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化學武器:無聲殺手

2013年12月18日 07:03:53 來源: 北京日報
分享到:

  英國考古學家發現世界上最早的毒氣戰。

  比利時清彈隊冒險清出一戰化學彈藥。

  俄羅斯薩拉托夫地區的一個化學武器銷毀工廠,身穿銀色防護服的消防員。

  新聞背景

  2013年,敘利亞“化武疑雲”險些釀成戰爭。如今,盡管敘利亞承諾將按要求銷毀化學武器,但是,如何將“化武”安全運出敘利亞?在哪裏銷毀?誰來為銷毀買單?直接關係到整個銷毀計劃的成敗。本月10日,禁止化學武器組織總幹事尤祖姆居代表該組織在挪威奧斯陸領取2013年諾貝爾和平獎。尤祖姆居當天表示,敘利亞化學武器可能在明年初展開銷毀。

  化學武器與生物武器、核武器一起並稱為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化學武器號稱“無聲殺手”,主要是用化學工業合成的毒劑侵入人體,引起各種傷害。由于化學武器殺傷性強,殺傷范圍大,持續時間長,中毒者後遺症嚴重,而且對環境破壞也很厲害,因而多次被國際條約所禁止。

  古人受濃煙攻獸啟發

  將毒氣用于戰爭

  遠在數千年前,人類就利用燃燒未幹的木材、濕草所產生的濃煙攻擊野獸,依靠濃煙的刺激作用,將逃避洞內之獸逐出捕獲。後來,古人又將這種濃煙攻獸的辦法,用于兩軍交戰之中。最早記錄使用毒氣的戰爭,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29年的伯羅奔尼撒戰爭,發生在雅典和斯巴達之間。據記載,斯巴達人曾將瀝青和硫磺制成拋射物,燃燒後生成大量的二氧化硫,在圍城戰鬥中攻擊雅典人,使雅典人毫無辦法,終于投降。稍晚的羅馬-波斯戰爭中,波斯曾直接往地道中灌這種煙,熏死突襲的羅馬士兵,這是最早的“窒息性毒劑”。

  我國古代也有過不少這樣的戰例。《左傳》中曾記載,公元前6世紀-公元前5世紀:“夏諸侯之大夫從晉侯伐秦時,秦人毒涇上流,師人多死”。即在中國春秋時期的戰爭中,秦軍也曾在河水上遊下毒,毒死前來進攻的諸侯聯軍。公元1000年有個叫唐福的人,把他所制的毒藥煙球獻給大宋朝廷。毒藥煙球有點像雛形毒氣彈,球內裝有砒霜、巴豆之類毒物,燃燒後煙霧彌漫,能使敵人中毒,削弱戰鬥力。宋初《武經總要》裏,不僅描述了這種武器,而且還記下了當時的配方。

  畢竟,古代的“化學武器”是原始的,不僅使用方法簡單,而且殺傷作用也很有限。因此,化學武器作為作戰輔助手段,在當時沒有被人們重視。到了近代,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化學武器才開始顯示出它的威力。

  “化肥之父”

  打開“潘多拉魔盒”

  近代化學和化學工業的發展,孕育了生產化學武器的溫床。

  現代意義上的化學戰和化學武器,應該從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算起。1914年10月,德軍和法軍在戰場上開創了使用刺激性毒劑的先例,標志著化學武器正式走上歷史舞臺。從歷史上來看,化學武器取得了空前的戰場效果,所以當時有人把化學武器叫作“終極武器”。

  一戰期間,1915年德軍在第二次伊普爾戰役中施放的氯氣,是第一批現代意義上的化學武器。雖然此時人類還沒有完全弄清氯氣的性質,卻把它帶進了戰場。由施放氯氣肇始的化學戰,很快演變出許多的“花樣”,光氣、雙光氣和芥子氣等毒氣,紛紛在交戰雙方野心的催化之下粉墨登場。

