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問答|對于創新産品,監管者要保持謙卑的姿態

發表于  2016/03/25 14:58   約12分鐘

3月25日,在博鰲亞洲論壇上,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黃益平、春華資本董事長胡祖六、亞洲開發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魏尚進參加了以“金融創新與監管”為主題的新華網思客會。在思客會現場,胡祖六和魏尚進與現場的媒體進行了互動問答。以下為問答實錄:

魏尚進、胡祖六與現場媒體進行互動

魏尚進、胡祖六與現場媒體進行互動 新華社 郭程攝

 

  新華社記者:您是否同意,對互聯網金融的監管應該一步一步地跟上?比如,現在還是嬰兒期,之後有兩歲、三歲、四歲,而這個監管也要按相應的節奏一步一步地跟上?

  胡祖六:謝謝您提的這個問題。創新有很明顯的特徵,它一定是不確定的,它一定是還沒有成型的,我們都不知道它最後會怎麼演變,所以監管不能在創新之前,甚至不能跟創新同步,因為監管不能先知先覺。

  我很讚同央行目前相對寬松的環境,它是去觀察和監控演變過程,去想這些問題出現之後怎麼處理,而不是馬上急急忙忙地出臺一套很死板的監管辦法。那樣不會有好的效果,今天解決一個,明天又會有新的問題。而當前出現的跑路等現象,以及像E租寶這樣的企業則都是可以判刑的,這也是中國弘揚法治的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盡管美國出現過多次金融危機,但客觀地説,美國的金融體係是全世界最發達、最有效率的。很有意思的是,美國是在資本市場出現150年以後才有監管的——美國的證監會是1933年才成立的,大部分時間裏,美國資本市場是沒有監管的。同時,美國大部分時間也是沒有央行的,但也沒有影響美國建立起全球最好的金融體係。

  市場是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需要監管。但是監管的能力是有限的,它應該以一種謙卑的姿態,不要覺得什麼問題都要靠監管。

  我很讚賞央行目前的這種審慎的辦法。我希望媒體不要給央行太大的壓力,一出問題就想讓央行出臺政策來解決。一定要進行反思,吸取教訓,凡事冷靜審慎,才會達到最好的平衡,保護好投資渠道,促進公平競爭。

 

  中國證券報:第一個問題,2015年中國債市違約涉資超過200億,請問症結何在?在場專家對債券市場監管有何創新性建議?第二個問題,中國股市經歷去年的過山車行情後,挽回股民信心的手段是否取決于加強監管?

  胡祖六:債市本就是這樣的,出現這麼多違約是不可避免的,因為銀行給企業貸款本來就是有信用風險的;如果完全沒有發生過違約,那就意味著那些本應該獲得支持的企業沒有得到發債的機會。

  但為什麼違約額太高呢?第一,整個信用評級制度不夠完善。第二,投資者對債券了解不足,因為你去買債券的時候應該對這個企業做一些調查,了解下現金流和財務的狀況,對未來的債券要有一個評估,而不應該發了債券就拼命去買。

  這樣的違約不要緊,因為中國目前的相關法律,企業法和公司法,就已經解決了這個問題。債權優先,所以我們要解決債權人的問題。我們有好的市場資源,加上好的法治,我們就應當適當降低一下入門門檻。把市場、法治和入門機制三個方面都加強,假以時日,中國一定會有一個非常健康的債券市場。

  魏尚進:監管者要分清楚什麼該管,什麼不該管,該管的要管好,不該管的要大膽的放開。比如正常的金融市場運作裏面,監管者不應該管價格。不能説要管股市,就讓股市只升不降。什麼停止IPO之類的,在成熟的市場裏面,沒有人會覺得這是監管者應該做的事情。這樣做了一次兩次之後,就給投資者一種“價格低了你可以來找我”的印象。

  反過來,要看看已有的市場裏,有沒有違背現有的證券法和金融法的行為。胡博士提到美國金融市場發展了很多年之後,才出現了監管機構,一旦出來,美國的監管就是很嚴的,甚至與其他發達國家相比都是很嚴的。香港如果有內部交易,會遭到罰款,而在美國是要坐牢的。

