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鎮,如何才能特色生長?

發表于  2016/11/10 06:30   約8分鐘

一個名匠、一種特産、一方山水、一處古跡乃至于一段事件佳話,都能夠賦予一個市鎮特有的人文與品牌形象,

一個名匠、一種特産、一方山水,都能夠賦予一個市鎮特有的人文與品牌形象。

  貴州的茅臺、雲南的畹町、浙江的橫店、江蘇的椏溪……,首批127座特色小鎮,似乎因國務院的一紙公文而榮登大雅之堂。其實不然,一個名匠、一種特産、一方山水、一處古跡乃至于一段事件佳話,都能夠賦予一個市鎮特有的人文與品牌形象,使其經年累月的富庶而聲名遠播。就象人們提起藝術會聯想到宋莊、武術會聯想到少林與武當、燒餅會聯想到黃橋鎮、紫砂壺會聯想到丁蜀鎮,常言道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在城市沒有象今天大規模興起繁榮的年代,人們更多的是聚居一隅而心無旁騖的世代安居守業。

 

特色小鎮是城鄉二元經濟結構的補缺

 

  推進特色小鎮建設,表象上是政府在熱火朝天的打造現代化城鎮,實質上卻是城鄉二元經濟結構的一次補缺,更是社會經濟發展上升到一定階段的必然性良性轉型,能夠加快小康社會的目標實現。筆者曾在《幸福該安放何處,城市還是鄉鎮?》一文中提到,“從中國實際鄉鎮和農業人口的總量看,始終佔據著總人口數量的絕對高比值,因為這一群體生産生活所形成的鄉鎮,從本源上講就是一個與城市並行的經濟體,也是值得倚重的龐大經濟體。”在讓全國人民共同富裕這一大的共識前提下,讓10億之多的中産以下群體居有其所、作有其業,足夠龐大且已經被住房、交通、養老、教育、衛生等問題詬病的城市經濟體,顯然難以為繼去支撐。而我們講城鄉二元經濟結構,既要學習發達國家已有成功的經驗和模式,也要結合中國經濟起步晚、增速快、人口多的實際國情,絕不是多建幾條街道、多造幾幢房子那麼簡單。具有行業或産業特色的小城鎮,往往能夠造就更多的工匠、帶領更多的專長從業者長期聚居,有利于社會的穩定和諧。

 

微觀的特色小鎮為宏觀事業打基礎

 

  發展特色小鎮産業,能夠充分高效率集中利用地域資源優勢,形成無數個穩健的可持續微觀強實經濟體,為宏觀經濟夯實基礎。生活在當下經濟發達的城市人常常會慨嘆,大家要爭搶著去購買、收藏外國人的手工制品,並把它們當作奢侈品而提升炫耀個人品位,而同一時期的中國卻是諸多數百年的工匠手藝失傳或沒落局面。例如,源遠流長的中華武術曾經一度將民間刀劍鑄造業推向削鐵如泥的工藝品質巔峰,卻沒有在工業文明時代傳承和升華。而創建于1731年德國萊茵河畔小鎮的雙立人品牌,專注于刀具鑄造,歷經270多年持續提煉直至蜚聲全球。

  一個特色工藝産業的衰落或興盛,固然有其歷史環境的種種因素,但是積極正面的長期産業政策支持引導必定會水到渠成而獨樹一幟。鄉鎮産業積聚成功的案例也有很多,堪稱中國電器之都的柳市鎮(浙江),擁有國內最大燈具城的鄒區鎮(江蘇),中國電子之鄉秦欄鎮(安徽)等等,這些特色鮮明的鄉鎮既顯著改善了當地百姓的生活質量,也吸引了眾多的外鄉人舉家遷移至此就業定居。相比中西部省份的老人和兒童“留守”問題、依賴上級財政補給的扶貧問題,發展特色小鎮無疑是有力的解決之道。

  盡管發展一個個特色小鎮屬于微觀經濟,但是猶若百花齊放、積沙成塔之效,完全可以預見一個欣欣向榮的宏觀事業和經濟面。

 

建立特色小鎮體係促經濟結構轉型

 

  形成特色小鎮經濟體係,讓實體企業落地生根,拉動地方性投資供給和消費需求,同時帶動全新且旺盛的創業創新局面,大大有利于化解當前存在的多種經濟轉型難點。在過去的三十多年經濟發展過程中,陸續掀起了工業開發、城市房地産、虛擬經濟等三股熱潮,眾多的實體企業在後面的兩股熱潮中跟風而進,融合國際金融危機等多方面因素,加速了實體企業的融資難、盈利難、發展難等困難特徵成型。在幾乎束手無策的困難面前,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才脫離實體經濟,使得實體企業雪上加霜、積重難返。

