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大佬齊聚深圳,因為這個話題撕了9輪......

發表于  2016/03/29 06:30   約18分鐘

2016年IT領袖峰會場面異常精彩!

2016年IT領袖峰會場面異常精彩!

  3月27日,2016年IT領袖峰會在深圳召開。峰會場面異常精彩,吳鷹主持,李彥宏、馬化騰、楊元慶、賈躍亭做對話嘉賓的高端論壇高潮迭起。嘉賓高段位是一方面,心機boy兼最能讓嘉賓吵起來的主持人吳鷹更是立了大功。“馬化騰,如果有一天阿裏巴巴成了你的,你如何做得比馬雲更好?”“假設聯想和樂視聯合起來與百度、騰訊競爭,你們怎麼應對?”……拋出一個又一個神提問的吳鷹看著臺上嘉賓撕得異常熱鬧,更是會心一笑,“這就是我想要的結果”。這麼難的問題,四位大佬是如何應對的呢?本文根據嘉賓發言整理。

 


吳鷹:百度願不願意把數據拿出來共享?

李彥宏:共享越深入越好,人工智能是“披著羊皮的狼”

李彥宏

  中澤嘉盟董事長、數字中國聯合會主席吳鷹:想問一下李彥宏,大型公司資源越來越多,很多大數據掌握在大公司裏,而且在不斷增加,這會阻礙共享經濟發展嗎?你們願意把數據拿出來共享嗎?

  百度CEO李彥宏:我們每天的數據處理量很大,所謂的互聯網+和其他領域的結合其實就是數據和其他行業的結合,數據越多,共享越深入,越有助于改進、完善技術。

  共享經濟的定義其實和共産主義經濟的定義類似,都是按需分配,我們非常相信這樣的經濟,但理想很美好,還是要靠實幹。産業的發展還是要靠技術。

  網上有一個段子説,我是人類反抗軍最後一個人工智能工程師,其實人工智能沒那麼可怕。用老百姓的話説,人工智能就是“披著狼皮的羊”。當然,人工智能也會先替代一部分技術性工作,比如翻譯,包括同傳。

 


吳鷹:傳統的IT公司如何為共享經濟服務?

楊元慶:沒有IT技術的發展,就沒有uber、滴滴。

楊元慶

  吳鷹:這個問題拋給楊元慶,傳統IT公司如何為共享經濟服務?

  聯想集團CEO鄰楊元慶:我覺得傳統的IT公司必不可少,我想挑戰一下你的用詞。“共享經濟”這個詞,其實用“分享”更加恰當。不管是共享經濟還是分享經濟,都不是新事物,農耕時代、商業社會都是從分享開始,包括物物交換。

  如果沒有IT技術的發展,就沒有Uber、滴滴,沒有Airbnb。分享經濟發展到今天,才剛剛開始。聯想也在思考怎麼用好分享經濟。以前要建很多維修站,投入很大,聯想現在考慮建一個分享平臺,不需要建維修站。我想把整個聯想建成一個分享的平臺,大規模的生産制造、採購、全球化的營銷渠道,都可以是一個分享平臺。你可以用聯想的實驗室和渠道,只要專心把産品做好。

 


吳鷹:樂視這個小公司靠什麼和BAT競爭?

賈躍亭:上一代互聯網企業已經到巔峰,下一代靠未來。 

賈躍亭

  吳鷹:這個問題給賈躍亭。樂視市值一千多億,但這是在高市盈率的基礎上,而且最近停牌了,下個禮拜開盤會不會跌我不知道,我希望能漲。我想問一下樂視靠什麼和BAT這些企業競爭,樂視的企業理念和共享經濟之間的關係?

