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給“超貴”藝人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發表于  2018/06/06 09:44   約4分鐘

文化産業發展時,人們都對從業人員有著更高的期許。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化産業發展時,人們都對影視從業人員有著更高的期許。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最近,娛樂圈的江湖不太平,演員的收入問題又一次擺在了公眾面前。不少人認為,演藝圈很亂、缺乏規矩,推出了太多對不起廣大觀眾的爛片,且掙得盆滿缽滿,有些網友甚至想到了無論怎麼努力,收入都不如三流影視明星的科技工作者。甚至有導演坦陳,個別一線藝人的費用已經佔到了整個影視劇總開支的8成以上,劇組根本無力精心打磨作品。

  按照全球文化産業發展的一個有趣的規律,當經濟持續下行時,反而會迎來文化産業快速崛起的春天。有人用“口紅效應”來解釋這一現象,甚至給逆風飛揚的文化産業下了一個相當詩意的定義:這是一個慰藉人們心理的行業。美國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爆發的經濟危機推動了迪士尼的崛起,而上世紀90年代末的亞洲金融危機則為韓流的突飛猛進和日本動漫風靡全球插上了翅膀。

  隨著中國經濟進入提質的新常態,加上人均GDP快速上升帶來的需求結構變化,從2010年開始,中國精神文化産品的消費增速就已超過物質文化産品。隨後在資本、市場和過度營銷的刺激下,2015年全國電影票房同比增長48.7%。其中,國産片票房同比增長68%,創造了歷年最好成績。但與此同時,某些爛片在“資本為王、營銷為後”的邏輯操作下,鹹魚翻身,吸引了眼球卻破壞了口碑,使新興的中國文化市場泥沙俱下。2016年全國電影總票房為457.12億元,僅同比增長3.73%。這是一個警告,但除了引起少數業界有識之士的重視之外,並沒有引起全行業真正的警惕。

  畢竟中國文化産業有著全球首屈一指的市場,畢竟這個産業正處于有史以來最大的上升期,到了2017年,中國電影總票房高達559.11億元,相比2016年增長了13.45%,實現了一定的恢復性增長。但2017年場均人次和平均票價較2016年同期繼續下滑。

  遺憾的是,這些繁華中也有危機,這包括一線藝人畸高的收入、投機炒作盛行、票房造假屢禁不止、整個産業嚴重結構性過剩,結果是精品寥若晨星。甚至一些文化衍生産業直接房地産化,與社會急功近利的投資風潮遙相呼應。個別明星本應引導社會價值成長,反而成了誘導青少年墮落的“毒星”。而一些明星的高收入只是這些病態一個集中縮影。

  有人會這樣辯護:沒有市場、資本,就沒有文化市場的繁榮。影視是市場化程度最高的文化産業,影視明星高收入是市場的選擇,無可厚非。但我要提醒一下這些人:僅有市場經濟不能救文化産業,它的發展也需要法治的規范。

  另外,全球各國在推動文化産業發展時,都對從業人員有著更高的期許,且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好萊塢的標志性公司迪士尼在全球十大國際品牌排名第5,品牌價值一度超過600億美元。其核心競爭力不僅是一流的創意、人才、管理、科技、營銷,更是其核心價值:快樂、善良、真誠、友誼、愛和關懷。

  近期中國電影市場出現了一批票房傲人的電影力作如《戰狼2》和《紅海行動》,其體現的全球意識、陽剛之氣和制作中的工匠精神都值得稱道。但除了揚我國威、展示信心和凝聚力之外,我更期待未來在中國價值渴望全球認同的時代,資本雄厚、市場蓬勃、大腕雲集的中國影視圈能進一步提高自己的精神段位,多推出一些凝聚中華文化精髓、引領全球價值成長的文化精品,擺脫在藝人身價笑傲全球的虛火中不斷惡性循環的怪圈,希望影視圈能建章立制、健全規則、加強自律、重視創作、重拾尊嚴。

  隨著中國進一步走向全面開放,留給中國“超貴”藝人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版權聲明:本文為新華網思客獨家稿件,轉載須注明來源為新華網思客。授權合作請聯係sike@news.cn。

2121211

2018-05-0336

3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石述思

資深媒體人 /  34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娛樂

娛樂是一場至死方休的盛宴,是一次次狂歡中的領悟。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留給“超貴”藝人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留給“超貴”藝人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未來我更期待在中國價值渴望全球認同的時代,資本雄厚、市場蓬勃、大腕雲集的中國影視圈能進一步提高自己的精神段位。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33667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