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電商刷單“由暗轉明”漸成産業化 物流發空包造假
2017-11-11 07:34:5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商家“刷手”入駐刷單平臺 明碼標價交易  

  伴隨著網購的興起,刷單也在不斷進化、升級,並由暗轉明,成為一些商家堂而皇之的手段。盡管各電商平臺多番打擊,刷單現象仍屢禁不絕。

  又一個“雙十一”到來前,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包括“Yes!淘”、“51刷單網”等在內的多家刷單平臺生意火爆,在這些平臺上,商家可任意派單,刷手接單後每完成一單任務,即可獲得幾元錢的傭金。

  11月10日,“Yes!淘”(上圖)和51刷單網(下圖),商家發布刷單任務,並明碼標價傭金金額。

  在這些平臺,一切都是公開而“透明”,甚至連刷手獲得傭金的實時情況,也在平臺首頁滾動播出。

  真正蒙在鼓裏的則是那些將“銷量”“好評”作為購物參考的消費者。

  新修訂的《反不正當競爭法》將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經營者採用刷單、炒信等方式,幫助自己或其他經營者進行虛假宣傳或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情節嚴重的,最高可處200萬元罰款,吊銷營業執照。

  11月10日上午,刷手李競在給一家網店的某商品刷單後,將截圖發給店家,不到1分鐘,他就收到了兩個微信紅包,一個是刷單費用的返款,另一個是刷單的傭金——3元。

  該商品的銷量也由之前的0突然漲到了20多。

  該棉襪在刷單前銷量為“0”,刷單後銷量變成了“34”。

  商家入駐刷單平臺發任務

  身為高中生的李競自稱做刷手是想“賺點零花錢”。他把這個作為除學習以外的“副業”。

  兩個月前,他注冊了“51刷單網”開始刷單。該網站自稱是專業為各電商網店刷單的平臺。商家和刷手可以根據自己的身份注冊入駐。

  在網站首頁的中間區域有“最新任務”的發布。每一條任務包括發布人、發布要求、傭金等項目。

  李競説,刷手可以隨意選擇任務來接單,但有的任務也對刷手有一定要求,比如淘寶用戶等級等。

  點開一個某盆栽的刷單任務,傭金達到10.3元,是一般刷單傭金的3倍。

  商家對刷手也提出了諸多要求,如“做單過程需要全程截圖”、“貨比三家後再進店,貨比時每家店鋪瀏覽3分鐘以上”、“瀏覽完後需要進行假聊,詢問養護知識等。

  類似這樣的刷單任務每天都有上千個。截至11月10日晚11時,51刷單網首頁的數據顯示,該平臺可接任務1899單,任務總數超過1140萬單,會員總數超過6萬人。

  已入職該平臺一個多月的客服人員張穎説,之前做刷單都是分散在各個QQ群、微信群,單子少,商家也不好聯係。51刷單網的商家很多,每天的放單量都是按秒更新,刷手不愁沒單,商家也不用擔心銷量衝不上去。

  一個多月前,她在51刷單網平臺繳納299元正式成為一名客服兼刷手,“平時做接待,拉到刷手或商家入駐可以拿10%的提成,平時沒事也可以自己刷單。”

  臨近雙十一這幾天張穎幾乎一整天都盯著手機,哪怕是在接弟弟放學的間隙,“要刷單衝量的商家太多,有點兒忙不過來。”

  和51刷單網一樣,“Yes!淘”也是一個專門的刷單平臺。商家入駐後發布刷單任務,“威客”(刷手)先用自己的錢款付款並拍下商品完成交易,最後商家在平臺上確認交易後,威客才會收到貨款和傭金。

  在“Yes!淘”的首頁,有3個統計榜單,分別為“推廣獎勵信息”、“最新任務信息”、“每周發單排行”。其中推廣獎勵信息和最新任務時時滾動顯示,每周發單排行按名次排列。

  截至11月10日晚11時,“每周發單排行”的第一名發單量為507,前十名都超過340單。

  平臺入駐費199元-500元不等

  在網上搜索關鍵詞“刷單平臺”,搜索結果排名前兩位的就是“Yes!淘”和51刷單網。

  11月8日,新京報記者以威客身份注冊“Yes!淘”網站發現,不需要提供身份證號等相關證件,只需要在該網站注冊一個賬號後,綁定個人的淘寶賬號和手機號碼就可以成為一個“威客”。

