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內,大家擔心經濟的三件事

發表于  2015/05/14 15:42   約13分鐘


  當前,大家對中國經濟未來變化看法存在較大差異:過去很樂觀的人最近也變得相對謹慎,過去悲觀現在顯得更悲觀,主要就是因為看到中國經濟在近期連續出現下滑。這到底是一個趨勢性下滑,還是階段性下滑,存在較大爭議。

  我一直對中國經濟持有這樣的看法:謹慎但不悲觀。所謂謹慎,就是因為中國經濟正處于轉型升級的關鍵階段,內外環境都發生了很大變化,面臨種種挑戰。集中反映在宏觀層面,經濟下行壓力較大;在微觀層面,企業生産經營困難較多。因此,不能盲目樂觀。所謂不悲觀,就是因為雖然眼下中國經濟存在諸多困難,但發展潛力大,回旋余地大,韌性強,前期快速發展積累的物質基礎相對堅實,轉型升級的機遇也很大。如果過于悲觀,就可能束縛自己的手腳,失去困境中的機會。所以,我對中國經濟的態度是謹慎但不悲觀。

  對于2015年中國經濟,總的看法是“有底無高度”。

  一方面,企業發展面臨成本不斷上升壓力,包括財務成本、勞動成本、資源成本和環境成本等,都處于持續上升狀態,中國發展已經告別了低成本時期;另一方面,企業生産面臨市場制約壓力,由于結構性、體制性和階段性矛盾交織,市場需求處于相對疲弱狀態,已經無法適應龐大的産能需要,中國發展告別商品短缺時期。前者是企業産品賣一個好價格遇到困難,後者是企業産品怎麼賣出去遇到困難。這兩方面的壓力導致眼下中國經濟,特別是實體經濟處于比較困難的狀態,短期內還難以迅速化解。但隨著轉型升級所需要的體制環境逐步優化,改革紅利將持續釋放,創新動力將逐步積累,中國經濟的發展潛能將逐步釋放,特別是進入新常態的中國經濟將迎來新的機遇。底線思維的政策體係,有助于經濟逐步趨穩,不會出現快速下滑。

  2014年經歷六大變數影響,經濟總體平穩增長

  回顧2014年中國經濟,國際、國內皆有三件事在困擾和影響著我們。

  國際上,一是烏克蘭危機,由于烏克蘭內部出現各種問題,政治動蕩、經濟蕭條、社會衝突此起彼伏,特別是克裏米亞加入俄羅斯,引起歐美與俄羅斯之間的嚴重對立,帶來地緣政治格局出現新變化。

  二是“伊斯蘭國”事件,一些伊斯蘭教極端勢力,在中東地區政治動蕩,特別是歐美一些國家軍事力量準備撤出伊拉克、阿富汗的大環境下,異軍突起,成為一股新的宗教武裝勢力,與所在地的統治力量發生了激烈衝突,影響中東地區的穩定,帶來一些西方發達國家、傳統伊斯蘭國家和新伊斯蘭國家之間的嚴重對立,引起新地緣政治的動蕩。

  三是埃博拉病毒爆發,引起非洲國家民眾的恐慌,影響了世界經濟,特別是非洲地區經濟和民眾生活的不穩定。埃博拉病毒由于變異非常快,至今尚未找到有效防治措施,不可小視。

  在國內,大家擔心的三件事,一是地方政府債務平臺債臺高築,會不會演變為中國式的主權債務危機;二是“影子銀行”業務迅速擴張,會不會演變為一輪中國金融危機;三是房地産發展形成的泡沫,會不會引起房地産的崩盤。

  三件事影響中國經濟,也影響市場預期。但總體上看,全年有驚無險,危機並沒有全方位爆發,係統性風險得到一定控制,中國經濟總體上運行平穩,通脹溫和,增長中高速,經濟轉型進程中所期待的經濟結構優化、發展方式轉變、發展質量提升取得一定進展,民眾生活水平繼續改善。2014年中國經濟運行,一季度增長7.4%,二季度增長7.5%,三季度增長7.3%,四季度增長7.3%,全年增長7.4%。這樣的一個增長速度,相對于7.5%左右的年度預期目標可能略低一點兒,但也算是來之不易。

  2015中國經濟,政策托底可保增長底線

  總的看,2015年中國經濟增長有底無高度。為什麼有底?也就是從短周期角度來看發展前景,中國經濟不會出現所謂的斷崖式下滑。這是因為從短周期經濟運行看,政府有足夠的調控力量和政策空間,也有足夠的物質和行政手段托底。

