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核心賽事稀缺,電競産業掘金不易
2017-11-14 07:20:37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0月25日,太倉天鏡湖電子競技小鎮園區。新京報記者 覃澈 攝

  由PLU承辦的穿越火線職業聯賽如今成為太倉打造電競小鎮最核心的賽事。

  11月13日,知名遊戲外設廠商雷蛇在香港上市,收盤價報4.58港元,較其發行價上漲約18.04%。按收盤價計算,雷蛇市值超過400億港元。

  9月份,大洋彼岸的北美電競戰隊Cloud9獲得2500萬美元的A輪融資。

  企鵝智酷聯合騰訊電競發布的《2017年中國電競發展報告》顯示,全球電競市場處于高速增長階段,中國電競市場在2016年完成1.7億的用戶積累,2017年預計將達到2.2億。

  電競市場日趨龐大的規模,讓眾多地方政府看中其背後所蘊藏的巨大商業價值,希望借此拉動其他行業經濟發展。

  今年已有多個城市宣布將投巨資打造電競小鎮。從目前媒體報道的投資數據來看,蕪湖尚未公布投入成本,江蘇太倉、河南孟州及重慶忠縣三個電競小鎮計劃投資額均超過20億元。

  近日記者走訪太倉發現,當地已經吸引了部分電競企業和電競俱樂部入駐。在業內人士看來,盡管打造電競小鎮需要遊戲研發、賽事承辦、俱樂部和公會等多個環節,但吸引業界關注的關鍵還是核心賽事。而如今各大遊戲廠商更願意將現象級賽事放在大城市舉辦的態度,或成為約束電競小鎮發展的關鍵。

  “安靜”的電競小鎮:“沒你想象的那般熱鬧”

  出租車“剎”地停了下來,司機指了指馬路對面一排淺白色的小樓:“喏,到了。”

  嫩綠色的“太倉天鏡湖電子競技小鎮”幾個字鑲刻在最中間的一棟樓外墻上,碩大而醒目。

  10月24日,李磊(化名)提著行李,難以壓抑內心的激動,來到這裏。他的腦海裏,早已勾勒出自己和同樣前來“朝聖”的電競迷們熱切交流的場景。

  這是李磊第一次來到太倉。作為電競迷的他希望能在此看到心目中的電競“大神”,更渴望能從中找到商機,切入到如今已逐漸形成産業集群的小鎮當中借勢撈金。

  但讓他失望的是,原以為會看到眾多來自國內各地玩家聚集太倉,為自己心儀的戰隊助威的場景。在圍著堤岸旁的電競比賽場館走了一圈後,李磊卻沒有發現任何年輕人的蹤影。不少小樓門店大門緊鎖,只有三三兩兩的工作人員站在崗亭旁聊天。

  “沒你想象的那般熱鬧。”當李磊向一個工作人員詢問時,對方平靜地回答,“只有比賽的時候才偶爾會有年輕人趕來觀看。這裏平時除了上班的工作人員外,很難看到外人進出。”

  大多數本地人都知道,天鏡湖電競小鎮是這個城市“玩遊戲”最集中的地方。但他們並不清楚,這個佔地3.55平方公裏的小鎮,如今已和電競的命運牢牢捆綁在了一起。

  2017年2月,太倉市提出創建“太倉天鏡湖電子競技小鎮”的計劃;4月20日,太倉市副市長顧建康宣布:未來5年內投入25億元,建設太倉天鏡湖電子競技特色小鎮。那段時間裏,“2017年內舉辦600場電競賽事”、“引進10家知名俱樂部”等消息衝擊著每一個電競迷。太倉似乎成為繼北上深後,國內電競氛圍最火熱的城市。

  事實上,太倉並非國內唯一一個計劃打造電競小鎮的城市。近幾年來,電競的爆紅,讓重慶忠縣、安徽蕪湖、浙江杭州等多地相繼宣布將打造電競小鎮。希望形成以電競賽事、場館、孵化園等多業態整合的電競産業鏈,進而拉動當地産業發展。

