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快遞業失衡:“以罰代管”導致用工荒
2017-11-07 07:57:1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雙十一”前夕,快遞員抓緊送貨。新京報記者 楊礪 攝

  上周末,國家郵政局人士預測,“雙十一”快遞總量預計超10億件。不少快遞公司開出誘人薪酬招人。不過一位“通達係”的加盟商告訴新京報記者,“雙十一”“撐不過去就是死”。在這背後,是不少加盟商一直面臨“用工荒”的窘境。有快遞員表示,超長工作時間加上嚴苛的罰款,身邊不少同事已經跳槽去送外賣了。

  快遞加盟商正在陷入困境,從簽收率、時效、破損丟件,到實名率、貨單上傳時效,再到網點形象、業務員著裝,都成為快遞企業對加盟商罰款的依據。與此同時,加盟商還面臨房租、水電、人力等成本上升的問題。在各大快遞企業紛紛上市的背後,快遞企業原有的加盟制模式亟待改變。

  用工荒

  新人不經培訓直接上崗

  “屬什麼的?識字嗎?識字就過來吧。”周漢陽(化名)的手機剛剛挂斷就再次響起。

  周漢陽是“通達係”某快遞企業位于北京北六環一處網點的老板,也就是俗稱的加盟商。周漢陽説,“雙十一”迫在眉睫,如果沒有足夠的人手配送,造成貨物積壓,對于網點的影響將是毀滅性的。對于所有快遞網點來説,招人,都是頭等的大事。

  “兩個多月前我有28個人,走了5個,又招了5個,現在我還是28個人,”周漢陽苦笑道,“人員不穩就像一個定時炸彈”,快遞行業的從業者流動性太大,兩個月來就一直在招人。新上崗的員工要兩個星期才能上手,變得比較熟練。

  剛剛入職“通達係”快遞的95後快遞員張瀚鵬(化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自己入職第二天就需要負責整個中國地質大學和展春園片區,“我樓牌號還沒摸清,走了好多彎路,但老人都走了,我們不跑就沒人跑了。”

  在高校聚集的北京海淀區學院路附近,每逢網購高峰,高校大門外的街道旁快遞堆積如山,學生排隊取件的場景隨處可見。也正是在這樣的配送壓力下,在學院路的街頭和高校內的廣告牌上,隨處可見“業務員、分揀裝卸、客服、後勤,平均工資5000+,包吃住,短期長期均可”字樣的招聘啟事。

  如今距離“雙十一”不到一星期,新人來不及走培訓流程,報到當天就直接上崗的不在少數。記者調查了中國地質大學周圍的幾家快遞網點,其中順豐、中通、圓通、韻達、申通的網點均存在新人不經培訓直接上崗的情況。

  即便是在直營體制下管理相對嚴格的順豐在“用工荒”面前也同樣面臨窘境,一位剛剛加入順豐快遞學院路片區的業務員楊宇晨(化名)告訴記者,由于人手緊缺,他在入職後並未按照規定接受一周的培訓後再上崗,“來了就幹,邊幹邊學。”

  罰款多

  快遞員頻頻跳槽

  “你幹了一個月,曠工四天,請假六天,遲到十五天,這工資我沒法給。”周漢陽説罷便挂斷了電話。

  “身邊很多人都去幹外賣了。”對于快遞行業面臨的“用工荒”,在北京打拼五年的楊宇晨(化名)有自己的理解,“出來打工的有兩種,一種是比較懶的,都去做保安和服務員了。另一種就是真心想賺錢的,就得吃苦。”

  據業內介紹,外賣員一般有中午、晚上兩個工作時段,每天工作八九個小時。快遞網點的快遞員,不少人每天大約要工作超12個小時,從早上七點幹到晚上八九點。

  一位快遞員表示,快遞公司的罰款制度很多:快件遺失最高罰一千,延誤被客戶投訴等等,其中“貨物未按時送達,每件每天罰五十。收件人打電話問客服快件為何沒到,網點直接被罰一百,二次投訴五百,三次投訴一千五。”

  “等了這個紅燈就超時,就要罰款,你説闖還是不闖?所以説送外賣是拼命,”楊宇晨説,雖然相比外賣送餐員,快遞員這份工作相對穩定也更有保障,但較高的工作強度和並不及預期的收入讓很多人望而卻步。

  雖然在春節、“雙十一”等個別時段,有比較辛苦的快遞員能夠實現月入過萬,但這都建立在大量辛苦工作的基礎上。

  周漢陽對此表示讚同,他説,在像北京這樣的大城市,年輕人生活壓力大、浮躁,對收入往往抱有較高的預期,“他們打電話過來,上來就問工資有沒有9000,我也沒有辦法。”另外,快遞工作的勞動強度和收入的不匹配是招不到人的根源。“我難道不想加人手嗎?總部給的那點派費根本不夠,更何況還有數不清的罰款。”

  對此,楊宇晨説,身邊的朋友離開快遞投向外賣的不在少數。

  一刀切

  加盟店稱“做不到”

  “雙十一”對于快遞企業總部而言,是一年最賺錢的時候,因為總部的主要收入是來自網點的面單費、物料費和中轉費。對于快遞員來説,“雙十一”意味著通宵的工作和翻倍的收入。對于快遞網點老板來説,則是一場關乎網點生死存亡的挑戰。

  在今年9月20日的一次“雙十一”物流會議上,政府部門、快遞協會及各大快遞公司在會上做出預測,今年“雙十一”期間(11.11-11.16)全行業的快遞處理量將會超過10億件。業內人士在會上達成共識,今年“雙十一”期間,最大的壓力和挑戰在于末端的基層網點。

