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瞄準世界級的京津冀城市群:河北哪些城市擔重任?
2017-12-05 07:19:56 來源: 中國經濟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京津冀,崛起中的世界級城市群

  京津冀地域面積21.6萬平方公裏,人口1.1億,是我國經濟最具活力、開放程度最高、創新能力最強、吸納人口最多的區域之一。2016年,全國有25%的外商直接投資落地這一區域,研發經費支出也佔全國15%。京津冀以全國2.3%的國土面積,承載了全國8%的人口,貢獻了全國10%的國內生産總值。

  同時,京津冀也面臨著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京津兩極過于“肥胖”,而周邊中小城市過于“瘦弱”,區域發展差距懸殊。

  如今,京津冀正在迎來蛻變。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為“牛鼻子”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高起點規劃、高標準建設雄安新區。

  有分析認為,在2014年便已提出的將京津冀城市群建設成為世界級城市群是“京津冀協同發展”落地的抓手和重要體現。

  當前,目標鎖定為“世界級”的京津冀城市群有哪些優勢?建設京津冀城市群有哪些短板要補?河北的哪些城市能夠在打造京津冀世界級城市群中擔當重任?

  瞄準世界級的京津冀城市群

  “城市群”概念由法國地理學家戈特曼于1957年提出,用以概括一些國家出現的大城市群現象,意指“巨大的多中心城市區域”。

  目前學界對城市群概念的認定,多指在特定地域范圍內,以一個特大城市為核心,由至少3個以上都市圈(區)或大城市為基本構成單元,依托發達的交通通信等基礎設施網絡,所形成的空間組織緊湊、經濟聯係緊密並最終實現同城化和高度一體化的城市群體。

  目前世界上著名的城市群包括,以紐約為中心的美國東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以芝加哥為中心的北美五大湖城市群、以東京為中心的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等。這些城市群往往具有以下特徵:區域內城市高度密集,人口規模巨大,城市間具有建立在分工明確、各具特色、優勢互補基礎上的密切的經濟聯係,是一個國家和地區經濟最活躍、最重要的區域。

  目前中國有哪些城市群?2016年出臺的“十三五”規劃綱要中提到的城市群共有18個。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區域與城市經濟研究所所長孫久文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採訪時介紹説,從人口、經濟等各方面比較,能撐起中國未來城市群框架的有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長江中遊、成渝這5個城市群。

p18

  其實京津冀城市群的提法由來已久,並且早已鎖定“世界級”的目標。2014年3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中3次提到“京津冀城市群”,並將其與珠江三角洲、長江三角洲城市群並列,視為“國民經濟重要的增長極”,並提出其“要以建設世界級城市群為目標”。

  這是在國家文件中首次出現“京津冀城市群”,而此前曾提出的“環渤海經濟圈”“首都經濟圈”等概念已經在這份規劃中難覓蹤影。

  此後,在京津冀建設世界級城市群的提法不斷出現。2015年,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京津冀整體定位是以首都為核心的世界級城市群、區域整體協同發展改革引領區、全國創新驅動經濟增長新引擎、生態修復環境改善示范區。在4個定位中,“以首都為核心的世界級城市群”居首。

  2016年出臺的“十三五”規劃綱要中明確提出,建設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世界級城市群。2017年9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對《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的批復中再次明確:發揮北京的輻射帶動作用,打造以首都為核心的世界級城市群。

  京津冀協同發展聯合創新中心副主任、北京大學首都發展研究院院長李國平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建設以首都為核心的京津冀世界級城市群,通過城市群內各城市的合理分工與合作,實現優勢互補,充分激活這一區域的活力,不僅有利于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破解北京大城市病困局,還有利于縮小河北與京津的落差,促進京津冀協調發展。從而引領我國北方進一步對外開放,更好地參與全球競爭。

p19 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建設被認為是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重要步驟。圖為北京通州核心區。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攝

  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建設被認為是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重要步驟。圖為北京通州核心區。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攝

  建設世界級城市群,京津冀優勢與短板俱在

  “軌道上的京津冀”助力城市群建設

  世界級城市群有哪些標準?記者注意到目前並沒有統一答案。

  京津冀協同發展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南開大學經濟與社會發展研究院院長劉秉鐮認為,“世界級城市群指的是對國際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具有廣泛影響力和控制力,在全球經濟體係中具有舉足輕重地位的城市群。它比一般城市群、國際大都市的發展水平更高,擁有更明顯的區位優勢以及城市間的協同能力。”