  另外,個別的債券違約,個別的股票下跌,不應該是監管者要管的事情。那什麼情況需要政府來關注呢?假設債券市場出現大幅度的違約,這個違約現象又和銀行體係的不良貸款率上升有聯係,那這就表明整個經濟基本面出現了迅速的惡化。這個時候就不一定是狹義定義的證券機關機構來介入了,而要讓作為一個整體的政府來做判斷,是否需要通過一些政策來扭轉形式:首先是判斷有沒有能力扭轉,第二個是是否值得扭轉。這個措施不一定是證券監管機構來做,政府是有一定的責任來處理這個事情的。

亞洲開發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魏尚進回答媒體提問 新華社 楊冠宇 攝

亞洲開發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魏尚進回答媒體提問 新華社 楊冠宇 攝

 

  搜狐財經:剛剛上海出臺了史上最嚴的樓市限購令,一線城市的房價暴漲與貨幣寬松和資本賬戶的管制有沒有關係?最嚴的行政限購令會解決這個問題嗎?

  魏尚進:有沒有泡沫,有多大泡沫,是需要分析的,中國光是地級市就有300多個,情況也不一樣。有些人説,將每年農村轉移到城市、有在城市長期居住欲望的人數與房子做比較,或許樓市並沒有出現非常嚴重的供大于求的情況。如果出現失衡的話,也是部分城市的情況,不是全面的情況,這種説法是有的。

  但是這個講法也有一些欠妥的地方。如果有人要進城,他可以不用買房子,而可以租房。現在中國出現房價和房租脫鉤的現象,而且脫鉤很嚴重,但是並不一定就是有泡沫。我們進行過一個研究,探討促成房價上升的原因。現在,性別失衡造成很多男青年沒有辦法結婚,那如何降低自己不結婚的概率,或者父母應當如何避免兒子成為非情願的光棍呢?相對財富比較有用。有錢的男子比較容易找到老婆,他變成非情願光棍的概率幾乎是零。和其他資産種類相比,我們很容易證明我在城裏有房是一個重要條件。我們的研究發現,大概過去房價上升,這個因素佔了40%,這個現象在一線、二線城市都有。

  胡祖六:一線城市房價漲很快,二線城市和三線城市庫存很多,這個需要分別考察。當然像上海,要看房價上漲的幅度和居民收入速度的關係,如果房價上漲幅度大大高于居民收入增長的速度,那麼政府就要看有沒有一些基本的錯位和不平衡的現象了。一個城市並不都是高收入的人來住,對此公共政策可以做很多,包括保障房、廉租房。真正政府要管的是金融,也就是杠桿率,這個泡沫概念是非常形象的,就像肥皂的泡沫一樣,沒有液體是不會有泡沫的,重點就是銀行是否給房地産過多的貸款。所以政府不要急于一刀切地幹預。

 

  海南日報記者:現在有一種觀點認為,國內實體經濟的低迷,其中有一個原因是這種以P2P為代表的互聯網金融發展過快,導致一方面投資資金從實體經濟當中抽出,投入到互聯網金融當中獲得更高的回報,這樣會不會對實體經濟造成一種損傷,甚至造成一種惡性循環呢?

  胡祖六:我的觀察是,首先P2P盡管發展很快,但是整體的余額也不是很大,1萬億左右,在中國幾百萬億的金融體係裏面還是杯水車薪。我不認為是它把行業的數字都吸走了。第二,P2P是一個平臺,儲蓄者把錢拿給他,想得到一個更高的利率,但是這個錢怎麼用呢,總的還是流入到實體經濟裏面去。盡管有像龐氏這種問題存在,但不能代表整個P2P都是這樣。而且P2P如果成功,有一家,或者有兩三家就夠了。不用擔心,現在雖然有3000家,過不了兩三年,大部分的就都會蒸發不見的。

新華社記者楊冠宇攝6

胡祖六回答現場媒體提問 新華社 楊冠宇 攝

 

 

  思客網友:不少P2P平臺打著大型企業、甚至是國資的旗號,增加自身的信用度。為什麼會造成這種現象?既然P2P模式滿足了市場需求,且利潤客觀,那麼這些“被冒名”的大型商業銀行、國有資本是否有可能直接地大舉進入P2P網貸平臺的角逐?

