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泡沫裏“不能説的秘密”

發表于  2015/06/04 10:16   約5分鐘


  中國A股市場近期的火熱行情,讓越來越多的散戶開始在市場的賺錢效應下又一次被貪婪所吸引,義無反顧地投入到股市的投機大軍之中。雖然在一年之前,當市場仍然蟄伏在2000點左右的低點的時候,這些投資者對市場不但不聞不問,甚至可以説是避之不及,但在過去一段時間裏市場的瘋漲,逐漸扭轉了他們的判斷。他們不但不再注意市場基本面並未發生明顯的改善的事實,而且選擇性地忽略因為價格迅速上漲而快速累積的市場風險。

  按照諾貝爾經濟學獎卡尼曼教授關于行為經濟學的研究,人類在面對不確定性進行決策時最經常犯的一種錯誤就是代表性偏差(Representativeness Bias) :人們往往會過分倚重近期的、明顯的和直觀的親身體驗,而忽視決策背後的長期的、客觀的概率統計和歷史經驗。

  股神巴菲特常説,他的投資成功經驗就是在市場貪婪的時候,我就變得恐懼;在市場恐懼的時候我就變得貪婪。與股神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廣大的中小散戶,他們往往是在市場恐懼的時候,比市場還要恐懼(譬如去年的這一時刻);在市場貪婪的時候,變得比市場還要貪婪,貪婪地完全忘記了風險(譬如目前的市場環境下)。

  這背後主要的主導力量,就是代表性偏差使投資者用短期的上漲去預測長期的上漲,因此股市越上漲,投資者的情緒和投機心理也越高漲。

  而在市場短期巨大漲幅和賺錢效應的影響下入市的投資者,也不可避免地面臨著他們的投資理念帶來的挑戰,那就是無法判斷何時獲利平倉。賣的早了,害怕錯過了今後進一步的市場大漲;賣的晚了,怕重蹈2008年6000點後套牢的覆轍。因此,近日在市場裏聽到的最多的辯論,就是就算我們真的置身于一次泡沫,那麼泡沫何時見頂呢?

  泡沫何時見頂呢?這恐怕是在一個泡沫時期,所有投資者都問自己,都希望得到答案的一個價值萬億的問題。然而,這又是一個連蜚聲全球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耶魯大學的希勒教授,和金融大鱷索羅斯,都無法做出正確判斷的一個難題。

  那麼,如果目前的市場不能給予投資者足夠的信心的話,那麼沒準歷史經驗可以提供更多的線索。近期有媒體報道指出, 這一輪市場上漲行情和2007年牛市的行情走勢高度類似,甚至連5/30和5/28的暴跌發生的時間和幅度,也都驚人地相似。

  樂觀人士認為,這説明大盤至少還再有一千多點的上漲空間。悲觀者則認為,如果按照這一趨勢,那麼市場就沒有什麼可能突破萬眾投資者翹首企盼的歷史高點一萬點了。那麼究竟孰是孰非呢?恐怕沒人知道正確答案。然而,如果説學界和業界在這一問題上取得了任何共識的話,那就是崩盤是無法預測的,因為一旦形成預測,崩盤總比預期來得早。

  道理其實很簡單。根據近期去世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麗心靈電影裏所描繪的真實人物普林斯頓大學納什 (John Nash) 教授所開創的博弈論(Game Theory)的思路,如果市場上真的能就泡沫的頂點和發生時間達成共識的話(譬如説,今年年底之前大盤會漲到一萬點,並在之後掉頭向下),那麼肯定有投資者沉不住氣,等到市場漲到9900點的時候就開始拋售。而要是有其他投資者猜測到會有沉不住氣的投資者在市場見頂之前就提前拋售的話,那麼很可能會在9800自己先拋,以鎖定收益,規避風險。以此類推,如果類似的邏輯重復推演幾次的話,那麼事先説好的10000點頂部,可能連9000點還沒達到就不幸夭折了。

  歸根到底,股市是信心的市場,是預期的市場。特別是在泡沫期間,幾乎所有的投資者都意識到基本面已經完全無法解釋市場的瘋狂,剩下的就是博傻了。擊鼓傳花,只要自己不接最後一棒就好。這種投機心理既推動著市場的上漲,也在上漲過程中變得越發敏感和任性,稍有風吹草動,就可能引發蝴蝶效應而帶來股災。

  因此,在股市泡沫中,投資者宜且炒且珍惜,千萬別問股市何時見頂這種泡沫裏“不能説的秘密”。

  (作者:朱寧,來源:新浪財經)


瘋狂的牛市還能跑多遠?

未來10年財富增長,可以靠股市嗎?

3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Thinker

為讀者提供最有價值的觀點 /  298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財經

更加輕松、好看、有用、時尚的財經資訊及全球金融市場行情。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股市泡沫裏“不能説的秘密”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股市泡沫裏“不能説的秘密”

在泡沫期間,幾乎所有的投資者都意識到基本面已經完全無法解釋市場的瘋狂,剩下的就是博傻了。在股市泡沫中,投資者宜且炒且珍惜,千萬別問股市何時見頂這種泡沫裏“不能説的秘密”。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289002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