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宇偉:教書育人的好老師,周其仁教授

發表于  2016/11/14 08:55   約14分鐘

  2016年11月9日對我而言,既是平常的一天,同時又會是長久留在我腦海記憶中的一天,下午14:40(北京時間,美國東部時間淩晨1:40),美國總統選舉塵埃落定,共和黨候選人唐納德.特朗普戰勝民主黨候選人、前國務卿希拉裏·克林頓贏得選舉,將成為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我們北大國發院DPS金融管理博士項目的合作學校美國福坦莫大學(Fordham University)的校友群裏面開始活躍起來,因為唐納德.特朗普先生的本科是在美國福坦莫大學就讀過兩年,之後轉學到賓大沃頓商學院,完成的本科教育。下午14:00-17:00;在北大國發院朗潤園萬眾樓二層,受到學術界廣泛關注的我們北大國發院就“産業政策”舉行的學術思辨會(據不完全統計,騰訊新聞和財經直播的觀看人數21萬,專題瀏覽量數219萬;新浪微博觀看數據,總計89萬,閱讀量514萬)如期舉行,我也陪著萬科集團董事長王石先生一起在現場參加這場思辨會。

在11月9日北大國發院思辨會上,林毅夫教授(右一)、王石先生(右二)、張宇偉(右三)

在11月9日北大國發院思辨會上,林毅夫教授(右一)、王石先生(右二)、張宇偉(右三)

  11月10日一大早,我打開手機,看到了我們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管理學教授、DPS博士生導師馬浩教授寫的文章“維迎戰毅夫”(馬浩教授on戰略管理”微信公眾號2016年11月10日),馬浩教授洋洋灑灑寫了27條評論,在看到馬浩教授寫的第21條(“朗潤園至少有三個經濟學家(無論用什麼標準)都是排在中國前十位的(其仁躺槍)。其仁曾經寫了篇文章叫“鄧小平做對了什麼?”我估計畫外音是,小平在哪些方面有為?小平是不是代表了政府?1977年小平推動立刻恢復高考,是不是一項明智的産業政策?!”)時,“高考”、“其仁”兩個詞,把我拉回到了我從事的領域:教育行業。
3

  之所以對“高考”一詞敏感,是因為我們北大國發院DPS16金融管理博士項目在10月21日剛剛舉行開學典禮,我在準備開學典禮主持詞的時候,驚奇的發現,39年前的同一天(1977年10月21日),在小平同志的直接領導下,“全國高等學校招生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大會決定中國恢復高考(1977年底全國有570萬青年參加了高等學校招生考試,各大專院校從中擇優錄取了27.3萬名學生),高考的恢復,使得知識青年重新回到學校,重新讀書,人才的培養和向社會的輸出毫無疑問是我們中國改革開發成功最重要的一個保證因素。

著名經濟學家、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周其仁做客思客講堂

周其仁做客思客講堂,作題為“城市化的下一程”的主旨演講

  之所以對“其仁”一詞敏感,是因為馬浩教授提到的“其仁”是指我們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周其仁教授,我在2008年第一次讀到他的“病有所醫當問誰”一書,使得我慕名到北大國發院讀書,拜周其仁老師為師;讀書後又返回北京大學工作,很大程度是我對周老師的認可和追隨。他是我在北京大學非常尊重、非常認可的老師,也是我們北大國發院朗潤園中最有代表性的靈魂人物和精神領袖之一。我今天寫的是2016年春季學期我和北大經濟學雙學位本科生一起上周老師的課,我從近距離觀察學習到的教書育人的好老師,周其仁教授。

周其仁教授(中)、王石先生(右一)、張宇偉(左一)在北大朗潤園

周其仁教授(中)、王石先生(右一)、張宇偉(左一)在北大朗潤園

  周其仁老師,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孫冶方經濟學獎獲得者,中國改革開放30年30名經濟人物之一。早年在黑龍江下鄉,其中在完達山狩獵七年半。1978年從農村考入中國人民大學經濟係。畢業後工作于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研究所和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發展研究所,在杜潤生先生指導下從事農村改革發展的調查研究,曾參與過八十年代五個“中央一號文件”的起草和制定。

  1989年5月後在英國牛津大學、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和芝加哥大學訪問學習。1991年秋進入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獲碩士和博士學位。1996年春季,回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現為國家發展研究院)任教。