  李國平則認為,成熟的世界級城市群應具備以下條件:區域內城市密集;擁有一個或多個國際性城市;多個城市之間有較明確的分工和密切的經濟社會聯係;城鎮人口至少達到2000萬;是國家經濟的核心區域等。

  雖然對于何為“世界級城市群”沒有明確標準,但坐擁北京、天津兩座特大城市的京津冀確實在打造城市群方面優勢明顯。

  在人口數量方面,資料顯示京津冀2015年常住人口為1.1億,接近長三角的1.5億,受益于北京、天津人口快速增長,京津冀2010—2015年常住人口增加近 700 萬,人口凝聚力強。

  而正在建設中的“軌道上的京津冀”使得以北京為中心的“半小時通勤圈”逐步擴大,讓三地城市之間的聯係變得更為緊密,而隨著河北境內高鐵密集建設,不僅在京津冀區域內,到全國各地來一場“説走就走的旅行”對河北民眾也將毫無障礙。

  自2016年9月10日鄭徐高鐵開通運營,從石家莊到上海僅需7個小時的車程,這讓卓達集團副總裁陳松感覺很快捷,也增加了他去上海拓展客戶的願望。“到今年年底石濟高鐵開通後,乘高鐵從石家莊經濟南到上海最快5個小時就可到達,車次也更多了。”

  從經濟數據來看,京津冀2016年GDP為7.5萬億元,比珠三角的6.8萬億元還高出0.7萬億元,在長三角、京津冀、珠三角、長江中遊、成渝5個城市群中位居第二位;人均GDP則為67524元,高于全國平均水平的53980元,在5個城市群中排名第三位。

  “京津冀協同發展概念提出盡管僅3年,但京津冀城市群發展成效可以説碩果累累,進展很大。京津冀協同發展是國家戰略,建設以首都為核心的世界級城市群是它的發展定位,也就是説京津冀協同發展的目標之一就是建立以首都為核心的世界級城市群。”李國平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介紹説,不僅體現在城鎮人口的密度比較高和京津冀的交通一體化,京津冀在生態環境保護、産業升級轉移等重點領域都有實質性突破,在教育、醫療、文化等方面的改革試點也取得了積極進展。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的,區域發展協調性增強,“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成效顯著。

  內部“不均衡”短板待補

  雖然2016年GDP總量位居國內5個城市群中的第二位,但京津冀GDP總量僅相當于長三角的一半,折合為美元約為1.3萬億。此外,人均GDP的對比上京津冀也沒有優勢,數據顯示,2016年長三角人均GDP為9.7萬元,京津冀人均GDP為6.7萬元,前者為後者的1.4倍。

  京津冀協同發展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張軍擴分析説,世界級城市群最重要的指標是經濟總量、産業結構及其經濟地位。京津冀要建成世界級城市群,經濟總量要對標兩萬億美元,在我國經濟中的比重應達到15%至20%左右。

  “顯而易見,京津冀城市群需要進一步發展和完善,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孫久文説。

  這一“發展空間”還體現在區域內城市密集程度與城鎮化水平方面。

  河北省社會科學院京津冀協同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陳璐對此專門做過研究,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一般建成區面積達到5萬平方公裏是衡量世界級城市群的重要標準。而京津冀三地除去山區、耕地、沙漠、湖泊、河流、海洋、沿海灘涂後,城市建成區面積約1.7萬平方公裏,還不到世界級標準的一半,而長三角建成區面積是7萬平方公裏。

  那麼,京津冀地區的城鎮化率如何?陳璐介紹説,“京津冀三地,北京、天津的城鎮化率比較高,但是河北城市密度不高,城鎮化水平也比較低,把整個京津冀區域給拉回來了。相比長三角,京津冀的城市化水平還比較低。而且並不是把縣城裏原來的農村人口的戶口改變成城鎮戶口就是城鎮化,改完後人的生活方式基本沒有發生變化就不能算城鎮化。”

  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16年中國城鎮化率為57.35%,而河北2016年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為53.32%,低于全國平均水平4個百分點。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陳耀認為,提升河北的城市化水平,是建設京津冀世界級城市群的一個重大任務,而加快推進京津冀城市群建設又是提升河北城市化水平的重要途徑。

  顯然,京津冀內部的“不均衡”還不僅體現在城鎮化率的問題上。孫久文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建設京津冀世界級城市群,京津冀協同發展是最主要的途徑,其也是河北省大量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的重要舉措。“只有河北省的貧困縣脫貧了,才能更快地將京津冀區域建設成為世界級城市群。”

