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新聞

新華直播 > 正文

把脈中國食品安全 企業家暢談誠信與責任

2013年07月18日 17:59:25
來源: 新華網
【字號: 】【打印
【糾錯】

    新華食品7月18日電(郭良)今日,2013(第四屆)中國食品安全高層對話在北京舉行。本次對話為加強和提升食品行業和企業的責任感,推動全社會合力構建食品安全保障體係,邀請了政府監管部門、行業協會、專家、企業代表等就“食品安全與我們的責任”展開深入討論。

     食品安全牽動著億萬人的神經。近年來,三聚氰胺事件的重擊、瘦肉精事件的炸雷、塑化劑事件來襲,毒生姜、植物奶油等食品安全問題頻出,老百姓對食品安全幾乎到了“談食色變”的程度,當“吃”變成一種危險的時候,我們當如何去保障健康,確保食品安全?以下為文字實錄:

    主持人:有請對話主持新華網董事秘書楊慶兵先生。

    楊慶兵:謝謝大會,謝謝主持人給我這個機會,跟我們的嘉賓一起來探討食品安全與我們的責任。下面我請我們的嘉賓到主席臺上對話。

    內蒙古伊利實業股份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陳總,歡迎;內蒙古蒙牛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王艷松王總;雙匯集團新聞發言人雙匯發展總裁助理劉金濤;西王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宋捷;周黑鴨食品有限公司股份創始人周富裕;正邦集團副總裁林峰歡迎!

    剛才我們的部委的領導,我們的一些企業家就食品安全論壇進行了致辭,發表了重要的觀點。那麼今天這個環節我們可以相對自由一點,大家探討自己的看法。就是大家都知道,有一句話叫食品安全大于天。那麼我們感覺到,食品安全跟我們每個人的關係非常非常密切,我們的食品企業來説也是非常非常關心這些的。有些人説食品安全關乎著食品企業的生存問題,先請伊利陳總發表意見。

    陳總:謝謝我先拋一下磚,我覺得這兩者有著相輔相成的關係。對于食品來説,我們要關心它的安全性、營養和口感。如果它不安全,對我們的健康會有影響,那麼再談它的營養或者口感就沒有什麼意義了。我們每個人都是消費者,我們誰也不願意遇到這樣的事情。説買一輛車它沒有剎車,買一個手機一充電就爆炸。剛才吳局長説了,買一塊牛肉不知道它是牛肉還是馬肉,我們誰也不願意遇到這樣的事情。所以我們作為生産者來説,我們就要生産出安全高品質的食品。也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們作為食品企業,只有把自己的産品生産好,品質提高了安全了才能獲得消費者的信心,才能有消費者買你的産品,你的企業才能生存,才能發展。企業要想生産出合格安全的産品,那麼要對整個全過程,從田間到餐桌進行質量把控,進行質量管理,要加大投入。按克強總理説的,這是天大的事情,來不得半點馬虎。

    那麼食品企業發展了,它就會有更多的財力物力去搞研究,搞開發,生産出更多的,品質更好的,或者是新的産品。我舉一個稍微靠別處一點的例子,你比如説我們以前與鋁鍋,很好用,不生銹。那後來我們發現攝入鋁太多了,就會導致老年癡呆,所以今天我們不用鋁鍋了。我們隨著社會的不斷發展,我們就把一些不好的東西淘汰了,企業也是這樣,企業的品質才會越來越高。

    比如説有很多中國人,包括中亞人,據統計數據説有一半的人是喝牛奶鬧肚子。伊利公司就研究出營養舒化奶,這樣就使喝不了牛奶的人能喝牛奶了,所以説我們企業的安全性和食品的品質是越來越提高了,這就是我剛才説的二者是相輔相成的關係。

    楊慶兵:非常感謝陳總,那蒙牛乳液,因為我去過啊。它在生産流水線這一塊,技術非常高,也非常透明。那我想問一下,蒙牛乳液在整個全産業的流程過程中,是怎麼樣保證你們的食品安全和食品品質的?