  樂視控股CEO賈躍亭:樂視的生態係統模式沒有挑戰任何人,看似樂視與全世界為敵,但樂視其實是最好的生態夥伴。樂視生態很大的特點就是“開放的閉環”。生態經濟的特點是在不同物種之間産生化學反應,産生不同價值,共生和諧共享。這是我們所理解的生態經濟的核心特點。

  共享的特點第一個是全球化,第二特點是生態層面,全方位的共享,包括能力、資本、價值的共享,如何能夠實現價值共享才是核心特點。

  樂視的目標不在于挑戰BAT,挑戰聯想,而是想要在一個新的維度去競爭。我們不是把互聯網當作産業來做,而是用互聯網和雲去變革産業,成為各個産業鏈的基礎。我們希望把競爭對手變成合作的關係,共同創造更大的價值。

  吳鷹:賈躍亭很“謙虛”:不和BAT、聯想競爭,而是要合作。但我們也聽到這麼一句話,賈躍亭説他們是在更高維度上展開競爭。有個詞叫“降維攻擊”,一個在第三維度的人攻擊還在第二維度的競爭對手,就像踩死幾只螞蟻一樣。

 


吳鷹:馬化騰,如果阿裏巴巴有一天成了你的,你怎麼做的比馬雲更好?

馬化騰:很難説。

馬化騰

  吳鷹:馬化騰,如果阿裏巴巴變成了你的,你會做什麼?怎麼做的比馬雲更好?反正馬雲不在,放開講!

  騰訊CEO馬化騰:這個尖銳的問題,我之前沒有想過。每個企業它的成長過程、文化、組織、領導人都不一樣,很難説如果阿裏巴巴是我的,我能做什麼。我更傾向于一個多元化的生態,裏面有很多企業,越做越小,越做越專業,分工越來越細。這些企業會撐起生態的發展。未來的發展方向不是帝國,而是生態。

 


馬化騰和賈躍亭避談競爭

李彥宏:其實競爭是推動科技創新的重要手段

 

  李彥宏:剛才馬化騰和賈躍亭都很謹慎,避免談競爭,我覺得這不太對。在我看來,科技的創新不是單靠腦洞大開和憑空想象,創新背後有兩個很重要的推動力量不能忽視。

  一個是戰爭,每個人都希望活著,在這種極端的環境下,很多人被迫激發出了很強的創造性;第二是商業,不是因為哥倫布的好奇心新大陸才會被發現,這個過程背後有西班牙王室,經濟力量的支持,這樣哥倫布才能帶著龐大的艦隊和科學家去新大陸。很多科技進步的背後是有商業的力量在推動的,我們討厭戰爭,但我們可以用商業的力量推動科技進步,推動創新。而商業的推動很大程度上是來自競爭。商業競爭和戰爭一樣,都在面臨著死亡的威脅,只不過是公司的死亡。

 


吳鷹:如果聯想和樂視聯合起來和百度、騰訊競爭……

馬化騰:現在都組團攻擊了?

 

  吳鷹:今天的座位正好是元慶和躍亭挨著,馬化騰和李彥宏挨著。假設賈躍亭和楊元慶你們倆合作,來應對李彥宏和馬化騰。對他們的挑戰是不是比你們單獨作戰更有競爭力?

  楊元慶:我的回答恐怕會讓你失望,我覺得我跟臺上三位的公司都有很好的合作機會,當然如果吳鷹非得讓我拉郎配的話,我們當然也很願意跟樂視合作。其實聯想就是把自己定位為一個提供智能設備服務的公司。

  實際上如果只是賣設備,我們其實不擁有客戶,我們跟客戶的接觸點是非常少的,只有在買賣、維修的時候,才有機會和用戶接觸。本質上我們是一個産品導向的公司。未來我們希望是一個客戶導向的公司,要跟客戶有更密切的聯係。這種客戶不是指年活躍用戶,我們希望是月活躍,甚至是日活躍用戶。什麼東西能夠黏住用戶?除了對電腦的維護、管理,用戶更多的是通過我們的産品玩遊戲、看電影、搜索、社交,這些才是用戶使用你的硬件設備的時候,他最根本的用途。只有考慮這些功能,才能讓這個用戶黏住你。

  我們未來非常願意和所有的生態內廠商合作。當然,一方面我們幫著你們推廣一些應用和服務,另外一方面,你們也別把用戶完全給我們劫持。用戶的信息分享也好,共享也好,這個對我們來説也非常重要,這樣可以使得我們知道怎麼改進,怎麼樣提供服務內容和應用才能使用戶更加喜歡。

