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聯通公司對“零元購機”仍無説法 營業廳負責人否認係個人行為
2017-12-05 08:50:20 來源: 揚子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揚子晚報4日報道引起廣泛關注。

  錢先生展示自己參加“零元購機”活動的業務受理單,他説因為上面有聯通公司的公章所以對這樣的活動深信不疑。

  買手機一分錢不花 還“送”你話費?

  12月4日,揚子晚報《消費評審團》欄目在A4版報道了南京市民孫先生在購買手機過程中的“離奇”遭遇。從去年12月到今年8月,他先後5次在位于南京市江寧區秣陵街道鳳儀街的一家聯通營業廳參加“零元購機”活動。結果現在除去手機的成本,他不但沒“賺”到一分錢話費,還損失了20178元。

  揚子晚報對此事進行曝光後,有不少讀者、網友紛紛反映:自己也曾參加過這種活動,目前聯通公司方面一直沒有説法,大家請求揚子晚報記者繼續予以調查。

  讀者從山東來電:

  自己也被騙了

  讀者錢先生是南京人,近年來一直在山東煙臺工作。他在網絡上看到相關報道後,聯係記者説,自己今年也在江寧這家營業廳參加過兩次“零元購機”的活動,遭遇的情況和孫先生是一樣的。

  他説,自己在江寧有個朋友參加過這種活動,覺得“劃算”,就向他推薦了。正好今年5月,他有換新手機的工作需要。5月29日,他特意從煙臺回到南京,去該營業廳辦理了“零元購機”的相關業務,選擇的是一部三星S8 PLUS手機。

  從6月份開始,對方果然按照協議上規定的日期向錢先生的銀行卡上轉賬“返還款”。今年7月19日,錢先生利用回家探親的間隙,又在該營業廳參加了一次“零元購機”活動,選中一部蘋果7 PLUS手機。

  同樣是從8月份開始,兩部手機的返還款他一分錢也沒收到。錢先生算了一筆賬:這兩次活動,他通過刷信用卡的方式支付給營業廳29234元,得到的2部手機按照手機廠商的官方指導價格,價值13488元。營業廳目前只返還給他3792元,他損失金額達11954元。

  錢先生告訴記者,雖然營業廳鼓勵消費者直接付現金或者通過銀行卡轉賬,但絕大多數消費者都是衝著“零元購機”的目的來的,既然營業廳每月還款,自己又何必掏錢?所以很多人在參加活動時選擇刷信用卡。

  你説奇怪不奇怪:

  買手機前必須辦貸款

  錢先生説,和其他受害者相比,自己還算“幸運”的,沒有辦貸款,否則損失更大。因為這種“零元購機”的活動規則不一樣。有時營業廳會要求參加活動的人現場向南京一家貸款公司辦理貸款,然後才能參加活動。

  介紹錢先生參加活動的那個朋友,今年1月在該營業廳參加活動時選的是一部蘋果7 PLUS手機。根據營業廳要求,他先是用自己的身份證現場向南京一家貸款公司,辦理了總額為7957元的貸款。由貸款公司派出的工作人員在營業廳現場辦理。然後又向該營業廳支付了2千元“押金”以及1500元的“預付款”,才拿到手機。

  根據協議,這7千多元的貸款消費者將分15個月償還給貸款公司,每月還款金額為530.98元(含利息)。而營業廳每月將向消費者轉賬637.65元,貸款公司自動從消費者的賬戶上扣走530.98元,剩下的100多元,是消費者繳納的1500元預付款的分期返還款。

  錢先生説,他的這位朋友現在不但2千元押金拿不回來,就連當時辦理的7957元貸款,營業廳也只還了3716元,還有4241元需要個人償還。

  A 聯通公司至今沒有説法

  錢先生説,今年9月、10月他與其他活動參與者兩次到位于江寧區天元路的聯通江寧總公司去維權。公司給出的答復都是:1,公司方面已經知道此事,正在處理。2,活動涉及的公章和合同文本係公司的,但合同內容係營業廳負責人趙某私自篡改,與公司無關。3,公司方面已經起訴趙某個人,相關部門正在處理,讓大家回家等消息。