周其仁教授(左一)、馮侖先生(右一)、張宇偉(中)在新華社新華網總部

周其仁教授(左一)、馮侖先生(右一)、張宇偉(中)在新華社新華網總部

  周其仁老師的所著的書(《改革的邏輯》、《貨幣的教訓》、《中國做對了什麼》《病有所醫當問誰》、《城鄉中國》等)我幾乎都讀過,我聽周老師的課和講座也是比較多的,周老師北大經濟學雙學位本科生的課我聽過三個學期;周老師為北大國發院EMBA的課我聽過四屆(EMBA2009、EMBA2010、EMBA2011、EMBA2014),今年春季北大經雙本科生的課的名稱是《新制度經濟學引論》,從2月份上到6月份,每周三、五的19:40-21:30在理教107教室舉行,共有27講。選課的北大本科學生大概有300多位,今年春季課程教學中,周老師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

周其仁老師課堂(北大理教107教室)上

周其仁老師課堂(北大理教107教室)上

 

一、  教學的態度:

 

  周老師教學認真在北大是出了名的,他春季學期上課的時間是19:40開始,但每次他基本上都會在19:15左右到達教室,到達教室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要把他自己的個人電腦接好、投影接好、把當天要講的PPT下載到桌面上,這件事他從來都是要自己親自來,而不是委托助教來辦。

  一學期的課程,講課從來都是站著講;兩節上課(19:40-21:30)經常是一氣呵成(中間不休息),同時經常也會意猶未盡的超時給同學們講,我以我在手機上記錄的周老師某一次上課時間表為例(“今天聽周其仁老師在北大本科生的一堂課,從晚19:40上到21:40,課後回答同學們提問到22:45;送周老師到北大東門地鐵站22:50;距地鐵最後一班車還有10分鐘,周其仁老師獨自一人從北大東門地鐵站回家,令學生們感動。他被評為北京大學“最受歡迎的十位教師”實至名歸,向周其仁老師學習!張宇偉,2016年2月26日晚22:55,北京大學東門地鐵站外。”),其實他每次的教學時間幾乎和上述記錄都差不多。

1450088411-9194

周其仁做客《思客講堂》,發表題為《以緊湊對蔓延——再談城市化下一程》的精彩演講

 

二、  教學的方式和方法:

 

  周老師的課程安排是非常係統而有特點的,課前會有課程大綱(詳見:http:forum.ccer.edu.cn/showtopic-172051.aspx)提前發給同學們,課程大綱中有課程概要、講題教學安排、成績結構(閱讀與筆記40%,提問與討論10%,期中測驗20%,期末考試30%)、必讀材料(包括詞條、書籍讀物(兩組共15本);他特別鼓勵學生到真實世界去看,去感知,鼓勵學生提問,特別是在發現與平時認知不一樣的現象,要刨根問底;每次上課他會把上節課之後學生提出的好的問題,好的讀書筆記拿出來和同學們分享和點評;本次講課會把上次課程內容做提綱挈領的復習串講,以使學生們溫故而知新。

  課程的課件是提前發給同學們的,每次課程後的錄音和修改後的課件(包括電子版的閱讀材料)通過助教再發給同學們,以便讓同學們復習。

  對讀書筆記(每位學生一共要寫五次讀書筆記)有特別的要求(包括評判標準、引用規范、內容要求、行文的精煉、嚴禁抄襲、提交時間、提交方式、批改方式等(詳見:http:forum.ccer.edu.cn/showtopic-172671.aspx)。

  課後答疑時間設在每周五的16:00-17:00,周老師是每周必到,答疑時間經常會超過17:00。

 

三、  課後與學生的互動:

 

  課後與學生的互動更是精彩紛呈,這也是我在課後最樂于參加的環節。記得有一次下課,一位學生跑上講臺,與周老師的對話,是我記憶特別清楚的:

學生:周老師,您怎麼看眾籌?

周老師:你做過眾籌嗎?

學生:我沒有做過眾籌。

周老師:那我建議你實際參與一下眾籌,有了直接感知,我們再來討論這個問題。

學生:周老師,我怎麼覺得眾籌和共産主義一樣呢?

周老師:嗯,你這是個有趣的問題,我來問問你,眾籌有股東嗎?

學生:有呀,按照出資比例,來決定股比權重,有股東呀。

周老師:眾籌有所有權嗎?

學生:有呀,眾籌按照股東的權益,形成所有權。

周老師:如果你眾籌的公司效益好,年終有分紅嗎?

學生:有呀,如果效益好,當然有分紅,按照股東股權進行分配和分紅。

周老師:那我再問你,眾籌和共産主義一樣嗎?

