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洋插隊”博士後回國當農民:選這個職業從未後悔
2017-11-06 07:29:2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石嫣品嘗自己種植的蔬菜。 資料圖片

  “洋插隊”博士後石嫣:當農民從未後悔

  保送人大,碩博連讀。從本科到研究生,從小在城市長大的石嫣卻一直與農業結緣。這一切的改變,是一次去美國“洋插隊”的經歷。

  每天手上沾滿泥土,皮膚變得黝黑,身體變得結實……通過健康新鮮的蔬菜和水果,將農戶與消費者串聯在一起,實現“食在當地,食在當季”。

  2008年,石嫣將這種社區支持農業的模式帶回國,做了農民。“農業是立身之本,農民更是一個偉大的職業,選擇這個職業我從未後悔。”

  “曾經我五谷不分”

  沿著順義區龍灣屯鎮的龍尹路,一路向北。沒有密集的高樓大廈,大片大片的莊稼地在道路兩旁,一覽無余。

  深秋的清晨,微風。天空湛藍,沒有雲彩。在“分享收獲”農場的牌坊門後,便是一排排的大棚。尚有綠色的葫蘆藤,映著斜照進院子裏的陽光,看起來倒很溫暖。

  石嫣和丈夫就住在附近的村子裏,距離農場不遠,走路十分鐘左右就可以到。

  石嫣是個閒不住的人。除了外出開會,她幾乎都要每天“下地”看看作物生長情況。借著採訪的空當,石嫣又跑去了大棚,看了看尚未變紅的西紅柿。

  “這個應該是患了螨蟲。”石嫣指著一個表皮像獼猴桃粗糙,有淺色紋裂的青色西紅柿果説道。而在隔著幾排的其他植株上,她發現了這種情況,眉頭一緊。

  農場裏一直堅持讓農作物按自然規律和周期生長,不使用化學合成的農藥、化肥等添加劑。為了避免患病傳染,造成後期大面積受損,石嫣更多地是從作物生長初期便開始介入、防禦。

  “像這種感染螨蟲的,就用礦物油防治。不過好在這些果實馬上就要變紅,不會大面積傳染。如果是在開花期間感染就麻煩了。”

  30度左右的大棚裏,濕度在50%左右。從室外進來,眼鏡上便會結哈氣。從大棚的這頭走到那頭,“巡視”結束回來的石嫣,手上、指甲裏盡是泥土,但她卻不怎麼在意。

  “我之前在美國農場幹活,都習慣了。那時候因為經常拔草,手上裂了很多口子,根本洗不幹凈。”石嫣説,自己從小在城市裏長大,五谷不分。大學、碩士雖然學的跟農業相關,但卻從來沒有真正下地幹過農活。直到讀博士前,自己去美國,完成了一次“洋插隊”,徹底改變了自己的生活。

  讀研得到赴美機會

  石嫣説,自己從河北農業大學畢業後,恰巧有一個保送到中國人民大學讀研的機會。然而接下來的兩年裏,石嫣每個月都要去農村待上一周。從山東萊州到河南蘭考,幾乎走遍了大半個中國。

  看得多了,思考得多了,困惑也變多了。“每次在農村時,我都想著能夠竭盡所能地為他們做點什麼,改變些什麼。但是,一回到學校裏,便又覺得他們只是我的採訪對象,離我很遠。”石嫣坦言,可能是因為從小在城市中長大,總感覺自己與農村缺乏一種連接感,“就像生活在兩個世界。”

  研二時,通過一位剛從美國訪問回國的教授介紹,得知美國有個研究所,有意向資助一名學生在當地一家農場工作,進行深入交流。“正好那時候我還沒有定下來讀博研究的方向,想著借這個機會可以思考下。”

  2008年4月,石嫣來到了美國明尼蘇達州的一個農場,開始了她近半年的美國農民生活。

  每年的4月到10月,是當地的生産季。而初到美國的第一個月,石嫣無論從身體上,還是精神上,都有些不太適應。

  她在自己後來寫的《我在美國當農民》這本書中講道,自己的生活逐漸步入一個“枯燥”的循環。每天的工作從早晨8點到下午5點半,中間有一個小時的吃飯時間。從澆水、移植、耕地、播種到學習自己制作耕作用的小機械、開拖拉機。“連續一天的工作,暴露在太陽底下,經常自己一個人在一片區域裏除草,很孤獨。再加上大風吹著,很容易使人一直消沉,因為你無法抵抗。”

