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原鐵道部高官蘇順虎受審 哭訴自己出身貧苦求輕判

2013年09月05日 05:58:11 來源: 京華時報

  原標題:原鐵道部高官蘇順虎痛哭求輕判

  昨天下午,原鐵道部運輸局副局長兼營運部主任蘇順虎,因涉嫌受賄2490余萬元,在市二中院出庭受審。蘇順虎的三起指控都與鐵路貨運有關,他當庭認罪,並在庭審最後哭訴自己出身貧苦農家,一步步走到領導崗位,卻在“晚年放松學習,走上了犯罪道路”。他希望獲得從輕處理,並稱判決後不會上訴。

  □庭審

  當庭認可受賄2490余萬元

  昨天的庭審于下午1時45分在市二中院第三法庭開始,蘇順虎的家屬及新華社、央視等新聞媒體記者獲準旁聽。

  58歲的蘇順虎穿著號服被法警帶進法庭,頭發花白的他比被羈押之前略顯蒼老,身材瘦小,回答問題時聲音不大。蘇順虎是湖北省人,研究生文化,原鐵道部運輸局副局長兼營運部主任,曾任鐵道部運輸局營運部貨運營銷計劃處處長、營運部副主任。

  公開資料顯示,蘇順虎于1980年畢業于蘭州鐵道學院鐵道運輸專業,歷任鐵道部運輸局貨運計劃處副處長、昆明鐵路局副局長。

  案發前,蘇順虎還身兼多職,包括北京交通大學兼職教授、中國交通運輸協會聯運聯合會副會長、中國鐵道學會理事、中國質量萬裏行促進會常務理事、中國物流協會常務理事。

  2011年6月,蘇順虎被中紀委雙規。檢方指控,蘇順虎于2003年至2011年間,利用擔任鐵道部運輸局營運部貨運營銷計劃處處長、營運部副主任、副局長兼營業部主任的職務便利,為三家單位牟取利益,為此收受上述單位的負責人張邦才等人給予的款物折合人民幣共計2490余萬元。蘇順虎當庭認罪,承認指控屬實。

  受賄事項均與鐵路貨運有關

  公開資料顯示,蘇順虎曾任職于原鐵道部運輸局,主要職責包括:擬定鐵路運輸行業政策、法規;擬定國家鐵路客貨營銷戰略,指導部署運輸企業客貨營銷工作,組織實施和管理客貨運價,組織編制年度、月度運輸計劃和全路性的列車運行圖、列車編組計劃,並監督執行;提出國家鐵路運輸生產布局調整方案並指導實施等等。

  蘇順虎涉及的指控,都與鐵路貨運有關。指控稱,他接受三個公司的董事長或法定代表人的賄賂,幫對方公司解決煤炭運輸、貨物運輸等問題。分別收受山西曲沃縣閔光焦化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張邦才給予的錢款85萬余元;江西省物資貿易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周雲富給予的款物1194萬余元;北京鐵潤商貿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段莉給予的款物1212萬余元。受賄款物包括房產、現金、首飾等等。

  進入法庭調查階段後,庭審大部分時間都是公訴人在舉證,證據主要包括證明蘇順虎的主體身份,包括任免通知及履歷表,以及在偵查階段被告人的供述,行賄人、被告人妻子、親屬的證言,以及一些鐵路係統工作人員的證言。

  針對證據多次說“沒意見”

  據悉,蘇順虎當庭對于檢察機關出示的證據,說得最多的就是“沒意見”。其中有幾份書證,蘇順虎還表示“不用看了,沒意見”。

  公訴人當庭宣讀6名鐵路局負責人的證言,稱蘇順虎曾向對方“打過招呼”,讓他們盯一下計劃車皮,有時候是口頭安排,有時是批文。這些負責人說,總的車皮就那麼多,計劃的車皮多一些,別的就會少一點,但對于打過招呼的,他們都會盡快兌現。

