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因患有嚴重疾病 “薛蠻子”被取保候審

2014年04月17日 09:15:05 來源: 人民日報
分享到:

  編者按:2013年10月,“薛蠻子”因涉嫌聚眾淫亂和尋釁滋事罪被依法批捕。曾經在網絡空間呼風喚雨的微博大V“薛蠻子”在看守所期間的認罪態度如何?對網絡謠言的危害又有怎樣的認識?前不久,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薛蠻子”談起了他對自己所犯罪行的認識,表達了深刻的懺悔,展示出誠懇的態度,也給了像他一樣的網絡大V發自肺腑的忠告。

  現將其高墻內的悔過、反省之語整理刊發,以警世人。

  記者16日從北京市公安局獲悉:因犯罪嫌疑人薛必群(網名“薛蠻子”)患有嚴重疾病,公安機關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六十五條關于“患有嚴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懷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嬰兒的婦女,採取取保候審不致發生社會危險性的”,可以取保候審之規定,決定對其取保候審。(黃慶暢)

  專家解讀

  未經批準不能返回美國

  涉嫌聚眾淫亂和尋釁滋事罪的“薛蠻子”為什麼能被取保候審?其候審期間能不能返回美國?他還會不會被追究刑事責任?針對人們關心的問題,中國刑事訴訟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程雷談了他的看法。

  符合法律規定,彰顯人權保障

  取保候審是五種法定強制措施之一,其本質為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予羈押,但仍然附加相應的訴訟配合義務,以確保訴訟的順利進行。

  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以及司法實踐的操作情況,取保候審主要適用于社會危險性較低的犯罪嫌疑人與被告人,核心的判斷條件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社會危險性。而判斷社會危險性的有無,需要綜合考慮指控罪行的嚴重程度、人身危險性、身體條件等因素。“薛蠻子”涉嫌聚眾淫亂、尋釁滋事罪,可能被判處管制、拘役或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其認罪態度較好、身體有嚴重疾病等因素,表明其人身危險性與社會危險性並不嚴重,符合刑事訴訟法第六十五條規定的取保候審條件。

  不難看出,對“薛蠻子”採取取保候審既符合法律規定,也充分展示了法治的人文情懷。取保候審體現了我國尊重和保障人權的基本原則,人道主義的精神及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

  未經批準不得離開居住的市縣

  取保候審既然是強制措施,就會對犯罪嫌疑人的自由施加各種法定的限制。

  刑事訴訟法第六十九條規定了9項犯罪嫌疑人在取保候審期間應當遵守的法定義務。就本案而言,犯罪嫌疑人未經執行機關批準不得離開所居住的市、縣。也就是説,雖然“薛蠻子”是美國籍,但未經經常居住地派出所的批準,其不能離開北京市,更談不上離境、出國了。

  同時,執行機關根據刑事訴訟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可以要求被取保候審人上繳護照等出入境證件。在取保候審期間,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應當隨傳隨到,確保配合訴訟順利進行。

  違反取保候審義務,情節嚴重的,應當予以逮捕。

  取保候審並不是一“取”了之

  取保候審只是確保訴訟進行的強制措施,雖然對犯罪嫌疑人的自由有一定的限制,但與刑罰處罰並無直接聯係,不應當將取保與最終的實體處罰聯係起來理解、推斷,因為所有的強制措施都不是處罰。

  採取取保候審並不意味著對犯罪嫌疑人不再追訴,也不意味著將來審判時會判處非監禁刑。取保候審與最終實體處罰之間不能畫等號,因為決定二者的機理各不相同,取保候審主要考量因素是訴訟進程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社會危險性與人身危險性,而刑罰考量的因素是其犯罪行為的嚴重程度與刑事責任。雖然“薛蠻子”被取保候審,但刑事追訴程序還必須依法進行,其最終會不會被判刑,會被判以怎樣的刑罰,與取保候審無關。

  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取保候審最長不得超過12個月。

  “薛蠻子”的懺悔

  我叫薛必群(網名“薛蠻子”),美國籍,今年61歲。2013年8月23日,我被公安機關抓捕,2013年10月10日被檢察機關批準逮捕,至今被關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已經7個多月了。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一個跟頭。

  我開通微博之後,做過一些公益方面的事,粉絲數量迅速增長,一度超過1200萬人,但我的虛榮心也迅速膨脹,我以為老百姓挺喜歡我的,也自以為是個多面手。這時,我的自律、自我警示就放松了,感覺每天晚上上網就跟皇帝上朝去批閱奏章一樣。我每天發80條微博,對我微博的評論每天超過10萬條。河北滄州曾有一個“紅豆局長”,面對污染,他説他們家的紅豆湯也是紅的,在我們微博的作用下,他一天就被免職了。

  虛榮心的膨脹讓我忘乎所以,基本上是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説什麼就説什麼。

  舟山的魚含汞,南京的豬肉不達標,自來水中有避孕藥,這些信息,我沒有任何核實,也沒有任何確認,就貿然轉發。回頭想想這些,還是因為自己虛榮心膨脹,飄飄然,甚至嘩眾取寵。

  越有影響力越要謹言慎行。這對我來説是個非常深刻的教訓,同時也給其他大V敲響了警鐘:哪些事是能做的,什麼樣的微博是可以轉發的,什麼樣的是不能轉發的,要有一個嚴格的是非概念。不自律,你就是下一個“薛蠻子”。

  我現在認識到,未經核實不負責任地轉發絕對是錯誤的。有時可能是出于良好的意願,但實際上造成的損失是巨大的,同時也觸犯了刑律,所以一定要謹言慎行。

  作為一個網絡大V,我當年轉發了關于自來水含避孕藥、舟山漁場含汞等微博,造成了很嚴重的社會危害。給老百姓帶來不安全感,讓當地政府的公信力受損,同時還對當地的漁業造成巨大打擊,我非常想借此機會表示歉意。現在,我受到了法律的懲罰,我認為這是完全應當的。

  這些事對我來説是一個慘痛的教訓,我也希望所有在微博中活躍的大V、小V引以為戒,每發一條微博,都要考慮你肩負的社會責任,每一件事都要有根據才能説話。沒有根據,沒有調查研究就發言,不僅不負責任,有時候還有可能是犯罪。

  不管是聚眾淫亂,還是賣淫嫖娼,都是非常醜惡的事情,對我來説也有些難以啟齒。我已經為這些罪惡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也願意承擔相應的責任,接受法律的懲罰。

  我最大的歉疚其實是對我的夫人和孩子,兩個10歲和12歲的孩子突然離開了父親,還被人指手畫腳。對我的夫人來説,這也同樣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我想起來心如刀絞。我犯罪了,認罪了,悔罪了,再也不會了。

  這個教訓已經足夠深刻了,自律對每一個人都是很重要的。不管你是網絡大V還是成功商人,都不能高于其他人。不管什麼人,都要尊重法律、遵法守法,不守法的人必被懲罰。

  此前我從來沒有任何犯罪記錄,我希望司法機關能夠考慮到我這次是初犯;同時我內心也受到了很大觸動,真心悔罪,也進行了認真地反思和深刻地檢討,希望司法機關能給我一個機會。

  此外,我確實年老多病,我患糖尿病已經10年,還有心血管、冠心病、腦供血不足等疾病,最近又發現腦梗,再加上兩年以前實施的癌症三期手術,癌細胞已經開始轉移,當時也就是因為我快60歲了,大夫説我不能夠接受化療。

  考慮到以上這些原因,我很希望司法機關能夠網開一面,本著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的原則,給我一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機會。(黃慶暢 楊子強)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264005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