  據“Yes!淘”客服人員介紹,刷手從注冊到成功接單都需要通過平臺的網站進行操作,為避免被查,所用的瀏覽器也有所限制。

  新京報記者發現該網站專門設立了“Yes!淘瀏覽器”。客服人員説,使用網站自己的瀏覽器進行刷單,安全係數會更高。

  對于商家而言,在“Yes!淘”網站注冊賬號後,也需要綁定淘寶賬號才能進行刷單信息的發布。

  客服人員説,綁定賬號除了方便登錄,還可以直接讓刷手和商家對接,成為一條龍服務。

  相比于“Yes!淘”,注冊51刷單網成為刷手要經過更加“嚴格”的審核和手續。

  在吸引刷手入駐時,客服人員一般會讓刷手先交入駐費,其中成為刷手需交199元,成為刷手兼客服需交299元。

  一旦付款成功,客服才告知刷手有實名驗證環節,淘寶賬號、支付寶賬號、身份證正反面照片、手機IP定位截圖、手持身份證的視頻、一張生活照,以及一張包括以上全部信息的表格。這些信息缺一不可。

  盡管平臺聲稱對每個人的信息都會“絕對保密”,但已交完199元入駐費的王琳還是不放心,最終放棄了做刷手的打算,“誰知道他們會不會用我的信息做違法之事”。

  商家入駐51刷單網需交納的費用也分兩檔,300元和500元。其中交納300元的商家不能進總群,只能通過總群裏的“主持”尋找刷手,所以既要付刷手傭金(3元到6元/單不等)也要付主持傭金(1元到6元/單不等)。而500元的商家可以在總群以“主持”的身份發布刷單信息,既可以為自己刷也可以替別人刷賺取傭金。

  在“Yes!淘”和51刷單網兩個網站,注冊成為刷手後,都需要通過培訓。

  “Yes!淘”工作人員表示,刷手想要接單必須經過平臺的培訓,培訓內容分為如何接單、刷單注意事項、“任務點”(平臺虛擬貨幣)的使用和兌換三個部分。一般需要3天左右。

  在51刷單網,培訓包括一份刷單模擬試題:為一家淘寶上的銀飾店操作刷單。這份試題的內容包括,貨比兩家、進店瀏覽寶貝的時間不低于5分鐘、只拍不付、收藏店鋪和寶貝。隨後,還會把刷手集中到語音聊天室進行語音培訓。兩種培訓加起來需1個小時左右。

  刷單要求刷手與商家假聊

  接受完培訓的刷手即可接活兒刷單。刷單的步驟都一樣,商家先發布刷單需求,符合條件的刷手接單,刷手先行付款購買商品,支付完成後截圖發給商家,商家最後將商品付款和傭金轉給刷手,即為一次刷單的完結。

  11月10日,在51刷單網一個刷單群裏,共有1670名商家和刷手。其中,商家在群中的身份為“主持”。“主持”不停地滾動發布著刷單信息,刷手看好後跟“主持”私聊。

  為節省時間,群裏1000多人約定,“1”代表“是的”、“接單”、“沒問題”等肯定信息;相反“2”代表著否定。

  只要有人發布信息,後面都會被不同刷手發送的“1”刷屏。據新京報記者粗略統計,該群在一分鐘內,不同的“主持”發布了35條刷單信息。

  記者隨機聯係一個浙江紹興的“主持”。他給記者發來自己店鋪一款“韓版長襪”的産品截圖,截圖顯示的銷量為“0”。對方要求收藏店鋪、收藏店家、瀏覽超過兩分鐘、假聊以及現場拍下産品等。

  記者按照要求和步驟操作,買下了這件産品,隨後將交易截圖發給對方。對方通過微信紅包,將購買本金和3元傭金發給記者。整個刷單過程約5分鐘。幾個小時之後,這款産品的銷量已經達到34筆。

  “這裏單子很多,也很好做。”來自廣東汕尾的刷手陳晨説。此前,他曾零散地通過朋友介紹接過一些刷單任務,但“掙得很少”。平臺還是有保障一些,大家都交了入場費,很少會有刷了單不付錢或者少付錢的情況。

  在51刷單網的刷單大廳裏,“遠程付款單”和“遠程托管單”是兩大主要刷單類型。前者是由商家遠程付款,後者是由平臺管理人員遠程付款。“只有這樣才更真實,不容易被監控到。”張穎説。

  為避免被查,平臺和商家還對刷單過程設置更多的要求。“Yes!淘”要求刷手在為商家刷單時,需在網店的商品頁面上停留超過5分鐘,同時要求刷手與客服假聊。假聊的環節基本由刷手自由發揮,也有商家會標注好聊天內容和問題。

