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看清喧囂中的中國

發表于  2014/08/21 14:07   約9分鐘



  8月19日,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在廣州大劇院做了一場以“喧囂與真實”為題的演講。以下為演講內容:


  本來主辦方通知我上臺之前給我化粧,我拒絕了。因為我想,化粧是可以把白的變成黑的,也可以把黑的變成白的。但是,不可能把醜的變成美的,美不需要化粧,你依然很美,醜的無論如何涂脂抹粉都不會變美。


  所以我想還是以本來面貌見人為好,尤其在臺上演講的時候更要給大家以真實面貌,一個人只有保持自己的真實面貌,才可能“説真話,辦真事,做好人”!其實,要保持一個人的本來面貌還是挺不容易,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生活在社會當中,除了要跟自己家人打交道之外,還要跟社會上各個階層的人打交道。學生在學校跟老師和同學打交道,員工在家裏面跟自己的家人打交道,也要跟老板和自己的同行打交道,這樣社會的結構就迫使每一個人都有幾副面孔。無論是多麼坦誠樸實的人,在舞臺上和臥室裏不一樣,在公共面前和在家人面前,也不一樣。我想我們能夠做到的也只能是盡量以本來面貌見人。  


  今天的演講題目叫《喧囂與真實》,這是主辦方給我的題目。因為這個題目挺難談的,涉及到社會、生活,看起來是兩個方面,實際上是很多方面。


  社會生活總體上看是喧囂的,喧囂是熱鬧的。熱鬧是熱情、是鬧、是熱火朝天,也是敲鑼打鼓,是載歌載舞;是一呼百應,是正聲喧嘩,是望風捕影,是添油加醋,是濃粧艷抹,是遊行集會;是大吃大喝,是猜拳行令;是制造謠言,是吸引眼球,是人人微博,是個個微信,是真假難辨;是莫衷一是,是雞一嘴鴨一嘴,是結幫拉夥;也是明星吸毒,也是拍死了蒼蠅,也是捉出了老虎;是歌星婚變了,是二奶告狀了,是證明了宇宙起源于大爆炸,也證明了宇宙不是起源于大爆炸,確實是眾生喧嘩!  


  我想社會生活本來就是喧囂的,或者説喧囂是社會生活的一個方面,或者説是本來面貌,沒有任何力量能讓一個社會不喧囂。  


  當然了,我們冷靜想一想,從多個角度來考量一下,喧囂也不完全是負面。喧囂也是社會進步的一種表現,因為原始社會裏是不喧囂的。  


  我們去參觀半坡遺址的時候,想象當時的人們生活場面肯定是不喧囂。我們回想中國漫長的封建社會,那個時候也是不喧囂。  


  但是我們想象最近幾十年來,1958年大煉鋼鐵很喧囂,60年代文化大革命也是很喧囂,後來改革開放前幾年比較安靜,但是最近十幾年來越來越喧囂。  


  這種喧囂有的是有聲的,是在廣場上吵架,或者是拳腳相加;有時候是無聲的,是在網絡上互相對罵。我想面對這樣的社會現象,我們必須客觀冷靜的對待,既不能説它不好,也不能説它很好。  


  這樣一種現象,就像我剛才説的,實際上也有正反兩個方面,我們作為一個生活在社會生活中的個體,應該習慣喧囂。我們要具備習慣喧囂跟發現正能量的能力,也要具備從喧囂中發現邪惡的清醒。要清醒地認識到,喧囂就是社會生活的一個方面,而使我們社會真正能夠保持穩定進步的是真實。  


  因為工人不能只喧囂不做工,農民不能只喧囂不種地,教師不能只喧囂不講課,學生不能只喧囂不上課。也就是説,我們這個社會生活中的大多數人還是要腳踏實地地實事求是地老老實實做人,踏踏實實地做事,否則只喧囂沒飯吃。  


  關于真實,我想也是社會更加重要的基礎。真實不僅僅是一個社會的本來面貌,也是事實的本來面貌,有時候喧囂掩蓋真實,或者説是會掩蓋真相。但是大多數的情況下,喧囂不可能永遠掩蓋真相,或者説不能永遠掩蓋真實,這個我可以講四個故事,來證明我這個論點。


  第一個故事是:幾十年前,大概在70年代的時候。我的一個闖關東的鄰居回來了,在村子裏面揚言他發了大財,説他去深山老林裏面挖到了一棵人參,賣了幾十萬元的人民幣。從村子東頭搞到西頭,又從西頭搞到東頭,讓我們的村民們很多家裏面爭先恐後地請他吃飯。因為大家對有錢人還是很尊敬,大家還是希望一遍遍聽他講述如何在深山老林裏挖到了這一棵人參的經歷。


  我們家當然也不能免俗,我們把他請來,坐在我家炕頭上吃飯。我記得很清楚,他穿了一件在我們當時的農民眼裏面看起來是很漂亮的黑色的呢子大衣。他即便坐在熱炕頭上也不脫下這件大衣,記得我們家搟面條給他吃,我奶奶就發現他脖子上有一只虱子,于是他的喧囂就被虱子給擊破了。


  因為一個真正有錢的人是不會生虱子的,過去人講説“窮長虱子富生疥”。我們知道他並沒有發財,盡管他永遠不脫下來那件呢子大衣,但是他的內衣肯定很破爛。又過了不久,這個人的表弟也來我們村子,他穿了一件同樣的呢子大衣。我奶奶問他,你這件大衣跟你表哥的很像。他説我表哥就是跟我借的。事實,又一次擊破了前面這個人喧囂的謊言!