    王總:食品安全這個階段是最基礎的階段,我們實際上有三段,第三段就是在整個産品出廠的物流到消費者的階段。所以在這三個階段,我們都建立了相應的基礎標準。從食品安全上,從理化指標上建立標準,同時也建立了專制的,專門對三段的質量團隊。有業務團隊,我們有奶源的質量,有生産的質量,有銷售的質量。在整個環節上,我們形成了整個産業鏈的一個封閉管理。

    在質量上,食品安全是一個基本的保障。剛才陳總也説了,我們會在這個基礎上尋求産品的一致性。蒙牛在全國各地,産品都會形成它的口味、外觀、産品表現都會是一致性。最終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再尋求産品的卓越性,再滿足消費者和不同群體的需求。

    楊慶兵:王總説我們的産品要有卓越性,一致性我覺得講的非常好。我們的企業只有以卓越的標準提升自己,那産品就有了保障,因為這比安全更高。現在很多人感覺到,食品安全好像很多事情,吃東西不踏實。這是不是因為人們的要求,生活水平越來越高了呢?我想請雙匯的劉總談談您的看法。

    劉總:食品安全我的理解是什麼呢?就是它是我們人類的生命延續受到重大威脅的這樣一個事件,也不是説什麼命題,趕時髦。實際上地球的資源,食品它就是人類生存延續必須的。連這個都出問題了,那可見我們今後要面臨的問題有多麼的嚴重。

    作為現代的人們,因為我們物質經濟的發展,對物質的需求越來越高。剛才主持人説,是不是現在事件頻發,是不是人們的要求高了。我感覺對食品安全沒有任何一個企業,或者某一個人想讓它所生産的食品不安全。但是為什麼還會出現這種情況呢?就是剛才我講的一個生命的問題,這就牽扯到金錢的問題。

    有的人可能他把命看的比錢重要,有的人可能把錢看的比命重要。利益熏心了嘛,所以説這種事件它會層出不窮。作為我們雙匯集團,在這方面我們是中國肉類行業的龍頭企業。作為龍頭企業肩負的社會責任更大。我們在抓食品安全上是兩個“鐵”,鐵腕抓質量,鐵心保安全,兩個“鐵”。所以兩年多來我們對我們採購的牲豬實行頭頭檢驗,每頭豬增加將近20元的成本進行檢測。雖然我們在這個行業內也受到了一些指責,説國家沒有讓你頭頭檢測,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做,你們這樣做還讓其他的企業有法做嗎。但是我們還是頂住了這樣的壓力,還是這樣做,也是我們履行社會責任吧。

    作為新華網,我去年也參加了咱們的食品安全會,去年我參加了這個會,好像是在釣魚臺的一個論壇上。我們積極的參與媒體舉辦的這些論壇,跟媒體見一見,實際上就是想讓媒體對我們進行更好的監督。不是説是跟媒體搞好關係,倒不是這樣考慮的。因為中國的食品安全,沒有新聞監督就不可能往前走。

    楊慶兵:中國的食品安全如果沒有媒體的監督就不可能往前走,劉總説的很好。我們注意到劉總也是雙匯的新聞發言人,我想問一個問題,你們雙匯有這樣的認識,是不是因為前兩年你們出現過一些事件或者是瘦肉精事件有關係?

    劉總:如果説沒有關係那是客套,是有關係的。但是作為瘦肉精事件,我是12點剛從深圳飛過來,在深圳處理了一件事情。也就是你講的瘦肉精這個問題,什麼瘦肉精呢?就是廣東當地一家企業,它在每個超市商場櫃臺前,在播放我們所謂的雙匯集團瘦肉精的片子,然後賣他的肉,賣他們的産品。他説我們的産品有瘦肉精,實際上瘦肉精事件是一個産業鏈的問題。媒體對食品安全的監督是全方位的,它是對政府的監管也提出了批評。對養殖戶也提出了一些批評,當然對于我們的企業,因為我們企業在收購的環節,致使一些。因為我們按照國家的規定是抽檢,那麼對于部分沒有抽檢到的那瘦肉精就流入企業了。

