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附小蘇軾報告,孩子在激烈競爭中的一條新路?

發表于  10/12 10:44   約7分鐘

  清華附小六年級某班的孩子,作為一個整體成了網紅,順帶著讓清華附小驕傲了一把。孩子們對蘇軾所做的23份研究報告,既有運用大數據方法的,也有觀測蘇軾心情曲線的,更有考察蘇軾朋友圈和旅遊價值的。從切入角度到應用方法,可謂新意迭出,不輸成人。

  尼爾·波茲曼認為電視拉平了兒童與成人的距離,10歲孩子就可以讀懂成人的心理活動。現實中,5歲女孩的穿衣打扮向成人靠近,早已不是什麼新鮮話題。這一次,清華附小十二三歲的孩子們用論文告訴大家,在知識探索方面,孩子和成人之間的差距也在急劇縮小。

  輿論對于清華附小孩子的褒獎堪稱如潮涌,班級微信公號文章10萬+的數據已經説明不了什麼,將近7000個點讚,以及包括人民日報在內的官微的介紹,多家媒體評論的跟進,使得他們的付出已經成為一個“現象級”案例。即使是有人感慨教育資源分配不均,教育起點的嚴重不一,但也不會倒過來苛責這些孩子太優秀。

ninja150769025722479

清華附小學生繪制的蘇軾詩畫扇面

  當然,也存在個別異樣的聲音。例如,少量網民懷疑這些作品背後,實際上隱藏著家長的艱辛投入。的確,有報告內文就顯示作品是父子合作的結果。加上這年頭教孩子做燈籠、寫作業、改作文從來都是普遍現象,所以公眾存在這樣的質疑也並不難理解。

  除非有明顯的證據證明這些優秀的報告是出自孩子家長之手,否則,我個人並不願意相信那些質疑。不過,家長或者成人在孩子形成報告的過程中,到底起了什麼樣的作用,以及應該起什麼作用,這的確是一個關鍵問題。

  毫無疑問,清華附小六年級的這些孩子為自己、家長和學校帶來了非常規的巨大聲譽。這種聲譽並非來自某一級教育部門的表彰,也不是在班級、校內或學校間競賽獲得勝利的結果,而是一種超越部門、地域、行業和人群的社會化聲譽。如果説常規的榮譽都依附于具體的某個部門、某個地域和某個社群,那麼清華附小此次收獲的讚譽則衝破了行政部門、具體地域和所在社群的限制。

  更直白一點説,在以往,清華附小的這些孩子再牛,一次課堂作業引發的褒獎只能是班級內、學校內,能上升到海淀區級別已經不得了了。但這一次,通過微信公號來發布的成果展,直接在全國層面進行展示。響應的級別已經徹底打破時空限制,由此帶來的榮譽也是過去所完全不可想象的。

  從某種程度上,這是清華附小的孩子在面對激烈競爭中所趟出的一條新路。競爭,有時候並不一定要循規蹈矩,並不一定要符合體制的遊戲規則,而是可以借助社交媒體這樣的新工具獨辟蹊徑。

  看到清華附小孩子們的爆紅,我第一時間想到的其實是“上海媽媽”這個群體。看起來,“清華附小的孩子”和“上海媽媽”這兩個群體似乎並無關聯,但將二者在我腦海裏進行聯係的是一個叫做《中國媽媽“焦慮指數”》的報告。在這份報告中,上海80後媽媽最為焦慮,其中焦慮的兩個最大因素分別是“學區房”和“子女升學”。這二者其實是一個因素,匯合起來就是孩子的教育,或者説孩子的成功。

  在上述報告中,北京媽媽緊隨上海媽媽之後,位列第二。不過,考慮到即使在北京和上海,不同區之間媽媽的焦慮程度也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假如北京代表隊祭出海淀區媽媽團,焦慮指數超越上海媽媽,難度應該不大。所以,在競爭激烈的北京海淀區優質小學圈,這些優秀的報告和背後的焦慮媽媽,我認為可能會存在一些重要的聯係。

  這些媽媽們之所以如此焦慮,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前面提到的“響應級別”的變化。如果是在農村或小鎮,家長對孩子成績的關心范疇往往是“班裏排第幾”,關注的指標單一,范圍狹窄;但到了北京、上海這樣的超級大都市,尤其是在優質學校裏,家長們關心就不僅僅是班級排名,也不僅僅是成績,競爭的維度被增加,競爭的范圍甚至是全國層面的。

  互聯網打破了小社群、小團體的概念,建立了一個“平坦的世界”。這使得競爭者之間沒有山丘、草木可以遮掩,所有人都看得見彼此的位置,所有人都需要直接拼刺刀。當然,為了孩子能贏,家長頂硬上的現象也層出不窮。也因此,才有了下面這個流傳甚廣的段子。

  晚上十點多,從樓上傳來一個女人的咆哮聲:“什麼關係?啊!什麼關係?説,到底什麼關係?”我那顆八卦的心瘋狂地跳躍起來,打開窗戶,趴在窗臺支起耳朵認真地聽著下文,女人繼續氣憤地喊到:“互為相反數啊?#%@&¥……”我默默地關上了窗戶。

  回到清華附小孩子們的研究報告,對于焦慮的家長們而言,這些孩子家長在報告中到底有沒有起作用和起了什麼作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孩子在微信公眾平臺上用自己的作用撬動了人們的注意力,進而斬獲了令人艷羨的榮耀、表彰。而這一現象,一定會刺激到其他的學生家長。

  不管是填鴨式教育、藝術教育還是素質教育,一經焦慮的中國家長們之手,都會變成一場急匆匆的搶跑運動。就連幼兒園孩子們的勞技課作業,只要涉及榮譽分配,家長們都會忍不住各種代勞。面對巨大的社會性榮耀,其他班級的學生家長,其他學校的學生家長,其他城市的學生家長,都會注意到獲得聲譽的新途徑,也會有越來越多的家長加入新途徑的搶跑中去。

  何況,這場搶跑運動,也許還會在暗地裏獲得老師的默許乃至鼓勵。不少學校的領導正在後知後覺地意識到微信公號傳播的意義,他們對閱讀數和點讚數的迷戀,促使老師與家長們容易形成“共謀”。從以往的經驗來看,在制造社交媒體的數據方面,焦慮的家長們早已展示過他們卓越的能力,微信上的各種拉票我們還少見嗎?

  互聯網打破了時空限制,微博、微信這樣一些傳播介質的普及,一方面放大了孩子們可以獲得的榮耀,另一方面也放大了家長們承受的焦慮。在放大的榮耀和放大的焦慮雙重的刺激之下,事情是會朝著鼓勵素質教育的方向發展?還是會在焦慮的背景中促使家長們越俎代庖?

  這,大概就是清華附小孩子們走紅之後,可能會引發的一係列連鎖反應吧。(作者:尼德羅。編輯:熊麗君)

歡迎關注思客微信(sikexh),隨時查看我們的最新消息。

轉載

2017-09-2270

23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標簽:
1234 次閱讀    1 次回應

專家

思·悅讀

為讀者提供最有價值的觀點 /  214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相關閱讀

思客

清華附小蘇軾報告,孩子在激烈競爭中的一條新路?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清華附小蘇軾報告,孩子在激烈競爭中的一條新路?

通過微信公號來發布的成果展,直接在全國層面進行展示,這是清華附小的孩子在面對激烈競爭中所趟出的一條新路。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5382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