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大國重器北鬥三號是怎樣煉成的

2017-11-13 11:32 來源: 中國青年報

任何一個大國重器的誕生,似乎都避免不了和發達國家同類産品拼力比試、同臺競爭甚至“掰手腕”的命運,作為要走進尋常百姓家的導航利器,北鬥更是如此。11月5日晚,我國最新一代導航衛星北鬥三號首次發射後,人們便迫不及待想知道走向全球的中國北鬥,究竟能否和GPS一決高下。

這可能也是航天活動不近人情的地方,在最抓眼球的火箭點火、呼嘯蒼穹之後,人們的好奇心大多留給了“火箭發射有多厲害”“飛天衛星有什麼用”等問題,至于其背後技術含量、研制人員辛勞程度則鮮有問津。不過,這一點並不完全適用于北鬥,因為要真正説清楚它和GPS的區別,一些技術細節甚至是技術路線問題是繞不開的。

畢竟,中國北鬥比GPS起步晚了20多年,不僅沒能和後者站在同一條起跑線,就是在之後的追趕過程中,也不能説完全躋身到了同一個賽道上。以導航係統的地面站建設為例,美國打造GPS,可以在全世界“布點設站”,而中國囿于種種原因只能在“天上”想辦法,攻堅衛星之間、星座之間的鏈路技術。

這正應了人們常説的那句 “既是挑戰,也是機遇”。太空是個大舞臺,在這個舞臺上亮相的各種衛星,扮演著生旦凈末醜不同的“角色”,但是無論什麼樣的角色,都有其基本功以及獨門手藝,北鬥也不例外。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就此採訪有關專家,揭秘走向全球的中國北鬥究竟是怎樣煉成的。

“大腦”:數十顆北鬥衛星“天上漂”如何不擅離職守?

作為北鬥三號衛星的打造者,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的專家給出過這樣一個比方——

如果把衛星類比成人的話,那麼衛星的控制係統就相當于人的“大腦與神經組織”,指揮肢體完成各種工作;衛星推進係統相當于人的“肌肉組織”,推動肢體完成各種工作;而能源係統相當于人的“血液循環組織”,為大腦和肢體提供能量。

而為整個衛星提供時間基準、維持時間準確性的守時設備——原子鐘,則相當于人的“心臟”,可謂“沒有原子鐘就沒有全球導航”。衛星之間的鏈路技術,相當于人的“靈魂”,讓人與人遠距離之間也能夠相互感應,彼此惦記,做到“心有靈犀”。

先説“大腦與神經組織”。這關乎不少人的一個疑問,即“數十顆北鬥衛星同時在天上漂,他們如何做到不擅離職守?”

答案是,他們非常“自律”,知道自己該待在什麼地方。而這種“自律”就得益于被稱作衛星“大腦與神經組織”的控制係統。

按照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北鬥三號副總設計師高益軍的説法,控制係統就是衛星在天上保持正確軌道、正確姿態的“總指揮”,它實時搜集衛星的軌道和姿態信息,一旦發現有所偏離,就指揮自己回到正常狀態。

高益軍説,有了這個北鬥三號的控制分係統,就相當于增加衛星“至少60天”的完全自主運行能力。這意味著,一旦地面測控站出現故障期間,北鬥衛星仍能夠正常在軌工作。

“這樣大大減少了對地面站的依賴,成就‘可視’范圍外對衛星的控制。並大大降低係統的運行管理成本,當然這也給衛星控制係統的設計和實現帶來了很大的難度。”高益軍説。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北鬥三號研制任務中,控制係統國産化單機達100%,分係統國産化元器件佔90%以上——這是高益軍透露的一組數據。他説:“控制係統裏沒有一臺進口産品。”

至于衛星的“血液循環組織”,有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名為“二次電源”,它將衛星上一次太陽能或電池的電能進行轉換,並通過星上線纜網——相當于衛星的“血管係統”,輸送到各種電子設備。

按照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510所專家的説法,電子設備有什麼樣的口味,他們就有什麼樣的“電能菜譜”,讓衛星電子設備“大快朵頤”,來完成在太空中的表演。

“心臟”:精確定位的前提是一只“300萬年1秒誤差”的鐘

不少人談及北鬥、GPS等衛星導航係統,第一個疑問就是“天上的‘星星’是如何‘看到’我們的位置,又怎麼能如此精準地‘指引’我們的方向?”