    實際上這是産業鏈上的問題,對我們的雙匯打擊那麼大是為什麼呢?我想是因為我們廣大消費者對雙匯的期望和要求非常的高,哪怕是你出了一點點的瑕疵,我們心理上受不了。他們可以犯錯誤,你雙匯一點小事都不能有,這是一種很高的期望。這個事件也讓我們進行了反思,直到現在我們還在每年的“3·15”期間,要舉辦這個儀式。我想那個事件作為一個儀式,每年“3·15”在我們雙匯集團永遠的保留下來了。

    楊慶兵:我希望雙匯真正成為我們中國肉制品企業當中的領軍企業,也是讓消費者最滿意的放心的品牌。前一段時間確實,我前段時間參加過一個活動,跟一個領導在一塊交流的時候他講了一句話。他説這個食品安全你現在不能夠講,我的食品安全率是90%或者是95%,或者是99%,你要講100%。為什麼呢?比如説我請大家吃飯,我告訴大家我煮了200個餃子,其中有一個餃子是有毒的,我的合格率是是99.5%。但是説一個有毒,誰敢吃啊?所以就是説,大家感覺對食品安全,大家確實是有一種苛求,甚至于苛刻。我想問一下西王的宋總,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宋總:我説一下我的觀點,因為我是一個職業醫師出身的人,所以我對食品安全的理解,我覺得更具體一些。因為食品安全,所謂的安全食品應該是提供一種無毒,首先是無毒的。無危害性物質的,能夠承擔起一定健康營養作用的這樣的一種産品。而且它不能帶來急性,亞急性,長期,慢性的損害。那從這個角度來説,食品的安全某種意義上來講,可能比我們藥品的安全都來得更重要。因為永遠你要為不健康的食品而進行全社會的買單,今天我們可能會犧牲一點質量、品質,追求一點成本上的降低,而出現一些食品上的質量問題的話,那社會會在未來的,整個社會勞動力整體水平的下降,或者醫療費用的支出上對它要進行補償,這是一個社會話題。

    但是如果這涉及到個人,這就是一種災難,所以我們是不允許那200個餃子裏有一個是壞的。從另外一個角度,我想簡單説一下,我們認為目前中國的食品安全,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一種氛圍。

    我是總結了這麼三句話:第一是我們把它叫做是驚恐的消費者,重壓下的政府和無奈的食品行業。怎麼講叫驚恐的消費者?因為消費者已經非常害怕了,不斷的有各種事件報道,進入他們的視野。而且這些消費者,他們往往是什麼?永遠都是處在一個信息滯後的這樣一個地段,去感受這些東西。並不是每個人都是非常專業的去理解食品安全,但是看到這些東西確實讓他們太驚恐了,以至于他們對整個食品行業都産生了極大的信任。而這種不信任,這種壓力,或者來自與公眾的壓力,媒體的壓力,最終都施壓到政府和職能部門的角度上。

    從這個角度來説,國家從立法的角度來講,我們的食品安全,行業標準很多地方,我們甚至是高于西方的。但是,我們仍然沒法滿足大眾的要求,問題出在哪裏。因為只有法和規是遠遠不夠的,包括我們國家的食品執法隊伍,從數量和質量上來講,也不能不為是強大。但是我們依然無法解決執法過程中的盲區,就是你永遠都會有法律法規的漏洞,永遠都有執法的不到位。這不是一個法制體制的問題,更多的我們實際上應該把它放大到一個道德層面上來看。所以説,這就出來了一個叫無奈的食品行業。

    食品行業之所以無奈,就是當這個行業中有一家或者幾家,多家企業出現問題的話,為此而蒙羞的是整個産業。而食品行業入門的門檻很低,企業也是參差不齊的。對這個問題怎麼解決?怎麼看?因為我們的法和規只是給了一個60分的及格線,如果企業想把産品做到80分,90分怎麼辦?首先考官就給了你一個及格不及格的兩個選擇,並沒有給我們太多標準的選擇。因此企業如果要是生産更多更好的産品,他面對著成本的增加,那誰來為這塊成本買單?其實我們最終提倡的還是企業德行,有德行的企業雖然他會面臨一時的利潤縮減等等這些問題,但是從長久的角度來説,有德行的企業才會更長的存活下去。由于他能什麼出好的産品來,從而也會讓消費者更多的接受,這個過程中企業是不會吃虧的。