  研制化學武器的居然是具有“化肥之父”稱號的德國化學家弗萊茨‧哈伯。1919年,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舉行的諾貝爾獎頒獎大會上,主席宣布:“德意志帝國化學博士弗萊茨‧哈伯因成功地解決了‘氨’的合成,而獲得1918年度諾貝爾化學獎。”頓時,鎂光燈齊聚到了一位體態修長,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的學者身上。次日,歐洲各大報都刊載了他的照片,頓時引起一片嘩然。有的科學家直接說:“這一決定玷污了科學界,哈伯不僅沒有資格獲得這一最高榮譽,而且還應該下地獄。”更為甚者,哈伯美麗的妻子因丈夫對人類犯下的罪行而含憤自殺。

  原來,哈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很快成為一個狂熱的民族主義者,並把自己的智慧用于戰爭。1915年l月,他向德軍總參謀部提出建議:生產氯氣,用于作戰。德軍最高統帥部馬上批準了他的建議並任命哈伯為A10局局長,專門成立了進行氯氣襲擊的秘密機構。哈伯很快研制出來了氯氣,並用羊做試驗取得了成功。于是,德軍迫不及待地將氯氣用于實戰。

  化學武器殺傷率

  是高爆性彈藥的2.3倍

  化學武器自20世紀初出現在世界軍事舞臺上,從最簡單的諸如氯氣的化學毒劑發展到復雜的液態、氣態和固態化學毒劑,化學武器在實踐中不斷發展進化。

  在一戰結束後,化學武器的研發不僅仍在繼續,而且因為化學工業的迅速發展,已經形成了包括神經性毒劑、糜爛性毒劑、全身中毒性毒劑、窒息性毒劑、失能性毒劑、刺激性毒劑6類毒劑的龐大“家譜”。其中,神經性毒劑以沙林、梭曼等為代表,主要引起神經係統功能紊亂,出現瞳孔縮小、惡心嘔吐、呼吸困難、肌肉震顫等症狀,重者可迅速致死;糜爛性毒劑主要代表是芥子氣、氮芥和路易斯氣,它通過呼吸道、皮膚、眼睛等侵入人體後,破壞肌體組織細胞,造成呼吸道黏膜壞死性炎症、皮膚糜爛、眼睛刺痛畏光甚至失明等;窒息性毒劑包括光氣、氯氣等,能損害呼吸器官,引起急性中毒性肺氣造成窒息死亡;全身中毒性毒劑包括氫氰酸等,主要通過呼吸道破壞人體組織細胞氧化功能,引起組織急性缺氧,產生惡心、頭痛、呼吸困難等,重者迅速死亡。以上四種都是致命毒氣,不僅殺傷力大,而且令受害者非常痛苦。另外兩種毒劑通常不會致死,刺激性毒劑刺激眼睛和上呼吸道,使人流眼淚或打噴嚏;失能性毒劑讓人暫時性頭暈眼花、思維混亂、運動遲緩。

  據測算,化學彈藥的殺傷率是高爆性彈藥的2.3倍。化學武器還具有多效性,使用不同的毒劑品種,通過呼吸道中毒和皮膚滲透中毒等不同的生理反應,可以產生不同的戰略戰術效果。同時,化學武器還具有大面積的殺傷和滲透效應,可以使地域內的大面積目標或是隱秘目標,產生中毒效應。另外,化學武器具有生物的專一性,它只殺傷生物,而不損壞建築物和技術裝備。

  “失能性”毒劑危害大

  全球禁用化武呼聲高

  從20世紀後半葉開始,化學武器的研究向非致死性的武器轉變。常在電影中出現的“催淚彈”,裏面裝填了可以讓人涕淚橫流,卻通常不會致死的西埃斯(CS)氣體,這種“刺激性毒劑”的代表,成為軍警鎮壓騷亂和特種部隊突襲恐怖分子的好幫手。而以美國1962年研制的“仁慈毒劑”畢茲為代表的“失能性毒劑”,則可以讓人的思維和運動機能暫時發生障礙,從而失去作戰能力,卻同樣難以致死。盡管如此,非致死性化學武器的出現,仍然傳遞出一種信號: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了化學武器的殘忍之處。它的直接受害者大多是一線士兵和無辜百姓。

