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伺候蘋果樹,傍晚教授廣場舞,這位陜西農民在網上火了

成都商報
2018-01-03 09:31
這裏的廣場舞顯得很特別,國內其他城市廣場舞大媽們都是“各自為戰”,而黃陵縣的廣場舞大媽們每到傍晚都全部聚集到文體廣場,且老師只有一個!

  原標題:白天伺候蘋果樹 傍晚教授廣場舞

  

  ↑段小虎在教大媽們跳舞

  在2017體壇風雲人物年度大眾體育精神獎候選人名單裏,有一位候選人段小虎的故事顯得與眾不同,在他所在的陜西省黃陵縣,這裏的廣場舞顯得很特別,國內其他城市廣場舞大媽們都是“各自為戰”,而黃陵縣的廣場舞大媽們每到傍晚都全部聚集到文體廣場,且老師只有一個!那就是黃陵縣農民、兼職廣場舞教練段小虎!

  光鮮舞者叫“漂雲”

  一邊拿工資,一邊當偶像

  黃陵,因縣北橋山有黃帝陵而得名。

  冬日的黃陵,天氣頗為寒冷,白天的氣溫仍在零度以下,街上行人寥寥。傍晚6點,跳廣場舞的人們從四面八方匯集到黃陵縣文體廣場。

  旋轉,跳躍,不停歇。與人們印象中的西北漢子不同,段小虎身材並不高,因為長年跳舞的緣故,身材顯得比較勻程,頭發梳理得一絲不茍,加上時髦的衣著,看上去和大城市裏人沒有區別,但漆黑的臉龐和粗糙的雙手提示著別人他經常幹體力活,這位44歲的男人站在廣場的主席臺上,隨著音樂翩然而起。人群的目光,如同聚光燈般追隨著他。這一刻,他是光鮮的舞者——“漂雲”,不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段小虎。老年隊、中年隊、青年隊,輪流登場……一曲奏畢後,段小虎走到簡陋的音響控制臺,把舞蹈從優雅舒緩的交誼舞,切換到了熱情奔放的探戈。

  天色漸漸暗下來,但黃陵縣文體廣場格外明亮,段小虎帶領著近200名廣場舞愛好者,隨著音樂節奏搖曳著舞步。很多年前,舞蹈是段小虎的業余愛好,如今,教廣場舞是他的“兼職”工作——黃陵縣體育中心每個月給他發2000元的工資,安排他在縣體育場教授廣場舞。

  婚姻失敗下南方

  廣場舞成為心靈的慰藉

  段小虎與廣場舞結緣來自于他一段失敗的婚姻,段小虎的家坐落在黃土高原特有的“垣”上,黃陵縣城在“垣”下,距離他家有60裏,如果開車需四五十分鐘,出黃陵縣城,走過一段山路,就爬到了“垣”上,在這個幾十平方公裏的“垣”上,現在幾乎家家戶戶都種著蘋果,而在20年前,這裏只能種植小麥等農産品。“可能因為家裏太窮了,妻子要和我離婚,2000年時,我就想到南方去闖一闖,當時有了一個女兒,我就把她拜托給父母,身上揣著幾百元到了東莞,進了一家企業當工人,才到東莞時,經常一個人在樓梯上喝酒,然後想起妻兒就默默流淚。”

  段小虎説:“我讀過美術學校,能寫寫畫畫,進廠沒多久就從工人成為了管理人員,有一天來到一個廣場,看到一些人在那裏跳舞,一下子就吸引了我。我在學生時代經常組織晚會,所以也對跳舞相當感興趣,從此我就充實起來,白天在工廠裏上班,下班時間一到,就把臉洗一下,換上專門為跳廣場舞準備的衣服就往廣場衝。我從小就喜歡舞蹈,但一直沒有機會進行專業學習,就跟著電視上、網上模倣學習,平時也自己練一些新動作,除了在家裏練,每天一大早還拿個小音箱一個人在公園裏練。”不久,段小虎就成了廣場上跳得最好的人,而一些大媽們也讓他去教學。

  愛好變成事業

  騎著摩托車到處“視察”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跟著他跳,慢慢地,把廣場舞搞成一項長期的事業讓段小虎心裏有了一套方案,“和北方只是大媽跳舞不同,南方夜生活比較豐富,晚上出來跳舞的人非常多,有男有女,上至70多歲,下至20多歲,我就試著把他們組織起來,先是一個月300元雇了一個人專門看音響,在廣場上組織一個小時的廣場舞、一個小時的交誼舞,還成立了一個拉丁舞隊。”

  到了2003年,段小虎靠廣場舞一個月收入1萬多,“我組織了一個團隊,先是到商場的入口或村子裏去展示,一般三天下來就有很多人跟著跳,接下來就和商場或村子裏的負責人談,比如一個點位每個月2000元,我讓團隊裏的一個人每天晚上去教學,每周交兩三個舞蹈,我自己得1000元,到我回黃陵的時候,我的團隊已經有10多個教學點了。”

  除此之外,段小虎的團隊還承接企業開業慶典等演出活動,“團隊裏還成立了民族舞隊、爵士舞隊、拉丁舞隊。”他也成了一個大忙人,為此還買了一輛摩托車,每天晚上到處“視察”。

  隨著事業的如魚得水,2009年,段小虎也收獲了第二段婚姻,“我現在的妻子是小學同學,她非常支持我跳廣場舞,回黃陵後跟著我學跳舞的基本上都是女的,對一些風言風語她都不為所動。”

  回老家第二次創業

  編排的作品超過了100首

  2012年,因為父母年邁,段小虎回到了老家,在家裏待了一個多月把農活做完後,他看到縣城裏跳廣場舞的人很少,于是騎著一個三輪摩托,把從南方帶回來的大音響拉到了廣場上開始了第二次“創業”。“第一天放音樂的時候看的人多,跳的人少,第二天晚上就慢慢地有人跳了,第三天一下子人越來越多,當時上午一場下午一場,每天我就騎著摩托把音響拉上拉下,後來文化部門提供了一個房間放音響才結束了這樣的搬運。”

  段小虎更喜歡用“漂雲”這個名字和跳時的狀態。“現在我家有10多畝蘋果園,白天在地裏幹農活,早上和傍晚就騎摩托車來縣城教大家廣場舞,從2012年開始到現在,只要不下大雨就每天來。”段小虎説道。

  最多的時候,段小虎帶領的廣場舞隊伍人數超過了1000人。“冬天氣溫低,所以現在來跳舞的人少,夏天是人最多的時候。帶大家一起跳,也參加一些市裏和省級的比賽。”段小虎説,“我們的隊伍規模一直非常龐大,在整個延安市都能排得上名次。這幾年因為縣上各社區的公共體育場所、設施越來越完善,逐漸分流,現在隊伍人數基本穩定在400多人。

  30多個U盤,每一個都裝滿了200至300首不同的歌曲,每一首歌曲都對應一支不同的舞蹈。隨機響起其中任何一首歌曲的前奏,段小虎都能流暢地跳完一支舞。舞蹈動作大部分是從網上學習,也有一些帶有自己風格的原創,如今,段小虎自己編排的原創作品已經超過了100首。

  現在,段小虎成立了黃陵縣唯一的一支廣場舞協會並任會長,他的創業夢還在路上。

責任編輯:王夢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202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