  李磊向新京報記者解釋自己選擇來太倉掘金的原因:“其他城市如今並不成熟,還沒有形成行業氛圍。更多還是處于初期建造當中。”在電競小鎮的一家咖啡廳裏,李磊邊翻閱手機中所拍下的小鎮項目規劃圖,邊逐一搜索著已在當地落戶的企業和俱樂部資料,“太倉至少初見雛形。”

  10月25日,新京報記者在當地司機的帶領下,行駛過瀏河城南橋進入電競小鎮園區。小鎮的核心布局PLU遊戲娛樂傳媒、電競主題影院、電競賽館等項目集中于此。

  在路口的展示牌上,詳細地印著電競小鎮的布局。包括電競學院、主題酒店等産業周邊配套。

  “俱樂部、遊戲公會等電競企業在這邊的不多,更多集中在科技園區域。”天鏡湖電競小鎮一位工作人員解釋到。

  記者隨後在科技園其中一棟辦公樓中發現,已有四五家電競公會、戰隊俱樂部等企業入駐。不少身穿印有“電競”、“戰隊”等字眼服裝的年輕人不斷進出其中。

  “去年11月份就我們一家電競企業,現在樓上樓下都是同行。”情久公會負責人王華騏介紹稱,“旁邊幾棟樓裏也都有電競企業,你打車給司機説做遊戲的,都知道這裏。”

  政府豪賭25億:挨近上海吸引電競企業

  “相對其他電競小鎮,我們有更大的地理優勢和産業底蘊。”10月26日,太倉市科教新城黨工委書記陸定峰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事實上,太倉市早在2011年就開始布局電競産業。彼時互聯網的衝擊讓信息化産業成為熱門趨勢,而電競産業正是互聯網信息時代下,受年輕人歡迎的娛樂消費産業。另一方面,國家體育總局在2008年將電子競技從第99項體育運動項目重新定義為第78項的消息,以及電競賽事關注人數在國內的暴漲,也讓太倉認準發展電競産業。

  2016年7月份,住建部、國家發改委、財政部下達《關于開展特色小鎮培育工作的通知》,計劃在2020年培育1000個左右各具特色的小鎮。久經考慮後,太倉市政府決定未來5年內投資25億元,並在科教新城劃分出3.55平方公裏區域,打造“電競小鎮”。

  “我們和其他小鎮相比,最大的地理優勢在于挨近上海。”陸定峰介紹説。記者了解到,從上海虹橋商務區出發到太倉,路程約為50公裏,駕車僅需40分鐘。

  離上海近意味著有著更大的電競發展空間。據業內人士介紹稱,作為中國電競最成熟的城市,上海幾乎聚集了英雄聯盟、王者榮耀等職業聯賽70%的俱樂部。但過于高昂的物價讓不少俱樂部選擇將青訓基地搬離上海,而太倉正是他們的首選地點。

  “除了王者榮耀主力戰隊還在上海外,其他賽事隊員和青訓隊伍都在太倉。”一位國內電競俱樂部工作人員Jeng説,“這邊的物價比上海便宜太多,加上周邊氛圍安靜,更適合選手集中訓練。”

  太倉對電競産業的優惠政策也吸引著大量企業入駐。陸定峰向記者介紹稱,太倉市計劃出臺關于包括資金、人才在內的電競專項扶持政策。從辦公場所、稅收政策、人才獎勵等方面對入駐太倉的電競企業提供服務。

  據太倉當地媒體數據顯示,如今已有24家電競企業和10余家電競俱樂部、16家經紀公司、公會團體入駐,業務覆蓋遊戲節目錄制、職業聯賽運營與視頻直播等領域,從業人員已達到3000多人,發展規模已是目前國內最為成熟的電競小鎮。

