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世錦:誰是經濟復蘇下半場的主角?

發表于  07/31 07:00   約9分鐘

  近日,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發表演講,他認為在經濟逐步轉到正常軌道之後,宏觀政策就要退居次位,讓“結構性潛能”擔當主角。應搭建以都市圈、城市群建設為龍頭,以産業結構和消費結構轉型升級為主體、以數字經濟和綠色發展為兩翼的“1+3+2”結構性潛能框架,進一步深化改革,擴大結構性潛能,引領全球發展方式的轉型。

劉世錦(資料圖)

劉世錦(資料圖)

以下為劉世錦演講實錄

 

疫情下中國經濟的三個特徵

  上半年中國經濟表現總體符合預期,甚至在有些方面超出預期。在疫情這一“壓力測試”中,中國經濟表現出以下三個重要特徵:

  第一,出口行業迅速恢復,6月份已恢復正增長,上半年整體呈現小幅增長態勢。中國出口行業的競爭力,在此次疫情之中突出表現為“應變能力”和“韌性”,中國“出口大國”的稱號再次得到驗證。但三季度之後出口是否承壓仍有待觀察。

  第二,前段時間需求的恢復速度慢于供給。對此,我試圖給出另一種解釋:供給側的機構更多,需求側的個人更多,在行政和市場力量作用下,機構的反應速度一般快于個人,行動能力更強,更容易受到政策驅動,因此供給側的恢復速度會快于需求側。

  第三,需求側近期逐步回升,但能否恢復到疫情之前的狀態,仍有待觀察。有專家提出“數字化生存”的概念,我認為值得關注和研究。疫情後部分需求可能會出現“永久性減少”,比如過去參會需要坐飛機、住酒店、在餐館就餐,但現在都通過網上開會,這些需求就難以恢復。

 

宏觀政策調整需關注資金流向

  在此次疫情應對中,中國財政貨幣政策的“度”把握得較好,既保持了充足的流動性,也沒有搞“大水漫灌”。但6月份社融和M2增速均創近年新高,和GDP增速的差距明顯拉大。在危機中釋放流動性,以保持流動性不中斷,這是一種“生存性的放松”;當生存問題大體解決之後,增發貨幣的流向值得關注。

  從貨幣操作上來看,收回釋放出去的流動性是很困難的。我們既要考慮到中遠期的債務兌付問題,也要考慮到近期如何對付泡沫,以及資金流向問題。有些方向我們不希望資金流入,甚至會採取措施防止流入,比如房市、股市;有些方向我們希望資金流入,比如實體經濟,但政策預期和人的行為有時是較著勁的,這是目前面臨的難點。

  只要疫情存在,就會有疫情防控的“成本折扣”。三季度之後,疫情雖未完全消除,但經濟會逐步恢復到常規增長軌道,宏觀政策也要相應調整,回到常態。當然,就目前來看,政策不宜明顯收緊,但也要考慮防止泡沫、資金流向等問題。

 

要發揮結構性潛能的作用

  如果把疫情衝擊下的經濟增長分為上、下場,上半場以宏觀救助、恢復增長為主,在經濟逐步轉到正常軌道之後,下半場的宏觀政策就要退居次位,讓“結構性潛能”擔當主角。

  所謂結構性潛能,是指中國作為一個後發經濟體,在技術進步、産業結構和消費結構升級、城市化進程等方面的發展潛能。具體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追趕或跟跑的潛能。目前中國人均收入約一萬美元,發達經濟體多在4萬美元以上,美國是6萬多美元,這中間至少有3萬美元的差距。發達經濟體已經做了,中國也應做、但尚未做的事情,就是中國的增長潛能所在。二是新涌現的潛能,即與發達經濟體同步、有可能並跑甚至領跑的潛能,如數字經濟和綠色發展。

  結構性潛能的內容很多、且相互關聯。在此,我想提出一個以都市圈、城市群建設為龍頭,以産業結構和消費結構轉型升級為主體、以數字經濟和綠色發展為兩翼的“1+3+2”結構性潛能框架。

  “1”指以都市圈、城市群的發展為龍頭,為下一步中國的中速、高質量發展打開空間。由于都市圈、城市群能産生更高的集聚效應和更高的要素生産率,所以今後十年,中國70%-80%的經濟增長潛能都將來自于這一范圍。目前人口流動的趨勢已經反映出這樣的規律。

  “3”指實體經濟方面,現階段我國經濟循環過程中的三大短板:基礎産業效率不高、中等收入群體規模不大、基礎研發能力不強。第一,基礎産業仍存在不同程度的壟斷,下一步要開放競爭、提升效率。開放競爭不僅可以促進投資,更可以降低全社會生産、生活的基礎性成本;第二,消費結構和産業結構要轉型升級。在消費升級方面,低收入階層的消費重點是增加商品消費,中高階層的消費重點是擴大服務消費。在産業升級方面,要通過優勝劣汰、重組創新,提升中國在價值鏈中的位置、提高要素生産率;第三,高端領域要加強基礎研發、源頭創新的能力建設,為長期創新打下牢固基礎。補上這三大短板,將是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新的三大攻堅戰。

