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評論  媒體時評  觀點爭鳴
焦點網談  理論頻道  正方反方
 時政  經濟  國際
社會  科教  文體
 專欄作者  徵稿啟事
一言集  編讀往來
 您的位置: 新華網 首頁 >> 理論頻道 >> 文史新論
王師北定中原日 家祭無忘告乃翁
2007年02月09日 08:45:27  來源:光明日報
【字號  我要打印 我要糾錯 

陸遊的抗金心結

    陸遊是我國文學史上熠熠閃光的詩人,也是憂國憂民的政治家。他的一生是在宋金對峙、幹戈擾攘中度過的。他出生兩年後北宋覆亡,金人的鐵騎踏遍了大河南北,他跟隨父親陸宰從中原輾轉回到故鄉山陰(今浙江紹興)。“我生學步逢喪亂,家在中原厭奔竄……人懷一餅草間伏,往往經旬不炊爨。”這種顛沛流離的生活,深深地嵌入了他的記憶。從童年開始,他看到的是疆土淪喪,山河破碎,因此,收復中原、重整河山便成了他揮之不去的心結,《劍南詩稿》中也就有了許多沉鬱頓挫、蒼涼悲壯的詩篇。

    34歲的陸遊從紹興二十八年(公元1158年)走入仕途,在半個世紀的宦海生涯中,他魂縈夢係的都是攬轡澄清,收復中原。盡管他官職不高,但“位卑未敢忘憂國”,只要有機會,他都要上書言事。金朝海陵王完顏亮南侵,時任樞密院編修的陸遊建議高宗,“以大兵及舟師十分之九固守江淮,控扼要害,為不可動之計”,然後再以十分之一兵力,遴選驍勇之將,以奇制勝,待徐、鄆、宋、亳等處撫定後,再漸次率大兵前進。後完顏亮被部下殺死,世宗完顏雍即位,宋金恢復淮水為界,陸遊又上書孝宗,建議遷都建康(今江蘇南京),他説:“車駕駐蹕臨安,出于權宜,本非定都,以形勢則不固,以?r餉則不便,海道逼近,凜然常有意外之憂。”説到動情之處,不覺涕泗橫流:“孤臣老抱憂時意,欲請遷都涕已流。”淳熙十三年(1186)春,陸遊在賦閒了幾年之後,又被任命為權知嚴州(今浙江建德)軍事。孝宗在臨安召見他,他又剴切提出,要繕修兵備,搜拔人才,賞罰分明,“使虜果有變,大則掃清燕代,復列聖之仇,次則平定河洛,慰父老之望。”大臣王炎宣撫川陜,辟陸遊為屬官,他又獻進取之策,“以為經略中原必自長安始,取長安必自隴右始。”無論是建議遷都,或是狙擊入侵之敵,都有理有據,力透紙背,顯示出陸遊不是一介迂腐書生,而是一位有遠大抱負的志士。

    陸遊無時無刻不在關注著時局變化,甚至睡夢中也不忘收復失地,“三更撫枕忽大叫,夢中奪得松亭關。”一旦有勝利捷報,他便涕淚滿頤,欣喜若狂。紹興三十一年(1161)完顏亮渡江南侵,後方淪陷區積極抗金,相繼收復嵩州(今河南嵩縣)、長水(今河南洛寧西)、壽安(今河南宜陽)、洛陽等地,時在臨安的陸遊奮筆疾書:“白發將軍亦壯哉,西京昨夜捷書來。胡兒敢作千年計,天意寧知一日回。”開禧年間韓?腚斜狽バ∮惺だ?,陸遊作詩雲:“卻看長劍空三嘆,上蔡臨淮奏捷頻。”歡喜之情,溢于言表!他企盼著“中原煙塵一掃除,龍舟溯汴還東都。”到了那時,頑敵就殲,山河一統,龍舟相銜,從臨安北上,溯汴河直達東都開封,該是何能愜意!

    但是,南宋統治集團醉生夢死,茍且偷安,全不以社稷為意,先後與金人簽訂了喪權辱國的《紹興和議》、《隆興和議》,積極抗金的岳飛、韓?腚斜簧保?韓世忠、張浚等被罷黜,眼看著恢復無望,陸遊悲憤地寫下“遺民忍死望恢復,幾處今宵重淚痕”、“遺民淚盡胡塵裏,南望王師又一年”的詩句。因積極抗金,陸遊屢遭貶斥,幾起幾落。他與張浚私交甚篤,因此被指控“交結臺諫,鼓唱是非,力説張浚用兵,免歸”;陸遊在聖政所(類似修實錄的機構,因太上皇高宗還在世,故稱聖政)時,因直言得罪孝宗,改任鎮江府通判;淳熙七年(1180)陸遊任提舉江南西路常平茶鹽公事不久,孝宗忽然召他趕赴臨安商討國事,就在他興高採烈赴臨安途中,又受到給事中趙汝愚的彈劾,被免職還鄉;淳熙十六年(1189),參與修高宗實錄的陸遊又因“所至有污穢之跡”而被罷官,這年他已是65歲的皤然老翁了。直到嘉泰二年(1202),78歲的陸遊才又被起用,修孝宗、光宗兩朝實錄。風刀霜劍,歲月蹉跎,馮唐易老,寸功未立,陸遊只能慨嘆“可憐萬裏平戎志,盡付瀟瀟暮雨中”了。

