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中國漸成發達國家“垃圾場” 走私者數十倍暴利

2013年09月02日 13:19:02 來源: 經濟參考報

  《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在廣東、廣西、江蘇等沿海大省採訪了解到,受高利潤驅動,“洋垃圾”走私在一些地方屢禁不絕,呈現高發態勢。目前已形成國內外勾結、分工明確、手段多樣、隱蔽性強的犯罪利益鏈條。

  “洋垃圾”是指我國明令禁止進口的固體廢物,主要有廢礦渣、廢輪胎、廢電池、電子垃圾等工業廢物,以及舊服裝、生活垃圾、醫療垃圾和危險廢物等。由于“洋垃圾”嚴重危害生態環境和人體健康,專家認為,須警惕我國成為發達國家的“垃圾場”。

  “洋垃圾”走私呈高發態勢

  走私洋垃圾的船只為何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現?廣西一邊境打私部門介紹説,由于北侖河是界河,屬公共航道,盡管眼睜睜看著不法分子準備走私洋垃圾,但只要他們不登岸,我國執法人員就無法查扣,否則很容易引發國際糾紛,因此一些不法分子有恃無恐。

  廣西東興市與越南廣寧省芒街市被北倉河隔開,是中越最紅火的邊貿點之一。東興海關緝私分局政委方江明介紹,2012年,東興海關查獲的洋垃圾達1.3萬多噸,今年一季度查獲洋垃圾案件111起。近年來,“洋垃圾”走私入境在沿海大省呈高發態勢。今年2月,廣東佛山海關查驗一公司申報進口的1櫃廢塑料貨物時發現,當中夾有360罐共5 .4噸化學品,經檢驗鑒定為劇毒氰化亞銅。今年3月,汕頭海關查處來往港澳小型船舶“亨達”貨輪涉嫌走私廢舊電器案,現場繳獲廢舊平板電視、液晶顯示器等共計731包,重約25噸。

  海關總署廣東分署有關負責人介紹,作為我國固體廢物進口大省,今年以來,廣東海關已立案查處涉及固體廢物案件42宗,其中涉嫌禁止進口固體廢物案件23宗。與以往相比,走私種類逐漸增多,包括劇毒氰化亞銅、舊服裝、廢輪胎、廢舊X射線檢測儀、顯示器等廢舊電子産品,以及泡沫餐盒等生活垃圾。

  2012年2月,南京海關下屬張家港海關緝私分局查獲5起境外城市垃圾走私案件,查扣廢物垃圾4000多噸,抓獲涉案的7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包括合肥和普貿易有限公司和合肥圖騰貿易有限公司負責人。

  南京海關副關長兼緝私局局長司永勝説,今年2月以來,南京海關已立案查處涉廢走私違法違規案件3起。對經審單、查驗後發現“混裝”等不符合規定的進口固體廢物,已退運廢鋼1批計3500噸;正在辦理退運手續的廢紙1批共1萬噸。

  走私潛藏黑色利益鏈

  據海關緝私人員介紹,經過層層轉賣,境外百余美元一噸的洋垃圾,經走私入境後分揀銷售,可牟取十倍甚至數十倍的暴利。

  《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發現,目前“洋垃圾”走私已形成境內外相互勾結、分工明確、運作熟練的犯罪鏈條,國外供貨商、中間商、國內進口商三方各自獲利。國內走私分子以極低價格購進洋垃圾後,利用國內價格低廉的勞動力進行分揀銷售,可牟得暴利。

  廣西一邊境打擊走私部門工作人員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目前我國洋垃圾的主要輸出國為歐洲、美國、日本等,這些國家對垃圾處理要求嚴格、處理成本高,國外企業從政府部門獲取一定的垃圾處理補貼後,通過中間商將洋垃圾非法運至我國,再賣給我國收購企業。

  據張家港海關緝私人員介紹,在去年偵辦的特大境外垃圾走私係列案件中,輸出洋垃圾的荷蘭一家供貨商就接受荷蘭、英國、比利時等國政府的補貼,處理相應國家産生的部分城市垃圾,每月接受總量在2萬噸左右。但其設在荷蘭鹿特丹的打包廠每月只能分揀處理1萬多噸城市垃圾,剩余數千噸垃圾就運到非發達國家進行“消化”。

