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最後一跳——翼裝飛行承載的夢想與敬畏
2020-05-20 16:40:5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長沙5月20日電 題:最後一跳——翼裝飛行承載的夢想與敬畏

  新華社記者阮周圍 袁汝婷 王昕怡

  有人説,它圓了人類自由飛翔的夢,讓人有了“翅膀”;也有人説,它是世界上最危險的極限運動,代價歷歷在目。

  幾天前,一位年輕女孩生命中的最後一跳,讓翼裝飛行進入更多人視野。人們惋惜痛心,也試圖去了解這項極限運動的魔力、危險以及背後的故事。

  “大多數人看到的是新聞,並不是這項運動本身。”悲劇發生後,一位專業的翼裝飛行員説。

  最後一跳:失事女孩的傘包沒打開

  18日上午,此前在湖南省張家界市天門山景區失聯的女翼裝飛行員在天門山玉壺峰北側下方一處密林內被發現,已無生命體徵。

  天門山國家森林公園管理處主任周世建告訴記者,其落地點人跡罕至,搜救人員經過兩小時的攀爬才到達。

  12日,北京某文化傳媒公司在張家界天門山景區取景拍攝極限運動紀錄片。當日11時19分,參與拍攝的兩名翼裝飛行員從飛行高度約2500米的直升機上起跳,進行高空翼裝飛行,失事女翼裝飛行員在飛行過程中偏離計劃路線,導致失聯。

  已曝光的視頻畫面顯示,她從直升機上起跳後,開始按設定路線進行高空翼裝飛行。攝影師隨後跳出跟隨飛行時發現,她飛行路線明顯偏離,並以非正常飛行姿態急劇下降數百米,脫離攝影師視線和可拍攝范圍。

  在失聯期間,聯合搜救隊伍在山崖、森林中數日搜索,但因失聯翼裝飛行員未攜帶GPS對講機等設備,加上持續降雨,山內雲霧大,能見度低,地形險峻復雜,給搜救工作帶來困難。

  經後期確認,女飛行員的降落傘包未打開。遺體發現地點海拔高度約900米,與其在空中直升機上起跳的位置直線距離約2000米,相對落差約1600米。

  據了解,這名女飛行員曾在國外經過係統的翼裝飛行專業訓練,有數百次翼裝飛行和高空跳傘經驗。

  翼裝飛行:極限運動承載飛翔夢想

  親眼看過這項運動的人會手心冒汗——飛行者身著翼裝,縱身一躍,無動力飛翔,然後打開降落傘,著陸。

  翼裝飛行,分為高空翼裝飛行和低空翼裝飛行。前者是從4200米左右高度的飛機上起跳,後者則是從懸崖、大橋等地起跳。飛行時所有空中的動作,都可以通過調整身體姿態來完成,包括加速、減速、轉彎等。

  高空翼裝飛行中,飛行者身攜主傘和副傘兩個降落傘係統,最終預備著陸時,打開降落傘的高度在1000米左右。而在低空翼裝飛行中,起跳點不固定,飛行者只使用一個降落傘,且開傘高度可低至離地150米,由于場景復雜,最有可能遇到的風險是航線偏離和突遇障礙物,因此難度要高于高空翼裝飛行。

  2011年,來自美國的世界頂尖翼裝飛行高手傑布·科利斯從2000米高空跳下,成功飛行穿越天門洞,成為世界首位穿越天門洞的翼裝“飛人”。

  他的這一跳,將翼裝飛行帶入中國。

  這項實現人類飛翔夢想的極限運動,也被一些人認為最接近死亡:2011年,32歲的加拿大“飛俠”邁克爾·昂加爾在美國加州發生事故遇難;2013年,41歲的馬克·薩頓在阿爾卑斯山脈瑞士和法國交界處身著翼裝躍下直升機遇難;2013年,曾獲多項榮譽的匈牙利翼裝飛行運動員維克多·科瓦茨在天門山試飛時遇難……

  突破自我:自由翱翔更需敬畏之心

  沒有人能輕易實現“像鳥一樣自由飛翔”。

  極限運動,對參與者的體能、技術等都有著極高的要求,需要經過長期的、係統的專業化訓練。

  第一位亮相翼裝飛行世錦賽的中國選手、曾獲翼裝飛行世錦賽穿靶賽亞軍的張樹鵬告訴記者,成為一名專業的翼裝飛行員,前期要經過高空跳傘培訓,“跳夠200次以後,才能學習高空翼裝飛行。”積累了100次高空翼裝飛行經驗,同時高空跳傘和高空翼裝飛行的次數累計達到400次之後,才可以學習低空跳傘;低空跳傘再積累100次經驗之後,才可以學習低空翼裝飛行。

  從事翼裝飛行前,張樹鵬是滑翔傘國家隊隊員,曾獲滑翔傘世界冠軍,11年間共完成了15000多次飛行。在張家界天門山,他已完成超過1060次翼裝飛行。

  記者了解到,在進行一次翼裝飛行前,飛行者要確保所攜裝備齊全、功能正常,飛行前的檢查裝備流程必不可少,一般要檢查三遍——拿到裝備時、登機前和起跳前。低空翼裝飛行裝備主要包括合適的翼裝飛行服、降落傘、頭盔和輔助設備如高度表、GPS對講機等。高空翼裝飛行在此基礎上,除增加額外的備用傘,還配備一個高度警報器。飛行者一般將設定好的警報器放在頭盔裏,一旦到了需要注意的不可控高度,警報器會鳴響提醒。

  事實上,在部分中國“90後”甚至“00後”群體中,極限運動正越來越普及。“有更多人參與到突破自我、超越自我的運動中來,這是一件好事。”張樹鵬説,“與此同時,也要對危險性充分預估,各方面準備要十分充分,才能更好地駕馭極限運動。熱愛極限運動的同時,更要對生命和規則抱有敬畏之心。”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最後一跳——翼裝飛行承載的夢想與敬畏-新華網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1091126010569