  去美國時帶了幾件幹凈的衣服,後來已經洗不出原來的顏色。右手的食指因為經常拔草,有很多裂紋,也根本洗不幹凈。每天工作結束後回到宿舍,把飯端到自己的小桌子上,坐在床上,就不想再動了。等再站起來,就渾身酸疼。

  “如果不是在國外,不是學校交流的項目,我可能早就跑回家了。直到6月初,我第一次吃到了自己種出來的菠菜。”石嫣還記得那天自己炒了個雞蛋,做了菠菜和生菜沙拉。“一口就能吃出不一樣,真的完全不一樣,很好吃。肉有肉味,菜有菜味。”

  在她的印象裏,農場的人們感覺像是生活在另外一個世界。他們看起來,對手機、對網絡沒有那麼強的依賴。從種植到收獲,從尋找銷路到市場售賣,那段時間,石嫣每天都和農民在一起。

  “那半年的生活在我心裏埋下了種子,而我的職業選擇也變得越來越清晰,我要做一個農民。”

  回國推廣農業新模式

  “在國內時,每次從農村回來,帶著發現的問題回到學校,寫幾篇論文,完成課題,感覺這個才是有價值的。”後來在美國的農場裏,每天的工作讓石嫣開始思考自己來這裏到底是幹什麼。

  石嫣發現,自己所在的農場在種植期間,就會有附近社區的會員前來預訂,等到蔬菜成熟後便開始配送。至于剩余的,有時她也會和其他夥伴到鎮上的市集去售賣。這種在當地流行的社區支持農業(CSA)模式,結合此前在國內的調研,石嫣覺得也適合在中國推廣。

  2008年回國後,石嫣完成了關于社區支持農業信任研究的博士論文,順利畢業。2012年5月,她同丈夫一同研究並推廣“分享收獲”社區支持農業項目,並獲得了清華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博士後學位。

  提及目前所做的工作,石嫣解釋道,社區支持農業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在種植季節之初,農民聯係當地的消費者。在蔬菜和水果收獲時,再將此前預訂的份額運送到消費者手中。而另一種則是消費者組成集體,去聯係相應的農場。

  “簡單一點説就是,農場和消費者之間建立了一種直銷、互信友好的關係。既讓中小型的生産者有了穩定的市場保障,又讓消費者吃到更健康的食物。”

  團隊成員一半“新農人”

  為了讓消費著不用擔心食品安全,石嫣説,“分享收獲”農場按照有機種植理論和技術,不使用農藥等添加劑,讓農作物和養殖動物按照自然規律和周期生長。菜不催熟,蛋不催産,豬不催長。

  五年來,石嫣及其團隊通過努力,減少化肥用量15萬斤,服務覆蓋北京的社區近2000戶家庭。而在他們這個團隊中,一半成員都是80後90後大學畢業務農的“新農人”。除了北京,還在上海、江蘇、河南等多個省份、1000多個農場推廣社區支持農業的模式,直接影響了成千上萬返鄉青年、創業者、農民,凈化保護土地十萬畝以上。

  “聽到分享收獲已經五歲了,有點兒嚇一跳,因為發現我基本不去菜市場已經有五年了。”在眾多的會員口中,分享收獲的蔬菜新鮮,口感好,綠色健康,成為了長期信賴的保障。

  而這些對于石嫣來説,則更加堅定了她的信念。“人無‘良心’,便種不出‘良食’。一步步堅定地走下去很重要。選擇當農民,當一個幫助農民的人,我從未後悔,也永遠不會棄業而去。”

  記者 潘佳錕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雁棲湖秋日美景
北京雁棲湖秋日美景
江西廬山進入紅楓最佳觀賞期 吸引遊客紛至沓來
江西廬山進入紅楓最佳觀賞期 吸引遊客紛至沓來
松巴藏寨之秋
松巴藏寨之秋
層林盡染秋意濃
層林盡染秋意濃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1908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