    老驥伏櫪,志在千裏,烈士暮年,壯心不已。陸遊最後的20年幾乎都是在山陰老家度過的,雖然仕途蹭蹬,命途多舛,但他並不消沉頹唐,個人榮辱從未放在心上,只念念不忘請纓殺敵,“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臺。”雖已是桑榆晚景,但豪情不減當年,“倘得此生重少壯,臨危敢忘不貲身。”這是何等高尚的情懷!但是朝廷上的派係傾軋,使他沒有建功立業的機會,“公卿有黨排宗澤,帷幄無人用岳飛。”報國無門、壯志難酬,他只能賦詩言志,發泄自己的感慨。“讀書有味身忘老,報國無期涕每傾”;“夜視太白收光芒,報國欲死無戰場”;“引杯撫長劍,慨嘆胡未滅”。透過這些詩句,我們看到了陸遊內心的隱痛。直到嘉定二年底(1210),85歲的陸遊撒手塵寰,赍志長逝,中原仍未恢復。易簀之際,他寫下了那首千古絕唱:“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念念不忘的仍是他深深愛著的國家!(任崇岳)

  相關評論      
相關稿件
李鴻章的“痞子手段”
南明末代皇帝曾逃亡緬甸
“咬死不抵命”與“法不責眾”
不被官場“潛規則”同化的清官
從《臥薪嘗膽》看驕奢淫逸之害
《滿江紅•怒發衝冠》確為岳飛所作新證
唐朝為什麼以胖為美
吳起身上的德才悖論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請您發表感言,注意文明用語並遵守相關規定
 查看評論 留言須知
 
(責任編輯: 何耀偉 )
 看圖説事
新華網評
 
新華社區
 
 
徵稿啟事 更多...
看圖説事 更多...
有多少官員把毛主席的話落實到行動
 
將除夕列為法定假日有多難
更多 >>
更多1 >> 
名人富人超生是在帶頭挑戰國策
 
火車票銷售實名制不是萬能的
更多2 >>
更多3 >> 
正方反方 更多...
正方反方:郭德綱侮辱河南人了嗎?
正方觀點演劫匪説河南話:開涮河南人
反方觀點演劫匪説河南話:不必太當真
正方反方:在故宮裏開星巴克行不行?
正方觀點故宮裏的星巴克:早日搬走
反方觀點故宮裏的星巴克:順其自然
正方反方:大學生就業難,難在哪裏?
正方觀點就業歧視導致就業難
反方觀點"低不就" 心理阻礙就業
正方反方:幹部廉潔信息是否應公開?
正方觀點政務信息應選擇性公開
反方觀點政務信息應陽光透明
一言集 更多...
行業收入差距擴大的“要害”何在
經濟適用房制度能惠及困難居民嗎?
爭鳴 更多...
爭鳴:以房地産為經濟支柱論誤人久矣
爭鳴:"賠錢減刑"就等于"花錢買命"?
爭鳴:採訪權能不能由記者證來壟斷
爭鳴:醫務人員被"妖魔化",冤不冤?
爭鳴:請洋玩意都從“故宮”搬出去
爭鳴:鐵路春運不漲價也該開聽證會?
爭鳴:聖誕節不是洪水猛獸
爭鳴:公示能關上公款吃喝的大門嗎
原創評論 更多...
從鄭筱萸案看反腐緊盯“59歲現象”
廉租房閒置源于政府不作為
前景堪憂的名人富人超生曝光
他們怎麼就群毆了呢?
專欄作者 更多...
徐學江 許博淵
石 飛 竇含章
觀點碰撞 進入新華社區...
職稱外語考試改革不能因噎廢食
罰款曝光"超生貴族"有多大震懾力
更多..
留言排行 更多...
將除夕列為法定假日有多難
反思張鈺事件:網絡絕非違法避難所
申報職稱免試外語是三利之舉
“這是一部嗜血的電影”
拿河南話開涮的藝術作品不道德
房地産業從來就不是“支柱産業”
《星洲日報》:中國和平崛起 中共功不可沒
對房價“問責地方領導”可行性質疑
《貞觀長歌》讓我看到"辮子戲"的不散陰魂
由“窮縣大作為”看政府的錢該花在哪
引導輿論是網絡和網民的共同責任
計劃生育國策不能搞“深圳特區”
名人富人官員找情人,挑戰了什麼?
有多少官員把毛主席的話落實到行動
領導的“恫嚇政治”為何大有“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