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美國科技博客刊文揭秘 谷歌充斥性醜聞和權力內訌

2013年09月20日 09:32:43 來源: 中關村在線
分享到:

谷歌的另類揭秘:性醜聞和權力鬥爭

  世人對谷歌工作環境的印象是:這兒就是輕松活潑的場所,如同該公司多種色彩的圖標一樣。不過,美國科技博客Business Insider刊登了署名為尼古拉斯‧查爾遜(Nicholas Carlson)的文章,文章揭秘了谷歌的另類情況,稱谷歌是滋生性醜聞和權力內訌的溫床。

  從外部看,谷歌是一家“不存在惡行”的公司,世人也將谷歌領導者看作是傻傻的技術主義者——而且這些領導者只會利用公司的資金和能量來打造無人駕駛汽車、研發面部識別技術、以及在非洲地區推出Wi-Fi飛艇以部署無線網絡服務。

  這種針對谷歌的看法是正確的,不過並不完整。揭開這種表面的掩飾,高墻之下,谷歌也是一個滋生性醜聞和權力內訌的溫床,而且一直是。據一位曾在谷歌工作很長時間的內部員工透露稱:“在谷歌內部,充滿了大量的權力角逐遊戲(Game of Thrones)。”在這樣的遊戲中,各種情節錯綜復雜,不過,主要的情節還是谷歌王國的少數人在激烈的角逐權力。

  當然,谷歌的這種角逐並不帶有暴力的色彩,但充滿了性醜聞和政治鬥爭。

  谷歌內部的性醜聞

  “權力角逐遊戲”原是一部小說,後來改編成了電視劇,此小說對書中那些觸角權利或敬畏權力的主角之間的性交易進行了諸多描述。與之相同的是,據知情人士透露,谷歌公司的當權人物以及那些渴望當權的人物也有過類似的性醜聞。

  在道格拉斯‧愛德華德(Douglas Edwards)撰寫的有關谷歌初創時期的書中,曾引用了谷歌早期人力資源負責人赫特‧凱恩斯(Heather Cairns) 的言論。凱恩斯稱“荷爾蒙到處亂飛,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記著鎖上門”。愛德華德的這本書名為《手氣不錯:谷歌第59號員工的自白》(I’m Feeling Lucky:The Confessions of Google Employee Number 59)。

  愛德華德在書中描述了一個具體的幽會情節:“在一個沒窗戶的房間內,安置著一張小床。一天下午,一位員工偷看到兩位工程師在床上,正進行著一些不堪入目的行為。”據愛德華德稱,谷歌並沒有嚴懲這兩名員工。谷歌在此方面的確沒有制定嚴厲的控制措施,事實上,谷歌自創建以來,各階層員工之間的性和浪漫關係就一直在蔓延。還好,這些關係基本穩定和正常,而沒有太多的性醜聞。事實上,谷歌內部,會有一對員工在約會一段時間之後,然後分手或走上婚姻的殿堂,這一點很少被人發現,不過,避免不了的是,谷歌也存在不少的性醜聞。

  最近,一些正經的消息稱,塞吉‧布林(Sergey Brin)正在與妻子離婚,而他的妻子恰巧又是另一位谷歌高管的妹妹,而布林也與谷歌的年輕女員工有染,而這位女員工又是谷歌的另一位高管霍格‧巴拉(Hugo Barra)的女朋友。如今,巴拉已經離開了谷歌,前加盟了中國的小米公司。消費人士一直認為,這個時間非常巧合,但沒有人能夠否認,谷歌內部其實也非常亂。事實上,布林的性醜聞只是谷歌的冰山一角而已。

  此前曾有消息稱,谷歌的一些高管曾向助手提出要求,要求與助手進行幽會,這樣的情況在谷歌層出不窮。另外還有消息稱,谷歌的一對員工,雙方都是已婚人士,但這二人卻有了他們的私生子。多年幾前,《紐約時報》曾報道稱,谷歌董事會主席埃裏克‧施密特的妻子曾質疑丈夫的不忠行為。

  對此,谷歌的一位員工(該員工也與公司另一位員工保持著親密關係)稱,谷歌公司在此方面的政策“非常合理”。這名員工稱:“在像谷歌這樣的公司,擁有著大量優秀的技術天才和商業天才,這些員工彼此被對方吸引,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你無法阻止一些員工會被其他員工吸引。”這位員工還稱:“事實上,在Facebook,情況也這樣。”

  當然,性活動盡管在谷歌非常普遍,但這並不是員工獲取權力和拓展領地的手段。

  谷歌內部的政治

  今年2月,谷歌位于世界各地的高管們會聚Napa Valley的Carneros Inn酒店,在此召開谷歌高管會議,這些高管都是副總裁以上級別的人物。與會人員包括負責谷歌大型廣告業務的蘇珊‧沃吉克基(Susan Wojkicki)、時任Android業務的主管安迪‧魯賓(Andy Rubin)、YouTube業務首席執行官薩拉‧卡曼加(Salar Kamangar)、谷歌Chrome業務部門的桑德‧皮採(Sundar Pichai)、Google Plus業務負責人維克‧岡多特拉(Vic Gundotra)等,每位高管都帶著他們各自的最高級別的隨從。

