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比特幣走到十字路口

2013年10月05日 11:37:51 來源: 虎嗅網
分享到:

比特幣走到十字路口

  10月2日,著名地下交易網站“絲綢之路”被端,比特幣再次登上科技新聞網站的顯著位置。上次比特幣的大露臉,是4月份幣值暴跌引起的國內外媒體大討伐,以及5月份美國國土安全部對最大比特幣交易商Mt.Gox美國銀行賬號的大查封。

  顯然,這些都是壞消息。

  而在比特幣的資深玩家眼裏,壞消息還不止這些:半個月前,著名比特幣股票交易所BTC-TC接到美國監管機構的通牒,不得不宣布近期關站;隨後,因為阿瓦隆芯片的跳票,若幹家礦機公司關門大吉;近日,又有網絡傳言我國央行將對比特幣交易予以嚴厲禁止;最近一條則是,絲綢之路被抄家幾個鐘頭後,最大、最權威的比特幣論壇bitcointalk.org被黑,用戶數據庫被盜,至今尚未恢復。

  內外交困之下,似乎比特幣已經信譽無存,走投無路,唯有坐以待斃。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這些看似來勢洶洶的事件根本沒有觸及比特幣的根基——信任。比特幣構建于算法之上,很多人認為其信任的基礎也在于算法,然而算法只能保證比特幣的安全傳輸,確保比特幣不會被偽造和復制,它並不能賦予比特幣價值。比特幣真正的價值來源于規則確定性、稀缺性、匿名性和不可封禁性。規則確定意味著人們不用擔心被規則欺騙,稀缺使人們以佔有比特幣為樂;匿名帶來使用上的便利;不可封禁則為人們築起強大的信心屏障:無論外界如何圍追堵截,比特幣網絡會固若金湯,依附于該網絡的比特幣將長期存在。

  盡管無需第三方監管的防偽造和防重復支付是比特幣的核心技術創新,但在實踐上,不可封禁性是比特幣支持者的最強心理底線。設想無論多麼完美的虛擬貨幣,如果一旦其網站被封,所有人持有的貨幣均無法使用,這個虛擬貨幣體係無疑時刻都在等死。而比特幣網絡是一個完全去中心化的網絡,根本沒有服務器可封。只要比特幣客戶端仍可運行,該網絡即可維持運作,比特幣的發行與傳輸依然安全、可靠;即使部分比特幣被“沒收”,剩余的比特幣也不會受任何影響。

  唯一徹底封禁比特幣的方法在于全球所有的互聯網接入商全部禁止比特幣相關協議,但這一做法既難操作,亦無全球范圍內的法律依據,殊為難行。因此,即使所有政府均明令禁止比特幣的流通,它也只能限制比特幣與法幣的公開兌換,而無法禁止比特幣在愛好者手中的流通以及個人之間的私下交易。這是它在安全性上與其它中心化電子貨幣(例如2009年被查封的e-gold和2013年被查封的Liberty Reserve美元)的本質區別,也是負面消息不斷的比特幣擁有越來越多支持者的最重要原因。

  只要比特幣網絡仍在運行,已有的比特幣可持續流通,新的比特幣會持續發行。由于其稀缺性和匿名性,必然會有人繼續想持有和使用它,其價格便會自然産生。從當前的實際情況來看,比特幣已經擁有比較堅實的價格基礎,盡管不排除未來大幅震蕩的可能,在算法本身未發現重大缺陷的前提下,它的價格已經不可能清零,甚至會長期維持在高位(例如幾十美元以上),原因在于:

  1.比特幣已經形成了初具雛形的産業鏈,比特幣不但可用來換錢,還可以兌換實物、籌措資金、買賣股票、搬磚套利、儲蓄借貸等等,基本上形成了自我增強的閉環。

  2.經過比特幣基金會的維護和推廣,以及愛好者自身的努力,比特幣社區形成了獨特的民主協商機制和信任氛圍,比特幣的衍生産業日益龐大,其信心支撐日益穩固。

  3.挖礦産業的激烈競爭使得比特幣的獲取成本逐日提高,這一高昂成本導致了比特幣價格堅挺的心理預期,長期來看,比特幣的價格不可能低于其獲取(挖礦)成本。

  4.風險基金等資本的投入將促進比特幣的規范化和合法化,竭力避免相關的政策風險,消除價格清零的隱患。

  然而,光明的前景並不意味著未來比特幣的發展一帆風順,作為一場理想主義的貨幣實驗,它與現實主義的逐利行為始終存在衝突,衝突的根源首先在于匿名性。匿名性保護了使用者的隱私,卻極易滋生黑市交易和洗錢等非法行為。毋庸置疑,所有貨幣流通係統都存在類似的違法犯罪問題,比特幣未必特別突出,但其天生的匿名性無疑大大提高了政府監管與追蹤的難度(想一想Liberty Reserve美元的例子),使其屢次成為政府的重點打擊對象。