  但陸定峰也承認,盡管太倉電競産業已逐漸形成産業氛圍,但産業濃度相對匱乏。此前落戶太倉的電競企業涵蓋了行業各個領域,但一直處于分散狀態,很難形成聚合。

  拓荒者:冀望熱門賽事打出太倉知名度

  2011年,PLU遊戲娛樂傳媒創始人陳琦棟決定將公司遷往太倉。6年後,PLU已成為太倉打造電競集群的核心所在。

  成立于2005年的PLU,是國內最早從事電子競技賽事內容的制作機構,並在2013年與騰訊聯手打造了英雄聯盟職業聯賽,在國內電競行業頗具地位。而引入PLU的進駐,正是太倉市政府希望能通過其影響力來吸引更多的電競企業落地。

  “當時太倉就是電競荒漠。”PLU總導演謝逸仙印象深刻。彼時的太倉,除了幾十家網吧外,再無任何和電競關聯的印記。

  兩年後,謝逸仙決定將剛從騰訊手中獲得的英雄聯盟賽事在太倉舉辦。他計劃以這款在電競迷中逐漸走紅的遊戲,來樹立太倉的業界地位。

  2013年3月,英雄聯盟春季賽在太倉拉開序幕。原以為首場比賽會觀眾爆滿的謝逸仙意外發現,現場觀眾寥寥無幾。“此前曾預設過來的觀眾人數不多,但沒想到會糟糕成這樣子。”謝逸仙臨時找來不少朋友“湊人氣”,才讓比賽現場氛圍不至于過于冷清。

  隨著比賽的進行以及平臺的不斷推廣,越來越多的粉絲注意到這一賽事,並紛紛聯係上PLU,咨詢如何能趕赴現場觀看比賽。

  “當時我們在上海選了8個集結點,安排多輛大巴車將電競迷從上海送過來,比賽結束後再送回去。”謝逸仙回憶稱,“幾乎每班大巴車都擠滿了粉絲,一路揮舞著旗幟為喜歡的戰隊加油造勢。”

  那段時間裏,太倉成為電競産業中最熱門的話題。外地粉絲在網上觀看比賽時,也會不停地被屏幕彈出的“太倉”、“電競”等字眼所吸引。

  賽季最後一場比賽,原本只能容下400人的場館內擠了近800名觀眾。另據後臺數據顯示,還有數萬外地粉絲坐在電腦前,全程收看比賽進展。

  成了!謝逸仙狠狠地揮了下拳頭!

  這一賽事僅在太倉維持了一年時間,就因為遊戲過于火爆被廠商建議遷往上海舉辦。但太倉在業界的知名度已然打開,無數電競從業者開始關注起這個新生的電競城市。

  為了填補英雄聯盟聯賽的空缺,PLU在2016年將穿越火線職業聯賽引入到太倉,希望繼續以同樣的方式,來維持太倉在電競迷中的熱度。但這兩款遊戲在影響力和粉絲數量上的巨大差別,並沒有讓謝逸仙和PLU取得預想中的效果。

  “這算是電競小鎮天生的劣勢。”謝逸仙分析稱,“遊戲廠商更願意把一款全國現象級遊戲放在北上廣這些等級的城市中,畢竟獲得的影響力也更大。”

  “熱門賽事只是小鎮打造産業鏈的一環。除此之外,還需要導入直播平臺、俱樂部戰隊、公會、外設廠商等更多的環節。”電競業內資深人士老韓向記者分析,“盡管比不上英雄聯盟、王者榮耀,但穿越火線仍然是電競領域第三賽事,常駐太倉也讓當地比起其他電競小鎮而言有著更大的優勢。”

  如今的PLU不再滿足只承辦比賽。一方面,謝逸仙率領著PLU繼續在太倉打造穿越火線、FIFA等職業賽事,一方面,他也在努力和遊戲廠商尋求更高層次的談判。他希望能通過PLU在業內的影響力和多年來承辦比賽的經驗,能拿下一兩款遊戲的運營版權,然後再獨立進行版權制作、招商、推廣以及組建比賽。