  吳鷹:元慶還是比較含蓄,可能你們之間也有合作,不過我的問題只是假設,你不用太緊張。

  馬化騰:現在不單打獨鬥都組團攻擊了?其實很有趣的是,互聯網的發展,都是跟終端有關。互聯網從PC到移動,硬件終端的作用不言而喻。我們看到有兩個流派的,像蘋果,硬件有很大的作用。還有一個是軟件主導的,像安卓,讓硬件廠商分化。這是個博弈,中間有聯動,不同的生態間有很大的區別。沒有一個永恒的答案,這兩個流派都有很好的發展,我希望的讓消費者有更多的可選擇性。

  李彥宏:騰訊和百度的企業文化雖然很類似,但是不可能合並,兩個體量這麼大的公司如果合並的話,是很麻煩的。

  我們不能到他們擅長的領域裏面去打仗。最最關鍵的是,該幹什麼不該幹什麼,如果哪一天我們要做一個硬件,那這個東西就很可怕了。要打勝仗,就要知道自己擅長的。

 


賈躍亭:BAT是三座大山,壓得創業公司暗無天日

李彥宏:這三座大山都是盆景,別太當真。

 

  賈躍亭:如果非要分兩個陣營,要分出一個勝負的話,我覺得這還是競爭的思維。樂視除了硬件之外,也有大量的軟件係統,同時也有互聯網,也有內容,它是四位一體的。的確在互聯網維度,在內容的層面,我們和百度、騰訊有一定的競爭關係。在視頻軟件方面,我們説樂視是以一敵三,壓力山大。很多人在視頻領域燒了無數的錢,最後全部死掉了,真正剩下的只有BAT,和一個僥幸茍活的樂視。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講,為什麼樂視能夠僥幸茍活?在中國大家都説BAT是三座大山,籠罩了整個互聯網,導致很多真正創新型的互聯網企業暗無天日,大家看不到未來。

  李彥宏:這三座大山都是盆景,別太當真。

  賈躍亭:無數個互聯網創新公司從它誕生開始就只有三種命運,第一,要麼被BAT迅速復制你的模式把你打死;第二,直接被並購;第三,被參股,也算被皈依了。在這種局面下,到底未來應該走向哪裏?

  我們認為真正的創新其實是破界,必須打破原有的格局,才有可能進入下一個階段。從這個角度講,到底下一階段是什麼?我認為不是傳統互聯網的模式。傳統互聯網的方式已經走到巔峰了,BAT都已經到了巔峰,但是下一代,到底我們年輕的創業者和中小企業,尤其是互聯網企業的未來怎麼辦?其實和大的時代背景密切相關。

  下一個時代,我們認為互聯網要由一個垂直産業變成一個橫向經濟基礎,更好地連接各方,這也就是互聯網+,它是形成更好的互聯網生態,這是能夠真正産生化學反應的。互聯網通過和智能終端的結合,然後再和內容、服務結合,就有可能創造出全新的經濟形態,會創造全新的用戶價值出來。

  所以如果樂視和聯想這種最強的硬件公司合作,再加上我們有一定的軟件能力,加上我們橫跨7個産業,通過我們的UI係統和各種應用,縱貫生態,徹底把産業大同,真正把産業鏈當中最核心的要素掌握在自己的手裏,打破組織的邊界。

  原來為什麼很多巨頭都轟然倒塌?我覺得他們就是死于專注,因為他只是專注在自己的一個領域內部或環節內,所有的創新僅僅只是改良性的創新,當變革這個大潮來臨的時候,恰恰原來所有的競爭優勢都變得不重要了,反而有可能成為很大的一個劣勢。