  “在假聊過程中,商家和刷手不能出現刷單等敏感詞匯,否則很容易被查到。”“Yes!淘”客服説。

  在“寫好評”方面,平臺的規定不一,大多都要求“好評方式”和“追評曬圖”自由發揮。

  51刷單網上一家出售長款會議桌的店鋪,則對刷單評價內容寫出了范本——“剛換的新辦公室,長度是量好了買的,公司人都説挺好看的,性價比很高”。

  平臺借“任務點”兌換賺差價

  在刷單的全環節中,物流環節也能通過發空包等方式造假。

  “Yes!淘”客服人員説,制造假物流環節常用兩個方案,一是收件人不會收到真正的包裹,“可以設置發件地、收件人、收件地、電話等真實的物流信息,收到的卻是一個空包裹。”這種方案在該平臺被視為四星安全係數的方案。

  第二種方案被“Yes!淘”客服稱為“五星安全係數”。收件人會收到真實的包裹,不過包裹中的物品由商家來定,肯定不是刷單的那件商品。“雖然這種方式安全係數高,但商家所需的成本會更大,商家自己聯係物流,一般是5-10元一單。”客服説。

  在“Yes!淘”刷單平臺,為完成一條龍刷單服務,客服人員還向商家推薦使用“極致空包”網站來發送空包裹。

  新京報記者登錄“極致空包網”後發現,每個空包裹根據不同的快遞企業設有不同的價格,涉及17個快遞公司,每個空包價格都在4元以下。

  據“極致空包網”工作人員介紹,發送空包裹時,只需在平臺注冊好賬號後,將錢充值到賬戶中,選擇相應的快遞公司,填寫收貨地、發貨地、收件人、發件人信息即可。在電商刷單行業中,他們配合刷單平臺完成了制造假消費信息的最後一步。

  51刷單網首頁也有“飛淘單號網”的鏈接,用于全國空包代發。點擊鏈接進入後的頁面醒目標注著:免費提供發貨、收獲底單及蓋章證明。10多家發空包的價格不一,最低價均不超過2元。

  在每一次刷單全過程完成的背後,平臺也能從中獲利。

  在“Yes!淘”刷單平臺上,刷手與商家之間的交易並不直接用錢,而是用平臺的虛擬貨幣,也就是“任務點”進行交易。

  商家要在“Yes!淘”上發布刷單任務,必須向平臺充值並購買“任務點”,作為支付刷手的傭金。按照“Yes!淘”的規定,普通商家購買一個“任務點”需支付0.8元,成為會員後,會有相應的優惠,購買1點只需要0.6元。

  對于刷手而言,無需購買“任務點”,每完成一次刷單後,會得到商家給出的“任務點”,他們要做的就是通過平臺把這些任務點換成錢。

  按照平臺的轉換率,普通刷手的每1個任務點只能兌換0.4元,如果刷手成為會員,1個任務點可以兌換0.6元。

  也就是説,平臺將1個任務點賣給普通商家收取0.8元,兌換給普通刷手支付0.4元。以普通商家為例,其花8元購買10個任務點,並發布了10點的刷單任務,普通刷手完成任務後,可以將10點兌換成4元。在“任務點”的一出一進中,4元的差價就落入到平臺的口袋。

  如果是同為會員的商家和刷手,1個任務點都對應0.6元。貌似平臺無差價可賺,但無論是刷手還是商家,成為會員都需要充值。

  平臺推出的會員價格分別為年卡225元、半年卡120元、季度卡75元、月卡30元、七天卡15元。

  相比于“Yes!淘”利用會員費和虛擬任務點賺差價獲利,51刷單網並不設置類似虛擬貨幣,交易直接在商家和刷手之間完成。平臺的獲利方式主要是入駐費,其中刷手為199元和299元,商家為300元和500元。入駐費為一次性交納。

  “Yes!淘”上,可以通過充值成為會員。

  刷單、炒信最高將罰200萬

  刷單帶來高銷量、多好評的“虛假繁榮”讓一些商家深陷其中。也有商家發現,當刷單由暗轉明,越來越産業化之後,刷單帶來的效益與付出的成本,並不成正比。

  某電商平臺商家林華在交了500元入駐費之後,成為了51刷單網的一名“主持”。他認為,平臺刷單更有“保障”。此前,他曾遇到過給刷手轉完傭金和本金後,刷手立刻在自己的訂單上選擇退款,自己“虧大了”。

  對于刷單,林華有時也感到無奈,“新開的C店,你不刷銷量店鋪的等級根本提不上去。淘寶規定參加活動的商家必須是一顆鑽或以上等級,銷量和等級上不去,産品再好也參加不了淘寶組織的活動,你的局面就更打不開。”

