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聚焦  特別報道  教育時評
出國留學  校園廣角  校園文化
 科技要聞  考古發現  自然環保
科技生活  産業市場  宇宙奧秘
 職場動態  白領一族  招聘信息
求職手冊  薪資行情  海歸市場
 您的位置: 新華網 首頁 >> 書畫頻道 >> 書畫資訊
[本網專稿]李苦禪與齊白石及苦禪之“鷹緣”
2006年07月23日 16:53:56  來源:新華網
【字號  我要打印 我要糾錯 

李苦禪與恩師齊白石

    編者按:李苦禪先生是我國當代著名的書畫家、美術教育家,在繪畫界,他堪稱當代中國畫一代宗師。

    苦禪先生的一生經歷頗富傳奇色彩:他是一個充滿浪漫的革命熱情和正義感的愛國志士,他又是一個深受禪宗佛學思想影響的智者,古老的東方智慧使他對藝術對人生有更深邃的感悟,他還是一個精通中華武術與京劇的藝術家,武術的魂魄與京劇的神韻都融入他那筆墨意象與章法的情趣之中,使他的繪畫具有更豐富的內涵和噴涌不息的活力。

    本欄目特約李苦禪大師之子李燕先生撰此文,一饗讀者。

    我父親與齊白石

    "昔人學道有道一而知十者,不能知一者,學畫亦然。劣天分者雖見任何些數而一不能焉。愚者見一亦如無一,苦禪之學余而能焉,見一能為二也。白石題記"。

    我父親年輕時喜愛陳師曾,但更崇敬齊白石。他認為齊白石先生從不守舊,最重創新,愛畫生活題材,畫自己的真心感受。他説:"我佩服齊翁最大的一點是他不拘泥于古人,有獨創性,在藝術上絕不人雲亦雲,生活中也不巴結權貴,不抽煙(鴉片)打牌。幹藝術就是要像齊老先那樣有人格、有畫格!"

    1923年,尚未畢業的父親徑去北京西三道柵欄6號齊白石家登門拜師。一進門他就開口説:"齊先生,我很喜歡您老人家的畫,想拜您為師,不知能不能收我?我現在還是個窮學生,也沒什麼見面禮孝敬您,等將來我做了事再好好孝敬您老人家吧!"齊白石見這位鄉音不改的窮學生求學心切,又率直得可愛,當即應允了。齊白石話音未落,他就急忙行拜師禮:"學生這裏給老師叩頭啦!"案邊狹窄,只能擠下跪,他差點跌倒。一時間惹得老人又驚又喜……從此,父親就成了齊門第一位弟子,是年24周歲。

    當時父親尚在西畫係學習,只能在業余時間去齊先生家學畫。如果租拉洋車的錢夠幾天的飯錢,晚上便可不拉車而去齊翁家求教了。當時齊翁知道他的處境維艱,從不收他的學費。 不僅如此,有時還留他在家吃飯,給他顏料。這對于一個登堂入室的弟子來講,也真夠得上是十分的厚愛了!

    在齊翁畫案邊,我父親專心地靜觀齊翁運筆作畫,生怕出聲會影響老師。待老師畫完幾幅,懸挂壁上,坐下審視的時候,他才提出一些問題。

    在齊翁的精心栽培之下,他的學業益加奮進,其藝術"頭角已日漸崢嶸"。但在校內大家都不知他另學國畫,更不知其新名"苦禪"。直到1925年,林風眠校長與教師檢查學生的畢業成績時,突然發現幾幅署名"苦禪"的國畫甚佳,便問道:"我怎麼不知道咱們藝專還有位苦和尚?"當他得知這位"苦和尚"就是他名冊上的李英傑時,又是讚嘆又是同情。

    不久,他就作為一名年輕的國畫教授邁進了中國畫壇。應當指出,是齊翁最早獨具慧眼,看出了父親的藝術才華。齊白石大師不嫌其貧寒,納于門下,視為知己,並勵其志曰:"英也奪吾心,英也過吾,英也無敵,來日英若不享大名,世間是無鬼神也!"

    1924年齊翁在年僅27歲的李苦禪畫冊上題道:"論説新奇足起余,吾門中有李生殊。須知風雅稱三絕,廿七華年好讀書。深恥臨摹誇世人,閒花野草寫來真,能將有法為無法,方許龍眠作替人。"

    齊翁直將他比做宋代李公麟大畫師的"化身"。不過齊老深知世道,又在一幅《竹荷圖》上語重心長地題道:"苦禪仁弟有創造之心手,可喜也!美人招忌妒,理勢自然耳!"

