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番禺大劫案”嫌犯逃亡21年受審:作案後有自首的想法
2017-12-03 06:42:4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番禺大劫案”兩嫌犯逃亡21年終受審

  11月30日,發生在22年前、曾經轟動全國的廣州番禺“運鈔車大劫案”最後兩名嫌犯陳恂敏、陳恩年,在番禺法院沙灣法庭受審。庭審中,兩人都對過去的所作所為表示悔意。

  1995年12月22日,陳恂敏等人持槍搶劫一輛運鈔車,劫得現金總計約1500萬元。案發後,5名參與搶劫人員先後被捕,並被判處死刑,陳恂敏和陳恩年則一直在逃。去年12月25日,陳恩年到雲南省瑞麗市銀河派出所投案自首。今年1月5日,廣州警方在瑞麗市團結建材市場附近,將陳恂敏抓獲。

  在陳恂敏、陳恩年歸案和受審過程中,新京報記者多次聯係警方,還原他們21年逃亡路。

  番禺“驚天大劫案”殺人搶巨款

  1995年12月22日上午7時25分,原番禺市農業銀行市橋信用合作社北郊儲蓄所門口響起槍聲,粵AR0747運鈔車遭遇搶劫,車內現金人民幣1321萬余元、港幣210萬余元、防暴槍10支、“五四”式手槍2支及各種銀行票據、印章一批被搶走。搶劫者持7支“五四”式手槍以及炸藥、雷管、麻袋等作案工具,還當場用槍打死經警一人、打傷一人。

  今年11月30日,庭審當天,公訴方公布了更多案件細節。

  廣州市檢察院訴稱,何偉光、何永新、袁長榮、吳兆全、何冬海在搶劫得手後,迅速駕駛劫得的運鈔車逃離現場,到事先約定的垣順德市倫教鎮碼頭,與在該處接應的陳恂敏、陳恩年及溫石其、溫玉坤等人一起,將大部分現款搬上一艘輪船。

  之後,由陳恂敏駕駛運鈔車駛離碼頭,將車丟棄于垣順德市倫滘鎮霞石工業區,意圖制造從陸路逃竄的假象。陳恩年則與其余人員駕船,從水路向清遠方向逃跑。

  案發後,何偉光等人先後被抓獲,陳恂敏、陳恩年一直在逃。2016年12月25日,陳恩年到雲南省瑞麗市銀河派出所投案自首。2017年1月5日,廣州市公安局番禺區分局聯合雲南省瑞麗市公安局,在雲南省瑞麗市團結建材市場附近,將陳恂敏抓獲。

  新京報獲悉,1996年2月,廣州中院一審判處何偉光、何永新、袁長榮、吳兆全、何冬海死刑,溫石其、溫玉坤無期徒刑。1996年3月8日,廣東省高院維持原判,核準了對何偉光、何永新、袁長榮、吳兆全、何冬海判處死刑的裁定。

  兩被告人另涉一宗搶劫命案

  出庭時,陳恂敏摘掉了口罩。他理著平頭,戴一副黑框眼鏡,有一些書卷氣。

  值得注意的是,庭審當天,公訴方還披露了陳恂敏、陳恩年兩人所涉另一宗搶劫案。

  公訴方稱,1991年10月29日下午六時許,何偉光與陳恂敏、陳恩年及毛遠勤,以租車為由騙取成勤力駕駛北京牌吉普車,搭載四人從清遠市陽山縣開往該縣青蓮鎮方向。

  途中,陳恂敏、陳恩年與何偉光、毛遠勤利用鐵錘、鐵鑽等工具,合力將成勤力殺害,並搶走汽車,由何偉光駕駛汽車繼續往青蓮、高峰方向行駛。當汽車行駛至陽山縣高峰鄉盧微山半山公路一段斜坡上時,車輛熄火,四人因害怕被人發現,棄車逃跑。

  庭審中,陳恂敏、陳恩年兩人,對公訴機關的指控未提出不同意見。不過,當被問及具體策劃、作案細節時,陳恂敏表示“不記得了”,對于案發後逃跑,陳恂敏則稱是“本能反應”、“犯了事都得逃”。

  陳恩年同樣稱,很多細節已經“記不清”,不過其表示,自首前,自己有很強烈的“撐不住”之感,並且曾經打算打破之前“不再見面”的約定,約同陳恂敏一道自首。

  陳恂敏則稱,“作案後有自首的想法,但畢竟挂念太多”,最終沒有實施。當天庭上,兩人都對過往行為表示了懺悔。

  公訴機關認為,應以搶劫罪追究陳恂敏、陳恩年刑事責任。陳恩年犯罪後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從輕或減輕處罰。

  案件未當庭宣判。

  - 追訪

  陳恂敏化名“莫毅志” 開店鋪辦公司

  新京報記者昨日從廣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了解到,在逃亡的21年時間裏,陳恂敏離鄉千裏,以“莫毅志”的名字活著,在藏身地雲南瑞麗,面相斯文的陳恂敏,又被街坊叫成“莫眼鏡”。

  “莫眼鏡”中等身材,理著平頭,常穿一件格子襯衫,在瑞麗一建材市場賣瓷磚。面對遠道而來的廣州警方,他爽快地承認了“陳恂敏”這個身份。

  案發後,陳恂敏先後輾轉福建、陜西、廣西、海南等地,每到一地,都以化名生活。搶劫所得很快所剩無幾,到1996年,不得不在海南一家農場打工。之後,陳恂敏一度試圖潛逃到緬甸,但因為生活上不適應,最後折返毗鄰緬甸邊境的雲南瑞麗。

  1997年,陳恂敏變成了“莫毅志”。這名建築橋梁專業大學生、清遠市公路局前公務員,試圖與過去的一切割裂。在瑞麗,陳恂敏自稱孤兒,以幫人貼瓷磚為生。

  在瑞麗,陳恂敏成家,並擁有了三個女兒,生活一度潦倒。到二女兒出生時,他甚至出不起住院費用,還是一名護士當場墊付。陳恂敏一直記得這件事,時隔12年後,到2016年時,當初的這名護士家裏裝修,需要貼瓷磚,陳恂敏特意囑咐工人“不要收錢”。

  思維敏捷、講信用是周圍人對“莫眼鏡”的一致評價。20年間,陳恂敏從貼瓷磚起步,生意越做越大,並擁有自己的店鋪和裝修公司。

  只是,總有人懷疑“莫眼鏡”是個大學生,他的氣質與建材市場永遠有一絲格格不入。每當這時,陳恂敏總矢口否認,“我就是個貼瓷磚的”。

  案發時,陳恂敏是“大學生、公司經理”,收入可觀,前途無量,為什麼會鋌而走險?

  “他們做這個案,是立了‘投名狀’的,就是要幹件大事。”今年1月,陳恂敏歸案後,偵辦此案的專家組民警告訴新京報記者,陳恂敏等作案的幾個人,基本都是從小到大的“哥們兒”,結成了兄弟同盟,後來吃喝玩樂,揮霍無度,走上歧途。

  據介紹,陳恂敏從小愛看《水滸傳》,也受到那個年代港臺片的一些影響,曾把“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作為座右銘,並表示過不甘做平凡的人,一定要做“轟轟烈烈”的事。(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王煜 李興麗)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航拍冬日洪澤湖濕地
航拍冬日洪澤湖濕地
南國紅楓正迷人
南國紅楓正迷人
互聯網之光博覽會在烏鎮開幕
互聯網之光博覽會在烏鎮開幕
玩趣味遊戲 學交通安全
玩趣味遊戲 學交通安全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048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