  對此,蘇順虎解釋:“打電話或者批示都是符合鐵道部的規定的。”

  公訴人指出,蘇順虎負責全國鐵路運輸編制和貨運分配。在鐵路係統的半軍事化管理中,他的打招呼是十分有用的,這會擾亂正常的貨物計劃,擠掉其他正常運力。作為貨運係統的最高領導,蘇順虎很多金錢是通過孩子結婚、相互拜訪的掩護下收的。其在擔任運輸局要職近10年時間裏,受賄時間長,且數額特別巨大。但檢方也指出,蘇順虎如實供述,主動交待偵查機關尚未掌握的犯罪事實,且本案大部分受賄款物已追繳,建議對其從輕處罰。

  □被告人陳述

  砸鍋賣鐵也會退清贓款

  我出生在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家裏弟兄8個,先後有6個弟兄夭折,都是因為病了沒有錢治療。我上小學的學習用具和作業本都是靠自己撿破爛賣錢獲得。我父母親常年有病,我從小就擔起家務(說這些話時,蘇順虎掉下眼淚,幾度停頓,旁聽席上的家屬也哭出了聲)。

  上高中時,為了不增加家庭負擔,兩年中從來沒在學校食堂吃過飯,都從家裏帶鹹菜,而且每天只吃一斤的糧食。

  我到部隊不到兩年就光榮入黨。雖然取得了一些成績,但應當歸功于黨組織的教育,歸功于領導和家人對我的幫助。我參加黨組織38年,一步一步走到領導崗位,但在我晚年,放松了學習,放松了世界觀的改造,使我犯了嚴重的錯誤,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我對不起黨、對不起國家、對不起人民,也對不起與我共事多年的同事,還有我的家人。我悔恨內疚,一失足成千古恨(再次因哭泣而停頓陳述)。

  我請求組織,請求法院,請求檢察院對我從輕處理(蘇順虎此時哭出了聲),給我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我將會在有生之年,發揮我的余熱,為黨、為國家、為社會、為人民、為鐵道事業再做貢獻。我這一生信仰共產黨,我堅信黨的領導。

  我服從判決,不上訴,哪怕砸鍋賣鐵、傾家蕩產也會全部退清贓款,請組織相信我的承諾,決不食言。

  >>新聞鏈接

  律師稱檢方數額計算有誤

  在辯論階段,蘇順虎稱“沒什麼辯護的”。

  蘇順虎的辯護律師認為,檢方起訴書中的指控數額計算有誤。比如,有一項企業老板支付給蘇順虎的房屋打隔斷的費用為5.2萬元,不是起訴書中的10萬元。並指出蘇順虎有歸還錢款的行為,應該從受賄款中扣除。

  在法庭上,辯方認為,蘇順虎自願認罪悔罪、願意繼續變賣房產用以退賠未被追繳的贓款、主觀惡意不深,希望法院對其輕判。

  此案將經合議庭評議後擇日宣判。

  多名鐵路係統官員已落馬

  自2010年以來,鐵路係統已有多名重要高官落馬。如原鐵道部黨組書記、部長劉志軍,因受賄6460萬余元及濫用職權已被判處死緩;原鐵道部運輸局局長、副總工程師張曙光,涉嫌受賄4775萬元被公訴;原中鐵集裝箱運輸公司董事長羅金保,因涉嫌受賄4700余萬元、非法持有槍支彈藥罪,已在法院受審;原鐵道部運輸局裝備部客車處處長劉作琪,因受賄290余萬元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

  此外,原鐵道部運輸局車輛部副主任劉瑞揚、原昆明鐵路局局長聞清良、原呼和浩特鐵路局副局長馬俊飛、原呼和浩特鐵路局局長林奮強、原哈大鐵路客運專線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杜厚智、原呼和浩特鐵路局常務副局長劉彪等人,也相繼接受調查。

  京華時報記者裴曉蘭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8121253222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