  2013年5月份,美國國土安全部查封Mt.Gox的美國銀行帳號,原因在于Mt.Gox沒有以貨幣服務商(MSB)的身份注冊。而MSB注冊意味著Mt.Gox需要定期向監管部門(美國財政部下屬的金融犯罪執法網絡——FinCEN)匯報比特幣的兌換情況,其實質在于消除比特幣兌換的匿名性,使得盡管機構能夠及時了解大筆資金的去向。2013年6月26日,Mt.Gox獲得FinCEN的MSB許可,為比特幣在美國的合法化邁出具有歷史意義的一步——至少可以説,在Mt.Gox上進行比特幣的實名買賣不再具有政策風險。

  此次FBI對于絲綢之路的查抄,重點依然在于打擊借助匿名特性、利用加密通道在網絡上進行非法交易的平臺和交易者。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幣的匿名性並未起到真正的“保護”作用,FBI通過長期跟蹤和分析,查實了平臺運營者RossW. Ulbricht和大量賣家的身份。《福布斯》的一篇文章認為:的確有很多秘密使用比特幣的方法,但對于一般使用者來説,這和使用信用卡沒有什麼區別。

  絲綢之路事件或許會導致比特幣社區的分裂,一部分激進的“自由主義者”可能更加強調比特幣的“自由”、“秘密”使用;而另一部分人則會要求肅清比特幣的非法交易,以免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但是,無論社區內部有怎樣的爭論,都改變不了這樣一個事實:監管機構對于比特幣日益重視,Mt.Gox事件意味著美國政府已經扼守住比特幣與美元兌換的通道,絲綢之路事件則意味著美國政府已經有能力打入比特幣市場內部。未來比特幣的發展,並非僅以支持者和愛好者的意志為轉移,監管機構是其中的重要變量,其參與深度遲早會超過愛好者們的預期。

  而在匿名性之下,還隱藏著更為深刻的思想衝突。作為貨幣發行非國家化思想的典型代表,比特幣的狂熱支持者天生擁有逃脫貨幣監管的追求,這一追求常導致其有意無意的忽視現有法律規范,例如比特幣銀行的設立、比特幣賭場的運營、初創企業的比特幣IPO、比特幣二級股票市場交易,等等等等,大多遊走于法律邊緣,甚至以虛擬物品和電子貨幣的雙重標準刻意模糊虛擬與現實的界限。在比特幣社區良好的信任氛圍下,我們固然可以相信其良善動機和創新本意,但是一旦出現惡劣的詐騙事件或大面積虧損,監管機構以打擊犯罪或保護投資者的名義介入這些領域,勢必為比特幣帶來更多變數,甚至加重比特幣的污名化,削弱大量比特幣愛好者的信心。

  以絲綢之路事件為標志,監管機構深度涉水比特幣,標志著比特幣走到一個歷史的十字路口。向左,是曾經的理想主義,打造完全自由、獨立、拒絕監管的去國家化貨幣;向右,是比特幣賴以普及的現實主義,在基本合法的前提下,把貨幣發行非國家化的實驗向現實世界持續推進。如同筆者在最大比特幣交易商接受監管,虛擬貨幣或步入正軌一文所説:比特幣在體現自身經濟價值的同時,開始喪失自由和自治。極客們要麼呆在虛擬世界裏玩弄精致美妙的數字貨幣,要麼彎下腰來撿起叮當作響的現實貨幣,在嚴厲的監管之下,再無第三條道路可選。

  遺憾的是,這一重要的路線選擇無法通過計算力投票決定,只能借由千千萬萬比特幣愛好者的行為與監管機構的博弈達成,而博弈過程中力量的不對稱意味著監管機構擁有更大的決定權。所以,向左還是向右,似乎已經不言自明。

  至于這到底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端賴自己判斷,畢竟理想與現實、自由與利益的關係,已經遠遠超出貨幣係統的涵蓋范圍。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20080870000000000000011100001327737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