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5漁民訴康菲溢油索賠百萬一審敗訴 將繼續上訴
2017-11-08 07:15:3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漁民訴康菲溢油索賠百萬一審敗訴

  因認為發生于2011年的康菲公司溢油事故致使捕撈量銳減,天津5漁民將康菲公司和中海油告上法庭,合計索賠100余萬元並請求恢復渤海生態環境。昨日,這起距初次起訴已過去4年之久的案件一審宣判,天津海事法院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

  2011年6月,康菲石油中國有限公司和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合作開發的渤海中南部蓬萊19-3油田發生溢油事故。後經聯合調查組調查,此次溢油事故造成油田周邊及西北部面積約6200平方公裏的海域海水污染,康菲公司被認定承擔溢油事故責任。遼寧、河北、天津、山東等地漁民遭受巨大損失,多次提起訴訟要求賠償。

  焦點1

  法院承認5漁民享有訴訟權

  記者了解到,天津漁民劉佔寬等人提交的訴訟請求顯示,受2011年的溢油事故影響,污染海域的浮遊生物種類和多樣性降低,海洋生物幼蟲幼體及魚卵、仔稚魚受到損害,可捕魚類數量大量減少,劉佔寬等享有渤海灣捕魚權的漁民受此影響捕撈量銳減,因此康菲公司和中海油公司應對溢油事故給劉佔寬造成的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不過康菲公司方面認為劉佔寬沒有合法的漁業捕撈權和索賠權。其給出的理由是,溢油事故發生後,康菲公司已經向農業部和國家海洋局分別支付了10億元、16.83億元,用以解決可能造成影響的賠償和補償問題,因此劉佔寬無權再提出索賠請求。

  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1月,農業部與康菲公司和中海油簽訂了《漁業損失賠償補償協議》,約定康菲公司支付10億元,用以解決河北、遼寧部分區縣養殖生物和渤海天然漁業資源損害賠償和補償問題,其中未包括天津、山東等地。

  記者從拿到的該案判決書中看到,對于這一庭審中的焦點問題,法院審理認為,雖然康菲公司和中海油公司分別與農業部、國家海洋局簽訂了協議,“但這兩份協議約定賠償補償的損失並不包含劉佔寬索賠的漁業捕撈損失”,因此認定康菲公司和中海油公司以此為由主張劉佔寬無權提起索賠,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該案原告方代理律師王海軍告訴新京報記者,法院認定這一事實相當于承認了劉佔寬等5位天津漁民的訴訟權,突破了農業部、國家海洋局與康菲協議的范圍,“因為按照協議,天津、山東等地的漁民沒在賠償的范圍裏,但是訴訟權是有的。”

  焦點2

  漁民索賠訴求未獲法院支持

  在認定了劉佔寬等人的索賠權之後,康菲公司和中海油是否應對其損失承擔賠償責任成為又一個爭議焦點。

  為了證明漁業捕撈損失,劉佔寬等人提供了大神堂村委會和寨上街道辦事處出具的書面證明。其中大神堂村委會出具的證明載明:從涉案溢油事故發生至2015年12月31日期間,劉佔寬漁業收入減少22萬元;寨上街道辦事處出具的證明載明:該街道捕撈者在渤海的捕撈量從2011年至2015年同比2010年累計減少4569噸,經濟損失5254.35萬元。

  不過,康菲公司和中海油公司也提供了《中國漁業統計年鑒》和《中國漁業年鑒》,數據顯示,天津市刺網捕撈量和漢沽漁民總捕撈量並未因溢油事故發生顯著變化。且中海油公司在一審質證時提出,寨上街道辦事處書面證明沒有證明力,海洋捕撈量減少受多種因素影響,並非由溢油事故造成。

  法院最終認定,大神堂村委會和寨上街道辦事處出具的書面證明中,沒有表明收入減少的數據來源及造成收入減少的原因,出具證明的人員也未出庭接受質詢,因此對其證明力不予認定。劉佔寬提供的這一證據不能證明其主張的漁業捕撈損失,其請求康菲公司和中海油公司賠償漁業捕撈損失,不予支持。

  王海軍向記者表示,因為漁業的特殊性,要判定損失賠償的具體數額確實較困難,“因為海水是流動的,不能簡單以油膜覆蓋的范圍作為賠償范圍,當時考慮損失賠償方面法院可以參照其他標準來判”,但法院判決相當于沒有認定漁民損失和溢油污染之間的因果關係。

  不過王海軍認為,雖然原告訴訟請求被駁回,但“天津海事法院、青島海事法院仍有相關的係列案件已開庭或等待開庭,這次的判決對于之後法院把握損失證據等都有借鑒意義。”

