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真拿號販子沒轍?我不信

發表于  2016/01/28 16:00   約5分鐘

在北京的很多大型醫院,排隊通宵挂號非常常見

在北京的很多大型醫院,排隊通宵挂號非常常見

  這兩天看“女孩怒斥號販子”的視頻,看得心裏很難過。女孩有東北口音,穿得很體面,不像個沒素質的人,她在説到自己的遭遇、説到醫院專家號被炒到數千元時,情緒很激動,眼淚嘩嘩往下掉。這場景因為格外真實,就特別打動人,讓人無法不對她充滿同情,也讓人無法不痛恨號販子。
  每當寫到與醫院有關的話題時,我總是格外小心,生怕自己因為臆測而誤傷了好人。最初看到“怒斥”視頻時,雖然有所觸動,但還是勸自己冷靜下來,不要妄加評論。但這兩天,又讀了很多追蹤報道,有些話就實在忍不住、也不想忍了。
  人民日報的官微近日推送了一篇文章,説是三甲醫院的專家號都能買到。記者通過實地走訪,不僅在多家醫院都“偶遇”了號販子,而且多少摸到了號販子拿號的途徑。北京青年報記者通過追訪事件的目擊者,還原了事發醫院的現場,揭露出號販子霸道蠻橫的面目,給人觸目驚心之感。看來,號販子猖獗的現象,並不僅僅出現在某中醫院,而是在所有的三甲醫院都不同程度存在。號販子囤積搶佔原本稀缺的優質醫療資源,已經成為北京這種大城市的一種社會病。
  媒體在報道這一事件時,總是盡量把醫院尤其是醫生從號販子的利益鏈中排除出去,這種做法可謂用心良苦。在醫患矛盾本就復雜的環境下,“講政治”也確實是必要的。我相信絕大多數醫生都是好人,那些醫術精湛的專家更不會與號販子沆瀣一氣。但是,醫院裏真的沒有工作人員與號販子內外勾結嗎?我不太相信。
  火車票實名制之前,我長期關注鐵路票販子的新聞。我注意到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雖然票販子經常被抓到、甚至被判刑,但幾乎沒有鐵路內部人員因倒賣車票而受到刑事追究。是他們真的都很幹凈嗎?不説你也懂。同樣的道理,無論是從利益關係出發,還是僅僅顧及到醫院的社會形象,醫院都不願意認真追查內部人員輸送專家號的問題。只要醫院想要捂住,外部查起來就很棘手。誰都要看病,執法者也不例外,誰會因為患者的投訴就揪住醫院不放呢?所以,這件事細究起來,還是因為缺乏執法的動力。
  媒體調查號販子問題,最後總是走到死胡同,胡同盡頭寫著幾個大字:法律管不著。有人因此呼吁“讓號販子入刑”。我就奇了怪了,我們的刑法裏不是有很多口袋罪嗎?難道就沒有一個罪名適合號販子?不應該呀。雖然我是個法律門外漢,但我也懂得一個道理,刑法不可能窮舉所有的社會事實,不能每出現一個新的違法現象,就單設一個刑事罪名。如果動不動就要“入刑”,刑法最後會變成一本誰也看不懂的書。號販子通過非法手段獲取挂號資源,擾亂正常的醫療秩序,以暴力恐嚇行徑威懾正常挂號的群眾,甚至勾結醫院內部人員倒賣號源,要説他們的行為不是犯罪,那我真不知道法律還有什麼用場。要説現有的刑法真的拿號販子沒招兒,我也是不太相信的。關鍵問題,還是有沒有人願意真的下力氣去管。
  號販子存在,與優質醫療資源過于集中有關係。雖然一般説來,號販子不會把醫院搞得一團糟,也不會輕易傷人,但號販子對社會的危害也是顯而易見的。破壞醫療秩序和非法牟利,這是最表面的後果。最糟糕的是,號販子現象破壞了人們對法律的信任,踐踏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讓人們覺得當一個誠信守法的老實人就活該吃虧等死。誰讓你不認識號販子呢?誰讓你不肯多花錢而寧肯通宵排隊呢?誰讓你媽不是醫院院長呢?這樣的煩悶和憋屈長久在患者的心中積累,醫患關係好得起來才怪。
  “怒斥”視頻出來之後,醫衛部門和醫院的回應都讓人很難滿意。他們或許有難處,但也不是推卸和搪塞的理由。醫衛部門應該與公安機關認真商議整治號販子現象,尋求通過法律途徑遏制這一非法行為。假如現行刑法真的拿號販子沒招,拜托哪位人大代表趕緊擬一個議案,帶到今年的兩會上去。如果號販子問題一定要等到均衡醫療資源之後才能解決,我要是號販子,我一定笑死了。

作者觀點不代表新華網立場

134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蔡方華

《北京青年報》評論員 /  13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熱點

最新鮮,最熱辣的時事評論。無懼衝突辛辣,只憂平庸逐流。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思客

刑法真拿號販子沒轍?我不信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刑法真拿號販子沒轍?我不信

號販子囤積搶佔原本稀缺的優質醫療資源,已經成為北京這種大城市的一種社會病。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0721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