    並親自奏刀,治印一方贈予我父親,印文是"死無休",意味深長。

    確實,他毫不辜負齊翁的鼓勵,藝術思想與實踐漸與齊翁心心相印,自然契合。平日齊翁畫荷花的長梗時往往只駐筆紙上,讓其弟子苦禪向後拉紙--筆筆皆合老人心意。有一次,我父親竟畫了一幅齊翁意中欲畫的《漁鷹圖》:夕陽余暉閃爍的湖水,落落黑石上棲滿了漁鷹。師徒二人率先將漁鷹納入大寫意繪畫題材之中。

    那時,齊翁的藝術漸為日本人所知,在東京,齊翁畫價大增。因此有人假造他的畫,僅摹得皮毛便可獲大利。而父親深深厭憎這等不義的行為:他只學老師的藝術精髓,而不師皮毛之跡,他寧可自己的畫賣不出高價也絕不去"亂真"。白石老人對此頗有感慨,在二十七歲的李苦禪畫作上題道:"一日能買三擔假,長安竟有擔竿者。苦禪學吾不似吾,一錢不值胡為乎……"又以小字注道:"余有門人字畫皆稍有皮毛之似,賣于東京能得百金。"斥之為"品卑如病衰人扶",而讚"苦禪不為真吾徒!"這齊翁筆下的"不似吾"、"真吾徒"六個字,乃是對這位大弟子李苦禪之人品畫品最概括的評價。

檢索服務

  新華書畫    油畫家    國畫家    書法家    評論家    名人堂
  拍賣資訊   拍賣公司   拍賣知識   展覽信息   代理作品   畫廊展訊
國內書畫流派 國外書畫流派  國內藝術館  國外藝術館   精品賞析   書畫論壇
  畫家名錄   書畫專題   新華教育   新華校園   新華讀書   新華收藏

    鷹緣

    1993年10月17日晚,在中國歷史博物館,黨和國家領導人觀賞了我國歷代書畫大師的傑作,當江澤民主席走到苦禪先生之作《雄鷹》前面的時候,他説:"在世界上,這種雄鷹的形象應當説是一種英雄的形象。"

    在少年時代李苦禪就把鐘愛的大黑鳥漁鷹移植到了寫意畫中。一次李苦禪帶著《漁鷹圖》到齊先生的畫室,恰好齊老師也正在畫一幅漁鷹題材的山水畫,真是不謀而合,心心相印!齊白石大師感慨地説:"人也學我手,英也奪我心,英也過我。來日英若不享大名,世間是無鬼神矣!"。白石老人即在28歲的李苦禪所作的《群漁鷹》上題道:"苦禪仁弟畫此,與余不謀而合。因感往事,題二十八字。"這裏,白石老人所説的"往事",就是師生二人,把漁鷹作為重要題材率先移入寫意繪畫這段"不謀而合"的往事。

    李苦禪先生,作為齊白石大師的第一位學生,他深深銘記著老師的教導:"學我者生,似我者死"的道理,他只學習齊先生的藝術精神,不追求和齊先生繪畫的表面相似。譬如畫漁鷹吧!苦禪先生看到齊白石先生是把漁鷹們放到山水之間,那麼自己就以近景特寫來畫漁鷹。他,更記取齊先生"刪去臨摹手一雙"的教導,不以臨摹古人的畫或者割取古人的畫為能事,而要求自己像古人和齊先生那樣,從大自然中選取自己的畫稿,畫自家面貌的畫。

    在苦禪先生的一生中,"大黑鳥"成了他筆下的主角。一係列被他命名的"大黑鳥"們一一出現在了他濃重的筆端,它們是:山鷲、雄鷹、蒼鷺、寒鴉,當然還有漁鷹。即使對于小禽鳥的造型,他也著意誇張適度放大,掃盡了一切小家小氣的造型蹤影。他筆下的黑雞、八哥、喜鵲等等,也都透發著"大黑鳥"的形神。!(李燕 /文)

    李燕簡介

    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周易學會副會長、李苦禪紀念館副館長、齊白石研究會副會長、 九三學社中央教育文化委員會委員。

    李燕先生1943年生于北京,字壯北,祖籍山東省高唐縣。自幼在其父親李苦禪大師教導下敬祖愛國,嗜好國學文藝。1958 年後于中央美術學院學習八年,故功底深厚。其書畫遠避指端末技之形式主義的幻術,係以大自然天趣和大中華人文內涵形于筆墨,最擅長寫意動物與人物。以勾沉補缺之旨作論文,以針貶時弊之旨作雜文,亦時有詩、賦隨緣即出,刊諸報章頗有讀者。 尤擅國學文藝之大型演講,應邀所開講座,數小時不中休、不坐、不用講稿而通場盈眾,名聲已甚于其畫。執教25載,師表何如己聞于公論,故兩獲"優秀教師"獎狀。著作有《苦禪宗師藝緣錄》、《藝術大師之路李苦禪》、《亦文亦畫書係李燕集》、《易經畫傳》、《李燕畫集》、《百猴圖長卷》、《李燕畫猴技法》與《周易中的哲理》、 《科學與藝術》、《"人文環保"迫在眉睫 》 等出版。力作《大鵬圖》于1999年搭乘中國第一艘試驗載人飛船 《神舟》號,成為人類史上首件飛遊太空又安然返回的繪畫,經公證已載史冊《大世界基尼斯之最》。李燕先生兼為"半個電視人",制作了第一部涵京津各種彈唱曲藝的係列片《胡同古韻》十集、採訪紀實片《愛國藝術家苦禪大師》十集等。亦應中央電視臺與地方臺多種欄目邀請,作撰稿人與嘉賓上鏡,所播出之文化藝術節目語言風格獨特,富于文化底蘊。

  相關評論      
相關稿件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請您發表感言,注意文明用語並遵守相關規定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責任編輯: 荊克 )
 讀圖時代
新華網評
 
新華社區
 
 
 
新華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