  “撐過去就是活,撐不過去就是死。”位于北京廣安門附近的一處“通達係”快遞網點老板劉超然(化名)説,如果網點由于人員或車輛不足導致貨物積壓,也就是爆倉,將使網點面臨來自總部的巨額罰款,“我眼睜睜地看著一個網點去年(雙十一期間)因為爆倉被總部罰了180萬以後直接關門。”

  隨著“雙十一”期間件量的陡增,倉庫、人力成本更是幾何式的增長。劉超然已經與20余名短期工人達成協議,在“雙十一”期間將以數倍于正常派費的費用支付配送薪水,以避免爆倉帶來的巨額罰款。

  記者在劉超然的手機裏的長長的罰款列表中看到,從簽收率、時效、破損丟件,到實名率、貨單上傳時效,再到網點形象、業務員著裝,罰款條目的安排幾乎涉及了網點經營的方方面面。

  他以總部要求簽收率達到94%為例,實際當中,收貨人不在家、聯係不上的情況很多,家人、超市代收還可能被收件人投訴未收到件。另外出現丟件破件的問題,“不管是我的網點或者發件網點、分撥中心造成的問題,全是我承擔。”

  劉超然表示,網點每個月的各項成本中,運輸費佔30%、人工費佔30%、物料場地費佔20%,而總部的罰款佔了20%。每個月網點的凈利潤在1.5萬元左右。面對佔總成本將近五分之一的罰款,劉超然説,“根本就做不到”,所有服務都需要成本支撐,總部對于罰款缺乏人性化的一刀切式管理給網點帶來很大困擾。

  矛盾點

  以罰代管代表單向利益

  “如果我是管理者我也會罰款,但是不會這麼粗暴”,一位快遞員指出了總部與加盟商之間矛盾的關鍵。

  加盟模式由于邊際擴張成本低,在初期能有效實現企業的迅速擴張。因此,包括順豐在內的所有民營快遞企業幾乎都使用過加盟模式。目前,中通、圓通、韻達、申通、百世仍為加盟制。加盟模式下,總部與加盟商的合同通常為一年一簽,通過對加盟商的定期考核來實現對末端的管理,這種管理的主要內容就是各項罰款。據了解,總部對網點的罰款並非直接收取,而是從雙方的後臺係統中直接扣除。

  加盟商劉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加盟商與總部的關係十分微妙,利益上的爭奪更像是一場零和博弈。所以總部才會有用罰款來代替管理的動力,在這種情況下,類似淡季時設置發件考核指標,而在旺季時設置發件限制這種基于總部單方面利益的條款才會出現。

  “總部利益永遠第一,不接受就只能被淘汰”一位加盟商向記者表示了無奈。對于總部的處罰,加盟商只能選擇接受。

  隨著快遞企業紛紛上市,總部標準越來越嚴格,雙方利益分配情況越來越嚴峻。有分析稱,在目前各項成本上漲、業務量增長不明顯的情況下,總部的利潤很大一部分來自對加盟商的罰款。目前,五家民營快遞企業均已上市成功,但對加盟商來説,總部上市似乎並未帶來條件的改善,低價競爭依然讓所有快遞網點在盈利線上掙扎。

  業內人士稱,目前的快遞市場上低端服務供大于求,而高端服務供不應求。所以低價競爭不可避免,防止已上市的公司會利用價格戰擠掉沒上市的公司,只有當市場的供求調整成功後,價格才能回到合理的價位。

  ■ 分析

  利益再平衡勢在必行

  除了來自總部的罰款,快遞網點還會面臨來自多方諸多壓力。由于不能承擔正規的店面租金,劉超然的網點只能租手續並不齊全、設施並不規范的店面。周漢陽也表示無奈,“現在的費用一年幾萬塊,正規店鋪租金卻要幾十萬。”周漢陽稱,目前網點房租費用為24萬元,拆遷後這一費用將上升為75萬元。以目前每月1.5萬元的利潤計算,是不能承受的。

  在同質低價競爭激烈的市場環境下,多級加盟造成網點規模小、運營和管理能力滯後、服務水平低等問題凸顯。直營模式下,總部對各分支機構實現統一管理,從幹線運輸到末端配送均受總部控制,指令能夠快速傳達並執行。因此,較高的服務質量更能帶來更高的價格,這也是順豐的快遞單價較行業平均單價高一倍的原因。

  2011年國家郵政局便發布指導意見,鼓勵總部收購網點進行直營化。各大快遞企業近年來也陸續將重要的網點收回直營。

  業內有聲音認為,快遞企業原有的加盟制模式亟待改變,要建立新的交叉持股的合夥機制,讓加盟合夥企業可以參與到總部的戰略中,建立更注重利益分享加盟模式。

  周漢陽説,快遞派費提升、總部與網點的利益再平衡勢在必行,否則隨著網點經營成本的持續上漲,網點大面積倒閉將不可避免,“我幹快遞十七年了,我現在不知道到底是朝陽還是夕陽。”(記者 楊礪)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首次拍到四只雪豹同框畫面
四川首次拍到四只雪豹同框畫面
美國得州南部一教堂發生槍擊事件
美國得州南部一教堂發生槍擊事件
國際貓咪選秀賽
國際貓咪選秀賽
江西婺源石城古村美不勝收
江西婺源石城古村美不勝收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81121915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