  在河北,共有39個國家貧困縣,還有60多個省級貧困縣,這些貧困縣位于承德、張家口、保定等地,圍繞北京形成了一個“C形”貧困帶。因此,在河北與北京的地理銜接處,會看到如赤城與延慶、灤平與密雲、淶水與房山等一個界碑左右卻是“兩重天”的情況。

  “不均衡”從數據上一目了然。2016年河北人均GDP不足京津兩市的一半。從人均公共財政收入和人均公共財政支出指標看,京津冀中北京、天津、河北三個地區差異較大,河北成為明顯的“洼地”。

  河北眾多貧困縣脫貧急需尋找突破口。李國平建議説,在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大背景下,對于河北北部的貧困縣,可以通過籌辦和舉辦2022年冬奧會,將張家口作為一個引擎,實現脫貧;對于河北中部地區的貧困縣,雄安新區將形成一個創新驅動發展的引擎,助力中部地區脫貧;對于河北南部地區的貧困縣,則可寄希望于省會石家莊以及邯鄲發展壯大,共同帶動這個區域脫貧。

  2017年5月河北省政府辦公廳印發的《河北省“十三五”脫貧攻堅規劃》提出:到2020年,310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村危房改造率100%,7366個貧困村全部出列,6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

p21

  河北哪些城市將承擔重任?

  補位河北特大城市空缺,專家:雄安將成重要支點和引擎

  京津冀城市群,包括北京、天津兩個直轄市以及河北省的保定、唐山、石家莊、廊坊、秦皇島、張家口、承德、滄州、衡水、邢臺、邯鄲等城市。

  李國平直言,“京津冀要打造成為世界級城市群,城市體係結構中有一個斷層,北京和天津已經是特大城市,但是河北境內卻沒有一個人口500萬人以上的特大城市。河北雖然充當京津腹地,但自身缺乏大城市支撐。”

p22 在建設京津冀城市群的過程中,雄安被寄予厚望。《中國經濟周刊》攝影記者 胡巍攝

  在建設京津冀城市群的過程中,雄安被寄予厚望。《中國經濟周刊》攝影記者 胡巍/攝

  2014年11月,《國務院關于調整城市規模劃分標準的通知》對外發布,以城區常住人口為統計口徑,城區常住人口500萬以上1000萬以下的城市為特大城市。

  在河北的諸多城市中,哪個城市有潛力發展成為500萬人口以上的特大城市?不少人將目光聚焦到雄安新區。

  在目前的文件中,還看不到雄安新區在打造京津冀城市群過程中所起作用的相關表述。有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中的中部核心功能區包括北京、天津、保定的平原地區和廊坊,因為雄安地處保定腹地,雄安當然也在中部核心功能區的范圍內。

  有知情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分析説,中央部署北京、天津、保定、廊坊作為京津冀協同發展中部核心功能區,其中可能已經包含了雄安,但當時設立雄安新區尚未對外公布,所以將保定納入了中部核心功能區。

  那麼,未來雄安是否可能發展成為500萬人口以上的特大城市?

  李國平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採訪時分析説,雄安新區地勢比較低,又是湖區,資源環境條件的承載力有限,又要建設生態宜居城市,這些都不足以支撐雄安建成一個規模很大的城市。“遠期人口規模應該控制在250萬人以內,無論如何不能超過300萬人。但目前保定市區人口有280萬,雄安可以和保定共同形成一個500萬人口的雙核城市群。”

  河北省社會科學院京津冀協同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陳璐的設想更為大膽。他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分析説,“雄安新區設立後,國家給予河北不少好的政策,把河北很多産業都帶動起來了。有了雄安新區,河北的城鄉統籌就活了。建設京津冀世界級城市群,應該將‘京津雄’作為核心板塊,雄安將會成為打造京津冀世界級城市群的一個重要支點和引擎。”

  “如果京津雄作為核心板塊,無疑將對促進冀中南區域的發展帶來巨大的動能。”陳璐説。

  9月12日,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北京市委副書記、代市長陳吉寧率北京市黨政代表團赴天津市考察時指出,京津將攜手建設世界級城市群,共同支持河北雄安新區建設,促進城市群各節點城市提高綜合承載能力,提升整體發展水平和競爭力。

  有分析認為,雄安便利的交通優勢,可以使其成為京津冀打造世界級城市群當之無愧的新樞紐。目前,雄安境內有一條橫向的保津高鐵穿越域內,設有白洋淀站,距離新區只有十幾公裏。從白洋淀站向東到天津每天有11對高鐵,向西到保定有9對高鐵,並與京石客運專線連接。除了高鐵,高速路網也相對豐富。橫向有榮烏高速、保津高速,縱向有京港澳高速和大廣高速。

  除了雄安,河北還有哪些城市被寄予厚望?

