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新聞

新華健康 > 正文

艾滋病人能否進公共浴室

2013年10月15日 14:45:49
來源: 羊城晚報
【字號: 】【打印
【糾錯】

  之公民問政

  □何龍

  商務部最近起草了一份《沐浴業管理辦法》。這一管理辦法規定,沐浴場所應在顯著位置設立禁止性病、艾滋病患者入浴的警示標志。近日,國務院法制辦就這一草案向公眾徵求意見,立即引發了人們的爭議。

  有專家認為,艾滋病毒在浴池的水溫中很難生存。艾滋病病毒寄生于人的血液中,離開了人體很容易死亡。56℃30分鐘就能殺滅它。完整無破損的皮膚是很好的防禦屏障。

  業內人士則質疑這一規定的可操作性。他們表示無從監管,也沒有權力去盤查。

  在醫學之外,這一禁令遭到反對,多是因為它涉及病人的權利問題。“平權”人士斷言,這一規定除了加劇艾滋誤解、歧視和恐懼之外,不可能會減少和控制艾滋傳播。

  專家的話本來應該具有權威性,但在我們這裏,各種“奇葩專家”早已把權威消費殆盡。現在,支持管理辦法的人就提出讓專家與艾滋病人共浴,以實際行動消除人們的疑慮。

  這一要求似乎有點極端,但透露出一種“恐艾”心態。因為艾滋病對人的健康和生命的威脅不同于一般的疾病,使得醫學道理很難驅趕人們的心魔。

  而且,這種“恐懼”也不是沒有存在的理由:專家所說的公共浴池裏不會傳染艾滋病,前提是其他人有完整無損的皮膚。但浴池裏的人都能保證皮膚完好嗎?如果在浴池裏不慎刮碰受傷了呢?而且,洗浴行業不只是泡澡,還包括修腳、搓背等服務,這些都是可能存在皮膚損傷風險的。

  從新聞跟帖看,支持這一規定的聲音也不弱。無論支持者的觀點是否符合科學,都說明懷有這一疑慮的人不在少數。“免于恐懼”是人的重要權利之一,如果讓一些人不能免于恐懼,那麼同樣需要設法移除恐懼源。

  這樣,我們就要面臨來自兩個方面的拷問:一是艾滋病人不被歧視的權利;二是進入公共浴池者免于恐懼的權利。

  這實際上涉及“正義”問題。在柏拉圖看來,正義就是“每個人得到他應該得到的”。而羅爾斯的正義觀除了“合乎每一個人的利益”之外,還在考慮“差別原則”,這就是要“合乎最少受惠者的最大利益”——盡力通過某種補償或再分配,使社會的所有成員都處于一種平等的地位。

  禁止某種人進公共浴室,這是為了保護更多人的權利,但不能為此而損害少數人的權利;但同樣也不能為了少數人的權利傷害多數人的權利。

  在公正原則裏,還要考究權利是否不可替代性。就傳染病患者而言,你不能剝奪他們洗澡的權利,但可以要求他們不能把疾病傳染給他人。這一要求的合理性在于,除了公共浴池之外,患者還有其他替代性或補償性辦法,比如他們可以單獨洗澡。這意味著他們放棄進入公共浴池,並非放棄所有的洗澡權利。

  商務部的管理辦法確實不具可操作性,因為艾滋病人並不能通過簡單安檢可以檢出,而且實施檢查也涉嫌侵犯人權。因而這一禁令可能形同虛設,卻有歧視艾滋病患者之嫌。

  但即便沒有禁令,作為艾滋病患者,也要考慮他人的感受,自覺不去公共浴池,因為這不是洗澡的唯一選擇。

  尊重他人才能得到他人的尊重,這一道理對患者和公眾都適用。(作者是本報首席評論員)

分享到:
( 編輯: 王志勝 ) 【字號: 】【打印】【關閉
【糾錯】
010030101070000000000000011100001255401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