  如何能升到一鑽的等級,林華説,必須得刷夠250單。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按照比較便宜的每單3元的刷單價格,升到一鑽的費用是251(單)×3元(傭金)×3.6元(郵費)=2710.8元。“要知道我開一個店,保證金才1000元。”他説,不過刷單也有技巧,不能“暴刷”,“要根據店鋪的訪客和瀏覽量來決定每天應該刷多少單”。

  林華説,店鋪前期基本上都要刷單,不過是刷的力度大小的問題,“有些店主想打造哪一個爆款,前期就得把銷量刷起來。”

  至于怎麼繞過電商平臺監管,林華的辦法是不發空包。“只要是拍了我的單,我按照物流給你發貨,裏面裝圓珠筆之類不值錢的東西,但不能發空包,很容易被查到。”

  另有商家表示,隨著各電商平臺篩查刷單技術提高,刷單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同時,刷單的成本也在提高,因為別的商家都在刷,投入也越來越大。相比前幾年,同樣的刷單投入想要獲得更好的推薦“幾乎不可能”,刷單效果也不比以前。

  不僅是成本,刷單的代價也在提高。

  新修訂的《反不正當競爭法》將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經營者採用刷單、炒信等方式,幫助自己或其他經營者進行虛假宣傳或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情節嚴重的,最高可處200萬元罰款,吊銷營業執照。

  同時,刷單者還可能擔刑責。今年6月,全國“刷單入刑”第一案在杭州宣判。

  25歲的李某通過創建“零距網商聯盟”網站和利用YY語音聊天工具建立刷單炒信平臺,吸納電商賣家成為會員,收取300元至500元不等的保證金和40元至50元的平臺管理維護費及體驗費,並組織會員通過該平臺發布或接受刷單炒信任務,一年多非法獲利90余萬元。

  今年6月20日,杭州市余杭區法院以非法經營罪一審判處李某有期徒刑五年零六個月,連同原判有期徒刑九個月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五年零九個月,並處罰金92萬元。

  “刷單行為不僅是虛假宣傳,還嚴重擾亂市場競爭秩序,也是一種侵害誠信建設的行為。”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説,對于刷單的行為,不僅是電商平臺,工商部門和電子商務管理部門也應該下“狠手”來進行治理。

  朱巍表示,對于刷單和炒信,高額罰款與吊銷營業執照的處罰力度並不為過。今後的立法和執法中,還應加強對電商平臺責任的要求,包括平臺先行賠付、技術監控、巡查制度、數據審核等方面的規定。同時,對消費者因刷單産生誤判出現的懲罰性賠償,也應盡快寫到《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

  (文中李競、張穎、王琳、陳晨、林華均為化名)

  回應

  阿裏巴巴

  對刷單炒信堅持零容忍

  對刷單炒信行為,阿裏一貫堅持零容忍態度。十多年來,阿裏從未間斷過與刷單炒信等互聯網黑灰産的抗衡。

  每年,阿裏都會為此投入數千萬元和超百人團隊,專職打擊炒信刷單行為,並且專門研發了識別和處置刷單的模型,對平臺係統進行清查。通過完善大數據技術,阿裏平臺已能自動識別出絕大多數炒信行為。

  針對查明有惡意刷單行為的商家,阿裏都會依據法律和平臺規則,作最嚴厲打擊,如直接清退。因刷單、炒信被清退的商家,將無緣天貓雙11全球狂歡節,後續也無法再參與任何有關平臺組織的大型活動。

  如果商家刷單行為涉嫌違法的,阿裏平臺也會依法將其移交給司法機關處理,盡最大努力保護廣大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京東

  涉虛假交易將嚴厲處罰

  為打擊虛假交易行為,京東自主研發了“反作弊識別係統”,並制定了一係列的嚴格管理及懲罰措施。

  首先,商家進行虛假交易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獲得商品的“好評”,提升信譽,提高搜索排名,獲取流量,京東對所識別出來的作弊訂單將不計入銷量排名,且會刪除虛假的評價內容;

  其次,凡是被係統鑒定為虛假交易的店鋪,京東將對商家進行嚴厲處罰。主要包括:對涉及商品進行懲罰性降權、下架,情節嚴重者關店;限制有虛假交易行為的商家參與京東的營銷活動,營銷資源優先提供給無作弊行為的優質商家。

  京東將持續對虛假交易行為保持高壓態勢,為消費者營造良好的購物環境,為商家搭建公平的交易平臺。

  記者 王飛翔 遊天燚 趙朋樂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英高官因“密會”以色列官員辭職
英高官因“密會”以色列官員辭職
河南溫縣:懷菊黃 採摘忙
河南溫縣:懷菊黃 採摘忙
浙江上虞出現平流霧景觀
浙江上虞出現平流霧景觀
一根竹子“編”出一個産業
一根竹子“編”出一個産業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511121938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