  打造京津冀世界級城市群,即使有了雄安—保定“雙核”也顯然不夠,目前京津冀城市群中還缺乏二級中心城市即具有重要影響力的中心城市的支撐。

  而二級城市在城市群中的作用至關重要,以長三角為例,上海為當之無愧的龍頭,但在上海和南京之間,有蘇州、徐州等區域中心城市;在上海與杭州之間,則有寧波等城市。打造京津冀世界級城市群,迫切需要具有相當經濟實力和廣闊腹地的中心城市作為支撐,來分擔北京的産業和人口溢出的壓力。

  那麼,二級中心城市的龍頭該由誰來擔當?這從河北的城鎮體係規劃中可見端倪。

  今年3月7日,河北省住建廳發布了《河北省城鎮體係規劃(2016—2030年)》(下稱“規劃”),規劃確定了11個設區市和兩個河北省直管市的職能定位。

  規劃提出河北省將構築“兩翼、四區、五帶、多點”的城市空間新格局,與京津共同打造世界級城市群。其中,石家莊、唐山兩個城市將被打造成京津冀世界級城市群“兩翼”具有重要影響力的中心城市,帶動冀中南地區與冀東地區發展,形成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重要支撐。

  先來看石家莊,從人口看, 2016年石家莊市區總人口為471.26萬人,距離成為特大城市人口數僅一步之遙。

  從城市經濟聯係緊密度看,石家莊優勢也比較明顯。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張耀軍曾測算京津冀城市群中各城市間的經濟聯係。根據他的測算,北京和天津兩個城市之間的經濟聯係最緊密,圍繞北京和天津兩個核心城市,形成了唐山、廊坊、保定、滄州等次級經濟聯係緊密城市。與此同時,在河北省形成了以石家莊為核心的經濟聯係緊密城市,它們是沿交通線(鐵路)的邯鄲、邢臺、保定。

  在京津冀協同發展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張軍擴看來,石家莊增長極崛起,帶動邯鄲、滄州、邢臺等地發展,實現河北南部平原地區産業轉型、人口集聚和生態發展,緩解京津人口和生態壓力。

  但是,石家莊的經濟總量與北京、天津的差距卻比較大。數據顯示,2016年石家莊的生産總值為5857.8億元,僅為北京的23%、天津的33%。

  陳璐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分析説:“石家莊目前跟京津的差距還比較大,無論從政治、經濟、文化、産業還是人才等方面都沒法和北京、天津相比。石家莊面臨的任務很重,只有借京津冀協同發展之力,在新型工業化和新型城鎮化建設中實現後來居上。”

  再看唐山。從人口看,2015年唐山市區總人口為340.34萬人,經濟總量優勢明顯,2016年GDP為6306.2億元,位列河北省第一位,人均GDP也以80836元位居河北榜首,比石家莊的54738元高出不少,再加上唐山屬于與京津次級經濟聯係緊密城市,佔據了獨特的地理優勢。

  這個判斷得到李國平的認同,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京津冀打造世界級城市群,唐山因為有曹妃甸,佔據區位優勢和工業基礎比較好的優勢,承擔起河北省提出的構築的“兩翼”之一,是沒有問題的;此外,“保定—雄安”形成的雙核城市肯定沒問題,石家莊也沒問題;北邊因為是生態涵養區,像張家口、承德都會控制人口規模,但並不等于不發展經濟,反倒是城市小了更容易發展。正因為人口不增加,其文化、創意、旅遊等産業發展起來更快。

  “今後‘保定—雄安’、石家莊和唐山這三個城市都會形成500萬人口以上的特大城市。再加上沿海的滄州、秦皇島進一步發展,河北城市群就支撐起來了,整體京津冀城市群結構就更加合理了。再有15年,也就是到2030年左右,京津冀城市群就可以建設成為世界級。”李國平説。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7年第47期)(記者 王紅茹)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西成高鐵首發乘務組亮相
西成高鐵首發乘務組亮相
印尼:密切監視巴厘島火山動態
印尼:密切監視巴厘島火山動態
浙江烏鎮夜色美如畫
浙江烏鎮夜色美如畫
湖南桂陽楓林紅了 染紅空間美不勝收
湖南桂陽楓林紅了 染紅空間美不勝收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2057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