  隨著禁用化學武器的呼聲越來越高,1992年11月30日,《禁止化學武器公約》由第四十七屆聯合國大會一致通過,並于1997年4月29日生效。《禁止化學武器公約》全稱為《關于禁止發展、生產、儲存和使用化學武器及銷毀此種武器的公約》,是世界上第一個全面禁止和徹底銷毀一種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公約。

  美國是化學武器大國,截至2013年6月24日美國只銷毀了46%的化學武器。美國現存化學武器及制劑3000多噸,存儲在科羅拉多州和和肯塔基州,預計再用10年才能全部銷毀。

  俄羅斯1993年通報存有39967噸化學武器,根據《禁止化學武器公約》規定,包括俄羅斯在內的所有締約國必須在2012年4月29日前銷毀全部化學武器。截至2013年4月17日,俄羅斯已銷毀超過2.9萬噸化學武器,約佔所有庫存的73%。

  相關鏈接

  有哪些防護措施

  化學武器雖然殺傷力大,破壞力強,但由于使用時嚴重受氣候、地形、地貌、時間等自然條件的影響而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在一戰中就曾出現過意外,由于風向的突然變化,本來自己一方施放的毒氣雲團,反而襲擊了自己的陣地,造成了死傷事件。

  一戰中,德軍用氯氣攻擊加拿大第一師的陣地時,加拿大軍隊根據醫官的指示,在紗布、毛巾上撒尿,蒙在臉上隔著呼吸。尿液裏的尿素和氯氣發生化學作用(合成雙氯尿素)降低了氯氣的效果。可見,化學武器是可以防護的。

  目前化學武器的防護措施主要有:探測通報、破壞摧毀、防護、消毒、急救等。探測通報就是採用各種現代化的探測手段,弄清敵方化學襲擊的情況,了解氣象、地形等,並及時通報。破壞摧毀就是採用各種手段,破壞敵方的化學武器和設施等。防護就是根據軍用毒劑的作用特點和中毒途徑,設法把人體與毒劑隔絕,同時保證人員能呼吸到清潔的空氣,如構築化學工事、器材防護(戴防毒面具、穿防毒衣)等。消毒主要是對神經性毒劑和糜爛性毒劑染毒的人、水、糧食、環境等進行消毒處理。

  戰爭實錄

  一戰施放化學戰劑

  12.15萬噸!

  人類使用人工合成的化學武器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戰。

  1915年4月22日下午5時許,就在日落西山時,守衛伊普爾的協約國軍隊突然發現一種黃綠色的煙霧,外表“像是寒夜籠罩在水草地上的那種煙霧”,隨風慢慢飄動,向法軍第45後備師的塹壕蔓延。那是德軍從5700多個金屬容器中釋放出來的氯氣。塹壕裏不知所措的士兵們頓時覺得他們的眼睛、鼻子和喉嚨好像被酸性物質燒灼似的,不斷有人倒下,痛苦地扭曲著身體直至死去,幸存者則抓住喉嚨四散奔逃。在這次毒氣戰中,英法聯軍1.5萬人中毒,其中5000人死亡。

  第一次世界大戰首次見證了化學武器的使用。到了戰爭的最後一年,50%的德國炮彈都充了毒氣。同樣,英、法、俄、美也相繼大量使用毒氣等化學武器,其中英、法以牙還牙率先使用了路易斯毒氣。從1917年7月起,化學戰達到高潮,幾乎每次戰役都使用化學武器,直到1918年一戰結束,交戰雙方頻繁使用刺激性、窒息性、糜爛性毒劑,動用毒劑54種,總施放量12.15萬噸,導致127.9萬軍民中毒,其中9.1萬人死亡,約佔整個戰爭傷亡人數的4.6%。

  延伸閱讀

  “窮人的原子彈”?

