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秀蘭•鄧波兒:從童星到外交官

2014年02月13日 10:29:04 來源: 新華國際
分享到: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周刊網站2月11日報道】題:秀蘭•鄧波兒•布萊克的人生之旅———從童星到公務員(記者蒂爾尼•斯尼德)

    秀蘭•鄧波兒的電影事業結束幾十年後,這個名字在她去世時仍家喻戶曉。她于昨晚逝世,享年85歲。但今早宣讀的訃告中,有關她在公共服務領域的第二段職業生涯內容卻令人感到驚訝。她被派到了外交領域的最前線,曾在加納和捷克斯洛伐克出任大使。

    童星身份曾是障礙

    可以說她在很早之前就開始履行自己的愛國責任了。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1934年說:“在這段大蕭條時期,當人們的士氣比任何時候都要低落時,一個美國人只需花15美分就能去看一場電影,看著影片中一個孩子的笑臉就會忘卻自己的煩惱。這真是太好了。”

    多年後,她在1968年為支持理查德•尼克松競選總統參加了巡回遊說活動,足跡遍布22個州和46個城市。

    她還認真嘗試開拓自己的政治生涯。1967年競選國會議員未果。她的童星身份或許是她面對的最大障礙。多年以後,當她被問及為何沒有再次參加競選時,她說:“我覺得人們不會支持我。我在他們心中的形象還是那個6歲的鄧波兒。它似乎永遠不會從人們的腦海中抹去。當你成為一名政治家後,被人當作6歲的孩子並不會起到幫助作用。”

    在她參加加利福尼亞州第11國會選區的補選時曾試圖淡化自己在好萊塢的過往經歷。

    她在宣布自己參選的新聞發布會上說:“國會的434名議員中沒有一個人來自電影界。我為電影業感到非常驕傲。這一產業令我獲益,我也為它創造了價值。但並非所有演員都有機會從政,也不是所有的男士服飾經銷商都有可能成為總統。”她強調了自己作為一名女性候選人的政治前景。

    讓基辛格“感到吃驚”

    盡管她未能在選舉中獲勝,尼克松1969年派她出席了聯合國大會。她還在尼克松政府的環境質量委員會中效力。據她描述,時任國務卿亨利•基辛格聽到她在一個聚會上談論非洲的納米比亞時,“因為我甚至連這個詞都知道而感到吃驚”。基辛格最終還是回心轉意,稱她“非常有才智,非常堅強,也非常自律”。

    1974年,她奉命出任美國駐加納大使。盡管這一任命決定在一些官員中間引發爭議,但她結束任期後曾表示,自己在加納受到了認真對待,從未因此遇到任何問題。而那裏很少有人了解她的電影。在加納這個母係社會中,經常會看到女性擔任較高的職位。

    1975年,她接受《新聞周刊》採訪時說:“我遇到的唯一問題是,一些美國人最開始拒絕相信我已經從一個童星長大成人了。”1976年離開加納後,她先後在不同的外交和政府崗位上工作,直至1989年,被喬治•H•W•布什總統任命為駐捷克斯洛伐克大使。

    2006年,她獲得美國演員工會終身成就獎。她在獲獎感言中說:“我有幸從事了三項絕妙的事業———我曾投身電影電視業,也做了妻子、母親和祖母,還為美國政府的外交工作效過力。”

    比演藝生涯更長久

    【美國《大西洋月刊》網站2月11日文章】題:秀蘭•鄧波兒:演員、大使與非洲榮譽酋長(作者尤裏•弗裏德曼)

    我們中的許多人都熟知童星秀蘭•鄧波兒的故事。但我們中又有多少人對秀蘭•鄧波兒•布萊克的故事有所了解呢?

    這位大蕭條時期的偶像女演員在結束演藝事業後投身政壇,是共和黨的支持者。她曾代表加利福尼亞州共和黨人競選國會議員,但未能成功。她在理查德•尼克松總統執政期間任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團代表,並在傑拉爾德•福特總統執政期間出任美國駐加納大使。她後來成為了美國第一位國務院禮賓司女司長。

    秀蘭•鄧波兒1999年參加國家航空航天局主辦的一次網絡在線問答活動時指出,“我的外交官生涯比演藝生涯更為長久”。她解釋說,自己在孩提時代就對國際事務產生了興趣。當時她的老師曾記錄下從她工作的攝影棚路過的外國人的信息,並把有關這些來訪者的資料交給她。

    融入非洲黑人生活

    秀蘭•鄧波兒的外交職業生涯始于1974年左右。當時福特總統把她作為美國駐加納大使派到了阿克拉。從美國動身前,她在橢圓形辦公室召開的一次會議上向福特建議說:“非洲擁有大量原材料。現在我們應努力阻止這些國家出現的國有化進程。”

    《棕櫚灘每日新聞報》是這樣描述秀蘭•鄧波兒在加納的時光的。要知道這篇文章可是寫于1976年:“加納人為這位名叫布萊克的女士擊鼓開道。她不是一個黑人,但卻充分融入了非洲黑人的生活。這位大使身穿非洲民族服裝,跳著這個國家熱情的舞蹈,人們可以看出這裏的勞動婦女都是她的‘姐妹’。”

    她在加納被授予非洲榮譽酋長的稱號。她在宣誓就任禮賓司司長的儀式上自豪地把這件事告訴了總統。

    15年後,喬治•H•W•布什在冷戰期間最為重要的一個時刻之一,即共產主義在東歐土崩瓦解之時,任命秀蘭•鄧波兒為美國駐捷克斯洛伐克大使。在1968年的另一關鍵時期,她作為國際多發性硬化病學會聯合會的代表在布拉格工作。當時,蘇聯的坦克高速駛進這座城市,“布拉格之春”改革運動遭到了鎮壓。秀蘭•鄧波兒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當她抵達捷克斯洛伐克時,雖然該國總統並不是一位改革派人士,但他們因她出演的電影而建立了友好的關係。她承認,“秀蘭•鄧波兒為秀蘭•鄧波兒•布萊克鋪平了道路”。

    “政治舞臺上出現的最大挑戰是如何保持幽默感,”她仔細考慮後說,“外交是一種關于勸說的藝術。”至于阿克拉和布拉格的那些職位,她認為它們是“我一生中從事的最好的工作”。

(未經《參考消息》授權,任何單位、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集成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54621261267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