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整供給結構,如何權衡産能過剩與産能不足?

發表于  2015/11/25 06:30   約5分鐘

圖為白重恩教授在演講現場

近日,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院長、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白重恩在“《財經》年會2016:預測與戰略”上發表演講,本文根據演講整理。

  講到供給和需求的關係,我的體會是,盡管我們現在有些行業有嚴重的産能過剩問題,但是,我們現在並不是總需求不足,而是供給結構不能滿足需求結構變化所帶來的挑戰。這就要求我們對供給結構進行調整。在這個調整期間,就面臨著這樣一個權衡,我們有一些行業確實産能不足,另一部分是供給不足。在我們調整的過程中,是不是要進一步保證這些産能不足行業的需求,使得它們不受太大的損失,同時也希望新的供給能夠成長起來?我講一下我的體會。

  我們這樣權衡的時候,一定特別關心擠出效應。我們觀察到,現在有幾個現象,我覺得都是跟擠出效應有關的。第一,盡管經濟增長速度減慢,但是現在至少沒有顯性的失業問題。第二,實際工資增長速度比GDP增長速度要快。第三,從2009年底到現在實際利率在不斷上升。這些現象都説明,我們不是總需求不足,還説明我們對于這些産能過剩行業的扶持或者保護,造成了擠壓的效應。當我們把過多的資源用來保證産能過剩的行業還能有一定需求,當我們用刺激性的投資來為這些産能過剩的行業創造需求的時候,這樣的投資會擠佔資源,使得市場上有活力的部門獲得資源的成本在上升,勞動力成本在上升,資本的成本也在上升。所以,我們要解決結構調整的問題,就必須要重視這種問題的擠出效應。

  怎麼來保障一個比較有效率的,也是比較平緩的過渡?

  一方面我們要特別關心這個擠出效應。在考慮財政刺激的時候,一定要適度,如果過度的話,擠出效應對新的供給形成會産生損害。另一方面,我們要創造條件,讓新的供給産生成本降低。

  一個是簡政放權,希望企業在這方面的負擔能夠降低。另外,盤活現有的資産,現在很多資産的利用效率非常低,如果讓這些資産利用效率提升,就可以騰出資源支持新的供給形成,一個很大重要的因素,就是國有企業的改革。

  我們的國有企業改革,需要有兩個重要的條件:一是資産市場的形成。二是對國有資産的流失有明確的界定,如果沒有明確的界定,人們擔心未來國有資産流失的問題,可能什麼都不敢做,盤活資産也就無從實現。

  另外,降低勞動力的成本。現在勞動力成本增加非常快,工資增長的速度比GDP增長的速度要快,一方面由于勞動力的供給增長的速度減慢,但也不僅僅是由于勞動力的供給變化造成的,剛才説的擠出效應,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

  如果進行過多的刺激性投資,就會擠佔很多勞動力的資源。過去建築業擴張的非常快,建築業的就業和工資都增加得很快,這就是擠出效應的一個體現。所以,要降低勞動力成本,一方面要減少擠出效應,另一方面,我們應該優先做的事,是降低社保的負擔。

  我們的社保繳費率非常高,對于勞動力成本影響很大。我們在十三五規劃中,也提到了要考慮降低社保繳費率,如果能夠降低社保繳費率,用國有資産的劃撥和國有企業的分紅支持社保,這樣就可以降低勞動力的成本。在這個過程中,降低社保繳費率和降低勞動力的邊際成本,同時把資産劃撥到社保,在存量上做調整,不會對勞動力市場産生負面的影響。

  再有,貨幣政策和匯率政策,對結構調整也有影響的。比如匯率估值過高,對可貿易部門非常不利,而我們的可貿易部門,又是在經濟中效益比較高的部門,可以説過高的效率估值對結構優化是不利的。

  我們勞動力的結構在産生變化,農民工數量的增長速度在減慢,大學畢業生變得越來越多,勞動力的需求也應該反映勞動力供給的變化,我們很多經濟刺激計劃創造的是對農民工的勞動力需求,但對大學生的勞動力需求,並沒有很大幫助。

  我們應該仔細研究一下怎麼來增加對大學畢業生,對受過比較好教育的勞動力的需求。比如制造業的信息化,好像還面臨很多障礙,盡管已經取得了一些進步,但制造業的信息化,互聯網+有沒有+到制造業,還需要做更多的研究,我們需要了解是什麼樣的障礙造成了制造業信息化速度不盡人意,針對這些障礙,找出解決之道。這樣才能使得我們勞動力的需求和勞動力供給結構的變化能夠相吻合。

9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白重恩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 /  9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財經

更加輕松、好看、有用、時尚的財經資訊及全球金融市場行情。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十三五”,從供給端發力驅動改革升級

賈康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 2015/11/11 06:30 發表于  演講

供給管理是加強我們經濟社會中的薄弱環節、增加國民經濟中有效供給和可持續發展的支撐條件,而且是激發微觀主體活力、增強經濟發展動力的環境建設的客觀需要。

稍後閱讀 時長:10分鐘
蔡昉:改革紅利不是一個空洞的詞

中國經濟增速下滑,我的看法比較樂觀。改革紅利不是一個空洞的詞,改革帶來的紅利能為GDP增長貢獻1到2個百分點,加起來,仍能達到8%左右的增長水平。

稍後閱讀 時長:4分鐘

思客

調整供給結構,如何權衡産能過剩與産能不足?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調整供給結構,如何權衡産能過剩與産能不足?

我們現在並不是總需求不足,而是供給結構不能滿足需求結構變化所帶來的挑戰。這就要求我們對供給結構進行調整。在這個調整期間,就面臨著這樣一個權衡,我們有一些行業確實産能不足,另一部分是供給不足。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85372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