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區域發展如何更協調
2017-11-07 07:21:30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核心閱讀

  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新時代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格局是一幅怎樣的藍圖?本報記者獨家專訪國家發展改革委副秘書長、區域經濟專家范恒山,就區域協調發展現狀、難題和未來舉措進行解讀。

  現狀如何?

  區域增長格局發生積極變化,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逐步建立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採取一係列重大戰略與政策舉措,著力縮小地區差距,取得了積極成效。”范恒山表示,當前區域發展總體態勢良好,區域發展協調性不斷增強。

  首先,貧困地區與部分欠發達地區發展狀況明顯改觀。范恒山介紹,目前國家確定了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扶貧開發工作涉及870個縣。通過“六個精準”“五個一批”等有力舉措加大脫貧攻堅力度,一些地區改變了落後狀態,實現較快發展。尤其是這些地區民生大幅改善,一些困擾多年的民生問題得到解決。

  同時,東中西部發展相對差距逐漸縮小,區域增長格局發生歷史性轉變。中西部地區2008年至2016年連續9年經濟增速超過東部地區。范恒山認為,各區域多頭並進的局面是區域發展的一個重大成就和積極轉變。

  此外,城市群有力帶動經濟增長,推動形成一批經濟增長極,區域一體化進程也不斷加快。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三大傳統引擎增長極作用依然顯著。與此同時,武漢城市圈、長株潭城市群、皖江城市帶、廣西北部灣經濟區、重慶兩江新區等中西部地區快速成長,成為國家或區域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撐。“在一些區域實現又好又快協調發展的同時,區域間合作與聯動也日益增強。”范恒山表示,如長江中遊城市群的武漢、長沙、合肥、南昌四省會城市建立了“決策—協調—執行”的緊密合作機制,取得了實行省際住房公積金異地互認互貸、基本醫療保險異地就醫即時結算等一係列合作成果。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范恒山表示,過去幾年在這方面的探索已有一定基礎,區域間流域間生態保護或水環境維護補償機制、糧食主産區利益補償機制等已取得積極成效。同時,各種形式的對口協作與幫扶深入拓展,相關機制不斷完善。

  挑戰在哪?

  有利條件與不利因素交織,存在一些“兩難”困境

  “加大力度”“深化改革”“加快建設”……黨的十九大報告關于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部署中有不少這樣程度遞增的表述。范恒山表示,這也從一個側面説明,區域發展格局不斷優化的同時,促進區域協調發展依然任重道遠,諸多不穩定、不協調問題有待解決。

  “雖然東中西地區經濟增長速度格局的扭轉,使差距擴大的勢頭得到一定程度遏制,但區域實質性差距還未明顯縮小。”范恒山指出,比如2006年,全國人均GDP最高的上海市是最低的甘肅省的6.7倍,2016年全國人均GDP最高的天津市是最低的甘肅省的4.3倍,差距依然明顯。

  同時,區域發展分化現象逐漸顯現。范恒山介紹,從“四大板塊”之間來看,2013年以來,東北地區經濟增長與其他三個板塊的分化愈加明顯。中西部地區經濟增速雖快于東部地區,但增速差距也在持續縮小。從板塊內部來看,經濟增長差距也在不斷擴大,經濟增長“南快北慢”、經濟總量佔比“南升北降”特徵比較明顯。少數地區甚至出現要素支撐“入不敷出”狀態,吸引外部資源要素有限,而流出加速,出現人口凈流出、民間投資下降較快等現象。

  “這些現象都表明,區域發展中有利條件與不利因素交織,積極態勢與不良狀況並存。”范恒山認為,深入分析這些情況,存在著一些“兩難”困境,給下一步實施區域協調發展帶來了挑戰。

  比如,以資源為支撐的發展與加強生態環境保護之間存在矛盾。范恒山分析,一段時期以來,一些地區以犧牲資源環境為代價發展經濟,雖實現了較高的增長速度,但也帶來了不少生態和社會問題。“不能再走粗放發展的老路,一開始就必須把節能環保放在突出位置,但這勢必會影響發展速度和水平,給加快縮小區域差距帶來難度。如何解決這個‘兩難’問題,需要高站位、大智慧。”范恒山説。