  胡祖六:中國的金融體係已經基本上是國有壟斷的了,好不容易出現了這個進入門檻比較低的P2P,如果國有的資本又進入,就會把這個空間給擠壓了。現有的國有控股的傳統金融機構要把自己的業務做好,不要進入P2P,當然他們可以做互聯網金融的技術手段,但不要忘了P2P是自己吃自己的肉啊,不應該同質化。我不建議國有資本跑來分這個普通老百姓的一杯羹。

  魏尚進:如果P2P設立固定成本不是特別高,如果現有的商業銀行在公平競爭的情況下去競爭也不是壞事。他們不能利用傳統的金融體係的壟斷地位,跨行業地對其他新興的金融機構進行擠壓。但如果公平競爭也是沒有關係的。

  胡祖六:我覺得監管的目標就是維護公平競爭,我的意思是雙向的。好不容易有了P2P這個沒有準入資質的平臺,我也歡迎他們進來。但反過來,普通人進入證券、信托是否也可以如此呢?但是事實上,這些門檻是很高的,把很多創業者封殺在了門外。公平競爭是最理想的,而雙向的開放是最合理的。

  有人説擔心銀行暴利,我覺得銀行有暴利是好事情,這讓我們的存款很安全,這個是好事情。我們真正擔心的是銀行的利潤不能持續。同樣的問題,我認為P2P暴利是曇花一現的,現在有些東西是龐氏現象。這都是一個短期的誘惑,關鍵是要形成持續的利潤。當有更多準入條件時,這個利潤率自然會消失。

  魏尚進:如果利潤非常高,也就反映了傳統銀行本應該提供金融服務的企業得到服務,這本身反映的是傳統金融的不足。從這個角度來説,新興的金融形式推廣之後,讓更多人可以成為企業家,創造的經濟社會價值就可以體現出來。等到這種金融形式更加普及以後,通過競爭也會讓這個利潤慢慢降下來的。

 

圖為新華網副總編輯、主持人劉娟在思客會現場引導觀眾互動。 新華社 郭程 攝

  主持人:感謝幾位嘉賓帶給我們的精彩分享和媒體的精彩提問!今天的話題其實很大,內容很多,總的來看,核心是金融,金融的兩端是創新和監管,金融創新不斷滾滾向前,金融監管也要再次發力。

  總結今天各位的演講和發言,我們可以感覺到,監管主體固然重要,監管什麼,怎麼監管才更是題中之意。我們需要有效的市場、更需要有為的政府。適度監管和金融創新並非一對矛盾,我們希望金融創新和適度監管能夠相輔相成,相得益彰。本次博鰲論壇的主題是“亞洲新未來:新活力與新願景”,希望我們今天的討論能給變革時代的金融事業帶來新思路,助力中國金融行業和中國經濟的健康發展。在這個過程當中,最重要的就是有效的市場、有為的政府,再次感謝幾位嘉賓,感謝所有的朋友們,本次的思客活動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專題:博鰲亞洲論壇“金融創新與監管”新華網思客會

  本次活動由新華網思客與北大國發院博士論壇聯合主辦。

  版權聲明:本文為新華網思客獨家稿件,轉載須注明來源為新華網思客。授權合作請聯係sike@news.cn

 

1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思客會

新華網思客傾力打造的品牌欄目 /  74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財經

更加輕松、好看、有用、時尚的財經資訊及全球金融市場行情。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思客

互動問答|對于創新産品,監管者要保持謙卑的姿態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互動問答|對于創新産品,監管者要保持謙卑的姿態

現在央行相對寬松的環境很好,它是去觀察和監控演變過程,去想這些問題出現之後怎麼處理,而不是馬上急急忙忙地出臺一套很死板的監管辦法。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3837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