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探索“包幹制” 給博士後更多自主權

發表于  08/21 08:00   約4分鐘

  人社部公開了近日印發的《中國博士後科學基金資助規定》(下文簡稱《規定》)及有關負責人對相關問題的解釋。按照新規,我國將進一步擴大博士後基金經費使用自主權,探索實行“包幹制”。

  2019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指出:“進一步提高基礎研究項目間接經費佔比,開展項目經費使用‘包幹制’改革試點,不設科目比例限制,由科研團隊自主決定使用。”

  這是政府工作報告首提科研項目經費“包幹制”,主要是為了破除傳統的項目經費預算制的不合理限制,給研究人員更大的科研自主權,有利于結合科研實際,把科研經費用到刀刃上。

  對博士後研究人員的經費資助,實行科研經費“包幹制”,不但有利于博士後研究人員開展自己感興趣的研究,而且,也對培養青年科研研究人員形成健康的科研價值觀念,以及整體改良科研生態不無裨益。

  據介紹,《規定》根據博士後研究人員的特點,對博士後基金經費使用提出了三方面的要求:一是申請人無需編制項目預算;二是以信任為前提,實行項目承擔者承諾制,申請人必須在申請書中作出遵守科研作風學風誠信、資助經費全部用于與研究工作相關支出等方面的承諾;三是簡化流程,下放自主權,獲資助人員在既定的經費使用范圍內自主統籌使用資助經費。

  這切中當前影響博士後研究人員開展研究的關鍵問題。現在的預算制度在申請立項時,就要預計科研會取得怎樣的創新成果,列出具體的開支預算,等項目被批準後,必須按照當初的預算列支,一旦超出預算,就屬于違規。這是不符合甚至違反科研規律的。科研工作還沒有開展,怎麼能準確預測到創新點在哪裏?能預測的創新還是創新嗎?科研工作的具體開支,應該根據研究情況而定,怎麼能預算得分毫不差?

  為通過立項獲得資助,不少科研項目的預算,就變為“拍腦袋”填數據,這帶來兩方面問題。一是嚴格按經費預算進行,預算沒有列支的項目支出就不能支出,影響科研活動的開展;二是在具體科研活動中,有的預算要支出的項目,實際並不需要,但為了通過審核,必須花這一筆錢,導致科研經費“合規”浪費。媒體曾報道,有的科研項目花上千萬元買來的設備被閒置。這種預算制管理,對于剛投身科研的博士後研究人員來説,可謂從一開始就扣錯了扣子,有的博士後就向科研前輩討教怎麼編制預算,以及“倒騰”經費。

  實行“包幹制”,有利于從根本上解決這一問題。當然,新的問題也隨之而來:科研人員亂花錢怎麼辦?怎麼進行監督?《規定》提到的“以信任為前提”極為重要,預算制是基于“不信任”或者“不太信任”而構建的,是以防范科研人員為前提的,這反而約束科研人員的創造活力。而科研要取得創新成果,需要釋放科研人員的創新活力,要對科研人員有基本的尊重、信任,以及對科研失敗的寬容,這會讓科研人員有更強的學術尊嚴和榮譽意識。

  實行“包幹制”,還需要同步建立兩項基本制度。一是學術同行評價制度,即對研究人員的學術能力、學術成果,由同行專業委員會進行專業評價,這引導研究人員把精力用在學術研究之中;二是科研經費公開制度,對于不涉及機密信息的科研經費支出(包括支出細目),應該對外公開,接受監督,這就既能落實科研人員的自主權,又防止科研經費被濫用。

微信圖片_20200817171722

4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熊丙奇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 /  64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熱點

最新鮮,最熱辣的時事評論。無懼衝突辛辣,只憂平庸逐流。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熊丙奇:探索“包幹制” 給博士後更多自主權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熊丙奇:探索“包幹制” 給博士後更多自主權

對博士後研究人員的經費資助,實行科研經費“包幹制”,不但有利于博士後研究人員開展自己感興趣的研究。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58766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