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對話南京大屠殺史實學者松岡環:我一直很不甘心
2017-12-04 16:22:12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資料圖 來自日本銘心會南京訪華團的團長松岡環(左)單膝跪地,在和南京大屠殺幸存者交談。中新社發 泱波 攝

  “差不多30年一路走來,的確有很多困難,”研究南京大屠殺的日本知名學者、70歲的退休教師松岡環對記者説。

  南京大屠殺80周年紀念日臨近之際,松岡環再次來到加拿大,向人們介紹自己搜集到的大屠殺史料。12月3日,她參加了多倫多亞洲二戰史實維護會及大多倫多西部華人團體在安大略省密西沙加市組織的一場紀念活動。

  松岡環對中新社記者説,在探尋和向公眾推廣南京大屠殺史實的過程中,自己碰到最大的困難之一,是採訪侵華日軍老兵。調查初期,老兵們否認南京大屠殺的情況很常見。

  “讓老兵説出他們的故事、追索真相的過程很累人,”她説,曾有一段時間,面對挖掘史料的巨大阻力和壓力,心情低落的自己甚至動過自殺的念頭。

  “那時只要有時間,我就會去南京,拜訪大屠殺的受害者們。”而受害者反過來會鼓勵她,令她重新振作,並且再返日本繼續追訪老兵。

  當地時間12月3日,研究南京大屠殺的日本知名學者、70歲的退休教師松岡環參加多倫多亞洲二戰史實維護會及大多倫多西部華人團體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密西沙加市組織的一場南京大屠殺紀念活動。 中新社記者 余瑞冬 攝

  如今,松岡環已經追訪了約250名加害人日本老兵和約300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

  與她的工作相隨的,是日本右翼人士的幹擾和威脅。松岡環回憶説,在日本參加會議、放映資料影片時,常有右翼人士在外大按汽車喇叭制造噪音。有人叫囂説,南京大屠殺並不存在;有人甚至稱她是“中國的特務”;還有人會尾隨她到地鐵站。

  松岡環説,自己等地鐵時會很小心,絕不站在靠近站臺邊緣的地方;家門要鎖兩道鎖,也從不輕易開門接待訪客。她先生的一位朋友常常給予她支持,卻遭人推到車前而傷重過世。所以,“的確也會怕”。

  記者問她,是否考慮因為這些威脅而停止追訪?她連連擺手:“從來沒有想過。我不會被他們嚇停。”原因之一,是為了日本的孩子。希望他們能了解真實、完整的二戰亞洲戰場的歷史。其二,自己常常被南京大屠殺幸存者所鼓勵,“我不希望背叛他們的期待。”

  今年的大屠殺紀念日,松岡環將再赴南京。“80年啊,80年過去了,很多幸存者去世了。看到他們走了,我……”松岡環停頓了一下,眼眶泛紅。

  “我一直覺得很不甘心,”她看著記者繼續説道,“很幸運可以見到這些幸存者。但還是沒有辦法答應他們説,日本政府會道歉。”

  之所以投身南京大屠殺史實調查,松岡環説,從當初到現在,自己的目標並未改變,就是希望日本政府道歉,對受害者作出彌補,並能在日本學校的教科書中記錄真實的歷史,讓下一代認識真相。

  但她坦言,當初並沒有想到一做就是二三十年。而今天,目標還是沒有完成。

  估計還需多久才能實現這個目標?面對記者的問題,松岡環苦笑著搖搖頭:“不清楚何時才能達到。”她説,雖然日本有不少人支持自己,但相比右翼,這個力量還不夠強。

  “但是,我沒有放棄,”身形瘦削的松岡環對記者笑著説。

  記者問她,有沒有開心的事?松岡環想了想説,在南京尋訪時,碰到不少大屠殺幸存者及他們的家人。他們當初都非常憎恨日本人。隨著調查的進行,很多受害者家庭慢慢向她打開心門,並與松岡環建立了很好的關係和感情。這一點讓她覺得很開心。(記者 余瑞冬)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不足百人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佘子清:14年義務講解不停歇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航拍冬日洪澤湖濕地
航拍冬日洪澤湖濕地
南國紅楓正迷人
南國紅楓正迷人
互聯網之光博覽會在烏鎮開幕
互聯網之光博覽會在烏鎮開幕
玩趣味遊戲 學交通安全
玩趣味遊戲 學交通安全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2055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