  浙江作為實體經濟的橋頭堡,率先實施特色小鎮産業政策促進轉型,收獲成效。現任江蘇省委書記李強曾經在解讀浙江省特色小鎮時説:“越來越多懷揣夢想的年輕人之所以願意到杭州的夢想小鎮創業,秘訣就在于這些地方形成了富有吸引力的創業創新生態特色。”再以土地多、人口少的澳大利亞為例,其在大城市核心區一定距離的周邊建立數個衛星城,將工業産業、公共設施和服務向衛星城延伸,吸引人們前往創業、生活,避免了交通擁堵、環境污染等大城市病。再有舉世聞名的大眾汽車總部所在地德國狼堡,所集聚的12萬多人口中有著非常多的精英人才和工匠,在那裏常年創業創新。倘若,中國繼續無限大的去擴張和發展城市,恐怕再強大的城市功能也無法滿足13億多人口的生活改善需求,只能是大城市病愈發嚴重。已有的國際國內經驗充分表明,特色小鎮經濟體係的建立健全,是經濟結構轉型的有效抓手。

 

産業培育不在廣而多,在于精而強

 

  未來面臨著中長期的特色小鎮培育過程,但並不代表當前是一個特色産業起步階段。事實上,我國自建國以來一直在探索實踐城鄉二元經濟結構,已經通過了多輪的改革和調整。在農業、畜牧業、林業、工業、科技業等多種特色産業方面,不同的人文和環境地域資源被廣泛發掘,形成了多種具有鮮明特色的作物和工業體係。但在這些特色産業的形成過程中,大多是受益于經濟高速增長所催生的過快需求,利益的驅動下自發性的一哄而上。

  例如,在很多農村地區的苗木之鄉,大多數是從改革開放初期某一個農戶栽植了較常見的綠化苗木,嘗到甜頭之後被村民效倣。再後來,城市開發、道路建設對苗木的需求日益增漲,農戶們也就跟隨需求不斷擴大栽植面積,直到絕大部分土地上都是苗木而自發形成規模。在個體經營形態的農民們家家住上小樓房、開上小汽車而沾沾自喜之時,殊不知由于苗木種類的過度集中單一,市場上苗木供應的飽和過剩與需求的轉型遞減,很多蔥鬱的苗木不得不砍伐廢棄。另一面,在一些超前開展特色産業思維引導的苗木之鄉,從綠化苗木早早地向園林觀賞、經濟果木轉型,同時引進交易市場、産業合作的集中經營模式,形成地域産業品牌特色而獲得了持續可觀的穩定收益,有如常州的武進、山東的郯城苗木基地。

  特色小鎮的産業培育,當不在于廣而多,當在于精而強,更不宜在早已飽和過剩的各行各業裏平地起高樓或盲目擴張。分析利弊,認清差距和優勢,啟用能人和工匠,引導特色産業向著具備可持續核心競爭力的方向邁進,培育特色小鎮的內涵應當是培育鮮明特色的人文和品牌。

  根據《住房城鄉建設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關于開展特色小鎮培育工作的通知》,到2020年,培育1000個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閒旅遊、商貿物流、現代制造、教育科技、傳統文化、美麗宜居等特色小鎮。從通知內容分析可以看出,特色小鎮的培育建設著重點在于“就地取材、因地制宜、因勢利導”。不同于以往用資金和政策相對集中于東部沿海省份堆砌的經濟、工業和科技新城,特色小鎮是千鎮千面,完全有望全面破解經濟現狀下的城鄉差異、東西部差異、供給與需求差異。

  似乎可以預見,未來分布于全國各地的特色小鎮,將是技術集聚、工匠集聚、産業集聚的美麗宜居新城鎮,掀開的是全新的生活篇章。新生活的開始,必將意味著舊模式的結束,今天的你我應該做出什麼樣的各種選擇,似乎有了更多條道路。

  版權聲明:本文為新華網思客獨家稿件,轉載須注明來源為新華網思客。授權合作請聯係sike@news.cn

2016-10-1163

27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劉幹

社會學家 賽康交安董事長  /  16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熱點

最新鮮,最熱辣的時事評論。無懼衝突辛辣,只憂平庸逐流。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思客

特色小鎮,如何才能特色生長?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特色小鎮,如何才能特色生長?

特色小鎮的産業培育,當不在于廣而多,當在于精而強,更不宜在早已飽和過剩的各行各業裏平地起高樓或盲目擴張。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8808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