    很多人説我們應該經濟態度去看,其實不盡然。如果你的企業很難存續下去,有各種各樣的問題,你何言對你的股東説股東利潤最大化。我們實際上是一家比較狹窄的企業,主要是經營玉米油,坦率的説我們的劑量標準是一直優于國標的。而且我們有能力做到,因為我們大股東方每年有300萬噸玉米加工能力,我們能保證所有原材料是在我們的監督之下,全産業過程中都受到監督的。其實有時候作為食品行業的同仁,覺得這是很難的一件事情。就像剛才那位領導講的鱈魚,它中間流通環節越多,係統風險將是很大的。有時候出現問題,不是企業故意為之,而是沒法監控,但是這一點我們是能做到的。

    再一個食品新鮮的問題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所以説,我想因為你能夠控制産業鏈更多的鏈條,所以你能保證你的産品是更為新鮮,更為安全的,因為時間的原因我就不多講了。

    楊慶兵:宋總剛才講的誰來買單,好的品牌實際上消費者是願意買單的。所以今天我們這麼多的優秀企業能夠坐在這裏,因為消費者認同你們,這就是消費者買單。另外品牌價格高一點,大家也會認同。比如説我們賣鴨子的周黑鴨周總會很有體會,請周總講一講。

    周總:食品安全就像人一樣,如果你內心不開心,你一定不會笑。那麼我們對食品的安全,就是我知道我們周黑鴨的文化是這樣的,做食品必須講良心,做企業也必須講良心。我們也像樹一樣,樹要像不被大風吹倒的話,根一定會牢。所以這個良心就是根,根壞掉了,樹一定會倒。不要做給別人看,做給別人看是找死的開始,做給自己看,是開心的開始,這是我的理解。

    楊慶兵:我覺得周黑鴨的周總確實是理解的非常深刻,我想問一下周黑鴨是怎麼保證食品質量的?我們也經常吃周黑鴨,我想問一下你的食品安全嗎?你怎麼保證的?

    周總:我們從兩方面談,一個是內在的東西,在我們周黑鴨裏面,我們培養的員工不是培養他銷售技巧、技能,這些是淺在的。主要是培養員工的心,在我們周黑鴨上班的員工,如果沒有孝道的我們周黑鴨不要。一個人不對父母孝順,他也不會對食品負責的。外在的話,我們要監督源頭,上遊我們也會監督,他用的什麼飼料我們都必須要監督,要知曉,如果不知道我們也不會用。我們現在也修了工廠,工廠不是為我們公司修的,我要為整個行業修,我需要整個行業健康。只有我們一家健康,這個食品不是最健康的。只有整個行業健康消費者才能放心,像我們現在做氣料包裝,我們花大價錢引進國外設備做這個包裝,這也是為了引領整個行業。

    楊慶兵:我們剛才聽到了一個很重要的觀點,就是食品行業它是整個産業鏈都安全了,行業才能安全。那麼聽正邦集團的林總,談一談你們這一塊是怎麼保證食品安全的?你們這一個環節怎麼樣保證我們吃的放心的?

    林總:謝謝楊總,我們在食品安全上一直採用了一個方法,就是一定要注意兩個點。第一個是産業鏈的布局,還有一個是商業模式的創新。只有這兩個方面做到位了,我們才能把食品安全做到位。因為這有兩個特點,一個是産業鏈太長,另外一個是環節太多,這就造成我們管理的難度非常大。

    我們做了一個簡單的算數問題,就是在我們企業,我們主要是做牲豬養殖。在這條産業鏈上,涉及相關環節有將近30多個。從種子到農藥、化肥、養殖一係列下來有30個環節。如果把30多個環節都自己去做,做到全産業鏈的話,這裏面肯定存在著一些問題。企業的管理難度也會非常大,我們是怎麼做的呢?