  范恒山表示,仍有部分地區一方面與其它地方爭資金、爭資源,另一方面搞地區封鎖和市場分割,對外形成了不正當競爭,進而無序開發,對內也容易導致盲目開發、低水平重復建設,這些都影響了發展的持續性。

  此外,加快重點地區發展需要給予必要的政策扶持,而優惠政策又容易導致地方滋生等靠要的思維和攀比心;地方政府制定實施區域規劃的意識普遍增強,而地方政府主要負責人頻繁更替又往往造成既定規劃無法“一以貫之”……這些“兩難”如何處理,也影響著區域協調發展的進程。

  如何解決?

  核心是實行分類指導,用更多“兩全”之策解決“兩難”矛盾

  范恒山認為,黨的十九大報告為促進區域協調發展既指明了前進方向,又提出了具體路徑。要切實實施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善于用有效的“兩全”之策來克服區域發展過程中存在的包括“兩難”在內的各種問題,推動形成區域協調發展的新格局。

  首要是“以‘三大戰略’為引領,以區域發展總體戰略為基礎”。

  以“三大戰略”為引領,核心在于促進一體聯動、推進重點突破。范恒山表示,要按照中央的要求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在“一帶一路”建設方面,要以落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成果為牽引,加快推進“五通”重大項目建設。在京津冀協同發展方面要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為“牛鼻子”,繼續以交通、生態、産業為重點,扎實推動一批重大規劃政策、重點工程項目、重要改革事項落地見效。高起點規劃、高標準建設雄安新區,在切實編制好總體規劃和專項規劃的同時,努力在交通基礎設施、植樹造林、生態治理修復、文化保護等領域先行啟動一批重點項目,並深化相關體制機制創新研究和政策設計。在長江經濟帶發展方面,以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為導向,繼續抓好重點問題整治和水環境治理等重大工程建設,穩步推進綜合立體交通走廊建設。

  對四大區域板塊,黨的十九大報告分別提出要“強化舉措”“深化改革”“發揮優勢”“創新引領”。范恒山認為,深入實施區域發展總體戰略核心是要實行分類指導。深入推進西部大開發,要進一步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提高市場化水平,提升基本公共服務水平和生態保障支持能力;加快東北等老工業基地振興,重在創新體制機制,深化開放合作;推動中部地區崛起,要激活人才、科技、市場、資源等優勢,重塑區位優勢;率先實現東部地區優化發展,要進一步強化先行先試和創新引領潛能,在轉型升級、體制創新和全面開放等方面繼續走在全國前列。

  “區域總體戰略與‘三大戰略’有機融合,促進生産要素在更廣范圍內自由流動,形成比較優勢充分發揮、東中西南北方聯動協調的發展態勢。”范恒山認為,這是未來區域協調發展的“基本盤”。

  另一個“兩全”之策是用好政府和市場兩種力量。“政府力量應集中到制定跨區域發展規劃、縮小基本公共服務水平、協調推進區域合作等方面;市場力量則應體現在對資源的配置起決定性作用,衝破地區封鎖和行政壁壘,促進各類生産要素自由流動、優化配置等方面。”范恒山認為,政府和市場兩個輪子協同運轉,有利于發揮各方面積極性,也有利于解決無序開發和不正當競爭問題。

  同時,要立足于“治標”和“治本”兩個基本點。兩者結合能夠將強化外部支持與激發內在活力融為一體,破解一味等靠要的問題。范恒山解釋,治標方面,要注重解決區域發展的當前困難和應急矛盾,特別是加快解決突出民生問題和薄弱環節;治本方面,要注重培育區域自身發展的造血功能,通過加強人才輸送、技術轉讓等手段,構造可持續發展的産業體係和體制機制。(記者 趙展慧)

  京津冀提出“八大協同”推動區域能源協同發展

  區域協同發展政策密集發布 聚焦體制機制創新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首次拍到四只雪豹同框畫面
四川首次拍到四只雪豹同框畫面
美國得州南部一教堂發生槍擊事件
美國得州南部一教堂發生槍擊事件
國際貓咪選秀賽
國際貓咪選秀賽
江西婺源石城古村美不勝收
江西婺源石城古村美不勝收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81121914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