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迅雷:消費升級是2018年不能錯過的風口

發表于  2018/02/26 06:30   約8分鐘

  回顧過去一年,包括食品飲料、生物醫療、文化娛樂、商貿零售等與消費密切相關的行業發展迅猛,消費對GDP的貢獻創下近年來新高,如2017年最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就佔到58.8%。就二級市場而言,2017年“喝酒吃藥”板塊的漲幅也頗為可觀。本人認為,中國經濟轉型必然帶來持續的消費升級,因此,2018年依然看好大消費。

 

宏觀層面看好大消費的三大邏輯

 

  第一大邏輯,中國經濟增長高度依賴投資,隨著經濟轉型的深入,投資增速下降將是長期趨勢。2017年我國固定資産投資名義增速下降,低于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而在10年前,固定資産投資增速遠超GDP增速。

  中國經濟已從追求高增長步入到追求高質量階段,去年11月以來,財政部、國資委和發改委先後出臺規范PPP項目的監管意見,金融機構對PPP的態度也逐漸謹慎;此外,在融資成本不斷走高的情況下,房地産的投資增速也將下降。因此,估計今年的投資增速還將下降,尤其是基建投資增速回落會更明顯。

  在歐美經濟復蘇步伐有所放緩、人民幣升值的背景下,估計2018年出口增速會有所下滑,對GDP增長的貢獻也會減少。在這種背景下,中國經濟對消費的依賴度會進一步提高。

  第二大邏輯,經濟轉型過程中,第三産業比重上行是必然趨勢。此外,第三産業增加值中,2017年金融服務業和房地産業的佔比都出現了明顯的回落。

  金融和地産佔比的下降,反映了讓中國經濟脫虛向實的舉措有了明顯成效,即原先在金融領域內資金空轉的問題會有所改觀,2017年末M2增速降至8.2%,意味著表外業務規模的下降。2018年金融監管的力度不減,仍將會有資金退出金融領域,這對提振消費或是有利的。

  第三大邏輯,人口結構的變化會導致消費上升,“儲蓄”下降。中國是全球居民儲蓄率最高的國家之一,2010年以後,中國的國民儲蓄率見頂回落。人口結構變化對促進消費會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隨著人口老齡化程度的不斷提高,居民儲蓄率會緩慢下降,消費率會相應提升,類似日本模式。

  另一方面,中國居民收入按年齡段劃分,最高的應為“60後”和“70後”群體,隨著他們步入職業生涯的後期,在保健養老、休閒娛樂等方面的消費勢必會增加;而對于收入水平相對不高的“80後”、“90後”群體而言,他們更能接受現代人的超前消費理念,即信用消費。據統計,過去10年,居民杠桿率水平大約提高了一倍左右,2017年消費性貸款ABS和信用卡貸款ABS分別發行837億元和653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2.86倍和3.66倍。

  總之,上述看好大消費的三大邏輯之間,都是彼此關聯的,都反映了在居民人均收入步入到中等以上水平後,在服務業比重上升、人口老齡化加深的背景下,經濟轉型會不斷升級,消費主導經濟增長模式已初現端倪。盡管當前中國經濟對投資的依賴度還比較高,但從資産配置的角度看,應該著眼于消費主導經濟的未來。

 

消費熱點在哪裏:用宏觀數據揭示事實

 

  不少人看好中國的消費與消費升級,只是基于人均GDP達到8000美元的邏輯,其實,這一邏輯存在三大誤區,一是用美元現值來表示人均GDP水平,與歷史上發達國家處在消費升值階段的人均GDP水平不可比;二是中國與發達國家之間的購買力平價差異很大;三是中國居民可支配收入總額佔GDP的比重低于發達經濟體。

  我的研究發現,消費的增速與居民收入增長有明顯的相關性,尤其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的中位數相關性更大。如2017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了9%,比2016年的8.4%明顯提升,但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的中位數卻從2016年的8.3%回落至7.3%。

image

  與此相對應的是,2017年城鎮居民人均名義消費支出24445元,只增長了5.9%,而2016年的增速為7.9%,竟然下降了兩個百分點。同樣地,2017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比上年增長10.2%,也比上年回落0.2個百分點。