  運營商最後一次給錢先生等人的“説法”是今年10月20日,當時聯通讓各活動參與者把自己在營業廳簽過的協議照片通過郵件發過去。“我們按要求發了,但之後到現在都沒有任何説法。”

  錢先生説,8月後營業廳負責人趙某一直沒有露面。包括大家到公司去維權時,公司的人打電話給趙某,喊他到現場去處理,趙某也沒有去。有人説他已經“跑路”了,有人説他人還在南京,只是躲起來了。

  “我已向國家工信部的電信用戶申訴受理中心投訴此事了。”錢先生説。

  12月4日下午,記者曾致電聯通官方客服電話“10010”,並向客服人員表明記者身份,希望聯通公司相關人員能與記者聯係,説明事件的處置情況。但截至記者晚上發稿時,也沒有得到對方回復。

  B 營業廳負責人否認活動係個人行為

  記者採訪了解到,與一般涉事人員不同的是,趙某雖然不露面,但自己創建了一個微信群,還把部分參加“零元購機”活動的人“拉”到群裏,現在這個群共有50多人。錢先生也在這個群裏。

  記者查閱該群聊天記錄發現,在群裏,不斷有人向趙某詢問究竟何時能履行協議,支付返還款。趙某的回復率不是很高。有時大家問他人在哪裏,現在是不是在處理事情?他會發一個“定位”,有時顯示在北京,有時在杭州。但現在他人在哪裏,也沒有人能説得準。

  在微信群裏,趙某多次強調自己現在身無分文,要求大家給他時間,並且不承認自己的活動是個人行為。

  今年10月31日,他回復大家説:“第一,現在確實出了點問題,我一直在處理中;第二,這個活動運營商公司説是假的,這個問題我想大家都是能明白的,當時群發過多次短信推廣宣傳。因此我不知道這個(活動)是假的是誰傳出去的,大家也可以找一下當時的短消息;第三,若手機號碼不想繼續使用的,可以去運營商處銷號。目前所有問題都是我在扛,但説這個活動是假的,這個責任不是我能扛得起的,這個也需要證據的。”

  錢先生説,自己不認可運營商的説法,認為這個活動不是趙某個人行為。“他們公司裏有幾十個工作人員都參加了活動,如果活動是假的,他們自己會參加嗎?”

  C 活動參與者遭遇貸款公司催債騷擾

  在“零元購機”活動的眾多參與者中,有不少人都曾在營業廳的要求下,向貸款公司辦理過貸款。貸款金額根據手機價格的不同,從4千元到八千元不等。今年8月營業廳停止返款後,一些活動參與者不願意自掏腰包償還貸款。如今産生了滯納金,不但每個月需要償還的貸款金額翻倍了(從原來每月400多元變成900多元),而且還要面對貸款公司每天催債電話的騷擾。

  12月4日晚,記者再次聯係之前採訪的孫先生,詢問事件進展。他告訴記者:報道後沒有任何聯通公司的人和他聯係。這幾天,大家在群裏發消息問趙某,趙某連消息也不回了。

  趙某最後一次在微信群裏回復消息是在今年11月28日。他説“……若能恢復了,(還款)應該就基本上沒有太大問題了。我在努力……”相對于遙遙無期的等待,一些人寧願相信他説的是真的。(焦哲)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成高鐵首發乘務組亮相
西成高鐵首發乘務組亮相
印尼:密切監視巴厘島火山動態
印尼:密切監視巴厘島火山動態
浙江烏鎮夜色美如畫
浙江烏鎮夜色美如畫
湖南桂陽楓林紅了 染紅空間美不勝收
湖南桂陽楓林紅了 染紅空間美不勝收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191122058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