  “到時候能將更多的賽事落地太倉,進而提升當地電競産業發展。”謝逸仙説。

  新來者:月流水達到600萬,利潤遠超在上海

  練習槍法、直播、訓練、比賽……這些元素構成了亮亮每天的生活。25歲的他,已經在太倉生活了2年多時間。除了每個賽季結束後回內蒙古老家陪陪父母外,基本已經在太倉扎根。

  2016年,PLU將穿越火線職業聯賽引入太倉,同時也帶來了10支聯賽戰隊的入駐。亮亮所效力的情久俱樂部,正是其中之一。“這裏差不多有近百名穿越火線選手。”亮亮稱。

  記者了解到,相對英雄聯盟、王者榮耀等遊戲在國內的爆紅,已誕生9年時間的穿越火線的熱度逐漸冷卻。賽事遇冷,讓戰隊選手們頗有點不受重視的感覺。“每次打比賽時除了工作人員和選手外,沒有其他人了。偶爾來幾個粉絲,還是選手的親戚朋友。”

  在亮亮的印象中,每天的比賽就是隊員們集合趕往PLU遊戲娛樂傳媒小樓,輕車熟路地鑽進二樓演播廳,比賽完後,再統一回到相隔幾公裏開外的俱樂部駐扎地。

  謝逸仙承認這一説法。在缺乏線上觀眾的情況下,PLU通常將常規賽比賽場地選在演播室內,以便于省出更大費用打造賽事總決賽。這讓不少選手心生無奈:同為職業選手,英雄聯盟和王者榮耀戰隊無比風光,而自己卻只能待在小小演播室內。

  賽事遇冷、人氣不足意味著收入不高。而選擇在各個平臺上進行訓練直播,則成為聚集在太倉的穿越火線選手們提升名氣之余,最大的收入來源。

  “每個月收入2萬元上下。”亮亮介紹稱,“戰隊工資1萬元。而直播方面,每個月大概也有1萬元。我算做得一般的,做得最好的穿越火線選手每個月直播能拿到5萬元。”

  “選手每天都會抽出時間來進行遊戲直播,這是他們主要的收入來源之一。”位于太倉大學創業園辦公樓的情久公會辦公室裏,公會總經理王華騏正翻閱當天的主播業績表。

  戰隊現在尚不處于盈利狀態,這意味著需要通過其他的方式為戰隊輸血,而情久最大的收入來源正是旗下3000多位主播為公會帶來的收益。

  “以主播收入來運營戰隊,是當下很多非現象級賽事的俱樂部最常見的發展模式。”王華騏介紹道,“這就決定了我們必須要考慮各項開支。”

  事實上,從上海遷往太倉,最初的考慮正是基于“太倉物價便宜”。

  王華騏為記者算了筆賬:在上海郊區租一套能住下四五個主播的別墅,每月租金為2萬元,同時還需要聘請生活阿姨為主播做飯,平均每個主播生活成本在每月1萬元左右。

  “如果一個主播每個月流水為5萬元的話,我們要先按照合同給平臺交納近40%的費用,然後再為主播繳納稅費,再用剩余的費用來養電競戰隊。很可能最後公司在每個主播身上賺的錢勉強持平。”

  而在太倉,電競小鎮為其提供的獨棟小樓在近3年內完全免費,如果主播每個月流水同樣按照5萬元計算的話,情久公會能在主播身上獲得5000元以上的收益。

  “對于主播收入而言,公司在太倉和上海區別不大。他們分散在全國各地,每天通過我們經紀人團隊在線上進行管理。”王華騏介紹稱,“現在電競戰隊成本費用下降,公司可以用這筆錢來擴大規模,以及培養線下主播了。”

  2016年11月,在投資人的牽線下,情久公會搬往太倉落戶。“很多人給我打電話,問為什麼會從繁華都市搬家到一個小地方。”初到太倉的那一個月,很多同行對情久公會的決定深感懷疑。“現在我們每個月月流水達到600萬元,利潤更是遠超過當初在上海的收益。現在很多公會都希望我們能從中搭線,幫助他們也搬過來。”