  在這種情況下不可能産生顛覆性創新。而顛覆性創新恰恰都在領域與領域之間,或者企業與企業之間。楊總應該非常清楚,原來的IT産業專業分工非常明確,硬件、軟件、互聯網應用、平臺,大家都是分開的,微軟開放給聯想的API接口非常少。當你想做一個非常大的變動的時候,微軟會跟你説no,所以你只能妥協。你的硬件去適應他的軟件,反過來也是,他的軟件得適應你的硬件,這就是蘋果的封閉閉環為什麼那麼成功的原因,但是蘋果也到巔峰了。當然我現在一説蘋果,就會遭受無數果粉的攻擊,認為你們有病,利用蘋果來制造噱頭。但是恰恰相反,下一代的移動互聯網應該是要打破各種邊界,最後打破企業的邊界,所有企業實現無縫的對接,所以樂視如果和聯想融合在一起,我們將會在真正的入口上和BAT有一定的抗衡的可能。

  現在大家都在爭奪用戶的入口和時間。用戶入口分為四個維度,第一是應用;第二是平臺,BAT都是平臺入口,第一代互聯網是平臺時代,平臺控制了一切;第三個是操作係統,可以看到IT時代下的微軟到移動時代下的IOS和安卓;第四個是真正的終端維度,終端是和用戶24小時在一起的,如果在最高的維度,我們兩家走在一起,再和平臺入口、應用入口進行競爭,有可能會有一些不一樣的結果。

 


賈躍亭:合作共享就要打破邊界

楊元慶:企業還是要有邊界,知道自己該幹什麼。合不合作取決于賈總智慧。

 

  楊元慶:我很同意賈躍亭説的要打破邊界,打破邊界意味著有更多的創新空間,可能會形成更多的有利競爭。但是我覺得一個企業還是要有一定的邊界,不是什麼事情都能做的。如果一個企業試圖軟硬通吃,上下遊通吃的話,這個企業到最後,我覺得一定是非常難成功的。要把自己的邊界看清楚,就是你的核心競爭力是什麼,你是做什麼的。比如説,聯想從來沒想過跟百度去競爭做搜索引擎,跟騰訊去競爭做社交,跟樂視去競爭做內容。我覺得找到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是非常重要的。

  你是做硬件的,肯定需要做服務和做軟件的公司配合,給你的用戶提供最滿意的服務、提供最好的內容。所以在這些方面,如果樂視把你最強的和聯想最強的部分組合起來,我相信肯定會更加有競爭力,而且不僅僅是在中國有競爭力,我們在海外也有競爭力。但是如果賈躍亭更多的地方是跟我競爭的話,我可能就要考慮更多的和百度、騰訊合作了。

  李彥宏:我感覺我們的勝算已經越來越大了,他們已經“內鬥”了,一個在講模式、平臺、入口,另外一個在講邊界,得劃分清楚,我是我的,你是你的。

  吳鷹:你剛才不是説你們不想和騰訊合並嗎?

  李彥宏:這點上我們沒分歧。Pony也不想和我合並。

  吳鷹:剛才馬化騰和李彥宏對我的問題有點抱怨,但大家的回答都很精彩。我們知道元慶的公司已經在做全球化了,海外收入已經佔到了70%。賈躍亭你們這麼小的公司,Sorry……你們已經千億市值了,是相對較小的公司,你一開始就去全球化,往國外走,這方面我覺得聯想和樂視合作的勝算會更大一些。

  楊元慶:我剛才講了,我覺得很有機會,但是這取決于賈總的智慧。

  賈躍亭:今年樂視的第一核心戰略是全球化,就像剛才吳總講的,樂視還是一個很小的創業公司,就有全球化這種堂吉訶德的想法,聽起來像天方夜譚。其實國內市場我們也才剛剛開始而已,而樂視的資源又極度短缺,光打國內的仗都已經精疲力盡,甚至有可能崩潰。在這種情況下為什麼又做全球化,是瘋了嗎?但是其實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巨大的機會,樂視習慣用未來定義未來,而不是用現在定義未來,樂視習慣于忘掉自我,忘掉現在,我們只需要考慮全球下一代用戶需要什麼,下一代的用戶價值到底在哪裏。

  中國的互聯網消費電子的融合,與文化的融合,這類企業將會在全球范圍內戰勝歐美任何企業。未來10年是中國企業歷史性的機遇。過去的20年中國是內生發展,我認為未來應該是中國的互聯網消費電子融合之後走向全球,這一塊中國比美國容易。美國由于過早地發展起來了,産業壁壘很強,打破邊界很難。怎麼共享、整合全球的生態資源,為用戶提供價值,這是中國企業全球化是否成功的一個關鍵要素。第一代互聯網做全球化確實很難,但是下一代恰恰是中國時代的來臨,所以我們和聯想合作,真有可能創造一些不可能。

