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不安全的車筐 多少監護"疏忽"讓孩子行走生死邊緣
2017-10-12 07:59:41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多少監護“疏忽”讓孩子行走生死邊緣

  共享單車車筐成危險“兒童座椅”  有家長對年幼孩子騎單車上路不管不顧

  調查動機

  繼車輛遭損毀、押金質疑等風波後,共享單車最近又上了頭條——父母在騎行單車時將孩子放在車筐裏,此類現象在現實中屢屢出現,相關照片在網上不斷引發熱議。好玩、粗心,這些詞似乎難以解釋這些家長的舉動。此類行為給兒童帶來哪些風險?這些舉動折射了家長哪些心理?就此,《法制日報》記者展開了深入調查。

  接近1.2米的身高,4歲的圓圓坐在一輛共享單車的車筐裏明顯有些緊促,身高的原因讓圓圓有些掌握不好平衡。面對圓圓的不情願,媽媽張薇給出的建議是扶住車把。

  然而,要想完成這樣的建議,就意味著在騎行的20分鐘裏,圓圓的身體必須後傾,胳膊向後彎曲40度左右才能扶住車把。對于這樣的姿勢,圓圓給出的評價是,“太難受了,太累了”。

  在這個4歲孩子的眼裏,這樣坐著雖然很累,但是也挺好玩。然而,作為成年人的父母,似乎將更重要的事情拋之腦後——孩子的安全。

  張薇給出的解釋是,“不得已而為之”。不過,在孩子的安全面前,張薇的解釋似乎過于蒼白。

  不安全的車筐

  張薇為何要説“不得已而為之”?

  深夜坐火車回京的一家三口,由于在火車站外打不到出租車,于是決定騎行共享單車回家。“當時想,火車站離家很近,隨身帶的行李又不多,孩子也已經很疲乏了,所以就‘冒險’一試。”對于自己的理由,張薇特別強調了一點,“深夜,路上車很少”。

  對于這一被張薇重復了至少3遍的理由,記者反問,“萬一呢”?

  這三個字,張薇無法解釋也似乎無力解釋。

  然而,存在這種僥幸心理的家長並不止張薇一人。

  在北京市豐臺區馬家堡西路附近,記者就目睹了“驚險”一幕:

  1名男子帶著1名小學生模樣的男童騎行共享單車。行駛過程中,自行車不斷顛簸,坐在車筐裏的男童耷拉的兩條腿幾乎快要卷進車輪,看得人心驚肉跳。

  “從力學的角度看,車筐連著前輪上方的轉向軸,放個孩子後重力增加,非常不利于方向的控制和平衡的掌握,容易出現歪跌;同時,車筐深度有限,又無扶手,孩子很容易摔出來。加上車流復雜,很容易釀成大禍。”作為自行車資深玩家,童晨這樣分析。

  “共享單車都沒有後座和橫梁,只能讓孩子坐車筐裏,好多家長都這樣帶孩子。”張薇告訴記者,很多朋友都是這樣帶孩子的。

  記者找到幾款帶有車筐的共享單車,發現車輛配備的車筐為長40厘米、寬和深約20厘米的鐵籃子,每個車筐會用2至4個螺絲固定住。記者隨機檢查了一些車筐,發現少數已有松動跡象。

  記者向一位自行車修車師傅打聽得知,一旦車筐僅有的幾個起主要作用的螺絲脫落,車筐就會向前翻倒。車筐螺絲除容易脫落外,還容易銹死斷裂。

  根據《北京市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辦法》規定,成年人駕駛自行車可以在固定座椅內載一名兒童,但不得載12歲以上的人員;未成年人駕駛自行車不得載人。對于違反載人規定的非機動車駕駛者,會面臨警告或罰款20元的處罰。很顯然,這裏説的“固定座椅”可不是指車筐。

  飛馳的“小黃帽”

