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遲到或是病

2013年08月30日 05:12:10 來源: 新華網

    不少人有遲到的壞習慣。英國醫生在給“遲到大王”吉姆‧鄧巴會診後認為,他的這種“慣常遲到”或許源自腦部問題,導致遲到的腦部區域與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相關的區域相同。這使得他無法估計出自己完成一件事需要耗費的時間。

    遲到大王

    鄧巴現年57歲,住在安格斯郡福弗爾,曾是鄧迪市議會工作人員。

    他5歲時上學遲到,長大後上班遲到,首次與女友約會遲到,與朋友相約外出度假遲到,聚餐遲到,參加葬禮遲到……可以說生活中事事遲到,堪稱“遲到大王”。

    英國《每日郵報》援引鄧巴的話報道,最“悲劇”的一次遲到是,他約好到鄧迪寧威爾醫院參加為自己的遲到毛病舉行的會診,結果遲到了20分鐘。不過,正是這次會診,醫生把鄧巴的毛病歸為屬于醫療范圍的慣常遲到症。

    鄧巴說:“有時這(總是遲到)讓人沮喪。但我不知道把它算作病對我能有什麼幫助。”

    “我的家人不相信我,認為我是在給自己找借口。”

    攪亂生活

    為不讓自己遲到,鄧巴可謂煞費苦心。他戴手表,把鬧鐘調快,還在自己的臥室裏放了個高級鬧鐘,鬧鐘通過無線電頻率調整時間,可精確到秒,以確保報時最為準確。

    即便如此,鄧巴的慣常遲到還是不見好轉。

    就在不久前,鄧巴打算去鄧迪DCA電影院看電影。開演時間是晚上7時,為不讓自己遲到,他早上8時15分就起床,提前做準備。而結果是,他遲到了20分鐘。“我知道要去那裏,可還是遲到了20分鐘,”鄧巴說,“我找座位坐下,打擾到其他人。”

    他說:“我總是自責,問自己‘為什麼就不能守時’。我為此多次丟了工作。我能理解別人對我遲到的反應,以及他們為什麼不相信我……它(遲到)影響了我整個人生。”

    學界觀點

    去年,經醫生會診,認為鄧巴這種慣常遲到或許源自腦部問題,導致遲到的腦部區域與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區域相同。這使得他無法估計出自己完成一件事需要耗費的時間。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先前被認為是一種常見于兒童期的精神失調,近年醫學界才發現它同樣出現在成年人身上。對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成人患者腦部掃描的結果顯示,他們大腦控制專注力的區域由于葡萄糖水平較低,顯得不如正常人活躍。不過,現階段沒有證據顯示低葡萄糖水平與低注意力存在直接關聯。

    鄧巴說:“之所以願意把我的情況公之于眾,是因為還有人像我一樣,而他們沒有意識到那並不是自己的錯誤。”

    不過,有些專家不認同上述會診結論。倫敦心理治療師謝裏‧雅各布森說:“他的情況不在美國精神病學協會發布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之列……習慣性遲到通常意味著此人可能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或抑鬱症,但也可能就是個壞習慣。”(喬穎)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675125277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