  化學武器在現代戰場上的地位,與中世紀的弩頗有相似之處。小國和弱國不需要太多的投資,就能組建起可觀的化學武器庫。對更容易、更高效地殺戮同類的狂熱追求,降低了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門檻”,讓戰爭更有可能全面失控,甚至把人類帶入滅絕的深淵。

  一戰後,一些第三世界國家把化學武器稱之為“窮人的原子彈”,大量生產、裝備部隊,甚至在戰爭中使用。兩伊戰爭期間,伊拉克對伊朗發動過200余次化武襲擊,其中包括塔崩、沙林等毒氣,造成約10萬人中毒、1萬人死亡。

  冷戰結束後,化學武器擴散還有一個令人憂慮的特點,就是恐怖組織也掌握了化學武器,並用這種武器從事恐怖活動。1995年3月20日,日本恐怖組織奧姆真理教在東京制造“沙林毒氣事件”。奧姆真理教信徒在早高峰時于3條線路的5列地鐵列車上施毒,釀成12人死亡、14人致殘、約5500人中毒的特大恐怖事件。美國為此驚呼“恐怖分子掌握並使用化學武器,將是世界最大的災難。”

  2013年8月21日,在敘利亞大馬士革姑塔東區發生較大規模使用化學武器的行為,造成1400多人死亡。在國際社會努力下,敘利亞政府最終同意銷毀化學武器,並允許禁止化學武器組織人員核查。

  未來,“化武”裁軍面臨幾大關切:首先是化學失能劑,雖然被稱作“非致命劑”,但這一術語其實使用並不得當,因為此類劑在高劑量時有可能會造成死亡或永久性傷害。其次是新一代生物化學“鎮靜劑”,例如許多藥品公司正在開發的“生物調節劑”,今後很可能研究出改性的生物調節劑,在執法、反恐、城市作戰中使用,造成作用對象進入昏睡、紊亂、安定等狀態。此類化合物通常被稱作《禁止生物武器公約》和《禁止化學武器公約》的中間譜係化合物。有專家認為,此類化合物的誤用或濫用,可能會造成未來警察或軍隊利用化學武器來控制人的認知、感覺、情感、動機、行為和意識。

  此外,化學恐怖主義對人類社會構成新威脅。由于化學武器使用的“門檻”較低,因此恐怖分子將會使用化學武器實施恐怖襲擊。除武器級毒劑的合成外,化學恐怖分子還可能施放氯氣、光氣等有毒工業化學品。盡管這些化學品致死性比經典的毒劑弱,但有毒工業化學品極易獲得,各種化工廠或制藥廠、油氣裝置、半導體廠、大型農場等都可能成為其來源。

  有此一說

  希特勒小胡子

  為防毒氣!

  1918年,有一個德國傳令兵在一次戰鬥中中了毒氣,眼睛幾乎失明,後被送進一座野戰醫院。他後來提起這件事就發誓要報仇,而他的憤怒幾乎演變成了世界的災難。這個人就是阿道夫‧希特勒。

  希特勒的小胡子可能是歷史上最不容易忘記的東西,甚至已成為罪惡的象徵。然而據對希特勒早期生活一項新研究顯示,那個曾襯托希特勒陰沉外表的牙刷式的特殊小胡子造型,卻並非他本人的初衷。一戰期間曾跟隨希特勒在戰壕中出生入死的一位作家所寫的一篇保存在德國地方小城邁巴赫檔案館中未曾公開發表的文章揭示,因為只有那樣修剪他的胡子,才能和防毒面罩相配以抵禦英國芥子氣毒氣的攻擊。此前,歷史學家普遍認為,這個納粹領導人留那樣的小胡子只不過是追趕當時的時尚潮流而已。

  或許是因為希特勒中過毒,深知化學武器的威力,所以他上臺後,即刻在國防部成立第9處,專門負責化學武器的研制、生產與作戰事務。同時組建專門從事化學戰的部隊——“發煙部隊”,總兵力達11萬人。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9131258756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