  另外一個故事是:我在北京的檢察院工作期間,曾經了解和接觸了很多有關貪官的案件。當然我不是檢察官,因為我們是新聞單位,要報道,我作為記者,了解了很多這方面的案例。其中在河北某地有個貪官,他平常穿得非常地樸素,上下班騎自行車,給人一種非常廉潔的外觀形象。每次開會他都要大張旗鼓、義正詞嚴地抨擊貪污腐敗。過了不久,檢察院從他床下面搜出了幾百萬人民幣。所以真實就把貪官關于廉潔、關于反腐敗的喧囂給擊破了,事實勝于雄辯。


  第三個是我的親生經歷:2011年我在我的故鄉寫作,有一次到集上去買桃子,一個賣桃子的人看起來很彪悍,他也認識我,或者他認出了我。


  他一見面就説,你怎麼還要來買桃呢?他點了我們市委書記的名字説:“某某某給你送一車不就行了嗎?”然後我説:“我又不是當官的,他幹嗎要給我送?”他馬上説:“你是當兵的。”實際上我也不是當兵的,我已經轉業了。


  然後他説:“你們這些當兵的,我們白養了你們,讓日本人在釣魚島猖狂。”我説:“日本也沒有佔領。”他説:“反正你們當兵的白養了。”我説:“那怎麼辦?”他説:“很好辦嘛,放一個原子彈就把問題全解決了。”


  盡管我心裏很不愉快,但我後來還是買了他五斤桃子。我説:“桃子甜嗎?”他説:“太甜了,新品種!”我説:“你給我夠秤。”他説:“放心!”


  結果回家一稱桃子只有三斤多一點,他虧了我將近兩斤秤,然後一吃又酸又澀,所以真實又一次把賣桃人的喧囂給擊破了。


  第四個故事也是我的親身經歷:就是不久前的中考,有一個親戚我經常見。每次見他,他義憤填膺地痛罵當官的,咬牙切齒,怒發衝冠。但是今年他的兒子參加中考,離我們縣最好中學的錄取分數線差了五分。


  他就找到我説:“就差了五分,你找一找人,讓他幫助。”我説:“現在誰還敢?現在反腐敗的呼聲如此高,現在為難了。”他説:“我不怕花錢,我有錢。”我説:“你讓我去送錢,這不是讓我去行賄嗎?這不是腐敗嗎?你不是痛恨貪官污吏嗎?現在你這樣做不是讓我幫著你制造新的貪官污吏嗎?”他説:“這是兩碼事,這是我的孩子要上學了。”這個真實也把親戚反對貪官污吏的喧囂給擊破了。


  我對這四個故事的主人公沒有任何譏諷嘲弄的意思,我也理解他們,同情他們。假如我是那位親戚,孩子今年中考差了幾分,上不了重點中學,也許我也要想辦法去找人。


  我也會跟我的親戚説:“不怕花錢!”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為什麼大家在不涉及到自己切身利益和家庭問題的時候,我們都是一個非常正派、非常剛強、非常廉潔、非常正直的人。為什麼一旦我們碰到了這樣的事情,尤其是涉及到了孩子的事情,我們的腰為什麼立刻又軟了,我們的原則為什麼立刻不存在了?


  所以我想這有人性的弱點,也有社會體制的缺陷。我講這四個故事沒有譏諷意義,而是要通過這四個故事來反省,讓每個人在看待社會問題的時候,在面對社會喧囂的時候,應該冷靜想一想喧囂背後的另一面。


  我是一個寫小説的,説得好聽點是一個小説家。在小説家的眼裏,喧囂與真實都是文學的內容,我們可以寫喧囂。但是我認為,應該把更多的筆墨用到描寫真實上。當然了,小説家筆下的真實,跟我們生活中的真實是有區別的,是不一樣的,它可能是誇張的,可能是變形的,也可能是魔幻的,但是我想誇張、變形和魔幻實際上是為了更加突出真實的存在和真實的力度。


  總而言之,面對當今既喧囂又真實、萬象風雲的社會,一個作家應該堅持這樣幾個原則,或者説幾個方法來面對社會現實。


  首先,我們要冷靜的觀察,要透過現象看本質。我們過去説,我們要研究一個人,就是要聽其言、察其行,我們要察言觀色,觀察會讓你獲得外部大量信息。然後我們要運用我們的邏輯來進行分析。我們要考量現實,我們也要回顧歷史,我們還要展望未來。通過分析得到判斷,最後在這樣的觀察、分析、判斷的基礎上,展開我們的描寫,然後給讀者一個豐富的文學世界。謝謝大家!

10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思客精選

為讀者提供最有價值的觀點 /  560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演講

一人之辯,重于九鼎之寶;三寸之舌,強于百萬之師。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莫言:看清喧囂中的中國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莫言:看清喧囂中的中國

每個人在看待社會問題的時候,在面對社會喧囂的時候,應該冷靜想一想喧囂背後的另一面。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8254167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