    第一個我們將我們投資産業的方面,像我們養豬上就有種豬的問題,首先我們抓住種豬的質量問題。還有終端豬的銷售環節,抓兩端是最重要的。只有把兩端的環節都做好了,你才可以往上,往下去整合,去提標準。就像我們把我們收豬的環節,我們現在自己在江西做了一個養殖服務管理公司。它主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提供標準,去收儲我們所説的這些散戶,200頭規模左右的豬廠。給他們提標準,對他們的種豬飼料、獸藥都提供詳細的標準,這是我們在環節的控制上。

    而我們在商業模式的創新上,我們是把小公司做成大公司,把大公司做成大家的公司,一定要把責任落實到每個養戶也好,還是農民也好,落實到他們的頭上去。只有他們重視這個問題了,我們的食品安全才能得以保證。所以整體來講,個要選擇關鍵點,制定行業標準。第二個就要讓所有的環節的産業鏈的參與者,一起來承擔我們食品安全的責任,只有這樣我們的食品安全才能得到保證。

    楊慶兵:謝謝,這一段時間我在看食品安全的時候,確實感覺到有一個問題。就是説有兩個給我印象特別深刻,一個是很多化學元素,我們是通過食品安全了解的。所以這個對于消費者來講他不是個專家,可能這是個難題,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許多食品安全的背後,可能還有一些推手。比如説前一段時間有一個反式脂肪酸,是香港媒體曝出來的,有時候跟事實不符,甚至是歪曲的。就這個問題,請伊利陳總談一下您的問題。

    陳總:現在大家對食品安全都比較關注了,事實上很多問題都不僅僅是食品自身的問題,主要是一種炒作。這個炒作它背後有很多的利益因素推動,一個是不同行業之間的競爭,一個是國外的競爭。當然現在我們國家在快速經濟的發展過程中,面臨著外部的壓力也比較大,也不排除國外的一些黑手在背後炒作。所以我們看到,有很多涉及到國內企業的事情熱炒,國外的企業就沒有。這次的反式脂肪酸也一樣,一個很正常的事情被炒的非常旺,這樣會極大的影響到我國消費者對食品工業的信心,這個事情非常嚴重。

    因為我們國家食品工業所佔的産值是全部工業産值的1/10左右,我們是農業大國,上遊有廣大農業,我們又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有巨大的市場。所以食品工業我們真正承擔著振興民族,包括十八大提出的2020年奔小康的目標。我們帶領上下遊一起奔小康,希望能做出這個貢獻。所以我們希望廣大的消費者能夠看到,我們所有食品工業這些企業,這麼多年所做的努力,所做的工作。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給廣大消費者提供健康、合格、優質的産品,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我們的民族工業,謝謝。

    楊慶兵:我想問一下伊利,你們對自己的産品有沒有信心,能不能説我這個産品就是一流的,跟世界上一流産品相比我們絲毫不差。

    陳總:我們完全可以這樣説,而且有監測數據在那,包括外國同行來到我們工廠,看到我們的産品,看到我們的生産過程,看到質量管控的水平他們也是非常稱讚的,我們並不遜色于他們,甚至有些地方優于他們。我們的配方奶粉是中國大陸採取不同地區的中國母乳,根據中國母乳中有什麼,需要補什麼來設置的配方。這個配方的産品是適合中國兒童來食用的,不像外國産品它是根據外國人口,他的飲食習慣來做的,他的東西拿過來其實我們並不適用。所以我有信心,我們的産品就是最好的。

    楊慶兵:王總您有沒有信心?

    王總:當然了,從行業上,從國家層面上,其實乳協也好,還有好多檢測機構,第三方機構,在中國都有連續的檢測,尤其是在乳制品行業。同時有很多相關的數據,也在一些網站上,一些渠道上都能得到。那麼相關數據的比較上來講,營養上等等都是沒有巨大差別的。甚至很多的指標,我們的檢測指標上很多方面,檢測的類別上是多于國外産品檢測的。

    從內蒙來講,我們檢測的內容從奶源,到生産,出庫成品檢測,檢測的項目比國標還要多。企業的內控指標也是嚴于,或者等于國際的標準。所以現在的乳制品行業,整個是批批檢測。所以我們提供到老百姓餐桌上的産品是每一批都要嚴格檢測的,這在某些産品上,可能在其他食品行業上還達不到。在乳制品行業上,都是嚴格批批檢測的,所以這在食品行業來講我們是很安全的。

    楊慶兵:好,我們想問一下雙匯的劉總,就是説,現在食品安全媒體往往在這當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有推動作用。但是另一方面有的媒體也是炒作,你對媒體,你作為新聞發言人對媒體有什麼希望?對我們新華網又有什麼希望?

