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學職稱制度改革:一個“雞肋”、兩個亮點

發表于  2016/04/23 06:30   約5分鐘

  近日,隨著中小學職稱制度改革的落地,各地教師都如火如荼地談論中小學教師能夠參評“正高”(即所謂的“教授”職稱)的問題。職稱牽涉到教師的收入生計,無論如何重視都不為過,因此,不少教師躍躍欲試。但從宏觀上來説,這並非此次改革的亮點。

  本次改革的亮點在于:第一,將中小學職稱通用;第二,北京市將民辦教師和編外教師也納入職稱評審范圍。

 

評“正高”名額少概率低

 

  這次職稱改革,將原來相互獨立的中學教師係列、小學教師係列統一並入了新設置的中小學教師係列;將中小學教師職稱最高等級各自從原來的副高級、中級,提高到了正高級,從而打通了教師職業發展通道。

  但是,由于“教授級”中小學教師名額有限,評“正高”來提高收入的成功率著實太低。舉例而言,北京市共有17萬中小學教師,卻只有68個正高名額,評上的概率為萬分之四。換句話説,“正高”職稱等級,和普通教師增加收入沒有太大關係。它的更多的意義是給那些已經評上“副高”的優秀教師們一個希望,以免他們因為職稱遇到職業天花板而出現“職業倦怠”。這種激勵教師努力工作的方式固然有點低級,但是教師們確實都在認真的玩著“升級遊戲”。

  因此,中小學教師也可以評“教授”這個話題就顯得比較“雞肋”了。職稱改革的最大的亮點,其實是“將中小學教師統一並入一個職稱體係中”背後的動機:促進教育資源均衡配置。

 

改革可促進教育資源均衡配置

 

  促進教育資源均衡配置是2015年中國教育最大的話題。中國教育多方面存在資源分配不均衡的問題,如東西部不均、城鄉不均、中心城市和邊遠地區不均等。此外,中小學教師年齡結構失衡也極為明顯。甚至有些地方流傳著“爺爺奶奶教小學,叔叔阿姨教初中,哥哥姐姐教高中”的説法。的確,由于編制、學歷、待遇等問題,高學歷的年輕教師很少到小學和邊遠地區執教。

  2015年,國家密集出臺了一係列政策,包括縣管校聘、鄉村教師支持計劃等。但是出臺的政策中似乎並沒有解決教師年齡結構失衡問題的突出辦法。

  如今,教師們為中小學教師一體化感到欣慰,其中小學教師尤為興奮,因為他們的職稱含金量上了一個臺階,收入也可能隨之增加。但是,很少教師認識到打破職稱壁壘的同時也打破了中小學教師自由流動的壁壘。當然這種流通更多的是沿著從高中向初中、小學路徑進行。

  前期縣管校聘的政策打通了教師區域內調動的堡壘,而此次改革又打通了中小學教師職稱的壁壘。這意味著,通過高中、初中的年輕教師的調動解決小學教師老齡化問題即將成為現實。但是這對于中學教師來説並非好事——他們面臨著背井離鄉、遭遇顛簸奔走之苦。只要教師待遇沒有實質性增長,工作調動就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在中小學教師職稱制度落地之際,北京將“民辦教師和編外教師也被納入評審范圍”則成為促進教育資源均衡的另一個亮點。盡管民辦教師試圖進入公辦學校還是會遇到一些政策障礙,但是反向的流動卻“一路暢通”。如果和“停薪留職”結合起來,公辦教師就有可能會向待遇更好的民辦學校流動,從而有利于民辦教育的發展。

 

教育行政化導致資源配置失衡

 

  總之,從2015年以來,幾乎所有的政策都是圍繞著解決教育資源配置失衡的問題。現在城鄉教育資源失衡、教師年齡結構失衡、中西部教育資源失衡等問題,通過教師校長輪崗制度、縣管校聘制度、中小學教師職稱改革、高考錄取方案改革等方法來進行解決,甚至民辦公辦教育資源失衡問題也相對緩和。

  但是,在這裏不得不提醒的是,教育資源配置失衡,很大程度上是教育行政化導致的。如今,教育局的權利越來越大、教師被折騰的越來越厲害,教育資源配置失衡的問題究竟能夠多大程度的解決,卻還需要實踐證明。

  此外,近期這一係列改革,固然可能在短期內起到一定促進資源平衡的作用,但是教育行政權力過大,會不會催生諸如城市“大班教育”和農村“撤點並校”等其他問題呢?

  版權聲明:本文為新華網思客獨家稿件,轉載須注明來源為新華網思客。授權合作請聯係sike@news.cn

 

80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蔣永紅

教育評論員 /  10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思客

中小學職稱制度改革:一個“雞肋”、兩個亮點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中小學職稱制度改革:一個“雞肋”、兩個亮點

改革的亮點並不是評“正高”職稱,而是:第一,將中小學職稱通用;第二,北京市將民辦教師和編外教師也納入職稱評審范圍。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495809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