  ■ 回應

  索賠漁民:還將繼續上訴

  昨日該案一審宣判後,記者聯係了原告方的漁民劉佔寬,他告訴新京報記者,自己將繼續上訴。隨後,他又回復記者稱,已和另外4位漁民聯係,除一位漁民因患病未參與庭審宣判外,其他3位漁民也表示將上訴,“大家都覺得委屈。”

  天津漢沽漁民劉佔寬從17歲開始從事漁業工作,至今已有40余年。往常出海遠的話,他就把捕到的海貨交給專門走貨的漁船;近一點則一天回一趟家,靠自己出售。昨天接受採訪時,劉佔寬説自己今年以來都沒有出海打魚,“魚一少就沒辦法出海,雇工人的話每個月要支付七八千塊錢的工資,刨除之後剩不了多少錢。”

  劉佔寬説,其所在的大神堂村,手續證件齊全的捕撈船共79條,“過去河裏的船沒閒著的,誰要是閒著,那就是出事兒、出問題了,但今年得有一半漁船沒有出海。”

  ■ 背景

  康菲溢油案後津魯數百漁民索賠

  具體到該案,初次起訴可以追溯到2013年。據媒體報道稱,當時天津107位漁民和310多位山東萊州等地漁民向法院提起索賠訴訟,索賠總額達10億元,但此次起訴未獲立案。

  此後,天津的部分漁民們向中國海事仲裁委員會天津海事調解中心申請調解,天津海事調解中心于2013年6月9日出具的一份《調解徵詢意見函》顯示,劉仕全等43人就渤海灣漏油事故索賠提出調解申請,但該調解未獲被告方響應。

  2015年,天津漁民劉佔寬等5人再次向法院提起訴訟,起訴狀稱,他們是依法享有渤海灣捕魚權的漁民,因受油污影響,事故發生後,每日捕撈量銳減,漏油事故給海洋漁業造成巨大損失。劉佔寬等人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康菲公司和中海油賠償經濟損失並承擔訴訟費用,索賠各項損失共100余萬元。此外,還請求法院判令康菲公司和中海油將渤海生態環境修復到漏油之前的狀態。

  此次起訴于當年7月獲法院立案。但跟初次起訴相比,此次原告只剩5位漁民,該案于去年12月在天津海事法院開庭審理。(記者 王夢遙)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 康菲溢油案有望促海洋環境污染事故處罰加重
    針對康菲溢油案暴露的海洋環境污染處罰上限過輕的問題,29日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首次審議的海洋環境保護法修正案草案,加大了對污染海洋環境行為的處罰力度,取消了30萬元罰款上限。
    2016-08-29 17:00:26
  • 是否有權索賠?誰來賠?賠多少?——聚焦康菲溢油案一審宣判
    備受社會各界關注的21戶河北養殖戶訴康菲漏油污染案于30日在天津海事法院依法作出判決。原告是否具有合法養殖權利和索賠權利?針對此前案件關注的焦點,此案一審判決給出解答。據了解,溢油事故發生後,相關主管機關進行了調解,康菲公司已經支付了20多億元的款項。本案是未參加行政調解的21名養殖者提起的訴訟,這僅是“蓬萊19-3”油田溢油事故引起的一係列索賠訴訟中的首宗,目前至少還有幾百名河北、山東等地的旅遊經營者、捕撈者、養殖者已經向天津、青島海事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賠償。
    2015-10-31 19:20:41
  • 康菲溢油案一審宣判 原告獲賠1683464.4元
    新華網北京10月30日電(記者王茜、劉林)欒樹海等21名養殖戶訴康菲石油中國有限公司、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海上污染損害責任糾紛一案,天津海事法院于2015年10月30日依法作出判決,判令被告康菲公司對欒樹海等21名原告承擔賠償責任,賠償原告1683464.4元。 3.康菲公司作為該油田的作業者承擔溢油事故的全部責任。 蓬萊19-3油田溢油事故發生後,為及時有效挽回漁民養殖損失和海洋生態損失,農業部、國家海洋局等行政主管部門以行政協調集中索賠方式,與油田作業者康菲公司協商污染損害賠償問題。
    2015-10-30 10:07:24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世界小姐亮相三亞
世界小姐亮相三亞
天山腳下胡楊醉金秋
天山腳下胡楊醉金秋
舞草龍 慶豐年
舞草龍 慶豐年
四川首次拍到四只雪豹同框畫面
四川首次拍到四只雪豹同框畫面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5112192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