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城”為何拆對? 五單項怎樣布局?——訪國羽主教練夏煊澤、張軍

新華社
2017-11-10 23:33
裏約奧運會後,鄭思維和陳清晨異軍突起,長期排名混雙世界第一。然而,在“圍城組合”如日中天之際,兩人得到了被拆對的消息。

  新華社廣州11月10日電 題:“圍城”為何拆對? 五單項怎樣布局?——訪國羽主教練夏煊澤、張軍

  記者 姬燁

  在上月底的法國羽毛球公開賽之後,被稱為“圍城組合”的混雙世界第一鄭思維/陳清晨正式拆對。即將在福州開戰的中國公開賽上,眾多國羽新組合將亮相。中國羽毛球隊單打和雙打主教練夏煊澤和張軍日前詳細解釋了“圍城”拆對的原因,稱在新周期兼項將越來越少,處在新老交替的國羽需要提早為東京奧運會布局。

  裏約奧運會後,鄭思維和陳清晨異軍突起,長期排名混雙世界第一。然而,在“圍城組合”如日中天之際,兩人得到了被拆對的消息。

  對此,雙打主教練張軍解釋了原因:第一,不是隊員不具備兼項能力,而是整個環境和項目不允許兼項。世界羽聯今年3月公布了2018年至2021年的新賽事體係,按級別和獎金共分為一到六級,新體係針對中國、韓國等有兼項的隊伍出臺了新規,即一到三級賽事各項目只有32席、取消資格賽,這意味著新組合由于沒有足夠的積分將無法參加高級別賽事。因此,國羽在雙打項目要提早布局,盡快把新周期的組合固定下來。

  第二,現在羽毛球賽對抗非常激烈,陳清晨/賈一凡在女雙比賽有時一場球要80、90分鐘,如果陳清晨再去打混雙,精力肯定下降。就算前幾輪對手相對較弱,但八進四、四進二的比賽,如果還是兼項,連續作戰難度很大。

  雖然國羽在之前的奧運會當中曾有人兼項,但在張軍看來,新周期國羽80%的運動員將不再兼項。“像張楠、鄭思維這種比較突出的運動員,他們從骨子裏想要打兩項。但是兼項一是剝奪了其他隊員的機會,二也造成了主項的不確定因素。從我們教練角度來説,奧運會肯定不能兼項,這是我的底線。平常比賽你想兼項、找一下狀態,我覺得可以。”

  國羽教練組決定讓鄭思維與黃雅瓊搭檔參加混雙,陳清晨則將主要精力放在女雙,而曾拿過奧運男雙和混雙冠軍的張楠未來將專注男雙。“鄭思維的目標就應該是成為中國第一混雙,拿2020年東京奧運會金牌。”張軍對鄭思維與黃雅瓊這對新搭檔寄予厚望,而兼項女雙的黃雅瓊將逐漸把重心轉到混雙。

  其他雙打組合也面臨著重組,之前與黃雅瓊搭檔混雙的魯愷,將與湯金華配對混雙,出戰中國公開賽,但兩人不一定會長配,教練組還會給魯愷尋找一位更年輕的搭檔。女雙世界冠軍陳清晨/賈一凡將比較固定,而其他組合也可能迎來重組。與此同時,國家隊調集了一批有單打基礎的女運動員補強女雙,發揮她們跑動、力量的優勢。男雙組合除了李俊慧/劉雨辰、劉成/張楠較為穩定外,教練組也在考慮如何組合其他年輕隊員。

  張軍還説:“正常情況下每個雙打項目在國家一線隊要有六對組合,前三對是核心,後三對則要對前三對形成衝擊,而在全國冠軍賽獲獎選手也可衝擊國手,要讓核心組合有危機感。”

  隨著眾多老將在裏約奧運之後退役,國羽在新周期開端的成績並不盡如人意。夏煊澤、張軍坦言,雖然羽毛球在國內有廣泛群眾基礎,但真正在專業層面的選材范圍還是較為局限。

  “雖然女單選手陳雨菲、何冰嬌在近期的丹麥和法國公開賽中闖入四強,但國羽女單整體比較單薄,有些選手別説報名二、三級賽事,就連四、五級賽事都沒資格報。”夏煊澤略顯無奈地説,“現在全國范圍選材確實人比較少,希望挖掘更多人才。”

  夏煊澤還透露,因傷休戰一年的倫敦奧運會冠軍李雪芮目前還在積極訓練恢復,但打全場堅持20-30分鐘,膝關節就會有反應。在李雪芮、王儀涵、王適嫻的時代,國羽女單曾佔據壟斷地位,但現如今用夏煊澤的話説,“女單任務很艱巨”。

  男單方面,裏約奧運冠軍諶龍在今年世錦賽和全運會發揮不佳。“確實,對諶龍來説沒想到會打這麼差,從奧運冠軍一下跌到低處(全運會男單‘一輪遊’)。”夏煊澤説,“好在從法國公開賽開始,諶龍的求勝欲望有所恢復,我覺得在中國公開賽,他的精神狀態應該可以回來。”

  老將林丹也將出戰中國公開賽,他和李宗偉有望在四分之一決賽相遇。夏煊澤表示,連續徵戰考驗著林丹的恢復能力。

  對于石宇奇等男單年輕選手,夏煊澤認為一些人表現趨于穩定,有些比賽可以進入前四,但他們在上升期會遇到瓶頸,在比賽中容易産生雜念,這需要教練組去調整他們的思想狀態。

責任編輯:王夢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938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