    劉總:剛才在跟主持人溝通的時候我説了一句,沒有媒體的新聞監督就沒有食品安全的進步,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但是媒體我認為它是一個雙刃劍,對于我們企業來説。媒體的監督,對企業發展進步有好處,對行業。像我們肉類行業吧,對行業整體提高有好處。但是一些不客觀,不真實,不公正的一些炒作式的新聞報道,也會對這個行業帶來聲譽的下降,造成社會的恐慌,這是媒體的社會責任問題。我們有社會責任,媒體也應該有社會責任,而不僅僅是為了吸引眼球,制造一些噱頭、話題,這個我們雙匯集團每年都會遇到很多。

    前幾天我看到咱們國家有關部門,一下子就關了100多家網站。咱們新華網作為我們國家非常有影響力的,國家的網站,在這方面是非常嚴謹的。有什麼問題新華網都給我們提出來,溝通,這個我們是非常的感謝,感謝新華網。作為媒體,我談一點我們雙匯集團近期的一些感受。因為我們雙匯國際,就是我們的控股公司,目前正在對美國的一個肉企進行並購。我本人也接到了很多美國方面,就是綠色團隊,雙匯國際方面調查的一些問題。

    這個問題本身也跟我們雙匯沒關係,但是美國人民,美國參議員們他要了解中國媒體上的報道是不是真實的,你要跟他們解釋。甚至你像黃埔江跟我們八竿子打不著的事,但是美國人也讓我們解釋。互聯網非常發達,哪怕是一家很小的媒體對食品安全的報道,對會引起他們的關注。所以我想,我們媒體在這方面也盡一些社會責任。就是我們的工作,每天要給人家解釋很多,大致就是這個情況。

    楊慶兵:好,西王食品的宋總,想請你講一下。你對消費者最希望説什麼,能不能講一講?

    宋總:其實我想跟消費者説,我希望大家能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關注一下你們吃的東西。我想大家不可能每個人都成為食品專家,但是為了你自己的健康,你需要了解一些食品的特殊的東西。吃東西我想最主要的有幾個,第一個是你最好去買相對比較專業的企業生産的食品。因為它的專業性,能保證它的産品是相對安全的。第二點,最好買稍大一點規模企業生産出來的東西,因為這種企業他作假、違法、背離道德所要承擔的成本相對來説是很大的,他輕易不敢做過分的事情。第三點,就是吃任何東西,我們買食品不是買古董,買食品是越新鮮的越好,你要吃這個東西。

    最後還有一句話,因為我剛才説過,我們非常在意一個企業的德行,我們也希望能成為德行非常好的食品制造商。我也在此借這個機會説一句,接下來,我們現在正在著手做的兩件事。一件事,就是我們將會對我們生産過程中的各個環節,進行一個展示。所謂的展示是全方位,24小時通過互聯網的方式,能讓我們消費者看到。他如果購買我們公司的産品,會是在怎樣的一種環節下。

    楊慶兵:你這些東西可以跟我們新華網合作,因為我們新華網食品頻道有非常專業的食品制作,我想這樣的話可以讓網民都了解。

    宋總:謝謝,我們也希望這樣。

    楊慶兵:我想問一下周總,你對于政府管理部門有什麼想説的?

    周總:我希望咱們政府給我們這些民營企業更多的關注,讓那些假冒偽劣的從嚴、從重、從快的去處理,去處罰,給我們企業一個合法的,安全的發展空間,給消費者一個放心的環境。

    楊慶兵:好,我想問一下正邦的林總,您對我們的行業協會有什麼希望?