  第一,貨幣政策有較大空間。政府在2014年12月已經採取不對稱降息手段,釋放市場流動性,可以預期的是未來在貨幣政策方面,雖不敢説已經進入一個周期性寬松通道,但至少靈活手段可以經常被政府用來補充市場流動性,緩解市場融資難、融資貴的壓力。目前市場上有共識的一點就是這次降息不會是終點,降息之後下次就有可能降準,降準之後就還有可能要降息,從宏觀環境角度來説,溫和通脹、弱勢增長給貨幣政策取向靈活提供了條件,未來降息至少有2~3次可能性,降準至少有3~4次可能性。這是市場對貨幣政策走向的一個粗線條判斷,主要基于整個中國經濟增速必須在所謂的底線之上。如果2015年中國經濟GDP(國內生産總值)增幅底線是7%左右,政府就會圍繞著經濟是否能保持在7%左右而採取靈活的貨幣政策,所以降準、降息是可以期待的,只是現在還無法斷定利率是否已經進入一個周期性下降通道,還是擇機而動。

  第二,財政政策有余地。盡管地方政府債務平臺壓力比較大,政府債務矛盾比較突出,不過整體上看,中國政府的債務負擔率在70%左右,還沒有超過100%,處于可控狀態。換句話説,把各種各樣的政府性債務加一起,包括地方政府20多萬億元、中央政府10多萬億元以及各種隱性債務10多萬億元,目前中國政府債務余額在40多萬億元,而全國經濟總量2014年將達到60余萬億元,二者差距在20余萬億元,債務率要逼近危險線至少還有20%左右的余地。與此同時,目前財政赤字率處于2.3%的水平,通常認為只要不超過3%就可以接受。

  可以預計,2015年財政赤字水平不會有一個明顯收縮,可能還會適度放大。地方政府雖有一定壓力,但隨著預算法修改之後在2015年正式實施,會給地方政府留出適度發債余地。原來預算法不允許地方政府發債,發債必須由中央財政處理,2015年起地方政府可以自己發債,盡管還有一定審批程序,但可以預期在未來政府債務適當擴張是一個大概率事件。那麼會不會有減稅空間?前一段我參加新浪金麒麟論壇,作為主持人,我問與會的財稅專家還有沒有減稅空間,他們回答有余地,但又認為雖然有結構性降稅余地,但政府也會有結構性增稅舉措。

  所以,減稅增稅之間統算下來減稅方面余地不是很大。2015年實施的新預算法以及財稅體制改革方案,將有兩個特點:一是集權,就是借助預算法,加強預算管理,原來各種在政府預算之外的資金運用今後都要納入預算管理范疇,這就是所謂的集權;二是加稅,例如資源稅、環境稅等,房地産稅2015年可能還不會出臺,但至少方案一直在規劃,稅種越來越多的趨勢也不會改變。現在能看到的是中央與地方在財權與事權匹配方面會做出一些新調整,比如在增值稅、消費稅等方面,可能給予地方更多的份額。不過,整體上看減稅的空間和加稅的空間大致會相互抵消。好消息是未來各種各樣的收費可能會受到更加嚴厲的控制,這有利于減輕企業和民眾負擔。

  第三,行政體係運行效率在2015年會比2014年有所提升。2014年強力反腐,治理官員亂作為現象,2015年可能會轉向反腐的第二階段,就是治理官員不作為現象,十八屆四中全會已經賦予檢察院這方面的職權。因此中國經濟運行中的行政效率可能提升,推力可能會強化。

  第四,經濟運行存在慣性。目前中國經濟面臨著下滑壓力,處在一個比較復雜的階段,但不可否認的是中國經濟發展進程並沒有結束,工業化、城市化、信息化、區域化和農業現代化這些趨勢仍在進行,某種程度上只是改變發展方式,但這些依然是支撐中國經濟前行的主要力量,客觀上存在經濟基本面不變所帶來的增長慣性。也就是2014年經濟增速7.4%,2015年不可能馬上下降到3.4% 或4.4%,猶如高速行駛的列車不會迅速停下,而是漸進式放慢速度。

  第五,黨中央、國務院領導在底線思維上有共識。如果形象地把一國經濟當作一個企業觀察,可以發現企業“董事長”追求的是大局平穩、風險可控,企業“總經理”追求的是生産經營的業績,即成績單。面對復雜的經濟形勢,對待經濟增長速度變化,“董事長”有更大包容性,但“總經理”則相對敏感,對經濟增速短期波動還是比較關注。比如2014年一季度GDP增速是7.4%,低于預期目標,形勢嚴峻,所以很快有了兩輪定向降準,對小微企業減免稅,以及放寬投資等一係列穩增長的寬松政策的出臺,最終還採取了降息這一方式。不過現在看來中央高層對待經濟速度變化的態度在朝著接近的方向演變,領導人的共識就是必須守住經濟增長底線,在這前提下,增速的波動可以接受。這個底線是多少?也就是説2015年經濟預期增長速度目標會是多少?現在看來,GDP增速7%左右是底線。這一共識有助于決策層能夠很快形成對經濟有效管理的決策,不至于喪失政策的時效性,可以及時化解經濟運行的突出矛盾。

  2015年經濟增長為什麼沒有高度?

