲腹地的鐵路幹線,努力把比港建設成歐洲乃至世界上最具競爭力的港口。

  “如果沒有交通便利的腹地作為支撐,那麼比港就會變成一個‘孤港’。加強鐵路改造,推動海鐵聯運,才能長遠地保障港口經濟的繁榮。”白明表示。

  近年來,以中遠集團、中海集團等為首的一些大型國企積極進軍碼頭産業,在全球范圍內投資和建設港口,這也成為中國國有資本境外投資的一個新亮點。在白明看來,中國企業大舉進軍碼頭業看起來只是商業行為,但背後肯定有國家戰略的推動。“當前,陸地經濟發展已經比較成熟了,但港口經濟尚處于起步階段,有很大的潛力,未來港口將成為各國間競爭的核心戰略資源。”(記者 劉玉飛 岳品瑜 孫麗朝)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266576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