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2014睡眠指數”發布 三成人睡眠有問題

2014年03月18日 10:43:42 來源: 人民網
分享到:

原標題:“2014睡眠指數”發布 三成人睡眠有問題

12點了,該睡了

1小時後

……

2小時後

……

有人説,每天把自己叫醒的不是鬧鐘,而是夢想。但現實中大半的中國人每天早上都是被鬧鐘叫醒的,不足三成人可自然醒。

在本周五的“世界睡眠日”即將到來之際,繼去年發布中國首個睡眠指數之後,16日,中國醫師協會等單位再次發布“2014年喜臨門中國睡眠指數”:與前一年相比,國人的睡眠狀況總得分提升了2.2分;但其中超過三成居民的得分低于及格線。

調查顯示,教師以62.6分位列各職業睡眠指數第一,公務員緊跟其後;而睡眠障礙最高的人群中,媒體人“悲催”地摘冠。

南京有位老兄——

微信比老婆還親

不看睡不著,看了更睡不著

可他是領導司機啊!

迷迷糊糊連闖紅燈,工作差點不保

睡前和手機為伴?這根本就不是新聞了。可揚子晚報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南京竟然有人為此差點丟了工作!

南京某事業單位的司機王師傅(化名)剛剛30出頭,兩個月前在同事的慫恿下開通了微信。此後,王師傅便瘋狂地沉迷其中。哪怕是晚上關燈躺下後,只要一聽到微信通信的“叮當”聲,就會立刻清醒過來。妻子對此意見很大,“微信才是你的枕邊人!”

由于睡眠不足,王師傅白天給領導開車時總是精神恍惚,一個星期裏接連闖了好幾次紅燈。吃完罰單後還得挨領導的批評,被告知“長此下去工作不保”。無奈之下,近日,他來到南京一家醫院求助“戒微信”。楊甜子

不同職業失眠情況排行榜

62.6 教師

62.5 公務員

62.3 銷售

62.2 金融從業者/投資人員

62.1 企業中高管/職業經理人

61.9 工人

61.6 普通白領

61.4 IT

60.8 醫務人員

59.5 小微企業主

58.4 廣告/公關從業者

56.5 媒體從業人員

(具體數字為調查中各行業人群的平均得分)

南京“舍不得睡”的主力軍

除了年輕人,還有剛退休的老人

“上床便睡者,定是高人;支枕難眠者,必非閒客。”這句老話用到今天,顯然得換一番角度來理解。揚子晚報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舍不得睡”成了影響國人睡眠的一個重要原因。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心理精神科袁勇貴主任表示,從門診就診的睡眠障礙患者來分析,年輕人和部分剛退休人群成了“舍不得睡”的主力軍。

哪些人睡眠有問題?

年輕人、剛退休人群“舍不得睡”,中年人“不夠睡”

袁勇貴主任告訴揚子晚報記者,到該科就診的80%的患者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睡眠問題。“年輕人總認為白天的時間屬于單位,晚上的時間才是自己的,所以一般都會睡得比較晚。但值得注意的是,剛退休的人群也加入了‘舍不得睡’的行列。”袁主任説,由于剛剛從工作崗位上退下來,一下子缺少了“精神寄托”,不少剛退休人群便開始寄情于電視劇來打發時間。

袁主任曾經接診過一位50多歲的女性患者,退休後開始癡迷看韓劇。“看到一兩點還舍不得睡覺,過了半個月後發現,自己的脖子竟然不能動了,晚上也壓根睡不著覺”。到醫院就診後,醫務人員發現,這位癡迷韓劇的患者已經出現了輕度抑鬱的症狀。

相比之下,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夾心餅幹”卻出現了“不夠睡”的問題。“工作壓力、孩子的學業、家庭的負擔……每天忙完這些,他們的睡覺時間想要提前都很難。”袁勇貴説。

七成職場人上班路上倚窗睡?

沒那麼高,上班路上睡覺“怕被偷”

2014睡眠指數稱,大約七成職場人上下班路上“倚窗就睡”,一成人因此坐過站。

但揚子晚報記者在採訪中發現,真正願意讓自己在交通工具上睡著的人並沒有“七成”那麼多。“哪敢睡著啊,萬一被偷呢,而且公交上又顛簸,沒法睡。”一位剛剛入職半年的年輕白領告訴記者。老家在鹽城的朱先生表示,自己倒是在節假日回家的長途大巴上睡著過,“剛剛做完一個項目,大半個月都欠覺。人一下子放松下來,在回家的大巴上踏踏實實睡了會,立刻感覺舒服多了。”但朱先生告訴記者,換成在市區的交通工具上,自己絕對不敢這麼踏實地睡覺,“不到家,哪敢放松腦袋裏的那根弦?”

每晚必須睡足8小時以上?

自己感覺“睡飽”就好,最佳睡眠是晚10點到早6點

“我每天睡9個小時都不夠,但單位有個同事精神好得很,晚上常常加班,每天大清早還能準時爬起來跑步。”丁小姐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如是“抱怨”。那麼,每天晚上必須睡足8小時以上嗎?對此南京腦科醫院專家介紹,睡眠時間依據個人而定。

一般情況下,青壯年一夜睡7-9小時,少年幼兒增加1-3小時,老年人減少1-3小時。

而最佳睡眠時間應是晚上10點-清晨6點,老年人稍提前為晚9點-清晨5點,兒童為晚8點-清晨6點。

怎樣才能睡個好覺?

最簡單地説,就是:睡前不要吸煙、吃東西、看手機,最好做點健身運動,洗個熱水澡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