  為何居民消費支出的增速遠低于收入增速呢?問題就出在中位數與平均數之間的差異上,即高收入群體的收入增速要高于中低收入群體。由于高收入群體的邊際消費傾向較低,但佔居民總收入的比重又高,因此,他們的收入拉高了居民收入的平均數,卻對消費貢獻不大。

  那麼,為何高收入群體會“富者越富”呢?這應該與2017年房價的上漲有關,因為國內居民家庭超過60%的資産配置在房地産上,去年權益類資産或理財産品的收益率都是拖居民財産性收入增長後腿的。國家統計局數據表明,去年全國居民人均財産凈收入為2107元,增長11.6%。

  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公布的數據,2017年乘用車共銷售2472萬輛,同比只增長1.4%,增速比上年大幅回落13.5個百分點。但是,國內豪華車銷量增速卻超過20%。與此相類似的,就是2017年城鎮居民在食品煙酒消費上的增速只有3.5%,但某些高端白酒、啤酒的銷量增速卻超過了20%。

image

  2017年的消費數據中,居住、教育文化娛樂和醫療保健的消費支出分別為9.6%、8.9%和11%,這也意味著,服務消費更值得看好,它得益于居民收入水平提高帶來的消費升級以及人口老齡化等因素,尤其是醫療保健類消費更值得看好。從過去10年股票二級市場的39個行業的股價指數漲幅看,醫藥生物行業的累計漲幅排名第一。

 

2018年大消費展望——鼓勵消費政策可期

 

  回顧過去兩年中國經濟特徵,不難發現,2016年中國經濟穩增長靠投資,消費的亮點是乘用車(1.5升排量的購置稅減半徵收政策);2017年中國經濟穩增長靠出口,消費的亮點是與住房相關的消費,如家具、家電、家裝等。那麼,2018年這些依靠和亮點似乎都有點退縮,隨著中國經濟步入到存量主導時代,與汽車、住房相關的消費增速一定還會下降。

  基于上述判斷,2018年中國經濟將更依賴消費,若消費中的住房、汽車消費增速放緩的話,就必須要通過刺激才能提升消費總量了。如前所述,消費與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速,尤其是中低收入群體的收入增速相關性較大。

  但是,提高中低收入群體的收入水平,縮小收入差距,仍是經濟發展中的一道難題,只能從稅收優惠、社保增加等方面予以局部改善。由于民營企業對就業的貢獻要佔到80%以上,如何採取更有力的舉措促進民間投資,尤為必要。

  2018年也應該出臺一係列鼓勵消費政策,尤其在大眾消費增長較快的領域,應該制定更為具體的政策。

  預計2018年全國房價的整體漲幅應減小,商品房銷量也應該下降,這意味著居民財産性收入的增速放緩,也就是説,高收入群體的收入增速將會有所回落。基于此,估計2018年高端消費的增速會有所下降。對于資本市場而言,在消費類資産的配置上,是否應該更傾向于大眾消費類的權益資産?

  此外,服務消費的增速可能會超實物消費,這也是消費升級的一個典型特徵。如,2017年全國電影總票房和旅遊總收入的增速就比較受矚目。由于服務消費的價格漲幅也遠超生活資料的價格漲幅,估計2018年服務價格還將進一步上漲,這也成為增加配置服務類消費資産的邏輯。

  有能力讓消費品升級換代,同時保持銷量不減的生産企業,多屬于行業內市場份額較高的企業,或龍頭企業。在存量經濟主導下,消費品的銷量增長空間將越來越有限,行業內的眾多企業可能會出現分化現象,強者恒強、優勝劣汰。因此,在配置資産時,選擇行業龍頭更有可能獲得溢價。(作者:李迅雷,中泰證券齊魯資管首席經濟學家)

歡迎關注思客微信(sikexh),隨時查看我們的最新消息。

轉載

2017-09-2270

9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思·銳享

為讀者提供最有價值的觀點 /  666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財經

更加輕松、好看、有用、時尚的財經資訊及全球金融市場行情。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李迅雷:消費升級是2018年不能錯過的風口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李迅雷:消費升級是2018年不能錯過的風口

中國經濟轉型必然帶來持續的消費升級,因此,2018年依然看好大消費。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9884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