  “2”指以數字經濟和綠色發展為兩翼。數字經濟和綠色發展是橫向的、對全社會各領域都會産生影響的要素。比如街頭賣水果的小販都普遍使用微信支付,這種“地攤數字經濟”實際上就體現了數字化對經濟的係統化改造。綠色發展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領域,它會形成新的增長動能。

  最近歐盟,特別德國和法國,提出經濟復蘇過程中的“兩個支柱”——數字技術和綠色發展。所以“兩翼”是全球范圍的新潛能。而中國有更為先進的理念、有超大規模的市場條件,完全有機會在這“兩翼”形成新的競爭優勢。數字經濟和綠色發展不僅為追趕進程提供支撐,也可為全球范圍內發展方式的轉型提供引領。

  所以總結來説,“1+3+2”的內涵即一個龍頭引領、補足三大短板、兩個翅膀賦能。

 

發揮結構性潛能應進一步深化改革

  釋放結構性潛能需要進一步深化改革。除宏觀政策的制定,還需要抓住“1+3+2”的重點,提振市場信心和預期,落實“要素市場化配置”和“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兩個文件的精神,推出一些重大的改革開放措施。

  針對“一個龍頭”要強調兩大改革。第一,要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推進集體建設用地入市,創造條件讓宅基地有序流轉。第二,要推動空間規劃和公共資源配置改革。空間規劃(包括城市規劃)要堅持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尊重人口流動的市場信號。

  最近幾年人口流入最多的城市是杭州和深圳,背後反映出市場的力量。城市化要堅持“以人為中心”,按人口流向分配用地指標、財政補貼資金等,並依照人口布局變化定期調整城市規劃。

  補齊“新三大短板”應推出針對性的措施。石油天然氣、電力、鐵路、通信、金融等在內的基礎産業領域,在放寬準入、促進競爭上,要有一些標志性的大動作,比如,石油天然氣行業,上中下遊全鏈條放寬準入,放開進口;通信行業,允許設立一兩家由民營資本或包括國有資本在內的行業外資本投資的基礎電信運營商。這樣的改革既可以帶動有效投資,更重要的是降低實體經濟和全社會生産生活的基礎性成本。

  改進和完善社會政策,加強公共産品供給體係的改革和建設,在“保基本”基礎上,重點轉向人力資本“提素質”。把中等收入群體倍增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後的另一個重要戰略。中國雖然有超大規模的市場,但消費能力從哪來?我們應該特別強調把消費能力轉化成生産和創新能力。近幾年數字經濟的發展,首先是基于中國龐大的消費市場形成商業模式,利用收入的增長推動生産能力和創新能力的提升。

  中國不僅應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消費市場,更應成為産業鏈條效率最高、應變能力最強、最具生産力的生産基地和創新大國。把消費能力轉化為生産和創新能力,是中國超大規模市場的基本著眼點,也是“內循環”的一個基本含義。

  在創新居于前列、科教資源豐厚的若幹城市,如杭州、深圳和內地一些城市,像當年辦經濟特區一樣,創辦高水平大學教育和研發特區,突破現有體制機制政策的不合理約束,在招生、人員聘用、項目管理、資金籌措、知識産權、國籍身份等方面實行特殊體制和政策。西湖大學開了頭,應該支持鼓勵更多的類似大學和研究機構脫穎而出,營造有利于自由探索、催生重大科學發現的機制和文化,吸引全球一流人才,産生諾貝爾獎級的成果,形成一批有中國特色、與國際一流水準接軌的新型大學教育和研發機構。

  對外開放應謀劃一些更具想象力和前瞻性的重大舉措。在國際上反對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在國內要防止狹隘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面對卡脖子、脫鉤的壓力,要利用好我國超大規模市場的優勢,以更大力度、更聰明的方法推動開放,對國際上的某些勢力形成有效制衡。在必要的時候,可以打出“三個零”(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這張牌,實際推動很難,但要站上制高點,爭取國際博弈的主動權。我國的貿易優勢與關稅保護沒有多大關係,要在全球化的理念和意識形態上、規則制定上走到前面,至少爭取道義上的支持,在博弈中處于有利位置,對全球開放發展起到引領作用。(編輯:周佳苗)

微信圖片_20200720130711

35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思客

新華網傳播思想力的高端智庫平臺 /  609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熱點

最新鮮,最熱辣的時事評論。無懼衝突辛辣,只憂平庸逐流。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劉世錦:誰是經濟復蘇下半場的主角?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58261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