  以其銷售到張家港的30個集裝箱763噸城市垃圾為例,到岸價格為每噸130美元,其中從鹿特丹到張家港的海運費約每噸100美元,其余每噸30美元可用于支付在歐洲産生的陸路運費、打包費、裝箱費等,收受的政府部門垃圾處置補貼直接轉化為利潤。

  參與洋垃圾走私的中間商一般是替國外供貨商和國內進口商牽線搭橋的專業貿易公司。中間商將國外洋垃圾轉手銷售給國內企業,可獲得每噸10美元左右的利潤。由于轉手數量巨大,利潤十分可觀。

  國內進口商的走私主體多為貿易公司,在港口附近建有專門的簡易垃圾分揀廠,對進境垃圾分揀銷售後牟利。據被海關查獲的合肥和普貿易有限公司走私人員供述,其從荷蘭購買的763噸洋垃圾成本為每噸1000至1100元,但分揀出的廢紙市場售價在每噸2000元左右,分揀出的牛奶瓶、礦泉水瓶等塑料制品市場售價在每噸7000至10000元,分揀出的鋁制易拉罐等售價也在每噸4000元左右,而剩余不可利用的垃圾(約佔總量8%左右)交給有處理資質的企業只需每噸60元的費用。

  分揀人力成本低是國內進口商賺取暴利的另一原因。據了解,國內分揀成本只相當于國外分揀成本的十分之一,國內分揀工人工資只有每月2000元,工作時間達到每周60至70小時,分揀過程中幾乎無防護措施;而國外分揀工資為每月2000歐元左右,工作時間每周只有40小時,防護服等防護措施成本很高。

  作案手段隱蔽多樣

  海關緝私人員介紹,目前不法分子走私洋垃圾的手段越來越多,主要採取“螞蟻搬家”式走私、通關走私、繞關走私等手法,採用偽報品名、偽裝貨物、偽造單證等手段蒙混過關,隱蔽性很強。

  部分不法分子利用邊境便道和水路為掩護,進行“螞蟻搬家”式走私。廣西一邊境打私部門工作人員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停泊在中越界河北侖河上的洋垃圾走私船只,只要發現執法人員稍一松懈,便會立刻靠岸裝貨。“整個過程只需要幾分鐘,讓執法人員陷入被動。”

  在緊靠港澳的廣東,一些走私分子利用往來港澳的小型船舶,多批次少量運輸各種洋垃圾。

  另外,也有走私分子瞞報進口品名,暗中通關走私。海關總署廣東分署有關負責人説,洋垃圾進口管理中存在的問題主要表現為瞞報、夾藏等。走私分子常將禁止進口的洋垃圾,以限制進口的産品名目等進行申報,企圖瞞天過海走私入境。今年2月,中山一家電子有限公司以一般貿易方式,向拱北海關申報進口6成新的舊紅外線檢測儀。但經海關查驗,進口貨物實為舊X射線檢測儀,屬于國家禁止進口的廢舊機電産品。

  目前,走私分子不惜繞道選擇隱秘的場所進行轉場,出現向外關區或本關區非設關碼頭繞關走私偷運的苗頭。今年4月,廣州海關查獲涉嫌走私進口舊服裝29.3噸。經查,這批舊服裝從廣西東興運至南海大瀝,擬接駁過車後運往廣東陸豐。

  由于國外城市垃圾從發達國家運至我國境內,需經過中國檢驗認證集團駐外機構、出口國海關、中國國檢部門、中國海關等多部門查驗,因此,走私分子內外勾結,對貨物進行偽裝、偽報。

  海關緝私人員向《經濟參考報》記者介紹,境外發貨人裝貨時在集裝箱門口排放質量較好的廢紙,裏面堆放城市垃圾,中間商、境內收貨人在申領《運往中國的廢物原料裝船前檢驗證書》、出口報關、海運提單、進口報檢報關等各環節,均將城市垃圾按照集裝箱門口排放廢紙的品名進行偽報,犯罪手法相當專業。

   1 2 下一頁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481252995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