學生:啊哦,我明白了,眾籌和共産主義不一樣。

  這種問答式、啟發式的對話使得學生自然的對一個問題有了比較清晰的理解。

  周老師的調查研究本領是出了名的,記得有一次課程結束,我和助教以及幾位本科生送他到北大東門4號線地鐵站口,碰巧在地鐵站口外,遇到一位擺地攤賣書的小販,周老師和他進行了一段有意思的對話:

周老師:你好,生意怎麼樣呀?

小販:還好。

周老師:都是什麼樣的人來買書?

小販:主要是做地鐵的人來買書。

周老師:他們為什麼買你的書?

小販:我想主要是坐地鐵打發時間吧。

周老師:你的書是正版嗎?

小販:保證正版。

周老師:你的書是按照碼洋的價格賣嗎?

小販:不是,我的書是按照碼洋的六折賣的。

周老師:怎麼樣,城管來找過你了嗎?

小販:到目前還沒有。

周老師:城管來了你怎麼辦?

小販:城管來了我就讓他們把書全拿走;

  但我覺得他們不會要我的書。

周老師:為什麼?

小販:因為書對他們而言,不太容易變現。

  一問一答中,形成了初步的調研,讓在場的本科學生看到了如何去簡單了解真實世界的情況。

  每周會找一天中午的12:00-14:00,周其仁老師會從讀書筆記做得好和回答問題好的同學中,選出10位同學,作為獎勵,周老師會自討腰包請他們到北大最美時光咖啡(俗稱師生咖啡)聚餐,每位同學至少提出一個問題,周老師來回答;5月21日我全程旁聽了周老師和10位學生的聚餐對話。那一次從中午12點進行到下午17:00;學生們從職業選擇、職業發展,創新創業、新制度經濟學、讀書等諸多方面提出問題,周老師結合自己的成長經歷對學生們的問題一一作答,其中的回答妙語連篇:

周其仁教授(中)與同學們在北大美好時光咖啡餐廳

周其仁教授(中)與同學們在北大美好時光咖啡餐廳

  “家風是家庭資本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很多家庭和很多人是輸在心裏上的,心裏面要有不認命和不滿足于現狀的態度,命運才有可能改變;

  人生形成一個石頭也拉不走的偏好很重要,找工作就不對,應該讓工作來找你才對;幹你喜歡的事,工作會來找你;

  選擇你職業應該像小孩子喜歡某樣東西的狀態,那種忘我,那種兩眼放光,就像褚時健先生講過的他把工作做成像他小時候在家鄉水中抓魚的那種忘我狀態,那種專注才對;

  要向以色列人的一些人生哲理去學習,他們認為,難的事情容易做,逆水走容易走,因為難的事做的人少,逆水走的人少,容易成功;

  把在手的事情看得重一些,因為你可控;把不在手的看得淡一些,因為你不可控;我們的糾結經常是來源于你的目標和當下你可動員的資源不匹配。我從來都是對在手的全力以赴,你做好了,信號會釋放出去,機會會來找你。”

  一個學期的學習,除了課堂知識和參加周老師的課後活動外,每次上課前(從19:15左右到19:40上課前),我還有機會和時間單獨陪周老師在理教的二樓和三樓裏面一起散步(他每天有散步一萬步的習慣),這難得的時間,我向周老師匯報我們DPS博士項目的情況(DPS博士Workshop就是在他的具體指導下開展起來的,至今我們已經做了16期),向他請教,聽他講最新的調研情況,聽他講富有哲理的思考和睿智的語言,是我的精神享受。當然我也看到了教書育人的好老師是如何對待教學,如何對待學生,如何對待人生的。

  結識和成為周其仁老師的學生是我人生中的一大幸事,我會向他學習,學習他的教書育人,做一名好的教育工作者,“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務”,為把我們北大國發院與美國福坦莫大學一起合辦的DPS金融管理博士項目的學生們培養成“思想者、創新者、領導者”而努力奮鬥!

2016年11月13日晚

于北大蔚秀園

作者觀點不代表新華網立場

41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張宇偉

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管理博士項目主任 /  10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張宇偉:教書育人的好老師,周其仁教授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張宇偉:教書育人的好老師,周其仁教授

結識和成為周其仁老師的學生是我人生中的一大幸事,我會向他學習,學習他的教書育人,做一名好的教育工作者,“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務”,為把我們北大國發院與美國福坦莫大學一起合辦的DPS金融管理博士項目的學生們培養成“思想者、創新者、領導者”而努力奮鬥!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09465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