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鄉係列】過年是一次親情的洗禮

發表于  2016/02/06 11:27   約6分鐘

mhrf-cpmh-58747f10z

無論外在的形式如何變遷,過年的本質並沒有改變,那就是與家團聚。

 

  如今有一種説法,認為現在過年沒有了“年味兒”,包括上飯店而不是在家裏吃年夜飯,包括過年不在家而是出去旅遊,包括城市禁止年春節期間放煙花炮竹等等。

  什麼叫有“年味”?在我看來,“年味”就是過年時尊重沿襲過年本該有的傳統習俗,即各式各樣的儀式和禮節,這些儀式和禮節有濃厚的文化象徵意義,構成了過年文化底色。

  比如喝臘八粥、祭灶神、掃塵、拜年、暢飲歡宴、放爆竹等,都各有各的文化含義,又比如祭祖、飲屠蘇酒,吃餃子、跳灶王、挂桃符、貼門神、熬年守歲等,也各有各的講究。一旦這些必要的儀式和禮節被消解了,過年就喪失了原本色彩,也就缺少了“年味”。

  “年味”被誰偷偷“偷”走了?回顧一下歷史,似乎可以得出一個粗略的答案。從80年代初到現在,人們吃著餃子看春晚,有人已經認為,這是舊民俗變成“新民俗”;90年代中期以來,連稍顯“年味”的放鞭也被禁了,過年也“黃金周”起來,年夜飯的餐桌也從家裏“搬”到飯館裏。

  從這個極粗的線條裏,我們可以看到,過年包含的傳統習俗被不斷地抽離和拋棄,舊歷的年底畢竟不再最象年底,“年味”就在這“移風易俗”之中漸行漸遠,只留下一個模模糊糊的背影。

  現在,很多人對過年所包含的傳統習俗變得孤陋寡聞起來,不懂得過年的真正含義,有什麼表現形式,有什麼儀式或禮節,在他們看來,過年無非是吃吃喝喝,除了吃喝好象無事可做,只好看春晚,打牌搓麻,旅遊觀光。當過年被簡化成吃喝,哪裏還有什麼“年味”可言!

  我這樣説並不是要為逝去的“年味”招魂,為民俗的流逝而扼腕嘆息。沒有必要如此悲觀,存在是合理的,逝去也是合理的。文化不是凝固的東西,節日也不可能一陳不變。

  如果説前人一年到頭就盼著過年的時候吃頓好飯,穿件新衣的話,那麼現代人“天天都在過年”,天天好吃的穿好的;如果説前人被萬水千山阻隔,就盼著佳節與家人團聚,那麼現代人可以隨時“連線”,甚至飛越重洋。無論從物質到精神,還是從時間到空間,此時的年已非彼時的年。

  美國人類學家威斯勒將文化解釋為mode of life(生活樣式),我國文化學者梁漱溟先生稱“文化並非別的,乃是人類生活的樣法”。一西一中,兩種説法都指向同一個意思:文化是一種“活法”

  如果我們將過年視為一種文化,一種“活法”,它也必將隨著時代而變化,作為中國人“活法”的一種,過年也會隨著時代而變化。現在過年,時間名稱還是舊的,但已加入了許多新的“活法”,不必總是用舊的標準來衡量過年,過去的年味在減少,現代的年味在增加。至少在目前這個時段裏,過年必看春晚,算是一種現代的年味。可能突然取消了春晚,有一些人已不習慣了。

 

過年本質並沒有改變

 

  過年的在傳統文化裏,過年的儀式感很多很重,現在則開放自由的形式增加了很多,但無論這些外在的形式如何變遷,過年的本質並沒有改變,那就是與家團聚,彼此暫時停下腳步,進行親情交流,補充情感需求的這內核沒有改變,這一點,我在很早就有了深切的體會。

  1996年的隆冬,我上大二。照説過年是不應該有家不歸的。但是我想看看北京人怎麼過年,正好有四個同學也“同流合污”。因此,母親幾度催我回家,我都執意留下。“兒大不由娘”,母親終是拗不過我,雖然萬分不安,還是同意了。

  大年三十那天,學校為留校師生發了進餐券,晚上還開了一個小晚會,有各種趣味遊戲。記得我參加了一個“搶凳子”的遊戲,居然還成了笑到最後的人。在我參加遊戲之時,學校領導來到晚會現場,還有一個人扛著攝影機跟著,自然是表達學校的關心慰問之情,我專注于遊戲沒太注意。

  晚會後,我們意猶未盡,到一位同學租的一個地下室裏守著一臺舊電視包餃子。都是新手,餃子包得奇形怪狀,卻也其樂融融。大家就著餃子、熟食、蠶豆和花生米灌啤酒,評説春節聯歡晚會,氣氛很熱鬧,也必須熱鬧,因為我感到大家都在用熱鬧來驅趕那揮之不去的在異鄉為異客,佳節倍思親的愁緒。新年的鐘聲敲響時,大家毫無理由地一齊歡呼,把空酒瓶砸得稀爛,也算是爆竹聲聲辭舊歲。

  一箱啤酒喝完,已是淩晨兩點多鐘,不知誰説了一句:“我們走到天安門廣場去看升國旗吧。”大家竟一致讚同。我不知道從學校到天安門有多遠,也不知道哪來那麼大的熱情和勇氣,穿著厚重的軍大衣,徒步走三個多小時,走得全身冒汗,走得酒都醒了,硬是走到天安門廣場!看著國旗徐徐升起,我什麼願也沒許,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回去睡覺。升完旗,人群作鳥獸散,我們坐車回校,倒頭便睡。傍晚起來,我發現自己的旅遊鞋生生地被走壞了!

  找電話往家裏打,我説:“媽,我挺好的。”聲音有點哽咽。母親説在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裏看到我在搶凳子,全家人高興得不得了。我哪想到昨晚那個扛攝影機的是央視記者,在報道高校不回家過春節的學子!妹妹接過電話對我説:“哥,你昨晚不打電話回來,我們擔心死了,年夜飯媽才吃了一口,今天在電視裏看見你,她的眼淚都流出來了。今年過年一點意思都沒有……”那一刻,莫明其妙地,我的眼淚刷刷地流出來,心裏默默地告訴自己:以後,再也不離家在外過年了。

  也是那一刻,我明白了過年在中國人心中的地位,無論時光如何流逝,無論世事如何滄桑,無論我們淡忘了過去多少傳統,只要我們的親情沒有淡漠,我們對親情仍有需求,這年都得過。

 

  版權聲明:本文為新華網思客獨家稿件,轉載須注明來源為新華網思客。授權合作請聯係sike@news.cn

56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廖保平

筆名西越,知名評論家、作家、詩人 /  35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文化

用文化拓展生命的深度,推動智慧和審美的交流,尋找文化大師。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返鄉係列】過年是一次親情的洗禮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返鄉係列】過年是一次親情的洗禮

無論我們淡忘了過去多少傳統,只要我們的親情沒有淡漠,我們對親情仍有需求,這年都得過。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1165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