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科研不是要驚天動地, 它源于工作中的點點滴滴”

2017-12-07 11:00 來源: 科技日報

身穿手術衣和白大褂,剛下手術的唐佩福,臉上挂著些許疲憊。身邊有人指了指攝像,提醒他注意穿著,他笑著擺擺手:“不用專門換衣服,我天天這樣。”

從醫29年,這位解放軍總醫院外科臨床部骨科主任攻克了一係列戰創傷骨折救治關鍵技術和難點。7月25日,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簽署通令,給唐佩福記一等功。

“我的成績只是大科研背景下的一朵浪花而已。”拼搏幾十載,唐佩福輕輕帶過。

成果萌芽于點滴

“説起來幾句話,做起來幾十年。”唐佩福這樣概括自己數年來的從醫經歷。

2008年汶川發生地震後,唐佩福主動請戰,隨總醫院醫療隊以最快速度到達災區。

“我們一路逆行挺進災情最嚴重的映秀鎮進行救援,腳下就是滾滾岷江,水流湍急。為了保護從災區走出來的孩子,我們組成‘成人墻’擋在懸崖邊上。隊伍裏最後一個醫生差點兒掉進岷江,小腿折彎九十度,當時就骨折了。”唐佩福説。

那時的險峻,唐佩福至今記憶猶新。

“有個小女孩,地震時她正把腿架在桌子上玩兒。結果地震一來,她被壓在地下,腿在桌子上擱了37個小時。救出來之後,身上看起來毫發未損,腿卻不能動了。大家都百思不得其解,我經過詳細的查體,初步判斷是下肢神經傷了,趕緊給予激素加神經營養藥物進行診斷性治療,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這件事讓唐佩福意識到,這可能是災區傷員的普遍問題,但翻找大量國內外文獻和書籍都找不到明確原因。後在科技部支持下,他們深入災區調研了近萬名傷員,其中有70多人的情況和小女孩一樣。

“我們研究發現,這類損傷與肢體神經受到長時間持續牽張有關,表現為受損神經的彌漫性增粗。”談到攻克這一難題,唐佩福很高興,“我們發現這種情況下不能開刀,早期要用營養神經的藥物,特別是激素來治療,效果很好。這個小姑娘完全康復了,現在住在綿竹,已經結了婚。”

“科研不是要驚天動地,它源于工作中的點點滴滴。”唐佩福説。

傳承學術理念

“幸運”是唐佩福在談話中提到最多的詞,他不止一次強調“我太幸運了,骨科有很多老前輩”。

他講起以78歲高齡參與汶川救援的盧世璧院士。“我直接受益于他。算下年頭,早在37年前,盧院士就規劃了骨科的發展,他設計了幾個研究方向——人工關節、戰創傷血管神經損傷、脊柱外科發展、戰創傷救治。要知道在那個年代,能接個手指頭就很厲害了。”他將盧院士比為“燈塔”,嘆其眼光長遠。

王繼芳教授、張伯勳教授、王岩教授,唐佩福反復提起這些名字。“我的博導王繼芳教授極其嚴謹,他是我醫學道路的啟蒙者、引路人。張伯勳教授是我見過臨床業務水平最高的,他一定要親自檢查病人才會下診斷,這讓我一生受益。王岩教授是一位極具戰略眼光的醫學科學家,他在國內率先推行了骨科亞專科化、精細化發展思路,骨科整體實力實現新的跨越!”他説。

老師們這樣對他,他也這樣對自己的學生。骨科張裏程醫生是唐佩福收的第一個研究生,跟在導師身邊十年,提起導師的嚴格,他深有感觸。“我的第一篇文章,老師改完發給我一看,通篇都是紅的。最後那篇文章老師指導我修改了有一二十遍,改到最後老師就帶著我讀,讀一句、改一句。”張裏程説。

出門診、做手術、做科研、帶學生,唐佩福的時間被擠得滿滿的。“我們家人都説,要是找我的話,不在門診就在辦公室,不然就是去了醫院安排的活動。天天如此,這就是我的生活軌跡。”他説。

早七點到晚十點,唐佩福保持高強度的工作。“但他對病人的事兒毫不含糊,他總説病人不容易,事必躬親。”他的同事、骨科護士長高遠説。

“一是傳承,再是創新,還有教學。我們骨科的事業裏,創新是車頭,科研是車身,教學是車軌。”唐佩福總結道。

談及未來,他的目標清晰。“中國正在跑步進入老齡化社會。老年人的慢性疾病問題、脆性骨折問題等等,難題重重。”他説自己會一直這樣忙下去,“要幹的事太多了”。

本報記者 崔爽 通訊員 郭晶 羅國金

作者: 崔爽   [責任編輯: 李浩]

相關稿件

人工關節,血管神經,脊柱,唐佩福
  • 中國“潛龍”出海 新型裝備助力深海科研

    中國大洋49航次科考6日起航,“潛龍二號”無人潛水器將隨船出海。與“潛龍二號”同行的,還有將在西南印度洋首次試驗性應用的水下滑翔機。一係列新型水下裝備的研發和投入使用,助力我國深海資源勘探和科學研究。[詳細]

  • 中國大洋49航次科考起航 250天執行10項調查任務

    “向陽紅10”科學考察船6日載著科考隊員從浙江舟山起航,拉開中國大洋49航次科考序幕。在為期250天、航程超過25000海裏的本次科考中,科考隊員將在印度洋相關海域執行10項調查任務。[詳細]

郵箱:kjcxlcb@news.cn 電話:010-88050684
版權所有 中國科協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