這就不得不提到被稱作衛星“心臟”的原子鐘,導航係統幾乎都是依靠它來“掌握”時間的精度。北鬥衛星導航係統總設計師楊長風説,時間精度就是衛星導航的“命門”,天地間時間越同步、誤差越小,定位精度越高。

然而,在北鬥導航衛星發展初期,我國並不具備研制生産星載原子鐘的能力。楊長風説,過去,只有少數國家能夠制造衛星導航係統使用的高精度原子鐘,但對我國實行嚴格限制,甚至直接禁運,“這才倒逼我們研制能夠上星的原子鐘”。

直到北鬥二號建設時,他國壟斷才被徹底打破。如今,北鬥三號建設大幕拉開,我們也迎來了最新一代原子鐘——“銣原子鐘”。

所謂“銣原子鐘”,是以銣原子躍遷為物理基礎建立的一套極度精密的電子設備,簡稱“銣鐘”。其穩定度,直接關乎導航衛星的定位、測速和授時功能的精度,甚至可以説,直接決定著導航衛星的成敗。

楊長風説,北鬥三號所配備的銣鐘,其穩定度達到E-14量級,“這相當于300萬年只有1秒誤差”。

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北鬥三號衛星總設計師王平説,這一技術進步,直接推動了我國全球導航係統定位精度,由之前“區域係統”的10米,跨越到後續“全球係統”米級分辨率,測速和授時精度同步提高一個量級。

院原子頻標領域首席專家賀玉玲博士透露,當前,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西安分院正在研制甚高精度銣原子鐘,爭取未來將導航衛星的定位精度、授時精度再提高一個量級,屆時,這種追求精度極致的探索,或將帶動新興産業和新興社會應用的出現。

“靈魂”:離“天地之間萬物互聯”不遠了

當然,只有一顆衛星不足以稱之為係統。我們常説的北鬥,是中國北鬥衛星導航係統的簡稱,不是指一顆衛星,以北鬥三號這一代為例,按照計劃,要到2020年,完成30多顆組網衛星發射,才能構成全球衛星導航係統,實現所謂的全球服務能力。

另一個容易被忽略的細節是,除了空間段這30多顆衛星,整個北鬥係統還包括地面段和用戶段,前者有地面基準站,後者有用戶終端。

這就引出一個問題,即我國很難像GPS那樣,在全球大范圍建立地面站,為解決境外衛星的數據傳輸通道,似乎只能從“星間鏈路”下手——在衛星之間搭建的通信測量鏈路,實現了衛星與衛星、衛星與地面站的鏈路互通。

這就是説,雖然我們“看不見”處在地球另一面的北鬥衛星,但通過北鬥衛星的星間鏈路,同樣能和它們取得聯係。

五院西安分院北鬥導航副總設計師張立新説,星間鏈路技術就好比讓北鬥三號“太空兄弟手拉手”,不僅相互間通信和數據傳輸,還能相互測距,自動“保持隊形”,可以減輕地面管理維護壓力。

當然,星間鏈路並非只是“地面站難以大范圍建設”的權宜之計,也是掌握著“主動出擊”“自主導航”的關鍵。

所謂自主導航,就是指“即使地面站全部失效,30多顆北鬥導航衛星也能通過星間鏈路提供精準定位和授時,地面用戶通過手機等終端仍舊能進行定位及導航”。

張立新説,由于北鬥導航衛星的地面站較少,地面係統的全球連續完好性監測,和實時告警的時間一般需要“數十秒到幾小時”,而衛星上的直接監測預警,僅僅需要幾秒鐘的時間。

在他看來,衛星自主完好性監測,是北鬥三號的一項新技術,相較于美國的GPS、俄羅斯的格洛納斯以及歐洲的伽利略等導航衛星係統,中國北鬥在世界上首次實現了衛星的在軌完好性自主監測功能。

此外,北鬥三號的星間鏈路係統,還能與其他類型衛星相關聯,聯網的數量可達上百顆。張立新説:“這對于構建我國的天基綜合信息網,實現我國衛星之間聯網具有不可小覷的作用。”

他以遙感衛星為例,遙感衛星對全球的地面進行測繪,但只有衛星經過國土境內時,才能將其收集到的圖片信息傳回地面,而在天基綜合信息網中,遙感衛星就能夠以北鬥導航衛星的星間鏈路為“通道”,實現信息的實時傳輸,互通天地信息。

如此,也就離我們所説的“天地之間萬物互聯”不遠了。

 

更多精彩!歡迎關注“科普中國-科技前沿大師談”官方微信(kjqydst)。

 

作者: 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 鐘艷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