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想要“完全透明” 小特朗普自曝郵件證清白
2017-07-13 06:55:15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長子小特朗普被曝光曾在去年美國大選期間會見一名據稱與俄羅斯政府有關聯的女律師。圍繞雙方談話的內容、性質和目的,自稱知道內幕的美國媒體與當事人的説法卻不一致,引發諸多猜測與質疑。

  小特朗普11日出人意料地在社交媒體上全文公開與這次會面有關的多封電子郵件,聲稱這樣做是為了“完全透明”。不過,公開的郵件內容又牽出更多疑點,讓真相更加撲朔迷離。

  【爆點很多】

  這些郵件往來于小特朗普和一個名為羅布·戈德斯通的英國人之間。戈德斯通曾是一名小報記者,現在的工作是娛樂圈經紀人和音樂宣傳公關,他經營的藝人主要是俄羅斯富二代明星葉明·阿加拉羅夫,後者的父親是莫斯科一名房地産大鱷,與特朗普家族有過生意往來。特朗普還友情出演過阿加拉羅夫的一個音樂短片(MV)。

  戈德斯通在去年6月3日發給小特朗普的一封郵件中寫道,“俄羅斯皇家檢察官”告訴阿加拉羅夫的父親,俄羅斯願意向特朗普的競選團隊提供一份關于特朗普競選對手希拉裏·克林頓的負面材料,以助特朗普一臂之力。

  美聯社報道,“皇家檢察官”是英國人的説法,相當于俄羅斯總檢察長。按照字面理解,俄羅斯總檢察長尤裏·柴卡也介入其中。柴卡是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心腹,由後者欽點出任總檢察長。對于這一猜測,柴卡和俄羅斯方面尚未回應。戈德斯通接受媒體採訪時則辯解説,“皇家檢察官”不是指柴卡,而是指後來與小特朗普會面的女律師納塔莉婭·維塞裏尼茨卡婭。

  戈德斯通在郵件中説,這些“非常高級別和敏感的情報”是“俄羅斯及其政府對特朗普先生的支持的一部分”,“會對你的父親很有用”。

  小特朗普回復説:“如果你説的是真的,那我求之不得。”兩人在隨後幾天的郵件往來中不停地在敲定獲取這份黑資料的方式和時間。小特朗普原本希望通過電話交流,但對方要求面談。戈德斯通在郵件中説,他會安排俄羅斯“政府律師”與小特朗普見面。小特朗普回復説,特朗普女婿賈裏德·庫什納和競選團隊時任主管保羅·馬納福特可能也會出席會談。

  【越描越黑?】

  幾天後,小特朗普在位于紐約曼哈頓的特朗普大廈會見了俄羅斯律師維塞裏尼茨卡婭。雙方到底談了什麼?維塞裏尼茨卡婭究竟有沒有向特朗普競選團隊提供希拉裏的負面材料?這次會面是否為俄羅斯政府授意?這些問題是整個事件的關注點。

  維塞裏尼茨卡婭10日在莫斯科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今日》節目採訪時稱,她不是這次會面的發起人,不掌握希拉裏的“黑材料”,與克裏姆林宮沒有關係。

  維塞裏尼茨卡婭説,她當時正在為美國松綁一項制裁俄羅斯方面的法案遊説,但她否認是代表俄政府進行遊説,稱自己從未為俄政府工作。她説,她接到一名陌生男子的電話,對方告訴她小特朗普會在特朗普大廈與她會面。“我所知道的只是小特朗普願意見我,”維塞裏尼茨卡婭説。

  這與戈德斯通的説法明顯矛盾。戈德斯通10日接受美聯社記者採訪時説,維塞裏尼茨卡婭聲稱她掌握美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接受非法競選資金的情報,她認為小特朗普可能對此感興趣,因此通過阿加拉羅夫和戈德斯通安排了這次會面。

  小特朗普對會談內容的説法也前後不一致。他起初説,這是一次“簡短的介紹性會面”,會談內容主要是“允許美國家庭領養俄羅斯兒童法案的恢復”。小特朗普後來又改口説,他事先知道女律師手裏可能掌握“有助于特朗普競選的信息”,後者在會談中也的確告訴自己她有一些希拉裏的材料。

  最近一次採訪中,小特朗普又換了説法。他説,他當時以為能從女律師口中知道一些關于希拉裏的情報,這屬于對“政治對手的調查”,女律師沒有向他提供任何信息,也不代表俄羅斯政府。

  小特朗普11日接受福克斯電視臺採訪時特別強調,父親對此一無所知,他沒有把這件事告訴父親,因為“會面沒有任何結果,沒什麼可説的”。

  特朗普當天晚些時候通過白宮發言人發表一份聲明説:“我的兒子是一個高素質的人,我讚許他的公開透明。”特朗普律師團隊此前聲明,特朗普對長子會見俄羅斯律師不知情,也沒有參與會見。

  俄羅斯方面10日發表聲明説,俄政府不了解這次會面,也不清楚律師是誰。(王宏彬)(新華社專特稿)

+1
【糾錯】 責任編輯: 許義琛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冬病夏治”正當時
    “冬病夏治”正當時
    甘肅張掖:七彩丹霞美如畫
    甘肅張掖:七彩丹霞美如畫
    盛夏來臨 西湖荷花進入最佳觀賞期
    盛夏來臨 西湖荷花進入最佳觀賞期
    “朱諾”號首次近觀木星“大紅斑”,僅9000公裏!
    “朱諾”號首次近觀木星“大紅斑”,僅9000公裏!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54791296538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