  這主要基于四方面考慮。

  第一,從整體上看,中國經濟還處在一個轉型升級困難沒有結束的階段,爬坡過坎的艱難和矛盾仍在困擾企業。具體來説,中國社會經濟已經邁入中等收入新階段,原有經濟體係,特別是生産體係需要重新構造,也就是低收入階段所形成的經濟體係,包括生産體係必須改變,不改變就會失去競爭力、失去市場,而這種改變不會是一天兩天的事,一定需要時間和過程,在沒有完全改變之前經濟始終面臨著下滑壓力。

  第二,市場環境由短缺轉向寬裕,宏觀政策體係需要變革。過去市場以産品短缺為主,政策的重心是如何解決商品缺乏的矛盾;目前市場進入商品相對豐富的新環境,政策的重心是如何解決需求不足的矛盾。而政府針對當下市場環境顯得不是很有辦法,積累的經驗也還不夠,因此需要改變。在這種背景下,政府政策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市場運行也不可避免存在著不確定性。由于政策的不確定帶來的市場預期的不確定,微觀主體不知道政府今天會出什麼政策,明天又會出什麼政策,結果導致了投資者投資行為不確定,導致了消費者消費行為不確定,經濟運行內生出避險性需求的收縮,加大了經濟增長的波動。

  第三,開放面臨多元的競爭壓力,對外經濟體係需要調整。原來在經濟全球化和世界和平相對穩定的大背景下,中國經濟發展受益于經濟全球化大發展,而隨著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2010年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等一係列危機爆發,中國經濟原來賴以順暢運轉的外部經濟環境發生改變。

  一方面,發達國家再工業化、再平衡的政策取向,對依賴于外部需求的經濟體帶來新的挑戰;另一方面,發展中國家加快工業化對中國也形成衝擊,在資源、市場等方面的競爭壓力加大。我們原來對外經濟體係的低成本競爭優勢基礎開始動搖,因為中國已經進入成本不斷上升新階段,中國對外經濟競爭力減弱。

  在這樣一個外部環境下,對外經濟體係也需要調整。從大的環境來説,外部需要打造一個更和諧的國際大環境,內部要打造一個更有創新、更有競爭力的新政策體係,這樣才能夠繼續保持對外經濟板塊的相對穩定發展,目前這個調整還沒有發生根本性變化,無疑對傳統的出口企業形成很大壓力。原先每年都有20%的對外經濟拉動力支撐中國經濟發展,未來不可能像過去,也就是説2015年中國對外貿易不大可能快速增長,只能是相對平穩增長。

  當然,我們現在也已看到一些變化,這個變化就是所謂的以資本輸出帶動産能輸出戰略的實施,使中國制造有了新的成長空間。向改革要紅利、向創新要動力是國內經濟發展的必由之路,但是做起來舉步維艱。

  目前出現兩個超級有利于中國國運發生變化的大事件:一是國際油價大幅度下跌,可能給中國帶來極大的好處;二是中央領導提出“一帶一路”建設新戰略,即“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和“絲綢之路經濟帶”,隨著這一戰略的實施,將極大地改變目前國內産能過剩的矛盾。不過眼下都還只是個預期,還不是一個現實,還需要一個過程。

  第四,管理層對經濟增長的寬容度提高。未來對國內GDP增速要求不再是7.5%~8%這樣的水平,在宏觀政策上不會再繼續使用過去那種強刺激手段,可能還是溫和刺激、結構刺激、定向刺激。

  所以,從2015年增長目標角度來看,就是守住底線不會變,增長下限將適當下調,確立7%的增速,並且可能成為以後的新常態,這是一個基本的估計。

  總之,2015年經濟增長不可能有太快的速度,也沒有必要追求太快的速度,而是以經濟效益和質量為中心,以優化環境和改善民生為前提,依靠深化改革保持必要的、適度的增長。(作者:管清友、邱曉華)

10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管清友

盤古智庫學術委員,經濟學者 /  19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財經

更加輕松、好看、有用、時尚的財經資訊及全球金融市場行情。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在國內,大家擔心經濟的三件事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在國內,大家擔心經濟的三件事

2015年經濟增長不可能有太快的速度,也沒有必要追求太快的速度,而是以經濟效益和質量為中心,以優化環境和改善民生為前提,依靠深化改革保持必要的、適度的增長。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199328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