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春:在“去全球化”中實現全球化

發表于  08/19 08:00   約7分鐘

  近日,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長劉曉春就“去全球化”發表觀點,他認為,“去全球化”過程中依然有全球化,而且,“去全球化”後會形成新的全球化格局。中國應該積極應對這一趨勢,完善和提升産業結構,同時全面加大對外開放力度,在新的格局中佔據有利地位。

timg

以下為劉曉春觀點摘編:

  新冠疫情以來,一些國家要調整産業鏈,希望改變部分戰略物資過分依賴國外生産供應的狀況。這之前,美國個別政客直接提出要與中國經濟“脫鉤”。由于許多物資目前都是依賴中國生産供應,于是不少輿論把這些都悲觀地歸結為這些國家要與中國經濟“脫鉤”。

  對于這種情況,我們應該客觀看待、冷靜分析、積極應對、順勢而為,在適應各國自身戰略的同時,把握國際産業鏈重構的主動權,提升、完善我國的産業鏈和供應鏈,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國內國際雙循環格局,並在新的全球化中佔據有利地位。

 

客觀看待各國改變部分戰略物資生産供應的戰略

  這次新冠疫情來勢兇猛,無論是發達經濟體還是發展中經濟體,大多遇到了醫療資源和物資供應不堪重負的問題。由于這個原因,各國政府從國家戰略層面考慮本國相關産業鏈的問題,無可厚非,不必過度解讀。

  同時也應該看到,如果各國都有相對完善的戰略物資的産業鏈,對人類應對突發事件是有好處的,這個好處不僅是對相關國家而言的,也是對全人類而言的。就世界經濟來説,及時有效應對突發事件,可以減少經濟損失,同時也能使經濟運行及時得到恢復。這對中國經濟,是更大的好處。所以,不必過度解讀這類所謂的“脫鉤”,更沒必要驚慌失措。

  美國個別政客的“脫鉤論”,固然有他們與中國進行戰略競爭的考慮,同時也是美國自身內部經濟結構矛盾的結果。十多年前奧巴馬政府提出“再工業化”戰略,與其説是對外戰略,毋寧説是對內的戰略。在過去幾十年全球化進程中,美國成功地使整個國家處于全球産業鏈的頂端,但就其國內看,並不是所有國民都能生活在這樣的頂端。也就是説,在美國國內,這樣的經濟結構無法滿足現有人口結構條件下就業的需求,造成嚴重的貧富差距擴大。對于美國政客的“脫鉤論”,我們既要認識到他們與中國戰略競爭的一面,也要認識到他們解決國內矛盾的一面。

  再者,中國不可能包下全球所有物資的生産供應,也不可能僅僅依賴為全球生産供應物資而生存。

 

冷靜分析一些發達經濟體産業鏈回遷政策的效果

  最近幾十年全球化的一個重要表現是大部分中低端産業由發達經濟體向發展中經濟體轉移,這是一個幾十年持續的過程。所以,回遷,也不會是一夜之間的事情。對于一些國家的産業鏈回遷政策,我們要以動態的眼光來分析。

  如果發達經濟體從現在開始實施産業鏈回遷計劃,包括美國的“再工業化”戰略,無疑是給需求極度低迷的世界經濟注入一劑強心劑,會極大提振全球的投資需求。這是好事。以目前各個經濟體的現狀,各國要建設完整的産業鏈,包括美國的“再工業化”,完全沒有進口原材料、零部件、整裝設備、技術、建設人員等,是不可能完成的。因此,目標雖然是“去全球化”,但只能以全球化的方式實現“去全球化”的目標。我們反而應該樂觀看待這一過程,積極尋找並抓取其中的機會。

  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以來,在調整結構中不斷出清一些過剩産能,包括向外轉移一些産能。這些向外轉移的産能,也不妨向發達國家轉移一些。比如口罩生産,目前這個特殊階段過去後,應該快速轉移一部分産能到世界各國去。

 

積極應對“去全球化”趨勢

  排除戰爭等因素,單就經濟視角論,如果各主要經濟體都實現自足的産業鏈,實現互相“脫鉤”,那麼,最經得住“脫鉤”的國家是中國。一是,中國有最完整的工業體係;二是,中國有十四億人口的超大規模市場。在完全“脫鉤”狀態下,各國競爭的將是産業鏈的效率、效能和規模效益。在這樣的競爭中,由于各國效率和效益的差距,在資本和市場的作用下,最終依然會打破“脫鉤”格局,回歸全球化。同樣道理,在這樣的競爭中,中國是有機會勝出的。也因此,我們更應該以積極的態度去應對目前的“去全球化”趨勢。

  第一,在抗疫及疫後國際産業鏈重構中,要利用我國戰勝疫情的領先優勢,牢牢掌握産業鏈重構的主動權,鞏固、完善、提升我國産業鏈結構,使我國的産業鏈更具效率和競爭力。

  第二,在重構産業鏈的競爭中,要把建立強有力的國際、國內供應鏈係統作為重要的基礎設施。這是實施國內大循環和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重要保障。

  第三,正確理解轉型升級,發揮市場機制作用,實現優勝劣汰。轉型升級與建設完整的産業結構體係不是矛盾的、對立的。地方政府在規劃本地産業結構和轉型升級中,不應片面和機械地理解轉型升級,不能簡單地以行政手段排斥、擠壓一些所謂的低端産業。

  我國在實施科技興國戰略的過程中,要避免産生美國等發達經濟體出現過的産業空心化的惡果。不僅是全國層面要吸取這個教訓,地方層面同樣要吸取這個教訓。我國大部分地區,特別是縣域,需要多層次的産業結構來滿足人民群眾不斷增長的生活需求,同樣需要多層次的産業結構來滿足多層次人口的就業需求。地方政府制訂産業規劃,對一些先進、高端行業、産業進行適當的扶持與支持是必要的,但其他都應該交給市場。對各類所謂的低端行業、産業,只要符合環保、安全等法定要求,不應進行任何的幹預和限制。

  第四,積極參與和幫助一些國家自建完整産業鏈。既然“去全球化”和“脫鉤”可能是今後一段時期的趨勢,我們也看到,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依然需要國際貿易來滿足自建完整産業鏈,那麼,我們就不應該消極坐等別國建成自己的産業鏈,而應該積極參與這個過程,樂觀擁抱這個趨勢。要積極發現、創造“去全球化”中的全球化機會,輸出我國在基建領域、設備領域、數字化領域的産品和能力。

  國際經濟是一個互動的過程,不可能是單方面的。“脫鉤”,本身就是一種互動。歷史上,無論政治、軍事如何變化,地區間的經濟互動從來沒有中斷過,只是方式方法有變動,規模有起伏。我們必須看到“去全球化”過程中依然有全球化,而且,“去全球化”後會形成新的全球化格局,或者説新的國際經濟格局。關鍵是我們如何才能在這新的格局中佔據有利地位,最終還是要完善和提升我們自己的産業結構,同時全面加大對外開放力度。(編輯:周佳苗)

微信圖片_20200817171722

 

10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思客

新華網傳播思想力的高端智庫平臺 /  615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國際

國際形勢風雲變幻、暗潮涌動,在這裏任您激揚文字,指點江山。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劉曉春:在“去全球化”中實現全球化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劉曉春:在“去全球化”中實現全球化

歷史上,無論政治、軍事如何變化,地區間的經濟互動從來沒有中斷過,只是方式方法有變動,規模有起伏。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58734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