  楊元慶:我覺得吳鷹説得很對,聯想今天的收入70%在海外,30%在國內,其實我們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一個先鋒。聯想在全球的運營方面很順,而且有全球的品牌和銷售、市場渠道,在這些方面完全可以助賈總實現理想。

  一個是實現全球化,第二是把中國的文化、中國的生態帶向全球。但是一定要很好地配合,我們不一定合並,但是我們一定要很好地配合,大家各司其職,把自己的優勢、競爭力發展到最高、最好,減少內耗,我們一定能夠贏他們。

  吳鷹:到最後,我發現元慶已經被賈躍亭的一些講話打動,剛開始他説沒有合並的可能,他跟馬化騰、李彥宏他們都有合作,最後又主動示好,可以和樂視有更多的合作。嘉賓們從之前的很抗拒我的問題到現在聊資源整合,這是我的目的。

 


吳鷹:看好企業級市場,阿裏已經有阿裏釘釘,騰訊做不做企業版微信?

馬化騰:十年前就是目標,但市場太難做。

 

  馬化騰:阿裏的很多數據和騰訊共享的話,一定會更好地服務用戶。現在的商業不一定是你死我活,大家都可以很好的發展。阿裏走上電子商務也是借助了很多基礎設施的推進,才使得物流得以保障。馬雲不在,我不是給他唱讚歌,他在三五年之後發力是很可怕的。

  吳鷹:再問馬化騰一個問題,阿裏推出了釘釘,是toB的深度社交和工作協同軟件。騰訊會不會推出企業版微信?有還是沒有,為什麼?

  馬化騰:PC時代我們就有RTX了,現在升級成了企業微信,以前也有企業號,已經和OA深度結合起來了。中國的企業級移動應用服務市場,和國外比發展會慢很多。十年前就是三大目標之一,但是很失望,這個市場十多年過去了還是不容易做。企業IT服務目前在向雲化發展。現在有幾種打法,都有道理。但從社交通信角度來看,它的特點是網絡規模效應非常明顯。通信和社交像對講機係統,看似好像很多小網,跟一個大網是否一個價值,從行業價值來看,我們更看重大網。企業市場做肯定做,但維度和量級不是一個層面上的。

  李彥宏:你(馬化騰)是不看好企業級軟件應用嗎?

  馬化騰:會很慢,慢到終端發生變化。所以我們更多的是從消費者考慮,企業級市場慢工出細活,不是消費市場的熱潮吹出來的。

  楊元慶:我今天想給馬化騰出主意,我覺得企業級市場非常重要。企業市場非常重要,非常大,企業都是有溝通的移動端需求,阿裏巴巴釘釘就是。但是目前(阿裏巴巴釘釘)沒有壟斷,很多企業都是自己的。我覺得騰訊要做toB 社交的話應該讓微信更加開放,方便去鏈接企業,我覺得才是有效的。

  吳鷹:臺上嘉賓已經忍不住開始互相提問題,出主意了。嘉賓談得很好,都把我這個吳鷹放在一邊了。這是我想要的結果。我個人同意toB和toC的需求是完全不同的,很難想象百度騰訊會用釘釘做內部交流的,這裏面涉及到安全問題。toB還是toC,這兩方面都很關鍵,但是未來希望會有更多toB的産品問世。(來源:正和島)

作者觀點不代表新華網立場

20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Thinker

為讀者提供最有價值的觀點 /  297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互聯網

站在前沿,領略前沿,駕馭前沿。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思客

IT大佬齊聚深圳,因為這個話題撕了9輪......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IT大佬齊聚深圳,因為這個話題撕了9輪......

“馬化騰,如果有一天阿裏巴巴成了你的,你如何做得比馬雲更好?”“假設聯想和樂視聯合起來與百度、騰訊競爭,你們怎麼應對?”......且看大佬們如何回答神提問。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4014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