  同樣在北京市豐臺區馬家堡西路附近,記者還看到令人驚心一幕——一位爺爺樣子的老人,扶著騎車尚搖搖擺擺的孫子,使用共享單車在小區出入口練習騎車。

  相比于爺爺帶著孫子學騎車,更大的風險來自于孩子自己騎車在馬路上行駛。

  四五個“小黃帽”騎著共享單車“風馳電掣”,甚至開始“飆車”,你追我趕,嬉笑怒罵,好不愜意。

  這些孩子騎行速度之快,讓同樣騎行共享單車追在後面的記者氣喘連連。

  “你爸媽讓你騎車回家嗎?”終于趕上了孩子們,在紅綠燈處,記者問道。

  “我們都有手機,掃一下就行了,只要能回家就行了,他們才不問。”其中一個男孩回答。

  “你們也就三年級吧,上下學還是父母接送比較好。”記者有些擔憂。

  “我們都四年級了。”男孩明顯有些不耐煩了,綠燈一變,便“飛”了出去。

  孩子騎行共享單車的危險並非杞人憂天,已有實例説明。

  今年3月末,上海一名騎著共享單車的孩子被大客車碾軋,男孩被救出送醫後不治身亡。離世的男孩,今年也上四年級。

  每個人都會深切痛惜幼小生命的離世,許多人也會遷怒于孩子當時所騎乘的這輛共享單車。但造成事故的原因真的只是共享單車嗎?恐怕不是。即便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中早已規定“駕駛自行車、三輪車必須年滿12周歲”,但早在共享單車出現前,街上騎自行車的孩子並不鮮見——作為第一監護人的家長似乎對孩子騎車幾近“習以為常”。

  回不去的“疏忽”

  不可否認,作為母親,張薇對女兒是呵護備至的。然而,在安全面前,她似乎不符“合格家長”的標準。

  對于這樣的評價,張薇在了解緣由後表示認同。

  “我曾經‘鄙視’那些忽視孩子安全、麻痹大意的家長,而我也在不經意間成了這樣的‘馬大哈’家長。”張薇説,“前兩天,我騎車回家,一個小孩跑到小區汽車入口的門桿那裏玩,突然來了輛面包車,那小孩就頭也不回地往回跑,我也剛好騎車路過,速度並不慢。小孩恰好撞在我騎車的腿上,當時我緊急轉向並急剎車。小孩被嚇哭了,撞得我摔在地上。小孩的母親趕緊過去摸了摸孩子大腿,幸好沒事。到底是誰的責任?孩子要是撞上面包車豈不是更慘。家長監護不力真的會傷害到孩子”。

  的確,“疏忽”二字在很多時候“猛于虎”。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就算財神爺來光顧,張國勝也不會讓女兒獨自在出租屋玩耍;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他甚至會選擇讓兩個孩子留在四川老家。因為現在,他發現,費盡心血在北京的打拼失去了意義——1年前,張國勝的女兒從位于3樓的租住屋墜樓,至今仍在醫院治療。

  穿越畢竟永遠只能停留在電視劇的創作想象裏,33歲的張國勝從女兒墜樓那天開始,注定要生活在痛苦與自責裏。

  兩年前,張國勝夫婦在北京市大興區租了一間30平方米左右的店鋪,開了一家面館。悲劇發生前,大女兒白天在幼兒園,晚上就跟父母一起住在店裏。後來,由于張國勝的父母年紀大了,力不從心,在四川老家的小兒子也來到北京。

  在類似北京這樣的大城市,外來務工人員的子女“候鳥”現象較為普遍,他們的父母白天多忙于生計,對孩子疏于監護。現實狀況是,這些父母的安全意識並不強,在高樓林立、車流如織的北京,對孩子的監護狀態依然延續著農村散養的習慣。

  媒體沒少報道墜樓這類悲劇,張國勝也曾想過到附近的建材店購買防護網裝在租住屋的窗戶上,但他找了幾家店都沒有買到,再加上考慮到樓層並不高,裝防護網的事也就暫時擱置了。隱患就此埋下。

  一年前的夏天,由于天氣太熱,7歲的女兒與5歲的兒子突然提出要回家洗澡。平時,兩個孩子一早便會跟著父母來到面館,直到晚上10點面館關門才一起回租住屋睡覺。

  “疏忽了啊!”張國勝面對記者,痛苦地自責。當時,夫妻倆壓根沒想到兩個孩子獨自回家的危險。

  傍晚6點,正是面館生意最為繁忙的時刻。當然,從現實生計的考慮,似乎很難苛責這對父母的選擇。從面館到租住屋大概需要走10分鐘左右,張國勝夫婦甚至沒有考慮到兩個孩子穿行馬路是否安全。

  至今,張國勝夫婦也不明白,兩個孩子為何要去爬窗戶。目前唯一的解釋是,孩子想去拿窗外伸縮式衣架上晾著的衣服。(記者 趙麗 制圖 李曉軍)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瀘沽湖秋色迷人
瀘沽湖秋色迷人
重慶現五層“螺旋”停車庫
重慶現五層“螺旋”停車庫
金秋十月 甘肅戈壁胡楊林披“金裝”
金秋十月 甘肅戈壁胡楊林披“金裝”
燕山腳下秋色美
燕山腳下秋色美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701121789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