  核心賽事稀缺或制約電競小鎮發展

  中國音數協遊戲工委、伽馬數據發布的《2016中國遊戲産業報告》中顯示,2016年電競市場規模已達到504.6億元。國內電競總産值269.1億元,用戶達1.24億。而Newzoo數據同樣顯示,2017年全球電子競技觀眾將達到3.86億人,到2020年,電子競技迷數量將增長50%,達到2.86億人。

  電競市場日趨龐大的規模,讓眾多地方政府看中其背後所蘊藏的巨大商業價值。另一方面,電競賽事不需要特定生態環境,以及良好地理位置的獨特性,也讓不少地方政府希望借此拉動其他行業發展。

  “太倉當時還是保守了。”老韓不無遺憾地説,“如果當年要是更精通電競産業,或者打造電競産業更徹底的話,現在太倉早就領先上海了。”

  當初電競産業發展並沒達到現在的規模,同時盡管國家體育總局將電競列為合法賽事,但外界對電競還存在質疑態度。另一方面,業界對如何打造電競商業化發展,誰也説不清楚。“雖然現在想明白了,但時間已比較晚了。太多的政府都看到了電競發展的勢頭,都紛紛揮舞著巨資進場了。”老韓表示。

  記者查閱資料發現,目前國內宣布將打造電競小鎮的地區已有銀川、貴州、忠縣、太倉、蕪湖、孟州和青島、葫蘆島等。根據媒體報道,太倉、孟州以及忠縣這3個電競小鎮的計劃投資額均超過20億元。巨額的支出能否讓各地政府實現願景,卻是一個巨大的未知數。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相比傳統體育賽事,電競産業未能找到真正的盈利點,同時還面臨著盈利模式單一、人才缺乏等問題。甚至多個政府部門及企業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承認,電子競技是一個“燒錢”的行業,要想在這一産業鏈中成功“掘金”並不容易。

  “現在並不清楚這些電競小鎮最後的發展情況。但顯然,並非每個小鎮都能取得意想中的成績。”從事多年電競行業的Wing如此説道。

  電競小鎮的蜂擁成立,勢必涉及電競産業資源的搶奪。謝逸仙回憶稱,此前曾有多個城市希望自己能幫助當地引入一些電競賽事,“很多城市都給我們承諾稱,只要能引入賽事,政策、主辦場地、資金都好説。還有不少地方希望我們能過去常駐,也是希望能多搶奪電競資源。”

  在老韓看來,各地打造電競小鎮,希望利用電競集群的方式來提升産業發展的模式並沒有問題。但最終能否成功,還是在于核心賽事,以及專業賽事承辦方的稀缺。“雖然打造電競小鎮需要涉及賽事、戰隊、公會等每一環節,但最吸引粉絲的,還是核心遊戲。”

  業內人士認為,粉絲往往只關注最熱門賽事,那麼得到這些賽事舉辦權自然是電競小鎮發展核心所在。然而騰訊、網易等遊戲方卻傾向于將這種萬眾矚目的賽事放在更有影響力的城市中舉辦,電競小鎮很難得到這些機會。

  “核心遊戲確實是電競産業最吸粉的關鍵。但這些遊戲舉辦場地通常都在大城市裏。”Wing解釋稱,“王者榮耀總決賽去年在上海,冠軍杯在成都,今年英雄聯盟S7總決賽在北京。還沒聽説在哪個電競小鎮裏。”

  此外,如何做到讓電競迷能持久地關注電競小鎮,而並非僅是在比賽時才臨時趕赴過來也是電競小鎮需要突破的難點。老韓表示,“現在盡管多個政府都希望以電競産業來帶動當地産業。但這種模式都還屬于摸石頭過河階段,沒人説得清楚最終是否成功。”(記者 覃澈)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聽雨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水庫防護林美景如畫
水庫防護林美景如畫
營救擱淺座頭鯨
營救擱淺座頭鯨
高等級公路提升西藏交通運輸能力
高等級公路提升西藏交通運輸能力
西成高鐵進入開通前的全面驗收階段
西成高鐵進入開通前的全面驗收階段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95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