  此次會議非常秘密,整個會場都見不到谷歌的外部標識等。另外,在此酒店的諸多員工以及來賓也都不知道是全球最具影響力之一的谷歌公司在此召開為期兩天的會議。不僅如此,就連與會的一些谷歌高管也都不清楚這一為期兩天的會議將會有多重要。拉裏‧佩奇的講話,既有勸告的意見,也有激勵的話語。佩奇向與會者稱,谷歌的雄心壯志非常高,但是,如果在座的與會人員不停止相互間的內訌的話,谷歌的目標——他的目標——將永遠不會實現。

  佩奇還稱,從此之後,谷歌將對內訌實施“零容忍”的態度。

  佩奇承認,谷歌在早期時代,曾要求高管們具有主動性和攻擊性,不過,佩奇還稱,那還是在谷歌問題是線狀問題的時代,谷歌一度需要將其市場份額從零到有,並逐步增加,並具有競爭性,而且能夠奪取更多的市場份額。如今,谷歌諸多產品已經在各自的競爭領域統領全球市場,對此,佩奇聲稱,谷歌面臨著所謂的“n-squared”問題。佩奇稱,要解決這一問題,谷歌的高管們必須開始更好的融洽相處。

  為此,佩奇訂正了一條法則:“如果你們繼續內訌,那我們就將把你們角逐出去。”在上述為期兩天的會議期間,佩奇在講話時,與會的一位高管曾小聲對他人表示:“他在說‘對內訌零容忍’?我已經在谷歌工作多年,而我們所做的就是內訌。”這位高管的話是正確的,正如谷歌的另一位高管聲稱:“如果王子不參與內訌,那肯定是因為國王容忍了他。”事實上,谷歌的“國王們”多年來一直容忍內訌。

  谷歌頂級高管的鬥爭

  谷歌的聯合創始人拉裏‧佩奇和塞吉‧布林一直是通過激烈的爭辯才作出最重要的決定,即使是在上世紀90的晚期,他們都是這樣爭辯。正如愛德華德在書中引用谷歌早期員大衛‧克拉尼(David Krane)的話稱:“塞吉‧布林和佩奇彼此非常直接和粗魯,並相互指責對方的觀點愚蠢幼稚,甚至會彼此惡語相加。”

  隨著谷歌的不斷發展,佩奇和布林並開始聘用和提拔能夠“爭辯”其他員工。在與所有新招聘的員工進行開會時,布林和佩奇都會煽動大家對一個業務或產品部門展開爭論,然後他們兩人就會坐回原位,觀看並聽取這些新員工的意見,並決定輸贏。

  與此同時,谷歌公司的缺乏一個正式的管理結構。對此,凱恩斯曾在愛德華德的書中稱:“谷歌沒有管理結構、沒有管理基礎,也沒有控制體係。即使有人有一位經理,但這位經理可能沒有經驗,而且也沒有領導力。”不過,谷歌的工程師們卻在悄悄的遵循著他們最有才華的規則,一些優秀的工程師打造了谷歌的先進技術,並因此獲得了大量的財富,而且在公司內部也擁有了較高的威望。當然,那些善于爭辯的人也最終能夠在谷歌獲得了高管的職位,慢慢地,這些高管們就開始控制諸如搜索、YouTube、移動或社交等重要業務部門。

  谷歌至今仍在堅持這樣的辯論會議,佩奇每周一上午都會組織這樣的會議。這樣的風格主要產生了以下三大影響:其一,也是最重要的影響,就是自從佩奇于2011年重掌谷歌大權之後,該公司表現一直很好,而且股價也一路攀升;其二是,谷歌高管的爭論已經拓展到戰略評估之外;其三是,導致人與人之間結仇,在此方面,最明顯的仇敵就是現任雅虎首席執行官瑪麗麗莎‧梅耶爾(Marissa Mayer)和現任YouTube首席執行官薩拉‧卡曼加(YouTube)。

  谷歌“權力角逐遊戲”的另一個勝者就是負責Google+業務的維克‧岡多特拉。據谷歌此前的一位員工稱:“岡多特拉是谷歌公司最好的交際高手,他知道如何與各種不同類型的人進行交流。”岡多特拉最大的勝利就是:幾年前,Google+還不存在,但如今,卻成為谷歌的重要產品之一。

  谷歌內訌的變化

  事實上,自今年2月的會議以來,谷歌的內訌爭鬥還是發生了一些變化,最明顯的事例就是谷歌Android前主管安迪‧魯賓的案例。2005年,谷歌通過一係列並購措施,將魯賓招致麾下,此後,魯賓將Android係統整合到全球最受歡迎的計算平臺之中。

  更為重要的是,魯賓說服了三星等大手機制造商使用Android係統。魯賓知道,要想讓三星和其它大手機制造商同意使用Android,他就必須要說服谷歌高管,讓Android部門獨立運營,為此,魯賓開始為保持Android部門的獨立性而展開了激烈的角逐。( 悅潼 編譯 )

  不過,魯賓並不總是能夠很好的利用其權力,在某些問題上,他選擇了鬥爭,最終選擇了抗命,最終,魯賓成為了犧牲者。就在今年2月的會議之後,魯賓辭退Android負責人的職位,佩奇也用桑德‧皮採代替了魯賓。

  當然,這並不是說谷歌的內訌與急著已經停止,而僅僅是發生了改變。知情人士表示,佩奇的零容忍是為了引導谷歌開展“健康”的辯論。至于谷歌“權力的角逐遊戲”何時才能真正地結束,我們還需拭目以待。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20080870000000000000011100001327351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