    林總:我們正邦一直以來就把自己定位于做行業的組織者和領導者,我們也是一直這樣去做的。對于行業協會,其實我們是想提出,特別是我們。因為我們是做農業的,主要是在養殖和種植上,今天都沒來,都沒在,提出來的也反饋不了了。但是我還是説一下,實際上最關鍵的還是違約成本,就是剛才宋總提到的,企業的違約成本太低了對于我們的散戶。所以國家也一直在鼓勵做散戶合作社,也是提高他們違約的成本。作為行業協會,在這塊,在農場和合作社的建立上,我覺得是可以起到主導作用的。

    一方面可以很輕松的通過行業協會,將這些中小散戶聚集起來。另外一個,可以很好的為他們提供一個技術服務平臺。附帶而來的,就是監管的體係。所以在這一點上,行業協會實際上是在食品安全上是能發揮很大的關鍵作用的。

    其次在我們現在的農業,現代農業裏面有一個非常大的障礙,就是我們所説的一些金融的支持。現在在農業裏,提供金融支持的是誰?其實就是我們的一些經銷商。實際上經銷商對于食品行業來講是有區別的,他們所做的更大的功能不是做産品的推銷,産品的營銷,而是承擔著一個資金的功能。而對我們這個行業協會來説,如果能夠為我們的散戶把資金鏈,資金金融環節解決掉的話,對于我們整個行業來講,是一個非常大的喜事。通過這一點,更多的散戶才能做得大。我們也能講更多的散戶,納入到食品安全監管范圍內,會去主動安全行業監管做的要求事情。

    現在更多的像一些中小型的散戶,他們未必會把行業協會看成是有很大的吸引力。所以能夠有吸引力就更好了。

    楊慶兵:林總實際上是有個擔心,是不是在座的知道了,其他人知不知道這個觀點。那實際上我們這個對話,不光是我們在座的幾百人,行業協會的,企業領軍人物有這種觀點,而是幾億網民都會關注我們今天的對話。所以你不用擔心別人會不會看到,我們幾億網民包括政府都再灌注我們的對話。由于時間關係,我想最後每個人,一句話來概括今天對話中自己最後的一句話,總結一下。先請陳總先來。

    陳總:我最後想説的是,作為一個食品工業企業,擔負起非常大的社會責任。那麼,一個是我們剛才所説的,擔負起共同奔小康這個目標的責任,同時我們綠色美麗中國的概念,一方面我們節能減排,在發展經濟的同時看到我們祖國的綠水青山。第二我們要吸引美麗,我們要用更多的誠信,好人才能做食品,食品下面是良心的良字嘛,好人才能做食品。我們要有愛心,扶持弱勢群體,把這三件事做了就行了。

    王總:作為蒙牛企業,我希望跟我們的消費者,跟我們的政府部門,跟我們的新聞媒體朋友一起把食品行業在消費者心目中的信譽建立起來。

    劉總:我想説的是,我們雙匯沒有把國內的一些同行業的品牌作為競爭對手。我們雙匯想引領這個行業,想提升這個行業的整體水平。中國的肉制品業和屠宰業參差不齊,有雙匯這樣的大型航母,也有七八個人,幾口鍋那樣的。中國每年6億頭豬,包括很多企業,我們只佔10%,我希望我們的媒體也把監督的目光投向另外的90%。

    宋總:我想起一句話君子慎而獨行,是否陽光關注不到的時候,君子還能獨守他心中的本分,這送給我們的同仁。我們西王食品堅信我們能做到慎而獨行。

    周總:在新華網和各個媒體的監督引領下,我相信我們中華民族的食品偉大復興指日可待。

    林總:在各位媒體的監督下,行業的支持下和政府的領導下,我們正邦集團一定能將我們的,能建立起一個承擔起食品安全責任的公司出來,謝謝。

    楊慶兵:好,今天我們的對話就到這裏,謝謝嘉賓。

    主持人:謝謝我們的嘉賓主持,以及我們的精彩論述。食品安全一直是大家熱議的話題,我們一直在探尋解決之道,

分享到:
( 編輯: 張煊 ) 【字號: 】【打印】【關閉
【糾錯】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50311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